本月推荐

99.099你当初决定远走他乡的时候,是不爱了吗?【万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心黎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表情,她一闪即逝的苍白和慌乱没有逃过心黎的眼睛,她冷冷笑了一声,“你究竟瞒了我什么?”

  “我能瞒你什么?”苏岑的眸转了几下,最后落在心黎那张明艳的脸上,“心黎,既然一开始没告诉他,以后也不要说了,这样对你们都好。”

  至少,在衍衍的病情稳定之前不要告诉他撄。

  薄庭深和慕心黎,两个人看起来一个比一个深沉和泰然,但真正面临真相的时候,谁又能保证他们会怎么疯狂。

  心黎眯眸盯着她看,“你至少给我个理由。偿”

  苏岑抿唇,深呼了一口气,“你不是一直爱他吗?你不是说过,失子之痛你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没必要拖上他。心黎,你动摇了,这些年你活在理智当中,但你遇到了薄庭深,你越来越不理智了。我没瞒你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心黎依旧紧紧盯着她,一向淡漠的眉目间狠狠蹙着,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可她的神情太过坦然。

  她们的演技早在加州被锻炼的炉火纯青,除了那一瞬间的自然反应外,心黎实在猜不出什么。最好的朋友是最熟悉的人,也是最陌生的人。

  因为太了解对方了,所以更懂得怎么去瞒过对方的眼睛,也更懂得从对方的反应中寻找蛛丝马迹。

  “你们在聊什么?”

  齐星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气氛。

  心黎朝着她笑了笑,收了心神,“没什么,随便聊聊。”

  齐星和苏岑不熟,只是看着她笑了笑。苏岑和她对视。

  心黎和苏岑的性子都是比较沉稳的,话也不多。齐星性子活泼,只跟她们说了没一会儿便去她的朋友身边玩了。

  苏岑看着她的背影挑眉,将酒杯放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有没有觉得她和你之前挺像的?”

  “是有点像,如果当年我没有去纠缠薄庭深,而是悄悄把孩子打掉,你觉得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苏岑凝眉看她,“一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只会比现在好。

  心黎笑了笑,伸手去拿桌子上的酒杯,玻璃杯微凉的触感通过指尖传来,她愣了一下,微微动了一下手指,拿起了酒杯旁边的果汁,“但我却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虽然每天担惊受怕,但我觉得很宁静。”

  苏岑无奈的勾了勾唇角,眸光一闪,“哟呵,转性了,以前这种场合,你不是必喝的吗?”

  她不爱喝酒,但自从承希从她的身边离开又被她找到,她不爱的东西,也成了她的宠儿,麻痹她的神经。

  她没答话,淡然一笑,明媚却恬静的眸光落在不远处玩牌的男人身上。

  男人的侧脸清隽英朗,清贵卓然,即便在这一屋子的豪门子弟之间,他也依然是最令人瞩目的那一个。

  苏岑白了她一眼,随后低低的笑起来,“没出息,口水流出来了。”

  心黎回过头看着她挑眉,“没那么夸张,我对他的那点幻想早就没有了,我跟你说过的,这个世界用理智来领会是个喜剧,用情感来领会是个悲剧。”

  苏岑收了笑意,低低嗤笑了一声。

  心黎抬了一下眸,余光和一旁看向她们这边的顾逸钦有一瞬间的交接,然后自然而然的错开,心黎眼神里的柔光一下子冷了下来,她看着苏岑。

  “你和顾逸钦真的结束了?”

  苏岑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她唇角勾起了苦涩的弧度,“结束了。”

  “不爱了?”

  苏岑眸光凝滞了一下,笑,“你当初决定远走他乡的时候,是不爱了吗?”

  “我跟你不一样。”心黎抿了一口果汁,甜腻的味道和她心里泛起的苦涩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岑,他爱的是阮欣然,我的亲姐姐。而我,到现在我都不能确定我当初对他到底是不是爱。”

  是爱?或是一种对阮欣然的挑衅和掠夺?更或者,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或许三者都有,她以前太过骄傲了,以至于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该属于她的。

  七年前婚礼的前夕,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她是从那个时候清醒的,也是从那个时候蜕变的。

  包厢里的气氛越来越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牌桌上,反而她们两个人的位置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两双漂亮的水眸在包房内昏暗的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的晶莹明亮。

  “现在呢?”

  心黎笑,“现在我只想扮演好薄太太的角色。”

  苏岑叹息,“我们都一样。黎,我们无法确定自己还爱不爱,但我们都得向前看。我和顾逸钦已经过去了,将来也不会有关系,你不用为我担心。”

  苏岑的话音刚落,一股熟悉的气息便从空气中飘了过来,头顶大片逼仄的阴影,苏岑下意识的抬起头。

  顾逸钦的脸色漆黑,紧蹙的眉目之间看得出隐忍的怒气。她心脏蜷缩了一下,然后看着她笑。

  弧度正好,明媚温柔,却带着一股彻骨的冷意。

  心黎脸色淡淡的看着两人,她相信苏岑,苏岑做事绝不拖泥带水。除了在顾逸钦身上栽过跟头之外,她一直都是个理智的姑娘。

  至少,比她要理智。

  她和苏岑很小就认识了,苏岑的父亲是慕家的司机,母亲是慕家的帮佣,苏岑从小是在慕家的宅院里长大的。

  从小勤奋刻苦,和她截然不同。她当时确实是被宠坏的公主,向来都是盛气凌人的,而且她所有的关注点都在阮欣然的身上,她根本就没注意过苏岑。

  阮欣然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小时候的她对这个姐姐是好奇的。妈妈和爸爸经常会因为姐姐吵架。

  她很讨厌阮欣然,却又想靠近她,了解她。

  苏岑就是那时候走进她的生活的,苏岑家境不好,在一片富豪区经常被一群孩子欺负,有次苏岑被欺负的时候,正巧被她碰上了。她从小跟在慕衍爵的屁股后面,慕衍爵身上的正气凛然她也学到了几分。当即就冲了上去。

  从那以后,她便和苏岑成了朋友。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苏岑比她成熟,她每天玩得疯,总是苏岑跟在她的后面替她擦屁股。

  她经常爬树钻洞弄得脏兮兮,然后也把苏岑弄得脏兮兮。她犯错受罚的时候,总是连累苏岑和她一起被罚。

  在阮欣然的事情上,苏岑也跟着出了不少的主意。

  后来她们年龄大了一些,黎意察觉出她对阮欣然的敌意,便经常教导她不要刻意去招惹阮欣然。她拥有的东西,阮欣然没有。

  她似懂非懂,性子也跟着苏岑沉淀了许多。因为那句她有的阮欣然没有,她对阮欣然多了一些宽容,甚至经常会把自己的东西拿给阮欣然。

  小孩子的世界都是纯洁善良的。

  但这些在阮欣然的眼里不过是施舍。

  但苏岑是懂她的,后来,苏岑跟着她认识了顾逸钦。她所有的一切苏岑都知道,她也知道苏岑的一切。

  十岁的慕心黎很勇敢,也很脆弱,是苏岑陪在她身边。

  后来,苏岑的父亲在一场交通事故中护住了黎意,自己却丢了命,苏岑的母亲自此一病不起,半年后也没了,死前告诉苏岑,苏岑只是他们收养的女儿。

  从那以后,苏岑就是慕家的一份子。慕长忠是拿她当亲生女儿看的。

  后来,苏岑就和顾逸钦在一起了。

  那年苏岑十八,她十七,意外得知了苏岑的身世。苏岑当时难以接受,两个人就连夜飞了伦敦。

  后来,两个人一起留在加州,她学会了苏岑的理智。

  她过去24年的人生当中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是苏岑。此时她看着面前的顾逸钦,唇角挂着极为嘲讽的笑。

  眸光淡淡的,却凉凉的。她恨这个男人伤害苏岑太深,从他接近苏岑的那刻起,他就知道苏岑的身世。

  但她还不能拿他怎么样,因为,这是苏岑爱着的男人。就像苏岑一直看薄庭深不顺眼,却不得不顾及她而选择什么都不做。

  心黎不着痕迹的将苏岑护在怀中。顾逸钦看着她搭在苏岑肩上的那只手,眉心紧紧的拧着,最终只是唇角轻轻挑了一下,有些嘲弄,有些讥诮。

  然后从她们的身边走了过去。

  心黎心里升起腾腾的怒意。只感觉怀中苏岑的身体蓦然一僵。她瞪了一眼顾逸钦,蹭的一下站起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苏岑拉了下来。

  “心黎,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苏岑抿唇,她抬眸看了一眼顾逸钦,“以前是我自己眼瞎,以后我不会跟顾家扯上关系,更不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顾逸钦回了一下眸,目光冷冷的。

  心黎的眉心紧紧的蹙着,“有些事情至少问清楚。”

  顾宜萱明明就是个冒牌货,顾逸钦和她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为什么要着么维护她?

  为了维护一个顾宜萱,顾逸钦让顾家的亲生孙女流落在外,为了一个冒牌货,顾逸钦甚至不惜和薄庭深撕破脸皮。

  要说其中没有什么隐情,她一点也不相信。

  苏岑摇摇头,“没意义,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从一开始我就是个玩物,或许这样比较刺激……”

  “苏岑!”心黎眉心一拧,语气也跟着重了起来。

  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入薄庭深的耳朵。

  薄庭深回了一下头,眸光冷冷的,昏暗的角落里只有她们两个人,顾逸钦在她们不远处的地方。他眉心蹙了一下,漠漠的起身。

  众人疑惑的看着他。

  “薄二哥……”

  心黎蹙着眉,冷冷的瞥了一眼顾逸钦。

  “怎么了?”薄庭深幽深的眸看着她,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心黎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避开她的手,搂着苏岑的肩就往外走,“我们还有点事,你们继续玩。”

  薄庭深蹙眉,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我送你们。”

  印凡终于感觉出气氛不对,他抬眸看向慕心黎和苏岑,发现苏岑的眼眶红红的,情绪有点不对。

  “苏美人生病了吗?”

  印凡走过去,苏岑下意识的躲了他一下,“我没事,你们继续玩,我还要值班,先走了。心黎,你等下等薄先生一起走吧。我自己可以。”

  “我送你。”心黎的语气不容拒绝。

  印凡眨了眨眼睛,转眸看向薄庭深,薄庭深的面色阴沉,漆黑的眸子讳莫如深,仿佛幽深的大海,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泛着汹涌的波涛。

  “二哥……”

  包厢的门打开又关上,女人的身影消失在瞳孔深处,整个包厢的气氛静了下来。

  “到底怎么回事?”印凡搔搔头,英朗的眉心也狠狠的蹙了起来。

  薄庭深冷笑一声,扫了一眼顾逸钦,“你又怎么惹到她了?”

  顾逸钦睨他一眼,嗤然笑了一声,“你又不是不了解你老婆,她一向看我不顺眼。”

  不需要他刻意的去得罪,只要他往那儿一坐就能激起慕心黎的反感。

  薄庭深眯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该,要么解释清楚,要么就别招惹人家。”

  他捞起自己的外套向外走,印凡从背后叫住他,“二哥……”

  薄庭深回过头,“你没错,你就错在请错了人。”

  说完,他冷冷的瞪了顾逸钦一眼。他们是朋友,他能理解顾逸钦的感受。但不赞同他的处理方法。

  印凡不明所以,看看在场的人。

  苏美人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请错了谁?

  “顾老大,你得罪心黎女神了?”他最后只能将求助的眼神投向顾逸钦,原谅他刚刚回国不清楚形势。

  顾逸钦睨了他一眼,随着薄庭深的脚步出去,“没有。”

  有人低低的笑了起来,“谁不知道慕心黎从不当众翻脸,她的刀子都是在背后捅的,顾老大好本事,居然能让她当众翻脸。”

  记得业界有人这么评价慕心黎,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脸上永远挂着明艳勾人的笑,却笑里藏着能杀人的刀。

  这几年,有多少人吃过她的暗亏。前段时间城锦地产的李总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闻言,印凡回头看了说话的人一眼,明朗的眸中泛着意味不明的流光,“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散了吧。”

  他吐了一口气,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刚刚那人说得不错,慕心黎在人前永远是一副笑脸,不凉不淡的,很少有当场翻脸的时候。

  能让她当众翻脸的人,要么对方是她的朋友,要么对方得罪了她的朋友,才能引起她情绪上的波动。

  顾逸钦是她的朋友这个不可能,那就是顾逸钦得罪了苏岑……印凡蹙蹙眉心,这不太可能吧……

  ……

  顾逸钦出夜色门的时候薄庭深站在门口等他。笔挺卓然的身姿在橘黄色的路灯下落下一个孤寂清冷的影子。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间夹着一支烟,菲薄性感的唇角间吐出淡淡的青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清贵的五官,懒散疏离。

  路旁有不少女孩子朝他看过去想要搭讪,却被他淡漠冰冷的眸光吓了回去。

  顾逸钦朝着他走了过去,“还有烟吗?”

  薄庭深睨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拿出烟盒递给他。顾逸钦抽了一支叼在口中,伸手去摸自己的打火机。

  咔嚓一声,淡蓝色的火焰映在眸底,顾逸钦抬眸看了他一眼,凑过去点燃了烟,猛猛抽了一口,俊逸的容颜逐渐被升起的烟雾掩盖,他微微眯了眯眸,“怎么没走?”

  薄庭深斜睨他,“车被心黎开走了,我等司机来接。”

  “有话和我说?”顾逸钦挑挑眉。

  凉凉的晚风吹过来,两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冷冽的气息,薄庭深波澜不兴的眸落在他的身上,“你今晚是怎么得罪她的?”

  他抬眸瞥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他,自己现在也不至于站在这里吹冷风。

  顾逸钦挑了一下眉心,自嘲的笑了一声,“苏岑说,以后都不会和顾家扯上关系。”

  他喑沉的语调中藏着无奈和嘲讽,薄庭深从他身上看到一丝无力。

  顾逸钦是谁,他在茉城是只手遮天的人物,这么多年,顾家成就了他,却也靠他支撑。他有自己的难处。

  可苏岑,是他唯一的无可奈何,是可以令他放下所有的杀伐决断,让他无计可施的人。

  薄庭深沉着眸,菲薄的唇微呡着,拧着眉看了他三秒微微垂了下眼皮,“这不是你一直想看到的?”

  顾逸钦愣了一下,嗤笑,“你在这儿等我不是想听我说这些吧?”

  薄庭深低低笑了一声,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打火机,“顾宜萱呢?”

  顾逸钦闻言愣了一下,“你觉得我会把她交给你吗?你老婆已经不追究了,你又何必咬着不放,宜萱是顾家的人……”

  他抬眸冷冷笑了一声,“那又怎样?”

  “薄庭深!”顾逸钦的眉心狠狠的拧了起来,“为了一个孩子,一个女人你要和我反目是不是?你真当衍衍是你儿子了?”

  薄庭深狭长的眸眯起,菲薄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空气中酝酿着一种名叫危险的气息。

  他将烟头扔在地上,低沉的嗓音携着一股不羁和狂傲,“不管衍衍是不是我儿子,我都不会放过顾宜萱。”

  他冷睨了顾逸钦一眼,看着由远及近的车子,车牌号8开头,属于薄家特有的。

  顾逸钦拦住他,“你爱上慕心黎了?”

  虽然是疑问的语句,但他的语气却很笃定。朋友多年,他太了解薄庭深了。

  薄庭深抬了一下眸,漆黑的眸子漠漠无澜,他没答话,上了车子。

  顾逸钦眉心狠狠的拧着,站在车门前,“薄庭深,你别胡来。”

  薄庭深眼角微微向上挑着,“朋友归朋友,她错就错在不该拿孩子下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那天你没有及时赶到,衍衍被她丢在欢乐谷会怎样?”

  顾逸钦愣住了。

  他看着那辆黑色的玛莎拉蒂渐渐的消失在瞳孔中,脑海中反复重复着薄庭深最后的那句话。

  朋友归朋友。

  顾宜萱从小被宠坏了,如果他这次没有赶到,衍衍出了什么事情,依照慕心黎的性格,不把顾家搅个天翻地覆她是不会罢休的,更何况,她掌握着顾家最大的秘密,随时可能闹出人命来。

  他喉骨间发出轻轻而释然的笑声。他们是朋友,可朋友之间也有不可以触碰的底线。他们不会因此反目,但事情也不会不了了之。

  这是生死之交之间的默契。顾宜萱那丫头,也是时候有个人去教训教训了。

  顾逸钦叹了口气,眯了眯眸,招来了一辆计程车。

  ……

  医院,心黎将苏岑送到了办公室。夜晚的医院走廊上空荡荡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让心黎不禁想起了她最狼狈的那天晚上,她赶来见薄庭深……

  苏岑的办公桌上,一块未吃完的蛋糕静静的放着,心黎愣了一下,转眸看向苏岑。

  苏岑看着她笑了笑,“好了,你回去吧,衍衍晚上找不到你会哭闹的。”

  心黎淡笑,“那是以前在慕家的时候,现在在薄家,他几天不见我也不会哭闹。”

  苏岑看着她含笑的眉目,提起衍衍,她整个神情都亮了起来,“血缘真的挺奇妙的,岑,我怕,我怕有一天衍衍会被薄庭深抢走。”

  苏岑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衍衍是你的,他体内有着和你相同的血液,谁也抢不走。小孩子,谁对他好他就跟谁走,但根儿不还是在你这儿。”

  心黎眨了下眼睛,“其实我的担心多余了。”

  苏岑看着她的样子抿了下唇,唇角的笑意收了一大半,清明的眸中涌出一丝心疼和抱歉。

  “黎……”她轻喊了一声,语气中带着犹豫。

  心黎抬眸看她,眉梢轻挑表示询问。

  “如果有一天薄庭深和衍衍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你选谁?”

  心黎一愣,笑出声来,“你幼不幼稚,这种假设不存在。”

  “如果呢?如果有一天薄庭深和衍衍只能活一个,你选谁?”苏岑追问。

  心黎的笑意慢慢的凝结在唇角,清明的眸似浅似深的看着苏岑。

  苏岑眉目依旧淡淡,却掩不住她想知道答案的表情。

  她抿了一下唇,扬起唇角,“衍衍……”

  苏岑提了一口气,微微垂下了眼皮掩藏眸里的情绪。

  “可这种假设并不存在,也不会有这种可能,所以你听听就算了。”她依旧明艳的笑着,眸底泛着温暖的光,伸手去捏她的脸,“以后别问我这种幼稚的问题,你比我还大。”

  彼时心黎还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做一语成谶。她所认为没有可能的事情早在苏岑问出口的那一刻,终究逃不过因果。

  苏岑扬了扬唇角,打开桌子上的蛋糕。

  心黎挑了挑眉,看着剩下的半块蛋糕,微微抿了抿唇,“印凡你打算怎么办?”

  苏岑咬唇,抬头看她。

  “在美国我们就知道印凡的意思,岑,我没有插手你感情生活的意思,我也知道你只把印凡当做朋友。”她看着她,明眸之中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印凡和顾逸钦是朋友,所以……”

  “我知道。”苏岑定定看着她,双眸之中一片明朗和坚定,“你不用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伤害印凡的。这块蛋糕……”

  她顿了一下,扬了一下眸,半晌没说出话来。

  心黎叹了口气,“你也别让自己太辛苦,如果你和印……”

  “没有这种如果。”她打断她的话,“好了,时间很晚了,你回去吧,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扫了薄庭深的面子,回去跟他解释解释……”

  她点点头,看了看手机上的短信,“那我先回去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我送你上电梯。”

  两人一前一后从办公室走出了,医院的长廊上莫名多了一个男人,四五十岁的样子,五官深邃立体。看到她们两个朝她们走过来。

  心黎蹙了蹙眉,苏岑笑了一下,急忙迎了上去伸出手,“罗伊教授,您还在呀?心黎,我给你介绍,这就是我给你提过的罗伊教授。”

  心黎一愣,明媚的眸落在罗伊的身上,不带有一丝一毫的侵略性和审视性,只是深了深,唇角勾了勾,伸出自己的右手,“罗伊教授您好。”

  罗伊回了她一个笑容,伸过手去和她轻握了一下,“你好。”

  “这么晚了?您怎么还在医院?”

  “习惯了,睡不着就过来转转。”罗伊回答。

  心黎看着罗伊轻笑,“教授是肾内方面的专家,我想麻烦教授看个病人可以吗?”

  罗伊转过眸看她,“我这次回国只是参与学术研究的,并没有打算久待。”

  “教授,这就是我之前跟您提过的,慕思衍小朋友的家长。”苏岑在一旁解释,“之前我把衍衍的病历给您看过,您答应过此次回国会抽空见一见衍衍的。”

  罗伊重新看向心黎,“衍衍不是已经六岁了,家长这么年轻?”

  心黎笑笑,淡淡的解释道,“我是他的姐姐。之前我已经把所有的直系血亲和衍衍做过配型了,但没有成功的,旁系血亲的几率会不会比普通人大一些?”

  “这是一定的,但我研究过衍衍的病历,他还没有严重到一定要做移植手术的地步,那只是最坏的打算。”罗伊认真道,“这样吧,你明天把衍衍带过来,我看看情况再谈。”

  心黎点点头,闪着光的眸子微微眯了起来,“那我先回去了,教授明天见。”

  罗伊点点头。苏岑微微笑了笑,“我送送她,您先自便。”

  罗伊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透明的镜框下蛰伏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苏岑送心黎进了电梯,随着她一起下去。

  心黎拧了拧眉,“罗伊教授可靠吗?”

  苏岑看着他,“他在这方面一直享有盛誉,在医学领域也拿过不少的奖项,他的医术绝对信得过。”

  心黎蹙眉,她不是说的医术,她是问这个人可不可靠。她总觉得不舒服。

  不过想想自己也是多心,她和罗伊素不相识。

  “岑,你有没有觉得,罗伊好像很熟悉我?”她们的谈话之中并未有和年龄有关的字眼,罗伊只看了她一眼便说这么年轻,是不是太巧合了?

  即便她看着的确年轻,但罗伊的语气是不是太笃定了一点?

  苏岑白她,“你想多了吧?”

  “你和他之前很熟吗?”

  “没有,我上过他的几堂课,听过他的讲座,一起参加过学术研究,并不是很熟。”

  “那他为什么答应看看衍衍?”

  苏岑拍拍她的肩膀,“我之前把衍衍的病历给他看过,他对这种病症向来有兴趣。你别想太多,是不是以前遭受迫害的时候留下阴影了?”

  心黎白她一眼,电梯在一楼停下来,她走了出去,“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

  苏岑点点头,看着她笑了笑。电梯门再次合上。她含笑的脸终于如释重负一般垮了下来。

  医院的停车场。

  一阵阵冷风迎面而来,心黎下意识的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心黎准确无误的找到了薄庭深的那辆宾利慕尚。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然后发动车子。

  她看了看表,还不到九点钟,可周围已经是一片漆黑,只有路灯发着微弱的光。深秋的寒风凉而透骨,她身上还穿着薄薄的单衣。

  冷风透过车窗灌了进来,她深呼了一口气,衍衍明明有希望了,她为什么心里还是这么沉重?

  ……

  薄庭深进门的时候衍衍和林林正在前厅玩耍。林菁和凌薇两人在客厅。

  林林从Z市过来的时候并未带太多的东西,地上摆着的全是衍衍的玩具。

  衍衍看到他回来,从地上爬起来向他跑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仰着头看他,“姐夫叔叔……”

  薄庭深微蹙的眉心舒展开来,弯腰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衍衍是不是又不听话了?地上凉不凉?”

  衍衍噘噘嘴,看着他讨好似的笑了起来,猛烈的摇摇头,“不凉,一点也不凉。”

  薄庭深轻笑,“等会儿被姐姐看到,看你怎么说。”

  “姐夫叔叔不许告诉姐姐,不然衍衍以后就不要理姐夫叔叔了。”衍衍一副生气的样子,将小脸撇到一边去,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却往他的脸上瞟,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

  薄庭深的眉心浮上了一丝笑意,“那姐夫叔叔要是不答应呢?”

  “那以后也不许姐夫叔叔吃姐姐做的糖醋排骨了。”衍衍气鼓鼓的盯着他。

  薄庭深轻笑出声,将他抱在怀中往客厅里走去。

  林菁和凌薇站了起来,凌薇看着他轻笑,“二弟,衍衍对你的称呼还真是特别,怎么还加上叔叔了?”

  “奶奶呢?衍衍怎么没跟着奶奶?”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淡漠的眸光依然落在身上的衍衍身上。

  一股逼仄的气息传过来,凌薇往一旁挪了一下脚步才坐了下来。

  林菁朝着他微微一笑,“你奶奶身体有些不舒服,回房间休息了,衍衍吵着要在这里玩。”

  闻言,薄庭深抬眸看了她一眼,眸光依旧漠漠的,“有劳菁姨了。”

  凌薇在一旁笑笑,“衍衍还真是粘你,这要是以后你有了自己的孩子,指不定宠成什么样子呢。这小孩子呀,千万不能惯……”

  他眸暗了暗,自然听得出凌薇的话外之音,“衍衍是心黎一手带大的,该怎么教育孩子,心黎很清楚。”

  凌薇脸色一变,尴尬的笑了笑。

  林菁在一旁给她解围,“心黎呢?这么晚了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眸光一眯,“她有点事情。”

  林菁和他相处多了,自然看的出他情绪并不好,她一笑,“对了庭深,你爷爷说让你回来之后立马去书房找他。”

  薄庭深直起眸,看了她一眼,又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衍衍。

  “再让衍衍和林林玩会儿,等你谈完了再过来接他。”

  他思索了一下,低头去询问衍衍的意见。衍衍努了努嘴,看了看满地的玩具,最终点了点头。

  这些玩具都是他的,要是他走了,他的玩具归林林了怎么办?

  薄庭深没看出他的心思,将他放在地上,“心黎快回来了,不会耽误您和堂嫂太多的时间。”

  “你这是哪里话,我应该的。”林菁脸色变了变。

  他站起身,微微整理了一下被衍衍弄皱的衣服,迈着沉沉的步子向书房走去。

  “他这是什么态度?”凌薇蹙眉,“摆姿态给谁看。”

  林菁眸里精光一闪,“他是正牌少爷,老爷子和老太太的心尖宠,谁不得迁就着他?”

  凌薇咬牙,看看重新和林林玩成一团的衍衍,“一个小拖油瓶,他还挺上心的。”

  林菁笑了笑,泛着深意的眸落在衍衍的身上。

  ---题外话---咳咳~这章一不小心就曝出了心黎小时候的黑历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