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90.090你回去问问你太太呀,看看她当年都做了什么?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薄庭深说出那段话之后,网上关于三人关系的预测出现了各种版本,再次掀起了一股热潮。

  有人说,薄先生爱上了慕小姐,为了接近慕小姐而刻意接近阮小姐。

  还有人说,薄先生深爱阮小姐,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所以娶了和阮小姐相似的慕小姐撄。

  心黎盯着电脑的屏幕,只感觉一盆盆狗血朝她撒了过来。她扬唇笑了笑,有些讥诮偿。

  薄庭深的眼里只有阮欣然,现在突然在媒体面前说出这么一大段话又是什么意思?她向来理智的情绪,乱了。

  她关了网页,打开文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键盘,直到慕紫云坐在她面前叫她,她才回过神来。

  “你状态不太好,不行回去休息吧。”慕紫云蹙着眉心,将手中的咖啡放在她的面前。

  她上班的时间向来自由,迟到早退更是不用说。

  但现在的这种情况,慕紫云更希望她在家休息。

  她接过咖啡,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她再次转头看向屏幕,看到自己刚刚写的东西愣了一下,不知不觉她竟然存了这样的心思。

  慕紫云唇角动了动,“薄家的人没为难你吧?”

  “他们能为难我什么?”心黎讥诮的笑了一下,“没事,你不用担心。”

  “我还不了解薄家人?”慕紫云瞪了她一眼,显然对她的话不信,“受了什么委屈就跟我说,你爸爸虽然躺在病床上,但姑姑还在,况且薄家……”

  “姑姑……”她低低叫了一声,尾音刻意拉长了,“真的没为难我,庭深的态度你也看到了……”

  “少来……”慕紫云冷冷的打断她,“他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心黎,我不管你和欣然之间发生过什么?但现在你是薄太太,记住,有些东西可以让,有些不可以。”

  她顿了一下,直勾勾的目光落在慕心黎的脸上,“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别回头。”

  心黎直起头,愣愣的看着她。

  她突然叹了一口气,看着心黎一向强势的目光里流露出几分柔软和心疼。黎意性子软,慕心黎的性格,应该是随了她这个姑姑的。

  她有些粗糙的手摸了摸心黎的长发,微呡的唇最终扯开,“心黎,该考虑要个孩子了,我知道你一个人在薄家很艰难,有个孩子会好过很多。”

  心黎抿唇,抬眸看着她,目光凉凉的,泛着意味不明的情绪,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手。要个孩子……她要的起吗?

  慕紫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继续说,“衍衍始终是个隐患,要不然我帮你带,你……”

  “姑姑……”她沉沉的语调中透着一股寒意,冷冷的打断她的话,“衍衍跟着我已经习惯了,他和衍衍相处的也挺好的,没必要……”

  “那是他不知道衍衍……”慕紫云说不下去了,只能沉着目光看着她,“心黎,他迟早会知道……”

  心黎听着,笑了起来,她明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讥诮的笑意让慕紫云全身抖了抖。

  “知道了又怎么样?”她语气平平淡淡的,却携着不容忽视的强势。即便是慕紫云这个女强人,那一刻也愣了愣,“衍衍给你带,我就能当他不存在吗?”

  慕紫云咬唇,看着她坚定的样子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太有主见了,也太强势了,这样的性子,迟早是要吃大亏的。慕紫云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恍然笑笑。

  她现在这个样子,不就像足了当年的自己吗?这么多年,她有过遗憾,却从来不感到后悔。

  她那双经过岁月洗礼的手最终落在了心黎的肩膀上,“如果你妈妈和你哥哥在,一定不会眼看着你陷入薄家这块泥潭。”

  她摇了摇头,欲言又止。薄家是块泥潭,进去了就很难再出来了,她看着慕心黎窄窄的肩膀,像是有千金的担子压在上面,“还是那句话,受了委屈就回来,薄老要是为难你,你也没必要再替他瞒什么。”

  心黎蹙了下眉心,点点头。老爷子怎么会为难她呢?不仅仅是当年的事,她现在还有利用的价值,老爷子当然不会为难她。

  慕紫云最终只是看着她笑了笑,然后出去。心黎看着她的背影,她年龄不大,刚刚到中年而已,却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沧桑感。

  是啊,慕紫云是从薄家那块泥潭里爬出来的人,并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担心衍衍会影响到她,怎么可能呢?

  她视线再次落在电脑屏幕上,看着自己刚刚写的东西发起呆来。

  蓝溪突然闯了进来,“黎姐……有……有……”

  她有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心黎蹙着眉,接过她递来的iPad,眸光触及屏幕的那一刻,她的心脏狠狠缩了一下。

  ……

  薄氏集团。

  薄庭深带头从会议室中出来,后面跟着几个高层。

  他一向镇定自若的脸上有些疲累,修长的手指按在太阳穴上揉压着。看得出来,会议结果并不让人满意。

  刘冬迎了上来,沉定的气势在薄庭深的面前还是被压了一大截,“薄总,这是最新的头条……”

  他将手中端着的笔记本递到薄庭深的眼前,后者只是冷冷睨了一眼,并无太大的情绪。

  穆泽修发了一段视频出来,视频中的他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甚至说话都是无力的,却依旧掩盖不住他英朗眉目之间的矜贵和无奈。

  “我错过了一个女孩……”他发白的唇动了动,说的很慢,“她看起来很骄傲,内心却很脆弱,她很坚强,很勇敢,也很懦弱。是我伤害了她对不起她……车祸是因为我自己应酬醉酒酒驾,并非买醉。让你再一次承受误解,让你和你丈夫因为我受到了困扰……分手三年,我终于有机会有勇气正式跟你说声抱歉。”

  他说话苍白无力,露西在一旁递给他一杯水,两人关系让人揣测。这段视频在网上的转发量很高。剧情来了个反转,甚至不少网友对视频中的女人表现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而且他很明显的说出了一个时间点,分手三年。

  究竟是谁抛弃了谁?

  刘冬扶了扶镜框,“看的出来,穆泽修对太太是真感情……”

  薄庭深抬眸看了他一眼,无波无澜的几乎没有情绪,刘冬却蓦然觉得背后有一股寒意。

  刘冬缩了缩脑袋,然后重新挺直脊梁,跟上薄庭深的脚步,“薄总,太太那边……”

  “她自己会处理。”

  “还有,阮小姐来了……”

  薄庭深脚步一顿,回过头沉沉看了他一眼。

  阮欣然在他的办公室等了有一会儿了,一看到他回来,立马站了起来,眉目之间有着一股疲累。

  薄庭深定睛看了看她,随后眸又沉了下去,“有事吗?”

  阮欣然笑着,柔软的声音携着强硬,“有没有事你不清楚吗?薄庭深,你把我的脸往哪放?”

  他在媒体面前那么大肆宣扬,将慕心黎高高抬起,公开否认他们之间的关系,让她这七年沦为了一场笑柄。

  薄庭深蹙了一下眉,声音低低的却并不让人觉得冷漠,“欣然,我这么做对我们三个都好。”

  “都好?”她反讥,“我不清不楚跟了你七年,最后你给了我一笔天价的分手费是为我好?你要维护她,也不要往我心上插刀子。”

  她温婉的脸上有着一种决绝和自嘲,薄庭深拧眉,“我说的是事实,这七年中你如果肯直接承认,而不是这么不清不楚,或许我们不会有今天。”

  如果阮欣然在这七年间有任何一刻表示一定要跟他在一起,而不是这么犹豫不决,或许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就不会有慕心黎。

  “那是因为……”阮欣然情绪突然激动起来,话说了一半,却又被她吞了回去,紧紧的咬牙看着他。

  “因为什么?”

  阮欣然额角的青筋隐隐可见,一双明眸越来越晶莹,因为什么?她不能说。

  她冷冷的撇过头去,“你回去问问你太太呀,看看她当年都做了什么?”

  薄庭深幽深的眸淡了下去,凉凉的,“欣然,我们之间的事和她无关。”

  他的眸底起了一层涟漪,淡淡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她变了。

  至少,慕心黎从未在他的面前说过阮欣然一句不是。

  阮欣然嗤笑,无关?怎么可能无关?

  “所以你是铁了心要维护她是吗?”阮欣然瞪着眼睛,“薄庭深,你是不是要为了她舍弃我?”

  薄庭深蹙了蹙眉,盯着那张他有些陌生的脸看了好几秒,“你们不一样。”

  “我们有什么不一样?”阮欣然上前走了一步,清冷的眸挂着刺骨的寒意。

  薄庭深凝视她,语调越来越沉,“不存在舍弃谁,我们三个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那样,让媒体胡乱猜测对你也不好,她是我的太太,你对我来说……”

  “她是你的太太?”阮欣然打断他的话,“那你对我是什么意思?怜悯?同情?还是说我为了你断掉一条手臂你内疚,还是说七年前你睡了我让你觉得亏欠?”

  薄庭深眉宇间越蹙越厉害,温润的线条逐渐紧绷起来,“我说过,我会好好照顾你。但我对她有更重的责任。”

  “不需要。”她冷冷的吐出三个字。

  薄庭深看着她。她和慕心黎其实一点也不像,慕心黎高傲,却总会在适当的时机低头,她身上有股气息很柔软,会让人觉得很舒服。

  阮欣然却不一样,她清高,甚至有点愤世嫉俗,她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倔强的让人无奈。

  他理解她,从小到大,私生女的身份让她自卑,甚至让她觉得低慕心黎一头,她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她有他一直以来的维护,而慕心黎没有。

  突然间就变了,她认为慕心黎连她最后一点骄傲也抢走了,这种落差必然会让她恐惧。

  两人对峙着,刘冬敲了敲门,薄庭深眉目一松,“进。”

  刘冬在门外就感觉到里面的低气压,但还是硬着头皮推开了门,“薄总,太太电话。”

  他蹙了蹙眉,“怎么不直接打到我手机上?”

  “太太说您手机无人接听。”

  薄庭深蹙了蹙眉,拿出手机才发觉什么时候调了静音。

  他看了看阮欣然,眉目之间的褶皱已经舒展,转身走向办公桌去接电话。

  他低头浅语的样子是阮欣然没见过的,薄庭深在她的面前,大多数时候都是淡漠无澜的。

  那头的慕心黎不知说了什么,他时而蹙眉时而扬唇。

  阮欣然被这一幕刺激动了,她啊了一声往外跑去。

  薄庭深眉目一蹙,“欣然……”

  电话那头,心黎的话一顿,闪着星光的眸凝滞了一下,“阮欣然在你那儿?”

  他蹙了蹙眉,朝着刘冬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去追。将听筒重新放到耳边,他放低了语调,“嗯,她来找我……”

  “我明白,你去忙吧。”她抢在他前面挂了电话,眉目之间已经是一片荒芜,却有着和煦的阳光。她打这通电话,只是想问问薄氏的情况。

  她明白阮欣然的心情,阮欣然现在的感觉,她在十七岁,不,更早就已经尝受过了。

  那种明明是自己的东西,却被人抢走的感觉。

  她相信因果轮回。

  她的眸再次落在电脑屏幕上,交替播放着两段视频,一段,是苏岑发给她的医院的监控视频,另一段,是穆泽修道歉的那段视频。

  穆泽修在视频里说了什么她一点也不在意,心脏只在最初看到的时候蜷缩了一下,紧接着再无其他的想法。

  只是露西的出镜让她感到意外。

  她沉思了一下,给露西去了个电话。

  露西似乎没有料到她会给她打电话,接到电话的时候有些吃惊,“心黎?”

  “是我。”心黎转头看向一边的落地窗,她办公室所处的楼层很高,让她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抱歉,那天我说那些话……”露西咬咬唇,看了看一旁病床上的穆泽修,“我不知道……”

  “没关系!”她淡淡的回答,“我已经忘了。”

  露西的脸色一白,紧咬着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却又听到她浅淡的声音响起。

  “视频的事情,谢谢你。”

  露西一愣,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是我害你陷入了窘境……”

  “一码归一码,视频的事情上,确实是你帮了我。”

  露西羞愧难当,脸色红白交错的,“对不起。”

  “能告诉我是谁让你这么做的吗?”

  露西看了一眼穆泽修,有些迟疑,“是一个中年男人,自称乐娱的总经理,泽修出了车祸,我一时生气,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边说边道歉,“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你和泽修之间的关系的……是我冲动……”

  “嗯,我知道了,谢谢。”她淡淡的回答,脸上淡漠依旧波澜不兴,只是眸微微垂了垂。穆泽修在茉城是个生面孔,几乎没人知道这段,她想,她已经知道是谁了……

  她就要挂断电话,露西却叫住了她,“等等?”

  心黎没说话,只是眉心蹙了蹙。

  “能不能让泽修跟你说两句?”

  她愣了一下,淡淡的莫名的情绪浮上心头,发出了一个单音节,“嗯。”

  穆泽修身体还很虚弱,气息也有些微弱,“心黎,抱歉,是我连累你了。”

  她咬了一下唇,努力保持着嗓音的平静,“你不需要跟我说抱歉,我已经听过太多的抱歉了……”

  她顿了顿,“如果说抱歉,也应该是我说。是我食言了,所以这场风波就当是我的惩罚,以后,我们互不相干。”

  穆泽修抿着唇,“心黎,我尊重你的选择,但能不能给我个理由?”

  心黎微愣,清明的眸落在桌子上衍衍笑得灿烂的照片上。那笑容如同冬日的阳光,温暖着她冰封起来的心。

  “抱歉……”她叹了一口气,“泽修,我承认你是最适合我的人,但……”

  她没说下去,但穆泽修却都懂,他唇角自嘲的笑了笑,“我明白了,祝福你……”

  他顿了顿,继续道,“对不起……就让我最后跟你说句对不起,我们以往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

  她心脏处剧烈跳了好几下,随后扬唇浅笑,“好,谢谢你。”

  电话被挂断,她眉目清明愣了好一会儿,谢谢他在她最黑暗的时光里给了她一点星光,虽然她最后还是受到了伤害。也谢谢他曾在林筱那个疯女人的打压之下尽力保护衍衍,虽然衍衍……

  ……

  刘冬去而复返,在他面前微微垂了下头,“老大,抱歉,阮小姐跑的太快,我没找到。”

  薄庭深眉梢动了动,“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找个人去雅苑看看。”

  外面飘起了小雨,刺骨的凉意隔着窗户他都能感觉得到。刘冬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薄庭深坐在椅子上始终没动,只是眸光一直停在办公桌上的那部电话上。慕心黎在某些事情上其实很善解人意,但偏偏她的这种善解人意,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

  薄氏后面的小巷子里。阮欣然崴了脚,冰凉的雨滴落在脸上,彻骨的寒意在体内蔓延。

  周围空荡荡的,她咬着牙。

  头顶突然被什么所笼罩,她惊喜的抬眸,却在看到男人那张脸之后立刻沉了下去。

  “怎么是你?”

  男人轻笑:“你希望是谁?”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将她头顶的天空遮了起来,“欣然,我早就跟你说过,男人靠不住。”

  阮欣然冷冷的瞪着他,“用不着你管。”

  男人也不恼,“可你现在能依靠的,只有我……”

  “我说过,我不会背叛他的。我只做一次。”

  男人语调很轻,带着一股阴柔,“欣然,被爱冲昏头脑的女人很傻,他一点也不在乎你。”

  阮欣然冷笑一声,一把推开他一瘸一拐的往巷子口走去。

  他在身后低低的笑,“考虑清楚了,记得来找我。”

  ……

  下午四点半。心黎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蓝溪有些奇怪,“黎姐,外面雨势挺大的,你要去见谁呀?”

  心黎看着她笑了笑,没回答她的问题。“我桌子上有份写好的声明,记得帮我发出去。”

  ---题外话---又熬了一个通宵,累觉不爱~大家早上好!明天见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