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31.231她说她知道苏小姐的下落,您要不来会后悔的【四千】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的视线落在心黎的身上,衍衍不乐意的横在两人中间,嘴嘟起来看着他,“爸爸,你干嘛老盯着妈妈看,口水就要掉下来了。”

  心黎脸色一红,抬眸看着他,唇角上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撄。

  薄庭深的眸光沉了一下,大掌摩挲着衍衍的小脸,幽深的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不难看出其中隐藏的笑意,“你妈妈太美了……”

  “那肯定的。”衍衍提到这个无比自豪,“学校里小朋友的妈妈都没妈妈长得漂亮……”

  提到这个衍衍就特别的兴奋,他刚刚上学的时候,还有老师问过他姐姐有没有男朋友,他当时不知道男朋友是什么意思,后来诺诺给他解释他就懂了。

  他当时还骗老师说姐姐有男朋友,姐姐是他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抢偿。

  但后来还是被爸爸抢走了。

  想到这里,衍衍就觉得爸爸好可恶,但爸爸对他也很好啊。他现在也好喜欢爸爸。

  他凝了凝眉心,一手牵着薄庭深,一手牵着心黎,“爸爸妈妈,你们要快点给衍衍生个漂亮的妹妹,衍衍好想看到妹妹……”

  薄庭深捏了捏他的小鼻子,“妹妹要是不漂亮呢?”

  衍衍愣了愣,歪头想了想,像是很认真的在考虑妹妹要是真的不漂亮怎么办。

  薄庭深和心黎看着他的模样低头笑了笑。

  片刻,他直起眸,“不漂亮也没办法呀,就算她长得像动物园里的猴子,她也是我的妹妹呀。”

  心黎和薄庭深的眉心滑下三条黑线。有些无语,动物园里的猴子……他们的女儿,会长得那么丑么?

  “你生下来的时候就像只猴子。”心黎嗤笑了一声,摸了摸他有些迷茫的脸颊,“还敢嫌弃你妹妹。”

  薄庭深的眸色一深,愣愣的看着她,幽深的眸中携着莫名的情绪,仿佛要把她看透一般,对她刚刚那句话莫名的期待。

  心黎仿佛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直起眸来看着他,他灼灼的目光让她有些不适,但还是明白了他的心思。

  心黎伸手握住他的手,葱白的玉指和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扣在一起,温淡的眸却落在了衍衍的脸上,“他出生的时候又瘦又小,全身皱巴巴的,特别很像只猴子。我当时真的有点嫌弃。”

  她看着薄庭深闪动的眸光,有些期待,有些惊喜。她微微扬了扬唇,握着他手的力道一轻一重的,“庭深,你在衍衍生命中缺席的这几年,以后我会慢慢说给你听,对不起……”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薄庭深的心思,从她怀孕开始,他在衍衍的生命中缺席了七年,即便现在衍衍就在他的身边,但这七年对他来说终究是个遗憾。

  他错过了衍衍的一切,错过了他第一声哭,第一声笑,第一次学会了走路,第一次喊爸爸……

  她心脏越想越揪,“庭深,我会把这个遗憾给你补回来。”她下次怀孕,一定会和薄庭深一起看着孩子的成长。

  薄庭深反手握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摸了摸衍衍柔软的头发,“傻不傻。”

  他会有遗憾,但他并不怪她,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只会心疼她。

  衍衍的眉心越蹙越紧,强行挤在两人的中间,“爸爸妈妈,你们又忽略小宝贝了……”

  两人相视一笑,微微松开了手,低眸看着他。

  衍衍眨巴着眼睛,在两人的脸上一人亲了一下,脸色虽然有些苍白,但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绪低落,“衍衍要是以后不能陪你们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对妹妹……”

  “衍衍不许胡说。”心黎拧了一下眉,愣愣的看着他。

  他怎么可以这么懂事,他越是这么说,心黎的心脏就像是插上了一把刀子,她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衍衍的脸颊,手指所能触及到的肌肤是一片温凉,如同她荒芜的心脏。

  薄庭深长臂将两人揽入怀中,沉沉的视线携着莫名的情绪,“衍衍不会离开我们,以后不可以这么说……”

  他顿了一下,视线落在心黎的身上,唇角翕动了好几下,却始终一句话也没说出口。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越来越弱的原因,衍衍只说了几句话便又睡了过去。

  心黎看着他的睡颜,心里不是滋味。

  薄庭深抿了抿唇角,将被子往他身上拉了拉,抬眸看着心黎欲言又止的样子。

  片刻,他唇角动了动,迟疑了一下才发出声音,“心黎,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点事跟你说。”

  心黎迟疑的抬眸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了看衍衍,起身跟着他出去。

  两人走到门外,心黎瞬间带上了病房的门,狐疑的看着他,“怎么了?是不是衍衍……”

  她清眸的眸陡然一动,一股湿意从眸底深处往上涌。

  薄庭深眉心一蹙,粗粝的手指摩挲着她的脸颊,“不是衍衍的事……”他呡了下唇,“我问过教授了,等我的体检报告和配型结果出来就可以安排手术……”

  心黎愣了一下,眉心蹙得更紧,心里隐隐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那……那是?”

  薄庭深呡了下唇,眉心紧紧的锁着,双手落在她羸弱的肩膀上,“你冷静一点,别激动……”

  她清明的眸动了动,手指下意识的蜷缩在一起。

  薄庭深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苏岑她……出事了……”

  心黎的瞳孔重重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你回来的那天晚上……”薄庭深顿了一下,躲闪着她的眸光,“苏岑出了车祸,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心黎眉心狠狠蹙了一下,瞪大的瞳孔之中除了不可置信之外还翻滚着不知所措的情绪,愣愣的看着薄庭深。

  她腿上一软,若非是薄庭深扶着她的肩膀,恐怕此时她已经倒了下去。

  “心黎,我和你哥哥都在找……”薄庭深眉心紧蹙着,额头上渗出一层细细的薄汗,揽她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

  心黎清明的眸逐渐被一层氤氲所笼罩,最终化成滚烫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双手紧紧攥着薄庭深的衣角,趴在他怀中低低的哭起来,“找到了吗?”

  薄庭深抱紧了她,“心黎……”

  “没找到是不是?”她直起了眸,往后退了一小步,直起眸和他对视,“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总是连累你,连累苏岑,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她清明的眸光越来越涣散,揪着薄庭深衣角的力道也越来越紧,源源不断的液体从她的眼眶中夺眶而出。

  得知苏岑瞒着她的时候,她恨过,怨过。但她从没想过让苏岑出事。不管她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苏岑是她的亲人,生死之交,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薄庭深的眸凝滞了一下,心脏剧烈的蜷缩着,“黎……”

  “她不会出事的,她怎么可能出事,你一定是在骗我……”心黎慌乱的摇着头,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离了一般。

  薄庭深紧抱着她,她情绪有些激动,在行为上也有些控制不住。

  “黎,哭出来会好受一点……”薄庭深闭了下眼睛,对这样的结果早有预料。

  他最见不得她掉泪,可总是让她掉眼泪。

  她低低的哭,过了一会儿,她突然直起眸来,清眸的眸中涌出了一层薄薄的凉意,晶莹的泪珠像是凝结成了病,闪着冷冷的光芒,“凶手呢?”

  薄庭深愣了一下,下唇被咬的发白,从喉骨之间挤出两个字,“没有……黎城那边我鞭长莫及,你哥哥会竭尽全力的。”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出事的车子还在,苏岑不见了,活着的几率还很大。”

  心黎深呼了一口气,脸上神情漠漠的,但难掩她眸中翻滚的情绪。

  若不是衍衍现在躺在病床上,她一定要回黎城去。

  都是因为她……她是不是天生命硬?父母因她而死,哥哥和衍衍也是因为她……现在又轮到了苏岑……

  她紧紧的咬住下唇,唇角渗出殷红的鲜血,她像是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

  和苏岑过往的片段在脑海之中重现,她只觉得心脏揪着疼,这么多年,她自恃清高,但细细想来,她对不起所有人。

  她甚至都没有给苏岑一个解释的机会。

  她直起眸,“庭深,一定要找到她……”

  薄庭深沉了一下眸,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拭去她眼角涌出的泪珠,“我会竭尽全力的。心黎,你可以哭,但不可以自责伤害自己……苏岑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

  她愣愣的看着薄庭深,许久,唇角勾勒起自嘲的弧度,“庭深,是我害了她……我爸,我妈,我弟弟他们都离开我了,还有衍衍,苏岑……我好怕……是我对不起她……”

  “不许这么说。”薄庭深眉心狠狠蹙了起来,“你不许胡思乱想……”

  她五指陷入掌心的嫩肉,抬起眸看着他,“庭深,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吗?”

  她的世界是一片黑暗,如同深夜的海里的一叶扁舟,巨浪涌起,在她的身边咆哮着,像是要把她吞没一般。

  而面前的男人是她唯一的倚靠,是她的指路灯塔。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薄庭深看,生怕错过他眸中的任何表情。

  薄庭深愣了一下,微微侧过脸去,他沉寂了片刻,指尖摩挲着她的脸,“心黎,你太累了……”

  心黎靠在他的怀中,脑海中却尽是苏岑的身影。

  ……

  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其他的原因,她的眸始终瞪得大大的。

  衍衍稚嫩的脸和苏岑的音容笑貌在她脑海中来回的交替,逼仄的她喘不气来。

  薄庭深坐在她的身边,想要说什么,却又怕打扰到她。

  这个时候,她更需要好好的静一静。

  他和慕衍爵都觉得苏岑是被什么人带走了。

  可苏岑的生活平淡无奇,除了招惹了顾逸钦之外没有什么仇家,也没有什么要针对她的人,一个人怎么凭空消失?即便是一具尸体也不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心黎。

  心黎蹙了一下眉,“你去接吧。”

  薄庭深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拿起手机起身去接。

  小六的声音传了过来,还夹着摔东西的声音和女人哭泣的声音。

  “二少,阮小姐的画廊被人砸了,阮小姐现在情绪激动,要见你……”

  薄庭深眉心狠狠拧了一下,“不见。”

  “她说她知道苏小姐的下落,您要不来会后悔的。”小六凝眉看着不远处近乎疯狂的女人,一双冷眸之中除了厌恶之外还有同情。

  ---题外话---突然想起了薄先生说过的一句话:“黎,以后的事情太遥远,我无法做出这么重的承诺,但我跟你保证,在我有生之年,我绝对不会离开你身边”,心疼薄先生三十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