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73.273你们这是去哪了?家里出大事了,你二叔回来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薄庭深愣了一下,微微侧过脸去。

  “别瞒我……”心黎的声音轻轻的传过来,“我在病房里闻到我给你选的那款香水的味道了。”

  薄庭深眉心一拧,回过眸看着她,她唇角满含着笑意,像是水波荡开的道道涟漪,让他心神有些荡漾。

  “心黎……”

  “为什么不等我醒过来?”

  薄庭深看着她,片刻,他扬了一下唇角,“你刚生完孩子,怕你看见我情绪激动。偿”

  “薄庭深!”她语气没有一丝起伏,唇角还带着笑意,但却格外的认真,“以后有事不准瞒着我,不然我就……”

  “不然你就怎样?”薄庭深抱着她的腰,沉沉的眸和她的眸交织在一起。

  心黎低低的笑起来,性感的唇边覆到他的耳边。

  她越说薄庭深的眉心就蹙得越紧,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好几次。心黎说完就要离开,薄庭深紧紧的扣住她的腰,“还嫌自己欠的不够多是不是?”

  “我才不欠你。”心黎反驳道,“是你自己认错了人,关我什么事?”

  薄庭深眯眸,“你说什么?”他放在她腰间的大掌微微向下移,“是谁收了我的金锁片明知道我认错了人却不肯跟我坦白的?心黎,你说你是不是欠我的?”

  心黎脸色微红,低下了头,“不欠,金锁片是你硬塞给我的,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看上阮欣然了,你可以找其他女人,我也可以找其他男人……”

  “嗯?”薄庭深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低迷的嗓音携着说不出的性感,刻意拖长的尾音暗藏着危险,“找什么?”

  心黎微微侧过眸去,很识相的闭了嘴。

  他看着她认怂的样子,低低的笑了一声,“你要真会找其他的男人,会为我守这么多年?会给我生孩子?”

  她淡淡的挑了一下眉,“谁年轻时没遇到过……”

  薄庭深扣着她腰的力道蓦然紧了紧,紧接着性感的薄唇便贴上了她的唇,将她的声音全数堵在了喉间。

  心黎的眸弯了弯,双臂勾上他的脖子。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中间只隔着薄薄的衣料,心黎很清楚的能感觉到他的变化。

  以此同时,薄庭深将她抵在墙上,松开了她的唇附在她的耳边低喃,“我们回小楼?”

  心黎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回答,不远处突然响起了老人的轻咳声。心黎急忙推开他。

  薄庭深脸色一变,不情愿的将她微乱的衣服整理好,这才转身看向身后。

  老爷子沉着一双眸站在原地,苍老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的红晕,“注意点,先去吃饭。”

  老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步子走得又快又急,心黎脸色红红的,瞪了站在身边的薄庭深一眼,手指狠狠的在他腰上掐了一下。然后快步离开。

  薄庭深唇角扬起宠溺的笑意,跟上她的脚步。

  不远的拐角处,薄启深的眸光紧紧落在两人身上,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线,十指收拢在一起,胸口微微的起伏着。

  他们居然又和好了?

  不,他不允许!

  薄启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愤怒,嫉妒还有不甘。

  他隐藏自己的情感多年,甚至为了拆散慕心黎和薄庭深和阮欣然那样的女人勾搭在一起,可到头来他得到了什么?

  她应该是属于他的,薄庭深他凭什么?

  薄启深只觉得一股气抑郁在心头,像是被什么紧紧的包裹着一般,逼仄的他喘不过气来,她怎么能跟薄庭深在一起?

  胸中有一股愤怒要喷薄而出,薄启深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离开。

  她以为她可以和薄庭深就这么在一起吗,不,不可能。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知道,跟着薄庭深,她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幸福。

  ……

  老太太抱着含希不肯撒手,就像是当年的衍衍一般。

  含希虽然样貌上和薄庭深长得像,但性子却是和心黎一模一样的,不止淘气,还最喜欢人家夸她漂亮。

  老太太投其所好,把小含希哄得乐不思蜀,一点也想不起爸爸妈妈了。这么一来,作为亲生父母的薄庭深和心黎就被晾到了一边。

  林菁在一旁赔笑,看着老太太怀中的含希眸光却冷了冷。

  她这点冷意没逃过心黎的眼睛,心黎收了笑意,握了一下薄庭深的手。

  老爷子扫了一圈,“启深呢?怎么没过来吃饭?”

  闻言,林菁的脸色变了变,急忙答道,“爸,启深身体不太舒服,我们先吃吧,不用管他。”

  老爷子拧了拧眉,没再说什么。

  薄成晋抬了一下头,“启深身体不舒服?”

  林菁应了一声,看着他笑了笑,“嗯,孩子大了,总会有些心事,他自己能处理好。”

  ……

  吃完饭,薄启深带着心黎去了老宅后面的园子。

  一轮圆月挂在星空之中,皎洁而又孤寂的月光投在地上,和小路两旁橘黄色暖洋洋的路灯光融合在一起,将两人相依在一起的身影拉得颀长。

  她挽着他的胳膊,头半倚在他健硕的臂膀上。

  心黎抬了一下眸,唇角勾着舒心的弧度。星光璀璨,月色正好。晚风有些凉,但两人的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暖意。

  自从初见之后,他们就没有一起来过这里。

  三年前她带着衍衍来过,衍衍问她这是哪里,她说,这是爸爸妈妈相遇的地方。是啊,一切的故事都从这里开始。这里是开头,却不是结束。

  这里已经和以前很不一样了,唯有那几棵树还长在那里。

  薄庭深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揽在怀中,“还记得这里吗?”他眉宇轻扬着,指着前面几棵稀稀疏疏的树。

  他们初见的那晚也是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景色,薄庭深有种感觉,像是回到了二十三年前。

  她还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

  “当时你就坐在那棵树上。”薄庭深的手指着眼前的一棵树,回过头看着她,“或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当时困窘茫然的样子有多可爱,有多漂亮。”

  心黎笑了笑,她当时年纪太小,有些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庭深,你当时对我不是爱吧?”

  薄庭深摇了摇头,“当时我们都太小,谁也不懂情爱是什么,但我从看到你的那刻起,就知道你是我要用尽全力呵护的女人。”

  谁也不懂情爱的年纪,却有一股力量将他们牵扯在一起。

  心黎唇角勾着,往他的怀里靠了靠。

  薄庭深侧过头看着她,橘黄色的灯光在她的周身布了一层流光,将她高贵冷艳的样子平添了几许温柔。

  他扣住她的后脑勺,俯首便吻上了她的唇,不带有一丝一毫的***,细细品尝着她的甜美。

  流光闪动,心黎的唇角始终上扬着。她想,这辈子再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像薄庭深这样霸道而强势的占据了她的内心。

  从四岁到十七岁,从十七岁到二十四岁,她用了无数种办法,却始终无法从心底将他驱逐出去。

  薄庭深终于松开了她,稍稍粗粝的大掌摸着她如凝脂一般的脸,“下次再来,我们带着承希和含希一起过来。”

  听到他提起承希,心黎的眸陡然一凝,“承希他……什么时候能回到我们身边?”

  “快了……”薄庭深道,“有人会把他送回来的,我们轻举妄动,反而会让他处在危险之中。”

  心黎垂了一下眼睑,沉思了片刻才开口,“前两天我在商场遇到穆泽修了,他说,让我嫁给他,不然就杀了承希。”

  薄庭深的眸一沉,揽住她的力道重了重,“你怎么回答的?”

  心黎抬眸看着他,唇角勾了起来,其中藏着对他笃信,“庭深,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薄庭深深呼了一口气,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吻。

  ……

  温度越来越低,薄庭深怕她身体受不了,带着她回了前厅。

  人还没散,两人还没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嘈杂声。

  正好冯妈从两人身边经过,看到他们愣了一下,“二少,你们这是去哪了?家里出大事了,你二叔回来了。”

  薄庭深唇角一抿,这么快?

  心黎愣了愣,呼吸猛然一促,“冯妈,你说谁?庭深怎么会有……”

  “你年纪小可能不记得了,当年他在海上出意外,所有人都当他死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他活着回来了,这真是天大的喜事啊。”

  薄成清……心黎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身体软了软,薄庭深从一旁扶住她,唇角紧紧的抿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