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65.265宁师兄,我男人什么样子我很清楚,是你自己自作自受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祁叔看着他匆匆离开的背影,微微抿了抿唇。

  他看着桌子上的照片,微微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其他的东西可以不要,这些照片总该留下。

  ……

  薄庭深看着一旁的金锁片,眉头紧紧的锁着,握着方向盘的手背上青筋凸起,他想加速,却又不敢开得太快偿。

  他们还有好多事情没说清楚,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和她分开。

  他们初遇的景象不断的在他脑海中浮现,短发女孩懵懂无知的瞳孔愣愣的看着他,手中还抓着好几个刚从树上摘下来的果子。

  不能怪他认错了人,那时候的她是慕家的小公主,慕长忠和黎意的掌上明珠,谁会想到一个大家闺秀会去爬树偷果子……

  可仔细想想,当年的她才四岁,比现在的含希只大一点点。

  ……

  薄庭深将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因为是晚上,周围并没有什么人,橘黄色的路灯将人的身影拉得颀长,显得孤寂而单调。

  他的步子又沉又稳,很快,但带着说不出的沉重。心口处像是被什么堵着,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绪,想快点见到她,却又不敢。

  不远处的路灯下两个人影晃动,薄庭深眯眸,视线落在那一对拉拉扯扯的男女身上。

  ……

  宁迹的手紧紧的桎梏着女人的手腕,唇角不停的动着像是在解释什么。

  女人的另一只手用力的掰着宁迹的手,想要挣脱他的桎梏。一双秀眉紧紧的拧着,一点也听不进去他的解释。

  “阿笙,别跟我闹脾气……”

  萧笙突然停止了挣扎,看着宁迹冷冷的笑起来,“宁迹,你觉得我是在跟你闹脾气?”

  宁迹呡唇不语,只是沉沉的看着她。

  萧笙从没见过这样的宁迹,目光阴沉让人胆寒,夹杂着夜里的凉气,在她的记忆中,宁迹永远是那副温淡如玉的样子,不曾对谁真正生气过,对谁发过脾气,萧笙穿的薄,此时却站得笔直,冷冷的和他对视。

  片刻,萧笙嗤笑了一声,“我没那么无聊,宁迹,你以为你是谁?我爸妈都不管我,你凭什么对我管东管西的?”

  宁迹的眸蓦然一沉,嗓音却低了下去,“阿笙……”

  “你放开我。”萧笙蹙起了眉心,狠狠的甩开他的手,“阿笙不是你叫的,我要和什么样的人交往嫁给什么样的人你也管不着。”

  宁迹紧呡着薄唇,淡凉的眸光微微的眯起了起来,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所以你要嫁给那个残废?”

  “残废怎么了?”萧笙冷笑了一声,“至少他是真心爱我的,他能给我的,恰恰是你给不了我的,宁迹,时至今日,难道你还觉得我还是当时那个跟在你身后听话的萧笙吗?你现在这么缠着我,不怕你未婚妻和你闹吗?”

  宁迹深呼了一口气,幽深的眸中迸射出一股戾气,语气蓦然一重,“萧笙!”

  萧笙浑身一颤,下意识的躲着他的眸,语气却一点也不肯服输,“怎么?”

  “跟我回家!”

  “我不回家!”

  他强势,萧笙比他的态度更强势,“宁迹,我不缺你这一个哥哥,想让我回家,可以呀,你娶我……”

  “别无理取闹。”

  萧笙突然间沉静了下来,一双眸冷若冰霜,看得宁迹一阵心悸。她嗤笑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开。

  宁迹下意识的从背后拉住她的手臂,微蹙的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猝不及防的吻上她的唇。

  萧笙蓦然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用双手撑在他的胸前,想要摆脱他的强势和霸道。

  突然,身上的力道一松,宁迹猝不及防被拉扯到了一边,紧接着薄庭深的拳头便落在他俊逸的脸上。

  “你不是告诉我你对她是真心的吗?”薄庭深的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宁迹的身上。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觉得心黎和宁迹待在一起的时候是开心的,甚至他们就是在一起的,但看到这一幕,薄庭深只觉得一股怒气涌上心疼。

  宁迹回过头来,紧接着拳头便还了回去,“薄庭深,你他妈疯了是吧?”

  萧笙被眼前的这一幕吓傻了,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她应该趁这个机会逃掉的,可是他就是移不动脚步,眼睁睁的看着面前扭打成一团的两个男人。

  突然,她下意识的冲了上去,试图拉开两个男人,“你们不要打了……”

  心黎抱着含希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场景,她狠狠的蹙了一下眉,抱着含希疾步走过去,将含希放在地上跑过去和萧笙一起将两个男人拉开。

  “你们这是干什么?薄庭深,你有病是不是?”

  听到她的声音,薄庭深住了手,视线在她的身上停留了几秒,微微的侧过眸去。

  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萧笙将宁迹拉了起来,宁迹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

  含希跑了过去,吸了吸自己的小鼻子,“爸爸和宁粑粑不乖,打架架。”

  萧笙听到含希的声音,低头看了她一眼。那么小的孩子,几乎要把她的心脏萌化了一般,可她对宁迹的称呼,再加上刚刚……她从心底涌出对宁迹的成见和反感来。

  心黎看了看薄庭深唇角淤青的伤口,狠狠的蹙了一下眉,转过头去看着宁迹。

  当余光注意到萧笙时,她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唇角勾起了似有似无的笑意,这男人……

  她抿了抿唇角,“宁师兄,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

  宁迹脸上的伤比薄庭深严重,听到她说话直起眸看了她一眼,“管好自己的男人,别让他疯了乱咬人。”

  薄庭深沉眸,刚刚提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心黎冷冷的一瞪给瞪了回去。

  “宁师兄,我男人什么样子我很清楚,是你自己自作自受。”她唇角挂着笑,像是故意一般扫了一旁的萧笙一眼。

  宁迹脸色一清一白的,“慕心黎!”

  心黎挑眉,看着他唇角的伤口微微叹了口气,他也有几分无辜,“宁师兄,我们先走,不打扰你了。”

  她别有深意的看了萧笙一眼,萧笙微微的蹙起眉心。

  薄庭深还站在原地,因为她那句“我男人”而微微发愣。

  心黎将含希抱了起来,朝着薄庭深的车子旁边走去,看他还愣在原地,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你还站着干什么,开车回家。”

  薄庭深唇角下意识的勾了一下,立即跟上了她的脚步。

  心黎抱着含希坐在后座,薄庭深从后视镜里看她,“你和宁迹……”

  心黎直了一下眸,“我和他只是朋友。”

  是谁给他的错觉让他认为她和宁迹有男女之间的关系?想到他和宁迹打架的样子,她就莫名的想笑。

  她唇角似有似无的勾着,眸光瞥向了窗外。

  薄庭深抿起了唇角。一路再无言,薄庭深载着她回了慕家大宅。

  含希在她的怀中睡着了,薄庭深帮她打开车门,弯下腰将含希从她怀里接了过去,心黎下了车,关了车门跟在他的身上。

  祁叔还没睡,看到两人回来立刻迎了上去,“小姐,姑爷……”

  心黎看到他愣了一下,“祁叔,我和他有点事情要处理,含希睡着了,麻烦你看她一会儿。”

  祁叔点点头。

  薄庭深将含希放在客房的床上,刚刚帮她盖好被子心黎就将他拉了出去。

  薄庭深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的房间才停下来。

  心黎关上门,薄庭深有些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她。

  心黎转过眸看着他,“把你的上衣脱下来。”

  薄庭深眉心蹙了一下,但还是依着她的话将外套脱了下来。

  “衬衫也脱。”

  “心黎……”薄庭深拧了拧眉。

  她的行为太过反常,以至于让薄庭深难以明白她的真实意图。

  “让你脱你就脱。”她态度强势。

  薄庭深没动,只是沉沉的看着她。

  心黎深呼了一口气,眸中倒映着一层雾气,抬起脚步朝着他走了过去,“你不肯脱我帮你。”

  她说着便伸手去解他衬衫的扣子,薄庭深将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制止她的动作,“心黎……”

  心黎直起眸去看他,温淡的眸中已不复往日的淡凉,流淌着淡淡的暖意和酸楚,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薄庭深呡唇,另一只手去解自己的扣子,“你别哭,我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