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一顾难安(145)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怡朝着她招了招手,唇角扬起了轻淡的笑意,“苏……岑?!”

  苏岑愣愣的转过头去,看着秦怡,胸中无法言明的情绪一点点铺散开来。

  她看到了一个人到中年的妇人对她温柔的笑,不禁闪了闪眸光。她还记得最后一次见秦怡的画面。

  是为了印凡,秦怡说,印凡是个及其单纯的男孩,如果她做不到全心全意的投入爱他,就不要耽误他。

  那个时候,她看到的是一个强势的母亲对儿子的爱所做出的保护,但言辞之间并没有让她感觉到任何不舒服的地方,甚至还提到了顾逸钦。

  苏岑感觉的出来,秦怡很看好她和顾逸钦,对她也完全没有鄙睨,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劝说她和顾逸钦在一起……

  而现在,秦怡温柔的看着她,眸光之中流泻出来的完全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慈爱,甚至还夹着那么一丁点的愧疚……愧疚?

  苏岑不知道这种愧疚从何而来,她不希望自己伤害印凡,可印秦同样是她的儿子。苏岑看不懂她此时的目光,更分辨不出她的意图。

  她眉心突然一跳,额头蹙了蹙,一个想法从她的脑海中匆匆掠过,她心脏滞了一下,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怡,瞳孔下意识的收缩,她看看秦怡,又看看身旁的印秦,喉咙之中像是卡着什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秦怡轻笑出声,下床朝着她走过来,苍白的脸色染着笑意,虽然脸上已经有了岁月留下来的痕迹,但依旧风姿绰约。

  苏岑愣在原地。秦怡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能看到你醒过来,真好……”

  苏岑拧了眉,手指忍不住颤了颤,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的这句真好,是因为顾逸钦还是印秦?”

  闻言,秦怡和印秦的脸都几不可微的一变,秦怡脸色白了白,笑意凝滞在唇角,柔软的细指落在她的脸上,“苏岑,不管是因为谁,能醒过来就是一件好事,不是吗?两年前,我在这里出了一场事故,差点就醒不过来了,醒过来之后我就想,活着真好……”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苏岑,“我的一生之中有很多缺憾,那时候我想,活着,最起码还有机会弥补这些缺憾……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

  她轻轻摇了摇头,接下来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握紧了她的手,视线看向了印秦,“我不管你将来选择了谁,别让自己后悔,人这一辈子,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人很难。”

  印秦的脸色倏然变了,三步作两步的走过来将苏岑拉到了身后,因为秦怡握着苏岑的手,他陡然的力道还差点带倒了秦怡。

  苏岑抿起了唇角,看着面前的母子俩呼吸渐促。如果她的想法是真的,那就不难解释秦怡和她说那句话的含义和原因。

  尽管秦怡这个人不显山露水,但苏岑还是很清楚的感觉到她知晓自己和顾逸钦之间的所有事情,并且,即便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她维护的人依旧是顾逸钦。

  而且,她刚刚那些话……苏岑对印家的事情并不知道,只知道印秦的父母相敬如宾,印父是个画家,两耳不闻窗外事,秦怡是个女强人,印家的产业都是她撑起来的。

  可现在看来,这家人的生活并不如外人看到的那么美满。

  她看到印秦的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低沉的嗓音像是从喉骨之间挤出来的,“妈……”

  他只是叫了一声“妈”,但苏岑却从其中探寻到隐忍和不耐烦。

  秦怡神色未变,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母子俩之间像是有一场无声的对抗,电光石闪之间,苏岑还未分辨出谁胜谁败,人已经被印秦拉了出去。

  空气中只留下印秦阴沉的声音,“妈,你好好休息,我和苏岑有事要说。”

  苏岑隐隐觉得,背后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叹息声。

  ……

  苏岑被印秦拉到了一间空着的卧室。

  卧室的陈设很简洁,色调偏阴暗,苏岑只觉得迎面扑来了一阵凉气,就连空气中都带着一丝清冷,她下意识的抱住了胳膊,她不动声色的环视每一个角落,不难分辨出这是一个男人的卧室。

  尽管久无人居,但依旧打扫的很干净,很整洁。

  印秦并没有阻止她,关上门后便一个人坐在了床上,烦躁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白衬衫的扣子散了两颗,露出他蜜色的健硕的胸膛。

  苏岑抿了抿唇,眯了眯眸看着他。

  印秦直起头来,“想必你也猜到了吧?”

  苏岑眉心起了一层褶皱,沉沉的看着他。

  他哂笑了一声,裹着浓浓的讥诮和自嘲。

  苏岑觉得面前的男人被一层雾气渐渐的隐藏了起来,她看不清他眸中的情绪,更看不懂他此时的神情。

  无奈,无力,还夹着莫名的恨意。

  “你猜的没错,顾逸钦是我妈的儿子。”他直起眸,薄凉而幽深的眸往外渗着一股寒气,咬牙,“因为我妈抛弃了他,所以现在为了弥补他,要求我们所有的人对顾逸钦忍让。”

  苏岑心头一颤,呼吸急促了起来,微伏的胸口荡着惊涛骇浪,她仿佛做了一个梦,听到了一件最不可能的事情。

  顾逸钦怎么可能会是……

  “苏岑,我不甘心,凭什么我要对他处处避让,你知道我妈两年前为什么会受伤差点死掉吗?是因为顾逸钦。”他冷冷的笑起来,“他为了保护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可以不管不顾。”

  “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两年,我妈找过他多少次,而他拒绝过多少次?”

  “这是你们之间的事,和我无关。”

  “不,和你有关。”印秦站起身,直勾勾的朝着她走过来,“他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尚且如此,你觉得他对你会是真心吗?他纵容顾宜萱开车撞你,数度把你推到风口浪尖上处在危险之中,你没察觉到,不代表没有发生过。苏岑,是不是你为他死了才甘心?你知道苗元九吗?就是他教唆顾宜萱撞你的,顾逸钦明知道这个人是蛇蝎,却还是把你推到了他面前。苏岑,你差一点就死了……”

  苏岑心脏一紧,下意识的直起头看他,是啊,她差一点就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