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39.239“她想保护孩子是真的,但她对我的恨也是真的。”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薄庭深的呼吸一促,漆黑的眸子之中翻滚着莫名的情绪,沉沉的落在她的身上。

  他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他抿了下唇,微微的侧过脸去,“你累了,好好睡一觉,我在这里陪你。撄”

  “我要找我哥哥……”她突然间抬高了声音,整张脸沉静的吓人偿。

  薄庭深眉心紧锁,病房内的气氛突然紧绷起来,连周围的空气都像是冻结了一般,流转之间携着骇人的戾气。

  两人沉沉的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薄庭深的眉心动了一下,“你不想看见我,我去叫妈过来陪你。”

  说着,他起身就向外走去,甚至带着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薄庭深,你不可能逃避一辈子。”

  她清冷的声音再度传来,薄庭深的身形微微抖动了一下,沉着脚步出去。

  是啊,他不可能逃避一辈子,可他怎么能轻易放手。

  他可以忍受她所有的脾气,甚至她就算拿把刀插进他的胸口都没关系,但他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她说离开。

  他关上门,舒晴就在她的病房门口,看到他出来紧锁了一下眉心,视线定格在他胸前的血迹上,“儿子,别逼她,她比谁都难过……”

  她对衍衍的感情任何人都无法感同身受。

  在舒晴和她短暂的交谈之中,她很清楚的能窥探到心黎的内心,她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和薄庭深一起生活,每当看到薄庭深,她就会想起衍衍。

  薄庭深抬起眸沉沉的看了她一眼,疲惫的神情从眸底倾泻而出,他坚挺的脊背孤单而凄凉,嗓音沉沉,“我知道,妈……你去陪陪她吧,我怕她一个人会想不开……”

  最起码现在除了舒晴,没有人可以让她放下戒备。

  舒晴愣了一下,有些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子,你太不了解女人了……”她抿了一下唇,继续说道,“孩子就是她的命,她就算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活下去的……”

  薄庭深苦笑了一声,“妈,你太不了解她了……”

  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她柔情时几乎要把人融化,让人沉沦在她的温柔乡中无法自拔,甚至以为这就是一辈子。

  可她绝情时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遍体鳞伤,她杀人,从来不用刀子。

  舒晴看着他的样子愣了一下,紧呡的唇角发白,微微叹了口气。

  经历了丧子之痛,谁也不敢保证她会做些什么,可女人终归是女人,即便再强硬,心里有块地方始终是柔软的。

  不远处薄成晋和林菁过来了,看到舒晴愣了一下,尤其是林菁,那张美艳的脸煞白。

  薄成晋抿了抿唇,“舒晴?你怎么回来了?”

  舒晴勾唇,淡凉的眸光从两人的身上划过,“我孙子出了事,我能不回来吗?”

  她说完推开门往病房里走去。留着薄成晋和林菁在原地发呆。

  薄成晋的眸深了一下,落在那道门上许久都不曾离开。

  多年不见,舒晴似乎已经不是当年的舒晴了。

  薄庭深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无心应对,抬步朝另一个方向走过去。

  ……

  顾逸钦从走廊的那边走过来,看着他微微蹙起了眉心,“怎么样了?”

  薄庭深抬眸看了他一眼,“有烟吗?”

  他已经很久没抽过烟了,此时竟觉得难耐,其实有时候觉得,烟酒真的是好东西。

  顾逸钦沉了眸,看着他没说话,从口袋里拿出烟递给他。

  他抽出一根,掏出打火机,幽蓝的火焰在眼前晃,他却没点,半晌,他放下了烟,拿出手机拨通了小六的号码。

  顾逸钦看着他的举动,有些不明所以。

  小六上来的很快,站在两人面前微微颔首。

  薄庭深沉沉的看了他一眼,嗓音格外的低沉,“小六,查清楚停尸房里的孩子究竟是不是衍衍,记住,别让任何人发现……”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太太的病房那边加派人手,联系张老,让他拖住慕衍爵,能拖一天是一天。”

  小六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转身离开。

  顾逸钦凝眉看着他,“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薄庭深失笑,盯着手中的香烟发呆,“那孩子和衍衍一模一样,可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衍衍的耳朵旁长了一颗痣,但那孩子……而且衍衍的病这次太蹊跷了,我刚离开他就进了手术室,我回来的路上,明显有人阻挠。”

  可他却不敢确定,生怕是他的幻觉。

  顾逸钦眉心一蹙,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靠在墙上的脊背下意识的挺直,“还是那个人?”

  “不确定。”薄庭深眯了一下眸,“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确定衍衍究竟有没有死。”

  “那心黎那边呢?你准备告诉她吗?”顾逸钦拧了拧眉,越来越觉得胆战心惊,如果死的那个不是衍衍,那对方就是蓄谋已久。

  薄庭深摇了摇头,“如果衍衍没死,那他现在在哪?心黎现在胎气不稳,她承受不了这些,她是孩子的母亲,她的反应决定了孩子能不能安全,告诉她,反而会打草惊蛇。”

  这么多年一直盘踞着的毒蛇可能就在他的身边。

  顾逸钦沉沉的看着他,突然间扬起了唇角,“看来你早就察觉到了?可心黎那边……”顾逸钦盯着他胸前的血迹看,眉心隐隐可见的担忧不言而喻。

  薄庭深低低笑了一声,“你们都觉得她疯了是吗?不,你们太不了解她了,她已经失去了衍衍,她只是想保护肚子里的孩子,逼着我放手……”

  他抬了一下眼眸,看了一眼顾逸钦继续道,“衍衍快出生的时候她在美国遭遇过一场车祸,差点一尸两命……如果不是意外,你觉得是冲着谁去的?”

  顾逸钦瞳孔一缩,蹙眉看着他。

  他接着说道,“十四年前的那场绑架案,她是直接的受害者,她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这么多年她努力的隐藏衍衍的身世,不肯让衍衍和我相认。”

  他叹了一口气,“孩子没了,她对我是有恨,但还不至于让她失去理智到是非不分的地步。她不是一个人,比起相信我,她更需要的是万无一失,保证孩子能够平安的生下来……”

  “她是想这么逼你放手?做给人看的?”顾逸钦失笑,总觉得面前的他太过笃信,“你就这么相信她?”

  “不是相信她,我们在一起过了那么长时间,我太了解她的性子了,她很聪明,也很藏得住事情……”薄庭深沉眸,“但她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为了我和衍衍。”

  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她曾经在冲动之下也曾在他面前泄露过什么,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懂得该怎么保护自己。

  她的每一句话,都不是冲动之下脱口而出的。外人不明白,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她走的每一步都是在暗示自己。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

  只是她太孤傲了。

  薄庭深抬了抬眸,唇角勾勒着苦涩的弧度,“她想保护孩子是真的,但她对我的恨也是真的。”

  她想离开,不仅仅是为了孩子,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真的恨他。

  可衍衍现在生死未知,即便活着,但下落不明,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是她恨他的理由。

  顾逸钦抽出一支烟,微蹙的眉心动了好几下,许久,他出声,“那你现在呢?就这么一直和她拖下去?”

  “不……”他摇头,晦暗不明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微微叹了口气。

  她对他的恨,怕是此生难消了。除非,衍衍能回来。

  他再度抬眸,不想在说这个话题,眸光微眯,“苏岑有下落了吗?”

  顾逸钦摇头,眉心紧紧的拧了起来。

  薄庭深沉沉的看着他,“苏岑出事的第二天晚上,印秦的私人飞机从黎城离开了……”

  ……

  他再度返回病房的时候心黎已经睡下了,眉心紧紧的蹙在一起。

  薄庭深坐在她的旁边,大掌轻轻的落在她的小腹上,唇角轻轻地扬了一下,“心黎,我该拿你怎么办?”

  他眸光微微眯起,讳莫如深的眸子划过一丝狠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