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322 她眉心动了动,轻轻弯腰将含希抱了起来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心黎看着那些报道,眉心越蹙越紧。含希抱着她的腿她都没有察觉,直到含希哇哇大哭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她眉心动了动,轻轻弯腰将含希抱了起来,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怎么了宝贝?”

  含希勾住她的脖子,不停的抽噎着,“妈妈,警察叔叔为什么要把爸爸带走?是爸爸做错事了吗?”

  心黎愣了一下,含笑的眸凝聚了起来,几秒钟之后,她再度勾起唇角,清澈的眸中携着认真,抽了一张纸巾帮她擦泪,“爸爸没有做错事情,等过两天就回来了,你在家乖乖听话,不然爸爸会不高兴的。”

  含希似懂非懂,眼睛眨了眨,肉呼呼的小手往自己的脸上抹了抹,不停的抽噎着,一副想哭但又强忍住不哭的样子。

  心黎微微叹了一口气,回过眸来看着承希。

  承希站在他的身边,脸上的神情漠漠的和薄庭深极为相似,她微勾起唇角,“承希,妈妈知道你在想什么,妈妈现在要去处理爸爸的事情,你照顾好妹妹,不要乱跑。”

  承希沉沉的看着她,大约过了一分钟才点了点头。

  见此,心黎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轻轻的摸了摸他的头发。

  她这个儿子从小就懂事,她还记得慕家没落之际,他躺在医院里身体每况愈下,但还是倔强的抬起自己小脸说家里没有钱了,衍衍不要在医院了。

  那个时候,他不过才六岁多一点。

  心黎给司机打了电话,进厨房给两个孩子弄了点吃的才从家里离开。

  薄氏集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管理高层纷纷对薄庭深表示不满,不过薄氏有薄成清,这段时间薄庭深受伤,倒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养精蓄锐。

  薄氏有多少人支持薄成清心黎不知道,但她知道薄庭深的处境不容乐观。她清楚自己的位置,知道此时去薄氏也毫无意义。所以她并没有去薄氏,而是去了欢美。

  对于欢美她并没多大的感情,当初答应慕紫云来欢美,也只不过是把欢美当成自己脱离慕家的跳板。

  当初因为承希的事情她不得已委屈求全,把承希当成弟弟。

  但她从来没想过就那么过下去,总有一天她会脱离慕家的掌控,让承希以她儿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阳光之下。

  所以当时她去了欢美,而不是慕氏。

  可后来的事情渐渐的脱离了她的掌控,她等来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让她有可能得到和慕长忠谈判的筹码,所以她利用阮欣然设了个局,但没想到后面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嫁给薄庭深之后,她的心思就更不在欢美上了,慕紫云一直有意把欢美交到她的手上,可她当时的心思在薄庭深和承希的身上。

  但那几年她在欢美的根基和人脉还是有的。

  她神色淡淡的,以前的老员工看到她回来有些讶异,直到她走远了还在她的身后喋喋不休的小声议论。

  她没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去了会议室。欢美的高层在会议室开会,看到她突然出现愣了一下,和她正对的刘总微微蹙了蹙眉,“你怎么来了?”

  “我也是欢美的股东,为什么不能来?”心黎挑了一下眉心,唇角勾起一个淡漠薄凉的弧度,“论股份的持有率,我比在座的各位都高吧。”

  刘总的脸色难看起来,心黎讥诮的笑了一声,在一旁的空位上坐下来,从包里掏出一叠文件,“这是蓝溪当初盗取公司机密并且出卖给乐美的证据,我希望以公司的名义起诉她。”

  在座的人都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着她,离她最近的人将她放在桌子上的资料拿了起来,然后一一传阅。

  “心黎,这个……”有人看完之后叹了一口气,看着她笑了笑,“你是怎么拿到的?”

  “这个和你们无关,我自有我的渠道。”心黎挑着眉尖,眉宇间隐隐透出几分盛气凌人,“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事,今天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给我压下去。”

  在座的人听她这么说,都低下了头。

  心黎眉心一动,“做不到?”

  “……”

  “那好,你们做不到,我就亲自来。”她嗓音清冷,“欢美是由我姑妈一手创立的,现在我持有的股份最多,既然你们这么无能,就趁早把位置让出来。”

  “心黎……”刘总喊了她一声,当触及她冰冷的眸时,硬生生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顿了片刻,他开口沉沉道,“能。”

  当年他们费了多少力气才将这姑侄两人从欢美赶出去。

  心黎挑着的眉尖减缓,唇角勾着浅浅的弧度,从椅子上站起来,“那就好。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你们了。”

  ……

  从欢美出来,心黎站在路旁,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清澈的眸中一片荒凉,对面就是宁迹的“流笙”,她愣了一下,从天桥走到对面去,愣了一下才进门去。

  宁迹就坐在那架钢琴前面,清冷的视线落在黑白琴键上。

  心黎愣了一下,朝着他走过去。宁迹像是知道她会来一般,转过头看着她,唇角微微勾了起来,“薄庭深官司缠身,你居然还有心情来这里。”

  心黎深呼了一口气,唇角勾起和他相似的弧度,“宁师兄,你早就知道我会来不是吗?”

  “我帮不了你。”宁迹开口道,声音淡淡的冷冷的,他那双一向温润如风的眸子之中裹着心黎从未见过的清冷和淡漠。

  心黎眼眸动了动,脸上的情绪没起任何变化,“宁师兄,你从来没骗过我。”

  “心黎,我真的帮不了你。”宁迹说道,视线落在她的身上,“薄家盘根错节,薄成清狼子野心,而薄庭深太过顾及所谓的亲情,只有他自己能帮自己。”

  “宁师兄。”心黎的语气重了重,拧着眉看着他。

  宁迹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发出一声叹息,“心黎,其实你比我更明白,他不是没能力和薄成清抗衡,甚至他的能力远远在薄成清之上,我们谁都帮不了他。”

  心黎咬唇,清明的眸直勾勾的落在他的身上。她知道,薄庭深不仅顾及到老爷子和老太太,还顾及到她。

  宁迹看着她这个样子,微微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软下心来,“心黎,能帮上的我一定帮,但还是要看薄庭深。”

  心黎微微垂了一下眸,唇角呡成了一条线,精致的脸上携着些许的沉重。

  宁迹拍拍她的肩膀,“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必了。”她摇头,“宁师兄,萧笙她……”

  听到萧笙的名字,宁迹的脸色立刻难看起来,“以后别再我面前提起她。”

  心黎看着他难看的脸色,眸光愣了愣,片刻之后唇角勾起一个无奈的弧度,“宁师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是你错了。”

  宁迹沉沉的看了她一眼,淡漠无澜的眸中翻滚着一层波浪。

  心黎眉心动了动,没有再说下去。她停顿了片刻,看着宁迹越发阴沉的脸有些恐惧。

  她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子的宁迹,和她印象中的宁迹差别太大了。

  自从遇到萧笙之后,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

  她在“流笙”没有停留太长的时间便接到了慕紫云的电话。

  慕紫云已经下了飞机,让她过去接机。

  她眉心拧了拧,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接二连三的事情弄得她身心俱疲,她和宁迹打了个招呼,叫来了司机直接往机场赶去。

  路上她给小六打了个电话询问薄庭深的情况,确定薄庭深没什么事情之后她才松了松紧蹙的眉心。顿了一下,她继续对那边的小六说道,“立刻联系律师去办保释,还有,夫人有份文件在宇信律师事务所,你帮我过去取一下。”

  小六应了一声。

  车子已经到达了机场,心黎挂了电话。

  她正要给慕紫云打电话问她在哪,慕紫云已经到了她的面前,扬起巴掌便落在了她的脸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