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41.241我和她之间早就不是势均力敌了,我早就输给她了…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急救室外,舒晴急得团团转,就差一巴掌打在薄庭深的脸上了。

  薄家的人都在,表情却是一个比一个凝重。

  薄庭深一拳砸在墙上,淋漓的鲜血顺着手背往下流,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他像是没感觉到一般。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薄庭深急忙迎了上去。

  医生看着他蹙眉,“薄先生,太太她实在不能受刺激了,孩子这次是保住了,如果再有下次就难说了。撄”

  医生的话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松了一口气。但薄庭深的眉心却拧得更紧,他看着心黎从急救室中被推出来,急忙抬起脚步跟了上去。

  她昏迷的时间并不是太长,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薄庭深,她的情绪明显又被激了起来偿。

  薄庭深的眉心紧锁着,嗓子像被卡着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舒晴急忙将他赶了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曾经一起共患难的原因,她看到舒晴总是格外的亲切,此时的她已经说不出话来,手掌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舒晴急忙在她身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别动,孩子还在……”她小心翼翼的喂她喝水,“医生说了,你不能再激动了,心黎,你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个孩子能保下来有多不容易,就算为孩子着想,别在折磨自己了……吃点东西吧……”

  心黎的眼眶瞬间落下了泪珠,看着她闭了闭眼睛。

  “舒姨……”

  舒晴的手指一顿,微微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连句妈都不肯叫了吗?”她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孩子,衍衍的死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庭深的错,你不能这么折磨自己折磨他……两个人在一起哪有不磕磕碰碰的,难道你想让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也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长大吗?”

  心黎突然愣住了,唇角保持着讥诮的弧度,舒晴用了“也”这个字,让她蓦然又想起了衍衍。

  衍衍……她的衍衍就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长大……

  可她和薄庭深之间的问题又何止一个衍衍,还有苏岑……她每当看到薄庭深,总能想起这两人的脸,将她压迫的喘不过气来。

  还有……

  她直起眸看着舒晴,“舒姨,你这么多年游走在外,有时候甚至庭深也不知道你的下落,难道仅仅是因为贪图外面的风景吗?”

  舒晴的眸一滞,愣愣的看着她。

  “我们两个都知道,陷入薄家这片泥潭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她凄凄的笑着,唇角不停的动着。

  舒晴抿了下唇,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孩子,你别再说了……”

  接下来的话,她都懂。

  ……

  薄庭深就站在门外,看到舒晴出来立刻迎了上来,“妈,她……”

  舒晴抬起眸看了他一眼,两人相似的眼睛之中流转着不同的情绪,许久,舒晴叹了口气,“儿子,放手吧……放她离开吧,她不应该这个样子……”

  薄庭深的瞳孔重重缩了一下,呼吸一滞,不可置信的看着舒晴。

  舒晴抿了抿唇,抬起眸对上他的眸,“是你的,总有一天会回到你身边,不是你的,你强留也没有用。势均力敌的对峙,往往是两败俱伤。”

  就像当年她和薄成晋之间。

  她盯着薄庭深,继续说道,“她把整个青春都给了你,她甚至没认真和除了你之外的男人交往过,她的人生不应该只有这样……儿子,你得相信她,看在孩子的份上,她也不会轻易的放弃一段感情,她只是需要时间。”

  舒晴的眼角湿润了,每当她看到心黎如今的样子,心里就止不住的疼。

  薄庭深唇角动了几下才发出声音,沉沉的嗓音沙哑而又无力,“妈,可我就是放不下怎么办?”

  舒晴一愣,眼底的氤氲凝聚成珠。

  “我和她之间早就不是势均力敌了,妈,我早就输给她了……”

  薄庭深的唇角勉强勾了一下,苦涩的笑意星星点点的在唇角绽开,让人心疼又无奈。

  他早就输给她了,一败涂地。

  舒晴的眼底深处蓦然涌出了泪水,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始终没再说一句话。

  ……

  下午的时候,心黎恢复了一些,靠在床头上看着外面的天空。

  她温静的脸上不携有任何的情绪,淡凉如水的看着窗外的燕子。

  饭菜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她没动,只是喝了一点粥。

  她偶尔也会垂眸看向自己的肚子,眸光如同死水微澜一般。

  敲门声响起,心黎听到声音回了下头,薄启深温润的脸出现在视线之内,她没有丝毫的反应,继而又将眸光移向窗外。

  薄启深抿了一下唇角,抬步朝着她走过去,在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沉沉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好一会儿才开口,“衍衍的后事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你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

  听到衍衍两个字,心黎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薄启深温凉的眸光让她有些躲闪不及,她愣了一下,淡淡的拧起了眉心,“不用了,我相信大哥。”

  薄启深抿唇,微微垂下眸,“那就好,心黎,衍衍已经走了,你也别要顾着自己的身体。”

  心黎嗤笑了一声,直起眸看着他,有些凉,却不达眼底,“我记得大哥跟我说过,回薄家会后悔……”

  她轻挑了一下眉心,继续说道,“大哥还真是料事如神。”

  薄启深的眉心狠狠的蹙了起来,沉沉的看着她,不知道是明白她的意思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抿了下唇角,继续说道,“衍衍出生的时候我好像是在医院看到过大哥的身影,不知道大哥七年前有没有去过加州?”

  她如此直白的话让薄启深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间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提起六七年前的事情。

  只是一瞬间的愣怔,他突然就明白,沉沉的眸光中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划过一丝狠戾,看了她一眼之后便转向了别处,“没有。”

  “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心黎轻笑,将眸光从他的身上离开。

  病房之中沉寂了一下,空气流转之间只能听到两人淡淡的呼吸声。

  半晌,薄启深开口,“心黎,如果你想离开的话,我可以帮忙……”

  心黎的眸一顿,抬起眸看着他,“不用了。”

  在没有得到慕衍爵确切的回复之前,她怎么可能会走。

  她太清楚目前的处境了,如果待在这里,她虽然不情愿,但对她而言却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一个人怎么样都可以,但现在,她肚子还多了一个虚弱的小东西。

  “心黎,庭深他不适合你。”

  “大哥不怕庭深听到这句话么?”

  “他虽然是我弟弟,但也更希望你能开心,你值得拥有更好的。”他目光淡淡的,却让心黎感觉到一股灼灼的热意。

  她不舒服的蹙了蹙眉,微微躲开了他的眸光,“承蒙大哥厚爱了。”

  他抿唇。幽深的视线想要探究她眸底的深意,但一直被阻挡在外,薄启深眉梢微微动了一下,知道她心思玲珑,也不和她继续说下去。

  “心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我会不留余力的帮你。”

  “整个薄氏都在薄庭深的手中,大哥能有什么力?”她说这句话并不带有任何歧义,但去让薄启深的脸色变了变。

  他自嘲的笑了笑,“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为什么愿意帮我?”心黎出声。

  薄启深顿了一下,回过眸去,目光淡淡的看不出任何起伏,字正腔圆,“因为我喜欢你……欣赏你。”

  心黎看着他的背影微微拧了拧眉,脑海却停顿在他刚刚自嘲的笑意中。

  她摸了摸肚子,眉宇之间一片安宁,七年前,薄启深真的没有去过加州么?她刚刚的试探,薄启深的每句话都滴水不漏,让她也有点摸不清楚。

  她微微叹了口气,紧呡的唇角泛起一丝苦涩。

  ……

  薄庭深一直守在离病房不远的地方,薄启深进去他是知道的。

  她愿意见所有的人,但唯独不愿意见他。

  小六走了过来,将手中的文件袋递到他的面前,“二少,你要的东西我查出来了,用小少爷尸体的毛发和您的做了DNA。”

  薄庭深沉了下眸,将文件袋打开,看着里面薄薄的几张纸,眉心紧紧的蹙在了一起,五指慢慢的收缩着,将纸张攥的皱巴巴的,几乎捏碎……

  小六抿了抿唇,继续说道,“上次您让我查的太太在加州所有的经历,我也查清楚了,您现在要不要听……”

  ---题外话---心黎要离开,不止是因为衍衍,还有苏岑和薄家的明争暗斗,她察觉到了什么~她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在保护薄先生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