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51.251你想和他在一起,以后面对我的时候多着呢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含希似懂非懂,稚嫩的瞳孔疑惑的看着她。

  她将她抱在怀中,轻轻的阖上了眸。

  车子在一处中档的公寓停下,心黎抱着含希下车,往楼上看了看,这是以前苏岑买的小公寓,后来离开茉城的时候,她本来想卖掉,但一时没买到合适的买家。

  直到后来她出事,这套公寓就被闲置了下来,只是心黎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回这里偿。

  她带着含希进了电梯,电梯在二十五楼停下,心黎按了密码。

  因为许久不曾有人来过,落了一层的灰,她拧了拧眉,找到家政公司的电话拨了过去。

  含希躲在她的怀里,“妈妈,这里好脏,我们去找宁粑粑好不好?”

  “含希,妈妈再跟你说一次,不能叫宁叔叔粑粑。”心黎盯着她的眼睛看,房间内实在没什么落脚的地方,她只是抱着含希站在门口。

  含希砸吧砸吧小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含希好喜欢宁……叔叔。”她“粑粑”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便触到心黎有些生气的眸光,她当即便改了口。她还是好喜欢宁叔叔。

  她呡了呡唇,清明的眸落在含希的身上,流转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含希咬着唇,低着头,眼睛却看着她使劲的眨着,“妈妈,我们为什么不住在爸爸的家?”

  她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答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愣了一下,接通。

  听筒那边的声音并不算陌生,但也谈不上熟悉,她眉梢动了动,“喂?”

  沈佳咬了咬唇,轻媚的声音从她的喉骨之间传出,“我是沈佳,慕小姐,有时间见一面吗?”

  心黎微挑的眉尖狠狠的蹙了起来,“我和沈小姐不熟……”

  “聊聊薄庭深。”沈佳打断她的话,知道她是在推脱。

  心黎冷嗤的一声,“那就更没有什么好聊的了。沈小姐,如果男人真的对你有那个意思,你根本不需要打这通电话,对一个心思不在你身上的男人,你怎么做都是枉然,找我更没有用。”

  沈佳从小集万千宠爱,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慕心黎,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不愿意跟他在一起,为什么还要拖着他不放。”

  心黎停顿了三秒,讥诮的笑出声来,“沈小姐,我和他有两个孩子,这辈子都纠缠不清了,你想和他在一起,以后面对我的时候多着呢。”

  “慕心黎。”沈佳明显被她这句话激怒了,“他为你付出的已经够多了,你这么拖着他有意思吗?你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给你的一切,你有没有想过他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

  心黎眉心蹙了一下,视线落在她怀中的含希身上,“沈小姐,这些轮不到你来说,我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给我的一切,可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与你无关。”

  “慕心黎,你还爱他是吗?”沈佳嗤笑了一声,“慕心黎,你是不是有病,你爱他你这么折磨他,三年的时间,他只敢偷偷的去黎城看你们,他女儿出生三年,没有你的允许,他连正大光明的看一眼都不敢。”

  心黎一愣,唇角紧紧的呡了起来,抱着含希的力道一重,关上门往外走去,没有她的允许他连正大光明的看一眼女儿都不敢?

  她从来没有阻止过他来看女儿,三年的时间,她一直以为……她心脏莫名的瑟缩了一下,看着女儿无辜的脸有些发愣,她咬了咬了唇,“沈小姐,你给我打这通电话,究竟是是想让我离开他还是替他开脱?”

  “他没做错什么,你不想跟他在一起,就别拖着他。你根本就不配得到他的爱。”

  “不劳沈小姐费心。”

  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眉心之间是一片淡淡的寒意,却又裹着别样的情绪,眉心之间紧紧的蹙着。

  她不想跟他在一起?她只是想要一个解释。

  含希抱着她的脖子,看着她的样子怯生生的喊了句妈妈。

  她听到声音蓦然回过神来,看着含希扬了扬唇角,“饿不饿?妈妈带你去吃饭?”

  含希点点头。

  她带上门,抱着含希向楼下走去。公寓的周围有饭店,心黎随便进了一家,点了几样菜,颇有耐心的给含希喂饭。

  这三年来她什么都没干,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女儿的身上了。

  邻桌有人点了份糖醋排骨,含希眨着眼睛,视线落在那份糖醋排骨上。

  心黎抿了抿唇,抽了张纸巾帮她擦嘴,“含希吃饱了吗?”

  “妈妈,我想吃那个。”她的小手指着那份糖醋排骨,瞳孔之中尽是渴望。

  心黎愣了一下,叫来了服务员买单,抱着她往外走。

  含希委屈着一张小脸,被她抱在怀中,视线却紧紧的落在那份糖醋排骨上。

  她站在路旁拦车,天色渐晚,房子那个样子,她今天恐怕还要在酒店委屈一晚了。而且,她回来的仓促,突然决定长留下来,有不少的东西要添置。

  她去了她以前常去的商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却让她有陌生的感觉。

  含希拉着她的手,疑惑而又懵懂的看着她。

  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她刚要上车,却被身后有些苍老的声音拦了下来。

  “小姐……”祁叔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一些哽咽。

  心黎愣了一下,回过头去看他,“祁叔。”

  几年时间不见,祁叔苍老了不少,但隐藏不住看到她时眸中的惊喜。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怎么不回家?”祁叔有些步履蹒跚的走到她跟前,“这是小小姐吧?老爷看到一定会很开心的。”

  心黎点点头,“含希,叫祁爷爷。”

  含希好奇的看着祁叔,软软的喊了句“祁爷爷”。

  祁叔激动的差点哭出来,“你也算是苦尽甘来了,小姐,跟我回家看看吧,你回来了,姑爷也没告诉我……”

  “祁叔,你说什么?”心黎微微拧起了眉,“慕家大宅我不是已经……”

  她明明就已经卖了。她蓦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慕宅卖了,但她并没有看到买主,难道……

  “嗯?”祁叔像是毫无知情,有些疑惑,“小姐,我们回家再说,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油焖大虾,以前衍……”

  祁叔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急忙转移了话题,“小姐走的这段时间,姑爷经常到慕宅去,在小姐的房间一呆就是一天……”

  ……

  心黎到底是跟着他去了,离慕家越来越近,她的心里反倒越来越安宁。

  慕宅和她离开之前一模一样,就连庭院中的花草都一模一样,她拧了拧眉,跟着祁叔向屋子内走去。旁厅中摆放着一架钢琴。

  心黎的瞳孔重重一缩,视线落在那架钢琴上,这不是她的那架吗?她明明让人扔了。

  祁叔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看着她轻轻道,“这是姑爷让人找回来的,还找了专业的调律师调了音,他说这是你最喜欢的,不在这栋房子像是少了什么。小姐,你坐,我马上去做饭。”

  她抬了一下头,“祁叔,不要做油焖大虾了,含希对虾过敏。”

  事实上,她已经很多年没吃过这道菜了,一开始是因为承希过敏,后来嫁给了薄庭深,他们父子都过敏,她索性也不吃了,再后来有了含希,没想到也过敏,基因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她盯着那架钢琴发呆。

  这不仅仅是她最喜欢的,还是她爱他的证据。

  心黎咬着下唇,眸中荡着莫名的情绪。她当时扔掉的时候,以为自己不会再因为薄庭深做蠢事了,也不会再为他患得患失。她要理智的和他过日子。

  可事与愿违,她怎么也没想到,两人日日的接触,让她掉进了一个更深的旋涡,从此以后理智全无。

  含希踢腾着两条腿,从她身上下来朝着钢琴跑过去,接着就往钢琴凳上爬。她轻笑了一声,走过去将她抱了上去。

  含希端坐在凳子上,小手有模有样的放在琴键上。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她肉呼呼的指缝间传出,心黎闭着眼睛,并不好听,但她却很享受,像是一股暖流从她的心间流过。

  ……

  薄庭深站在楼梯口,他本来在楼上的房间,突然听到了钢琴响起的声音,这么多年他都没听到这架钢琴响过,突然听到,让他有些恍惚。

  但他没想到会是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