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一顾难安(83)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逸钦没回答她的话,目光一直追随着苏岑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

  她一口一个叔侄,顾宜萱听不出来,但他却知道这是她对他的怨怼和嘲讽。

  有那么一瞬间,他是真的以为她放下了。他看着她的背影,许久回不过神来。

  过了一会儿,他回头冷冷的瞪了顾宜萱一眼,“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以后不准找苏岑的麻烦,不然……”

  “不然能怎样?”顾宜萱面上有恃无恐,身体却在颤抖,“小叔,我们才是一家人。”

  顾逸钦冷冷睨了她一眼,自嘲的笑了一声,没再答话。

  ……

  四年后。茉城机场。

  一名身着红裙的女子带着一个大约四岁的孩子站在接机口。

  她脸上笑意明艳,褪去了一身的孩子气和冲动,眉宇之间是少年老成的沉稳和平静。媚态天生的眼波微转,张扬明媚,但透着一股清冽之姿,隐藏极深。

  比之四年前,她温沉了不少,像是脱胎换骨变成了另一个人,唇角微微的扬着,身上的红裙如火,明艳绚丽。

  像是天生长着一身媚骨,散发着动人心魄的美,但她的这份美,太过轻浮。

  极少有人能把这种妖艳的红穿的极具韵味,一颦一笑之间都透着勾人摄魄的美。即便站在那里不动,也可以演绎出万种风情。

  但风情之中携着一股高傲优雅的姿态,艳而不妖。

  她微微垂下头来,无波无澜的眸光落在身旁的孩子身上,逐渐染上了一丝笑意,她握紧了孩子的小手,“衍衍,待会儿岑姐姐就回来了,不准胡闹知道吗?”

  四岁的孩子懵懵懂懂,看着她点了点头,“姐姐,岑姨会给衍衍带礼物吗?”

  她唇角一凝,微微蹲下了身子,青葱玉指轻轻从孩子的脸颊划过,再度微勾唇角,“会的,所以衍衍要乖乖的。”

  衍衍乖巧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接机口开始期盼。

  苏岑从接机口出来目光便开始四处搜寻心黎的身影,当眸底映出那红裙包裹之下摇曳的身姿时,她眸光顿了顿,推着行李箱朝着心黎走过去。

  “黎黎……”

  心黎回过头来看着她,唇角弯弯的勾了起来,魅惑的弧度似是不经意间勾魂摄魄,“岑。”

  苏岑上下打量她,眉心微微蹙了起来是,“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她言谈举止之间都携着一股轻浮,温软明艳的笑意之中像是沾染了世间最肮脏的尘埃。

  心黎挑了挑眉尖,牵着衍衍的小手将他拉到两人的中间,唇角依旧勾着,“人都是会变的,你不也变得更睿智了?我的苏大医生,走吧,我们回家。”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苏岑蹙眉。

  心黎笑,“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一个眉心微蹙眸光不明,一个坦坦荡荡无波无澜。

  衍衍的小手拉了拉苏岑衣摆,扬起稚嫩的小脸,水灵灵的眸看着她眨了眨,“岑姨,姐姐说你会给衍衍带礼物,你给衍衍带了吗?”

  孩子的童言童语透着几分童真,水汪汪的眼睛几乎萌化人心。

  苏岑低下头,眸光一凝,看着孩子带着笑意的脸愣了愣,眸里的冰凉才逐渐沉了下去,她唇角微微一勾,牵起了衍衍拉着她衣摆的小手,“岑姐姐当然给衍衍带礼物了,等我们回去再看好不好?”

  小衍衍点了点头。另一只手松开了心黎的手,朝着她要抱抱。

  苏岑的呡唇抿了抿,将他抱了起来。

  她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笑了起来,抬起眸来看着心黎,“这孩子,长得和你真像。”

  闻言,心黎也笑了起来,摸了摸衍衍的小脸,“是啊,长相是随了我,但性子一点也不像我。”

  她温淡的话语中带着些许的伤感,视线落在衍衍的脸上,像是在透过衍衍看另一个人。

  苏岑眉梢动了动,抱着衍衍向外走,“赶紧回去吧,我回去倒个时差,顺便在茉城转转,过两天我还要去仁爱医院任职。”

  心黎拉上她的行李,跟着她的脚步。“这么快?”

  “是啊,我的教授给我写了推荐信。”苏岑回答道,一只手臂抱着衍衍,另一只手逗着衍衍,“过两天等我安排好了,你带着衍衍去做个检查,我先看看情况再说。”

  心黎愣了愣,唇角的笑意渐收,“好。”她顿了一下,继续道,“家里的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你看看有什么需要添的,我再让人去准备。”

  “不用了,医院有宿舍,这段时间我住在医院……”

  两个人边走边说话。

  前方一大群人围绕在一起,议论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还有年轻女子焦急的哭求声。

  苏岑眉心一蹙,身为一名医者,她几乎可以确定前面出了什么事情。

  她把手中的孩子往心黎的怀中一塞,急忙朝着人群走过去,“让一让,请让一让……我是医生……”

  她的两只手拨开人群,地上躺着一名老人,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蹲在老人的身边,大声哭喊着叫着爷爷。

  听到有医生过来,她急匆匆的抬起了头,“医生,我求求你救救……”

  两人的目光相接,同时愣在了原地。似乎谁也没有料到会是对方,苏岑的眸顺着顾宜萱的脸向下看,顾文柏躺在地上,很明显的心脏病发。

  苏岑的心脏一颤,顾不得其他,急忙蹲下身体来,“你放开他,让他平躺在地上……”

  顾宜萱愣愣的照做。

  苏岑在一旁神情严肃的采取急救措施,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目光紧紧的落在顾文柏的脸上。

  顾宜萱颓然的站在原地。

  救护车来得极快,在给顾文柏做完简单的检查之后,立刻将老爷子送往医院。

  苏岑一愣,蓦然间抓住了一名医护人员,“我是医生,对患者的病情比较了解,我跟着一起去。”

  医护人员一愣,看着她点点头,催促着她上车。

  救护车消失在视线之中,心黎眉心挑了挑,像是刚刚回过神来一般,轻轻拍了拍怀中因为受到惊吓而愣怔的孩子,“岑姐姐现在有点事情,我们先回家等她。”

  她一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向外走去。

  走到自己的车旁,她将衍衍放到后面的安全座椅上,然后才将苏岑的行李箱放置后备箱中,又转到后座亲了亲衍衍的脸颊,才驱车离开。

  这算是什么缘分?苏岑回来的第一天,便遇到了顾老心脏病发。

  ……

  顾逸钦从机场里走出来,一身笔挺的西装穿在他卓然而挺拔的身上恰到好处,周身所围绕着的王者气息像是与生俱来一般,疏离而矜贵。

  温润的线条颇有古代美男子的风范,幽深的眸中裹着常人无法看懂的情绪,眉心常常蹙着,像是有什么打不开的心结。唇角抿成了一条线,散发着一股凉意和凌厉。

  黑色的琉璃眸在人群中扫了几圈,眉心微微挑起,微微侧过身,狭长的眸看着身后的江宏,不带有任何情绪,“不是说老爷和小姐会过来接机吗?人呢?”

  江宏微微呡了薄唇,“之前老爷打电话是这么说的,可能是堵在路上了。”

  闻言,顾逸钦没再说话,抬起稳健的步伐向前走去。片刻,他像是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去继续问道,“最近宜萱有没有闯什么祸?”

  江宏一愣,摇了摇头,“没有。”他顿了片刻,继续说道,“小姐其实也就是贪玩了一点,骄纵了一点,顾少大可不必……”

  “不管着她迟早酿成大祸,都是老爷子惯的。”

  他语调低沉,丝毫听不出其中的情绪。但江宏却清晰的捕捉到他脸部逐渐僵硬起来的线条,很识趣的跳过这个话题,“顾少,需要我联系司机过来吗?”

  “不用了,叫辆计程车就好。”

  江宏微微诧异,眼眸看去,只看到他眸底漠漠的凉意。

  江宏不再探究,叫了一辆计程车将顾逸钦的行李放了进去,还没来得及报告其他的工作,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他眉心一动,看了看走在前面的男人,接通。

  那边的人刚刚说了一句话,江宏脸色惊变,急忙追上了走在前面正要上车的男人,“顾少,刚刚小姐打电话过来,老爷在机场心脏病发,现在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

  顾逸钦猛然回头,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情况怎么样?哪家医院?”

  “在仁爱医院,还在抢救。”

  顾逸钦眉心拧成了一个川字,深不见底的眸中波澜暗涌,不可控制的灼急情绪从眸底一点点蔓延而出,“去医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