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311 你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求我的原谅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最起码给我个辩驳的机会。”薄庭深唇角扬了一下,微微叹了口气,温热的气息扑洒在她的鼻息之间,带着属于男性的清冽的味道。

  心黎微微失了神,拧着眸看他,“你放开我,你的腿……”

  “不碍事。”他说道,幽深的眸光盯着她的眼睛,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一般,“一进门就是你再说,我什么话都没说呢你就下了结论。”

  心黎一愣,随即冷笑,“你想说的这段时间不都已经说完了吗?不用再说一遍侮辱我。”

  薄庭深拧了拧眉,有些百口莫辩。

  心黎嗤笑了一声,从他身上爬起来,坐在床边整理自己微乱的衣服,“我走了。”

  “心黎。”他再度扣住她的手腕,沉沉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始终未曾离开,“我也有我的考虑。”

  “你对我只有不信任,你什么事都不肯告诉我。”心黎回过头来看他,眸中是一片清冷,“你既然选择了这种伤害我的方式,为什么不伤害的彻底一点?不,里面也有利用的因素吧……”

  聪明如她,此时要是再想不到薄庭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她就不是慕心黎了。

  他这个人行事一向谨慎,怎么可能会让他并不熟悉的人留在家里?而他却默许了小周的存在,而小周,也曾多次旁敲侧击的询问她的状况。

  他利用薄成清对她的感情,激起了薄成清动作。而此时薄成清的根基并不是很牢固,却在这时候出了月牙湾的事情。

  他利用她提前让薄成清露出了马脚。

  她盯着他的眼睛,清冷的眸光泛着闪亮的光芒,亮的薄庭深心里一颤。

  心黎唇角微扬,清冷的眸渐渐的淡了下去,“你看,你连利用我都不利用的彻底一点。”

  薄庭深愣住了,眸中携着复杂的情绪看着她。

  她深呼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去掰他的扣住她手腕的手。

  薄庭深抿了抿唇角,力道没松反重,用力一拉便将她重新拉倒在床上,他翻了个身,随即覆了上去,性感而薄凉的唇瓣堵上了她的唇。

  心黎一愣,陡然瞪大了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将头埋在她的脖颈之间,沉沉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以为我就不痛苦?我爱你,那样的事情我知道的事情都难以接受,我怕你……”

  “那你现在知道了?”心黎打断他的话,“我不是薄成清的女儿,也不怕跟他做亲子鉴定。”

  她什么都经历过,这件事还不至于把她击垮。

  即便她是薄成清的女儿又怎么样,她什么都不在乎。可面前的男人,显然一点也不懂她。

  薄成清抿了抿唇角,看着她有些凌冽的眸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还有薄启深,爷爷奶奶和我妈现在都在老宅,对薄氏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我不能再搭上你和两个孩子。”

  心黎唇角动了动,微微垂下了眼睑。

  他说的没错,不管是薄启深还是薄成清都是强大的对手,承希曾经两次遇险,薄成晋到现在还在医院,他现在一点差错都不能出。

  “那你可以告诉我。”

  “是,我的错……”薄庭深直起眸看她,微微移动了身体,生怕自己压到她,“是我没考虑周全,当时一心想让你走,可你的性格……”

  她的性格太执拗了,跟她说明白她未必肯走。

  心黎愣愣的看着他,心头蓦然一软,眼眶中突然湿润了。她这段时间以来所受的委屈像是被突然间抚平了一般。她暗啐一声,自己怎么突然间这么没出息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又听到他沉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可刚刚我才发现,是我根本就离不开你。心黎再给我一次机会?”

  心黎盯着他的眼睛,“现在不怕我在你身边有危险了?”

  他摇头,“我想过了,与其这么把你送走,还不如让你待在我身边,夫妻不是只能同甘不能共苦,我会保护好你和孩子。”

  心黎唇角笑意渐浮,却依旧板着脸,“如果我是薄成清的女儿呢?你过得去那道坎?”

  他唇角微呡,思忖了三秒,“一开始就错了,现在纠正又有什么意义,不如错到底,幸好承希和含希现在都健健康康的。”

  孩子都有两个了,这个问题也就没有多重要了。

  心黎愣愣的看着他,有些不可置信,“你怎么……”

  “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薄庭深轻笑,大掌摩挲着她的脸,“心黎,你太执着了,执着的让我没有办法,只能顺着你的意思来,并且护你周全。”

  是的,她迟迟不肯离开,而他又离不开她,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来。不管哪一次,他不都是那个先认输的人吗。

  心黎猛然吸了一口气,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便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薄庭深的呼吸一滞,立刻反客为主。

  两人吻得如痴如醉,直到几乎窒息薄庭深才松开她,“原谅我了?”

  “不原谅。”心黎抿了抿唇角,“别想三言两语蒙混过关,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踢开,薄庭深,你当我是什么?”

  薄庭深愣了愣,心里有些惶恐,“心黎……”

  心黎推开他,淡淡的起身,“以后不管任何事,都不许瞒着我。你得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求我的原谅。”

  薄庭深一愣,随即笑了,“乐意至极。”

  他们的时间还很长。

  心黎唇角扬了起来,她本来就不是矫情之人,这段时间她虽然辛苦,但一直坚信他是有苦衷的,除了心里那点委屈之外,她并不想缠着这件事不放。

  她现在突然有种想要感谢薄成清的冲动,如果不是他。或许她和薄庭深也不会这么快就和好。

  她和薄成清的亲子鉴定,她是一定要做的。

  ……

  慕紫云接了心黎的电话之后,越来越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这几年之中,心黎从来没有主动跟她打过电话,说话的语气也没有这么奇怪过。

  她抿了抿唇角,找到了心黎的电话回拨了过去,但还没接通,她又挂断了。

  这几年她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全世界各地的跑,还算是比较充实。

  心黎那孩子,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慕紫云想了想,在手机上搜索和茉城有关的新闻。她的侄女她了解,心黎性格寡淡,能让她情绪变化的,不是因为孩子,就是因为薄庭深。

  茉城这段时间有关薄家的新闻很多。

  从薄成晋受伤昏迷,到薄家大少薄启深和其母林菁被赶出薄家,再到薄氏内部重新洗牌,薄启深重回薄氏的消息满天飞。

  慕紫云知道薄家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对于这些新闻毫无波澜,但其中一条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薄成清“死而复生”……

  没有任何一件事能像现在这样,慕紫云几乎无法呼吸,看着那条新闻久久不能平静。

  薄成清没死?不,这怎么可能呢?

  她不敢置信,胸腔之内荡漾着复杂的情绪,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甚至无法思考。

  他没死……没死为什么这么多年不肯回来……

  她手忙脚乱的想要打电话找心黎问清楚,但突然间愣住了。

  心黎跟她打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一定是跟薄成清有关系……

  她咬着唇,下意识的去定回国的机票,却又蓦然愣住了。

  ……

  李婶突然给心黎打电话,说祁叔醒过来了,要立刻见她。

  她几乎没有多做停留,只是和薄庭深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赶了回去。

  她回去的时候家庭医生已经到了,正在给祁叔做检查。

  祁叔刚刚醒来,精神状态还不是很好,一看到她回来执意要单独和她说话。

  心黎拧了一下眉,隐隐觉得祁叔要告诉她什么事情,便吩咐其他人出去。

  祁叔深呼了一口气,稍稍用力想要坐起来。

  心黎急忙扶起他,在他的身后垫了两个枕头。

  他看着心黎,眼角一垂,“小姐,我对不起你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