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89.189不能因为他和我像你就有别的想法……【一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慕衍爵漠然的看了她一眼,淡漠的唇角扬起讥讽的弧度,“我只有心黎一个妹妹。”

  阮欣然咬唇,一双清明的眸水汪汪的看着他,但除了愤恨再无其他的情绪。

  他活着,他居然还活着?

  其实小时候他们的关系不错,慕衍爵身上的正气是与生俱来的,她刚进慕家的时候,慕衍爵是拿她当妹妹看待的。

  但同父异母和同父同母之间终究还是查了一点。慕衍爵对她再怎么好,也不上对慕心黎的那种程度撄。

  在她的记忆之中,慕衍爵是个妹控,她嫉妒慕衍爵和慕心黎之间的那种感情,甚至慕衍爵死讯传来的时候,她心里还有一丝窃喜。

  她一双水眸一动不动的盯着他看。刚刚那句话无疑是在提醒着她一些事情,她什么都没有了,父亲没有了,哥哥没有了,薄庭深也没有了,她所拥有的一切,全都被慕心黎给抢走了偿。

  慕衍爵的眸并未在她的身上过多的停留,似乎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不耐烦。

  他人虽然不在茉城,但这段时间慕家发生的所有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慕衍爵揽着心黎的肩膀,“走吧,我送你回去,顺便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心黎点点头,两人绕过阮欣然走了过去。

  阮欣然十根手指紧紧的蜷缩在掌心,指甲陷入掌心的嫩肉,密密麻麻的疼痛从掌心传入心间,与她心里的恨意逐渐融合在一起,“慕心黎,你会后悔的。”

  心黎脚步顿了一下,回过头冷冷的看着她,“阮欣然,该后悔的人是你,别让我对你最后一点仁慈都消磨殆尽。”

  阮欣然冷冷的笑起来,唇角的弧度凄然而自嘲,“谁稀罕你的施舍?”

  有些事情她自己来说,就算身败名裂她也要拉上慕心黎。

  心黎眉心蹙了一下,面前的阮欣然早就已经疯狂了,她已经没什么和她可说的了,心黎转头,脊背挺得笔直,只给她留下一个高傲的背影,像是对她最大的讽刺。

  她什么都有,她什么都没有。

  ……

  慕衍爵牵着她的手离开,唇角噙着冷冷的笑意,“这就是你选的男人?每天让你面对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心黎瞥过头看他,“谁说的?况且,我和阮欣然之间的恩怨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不只是因为薄庭深。”

  薄庭深只是个爆发点,却不是起始点。

  “心黎,你现在不离开他,迟早会后悔的。”他冷冷笑了一声。

  医院门口停着一辆悍马,慕衍爵打开车门。

  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俊朗的男子,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容清贵温淡,温润的线条颇有几分古代翩翩美男子的风范,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着,唇角含笑,眸光却携着几分疏离和漠然。

  他身上穿着白色的休闲服,不似西服正装的刻板,反而给他映衬出了几分矜贵和懒散。转过头看着她。

  温隽淡漠,长相俊美,和薄庭深有几分相似,但比薄庭深更晟。

  心黎呡唇,回过头看了慕衍爵一眼。

  慕衍爵跟着她上车,神色坦然。

  “这是我的朋友宁迹,黎城宁家的四公子。”慕衍爵淡淡的介绍道。

  心黎看着宁迹勾起了唇角,扬起了礼貌性的笑容。黎城宁家她听说过,家大业大却有着神秘的色彩。她小时候在黎城的那段时间,和宁家也曾有过交集。

  宁迹笑了一下,发动车子离开。

  慕衍爵继续道,“我这两天有点事情要提前离开茉城,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宁迹。”

  宁迹挑了一下眉,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慕小姐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只要宁某能办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他唇角的笑意温润如风,携着几分痞,却不让人觉得厌恶或是不舒服。

  心黎抿起唇角,“谢谢宁四公子,我的事情,我先生会处理。”

  宁迹轻笑了一声,“话别说的太满,有些事情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么和谐,那么无坚不摧,美好之下,往往藏的都是罪恶,比如婚姻。”

  心黎一愣,转眸看向慕衍爵。

  慕衍爵神色并未有什么改变,“阿迹和你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相信你们会有很多话题可以聊。他初到茉城,你没事带着他转转。”

  “哥,你把我夸的太好了,我上大学的时间正好是我生孩子的那段时间,学业荒废了不少,怎么能和宁师兄相提并论。”心黎唇角噙着笑,却流转着一股冷意,漠漠的看着慕衍爵。

  慕衍爵脸色一变,唇角抿起来,“慕心黎!”

  “衍爵,你妹妹很坦率,我倒是蛮欣赏的。”宁迹笑了笑,打了方向盘往机场的方向驶去,“这个朋友我交了,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带着一个孩子在国外生活,孩子的父亲呢?不管什么原因,让自己的女人吃那么多苦,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心黎一顿,紧呡着唇角。

  宁迹把慕衍爵送到了机场,将车子掉了个头,“慕小姐不用担心,衍爵去几天就回,现在把你送到哪里?”

  心黎抬眸看他,“欢美传媒。”

  宁迹点点头,轻笑了一声,“其实你不用对我那么戒备,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

  心黎凝眉,“好与坏是要别人说的,而不是要自己说的。”

  “是吗?”宁迹轻笑了一声,眸光渐凝,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

  她眉眼之间自带着一股妩媚,妩媚之下却藏着清冷。宁迹失神,将她的身影和脑海中某个女人的身影重合。

  车子驶入市区,宁迹开了导航,车子停在欢美的办公楼下,心黎打开车门就要下车,“谢谢宁师兄,有劳了。”

  他没动,视线落在马路的对面。

  心黎挑了一下眉,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的视线落在对面一家要出租的门店上。

  “那个地方怎么样?”

  心黎抿唇,“很不错。”

  “我要是盘下来开餐厅怎么样?”

  心黎愣了,拧着眸疑惑的看着他。他的眼里有雀跃,也有欣喜,还藏着淡淡的失落和不甘。

  心黎勾唇,“宁师兄还真是好眼光,这种商机都让你看到了。”

  宁迹轻轻的笑了一声,视线落在对面,许久才收回来。

  他看着心黎,声音淡淡的,“有什么事情尽管给我打电话,衍爵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

  心黎蹙眉,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便递过来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你的联系方式我有。如果宁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希望小师妹不要推辞。”

  心黎一时间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他心里有什么,被他脸上的淡漠的笑意所掩盖。

  悍马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心黎拧了拧眉心,甩了甩头向办公楼里走去。

  刚到她的办公室门口就被蓝溪拦了下来,“黎姐,你怎么才来,慕总找你开会,打了好多电话你都不接。”

  “我手机调静音了,会议什么时候开始?”

  蓝溪看了看表,“已经快结束了,需要我为你准备资料吗?”

  “不用了。”她说着向会议室走去,走到拐角处,她突然回了一下头,“你通知人事部,把阿斌调到我办公室来,以后他和你一样是我的助理。”

  蓝溪一愣,点了点头。

  心黎刚到公司门口就碰上了刚刚出来的慕紫云。慕紫云一脸的倦色,看到她微微蹙了蹙眉。

  她唇角一抿,“姑姑,怎么回事?”

  欢美的董事从会议室里陆续出来,一个个的脸色都不是太好。

  慕紫云凝了一下眸,“你跟我来。”

  心黎点头,跟上她的脚步。

  “你去哪了?”

  心黎愣了愣,“我哥回来了,我们去医院看我爸了。”

  “衍爵?”慕紫云一愣,不可置信。

  心黎呡唇,“姑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慕紫云愣了一下,“最近有家新的传媒公司在抢我们的资源,势头很猛,查不到对方的底细。”她顿了一下,继续道,“已经交给人去处理了,你刚说衍爵回来了,人呢?”

  “有点事情又走了,过两天就回来了。”

  慕紫云点头,“他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办?”

  “他回来不一定会影响到我现在的生活啊。”心黎说道。

  慕紫云蹙了一下眉,“对了,最近你舅舅来找你被你赶出去了,你这几天注意他点,我担心他会……”

  “他没那么大胆子。”心黎哂笑了一声。

  慕紫云眯了眯眸,“还是小心一点好。”

  心黎沉思了一下,点了点头。

  ……

  晚上心黎回家的时间略晚,一进客厅就看到衍衍和薄庭深大眼瞪小眼,薄庭深一身戾气,衍衍站在他的面前,漆黑的眸子骨碌碌的动着,委屈巴巴的又倔强的不肯低头,一看到她回来,立马抬起两条小腿朝着她跑过去。

  “站住。”薄庭深语气很重,嗓音也是沉沉的,”站好,不许动,什么时候知道错了什么时候吃饭。”

  衍衍下意识的顿住脚步,看着心黎可怜兮兮的。冯妈站在一旁,薄庭深发话了,她只能在心里头着急。

  “怎么了?”心黎蹙了蹙眉,走过去将衍衍抱在怀里,衍衍站在原地不敢动,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她心脏一揪,“薄庭深你干什么,衍衍怎么得罪你了?”

  她的儿子长这么大她都不舍得说一句,她瞪着薄庭深。

  薄庭深眉心紧紧的蹙着,幽深的视线落在衍衍的身上,携着熊熊燃烧的怒火。衍衍下意思的往心黎的身后缩。

  “他没得罪我。”薄庭深沉沉道。

  心黎将衍衍抱了起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往餐桌旁边走去,“衍衍吃饭,不要理爸爸。”

  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餐,衍衍看到自己喜欢的糖醋排骨立刻扑了上去,两眼闪着光芒。

  薄庭深跟着他们在餐桌上坐下,视线沉沉的看着衍衍。衍衍舔了舔唇,却不敢下手。

  心黎见此眉心蹙的更紧,将筷子放在桌子上,冷冷的瞪着薄庭深,“你没事吓孩子干什么?”

  “他用针将家里的避。孕套全都戳破了,然后当成气球灌水做喷泉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咳咳……”心黎被呛了一下,脑子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美眸愣愣的看着他。

  薄庭深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一想到他回来进卧室就看到衍衍胡闹的场景心里就觉得闹腾。

  他上次买的两盒避。孕套,无一幸免,全都被熊孩子用针戳破了。

  心黎咬唇,眸扫向衍衍,“衍衍,这是怎么回事?”

  衍衍眼睛使劲的眨着,委屈的看着她,“是林林告诉我气球这么玩好玩的,衍衍不知道爸爸房间里的气球不能玩。”

  “谁告诉你那是气球的?”

  “林林。”衍衍脱口而出,毫不犹豫的出卖了林林。

  心黎的脸色渐变,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你什么时候把气球都扎破的?”

  衍衍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垂下了头,一副想答又不敢答的样子。

  心黎抿起的唇角微微抖动着,抬眸看向薄庭深。薄庭深脸色铁青,连带着呼吸都有些重。

  心黎脸色煞白,“这段时间我们用的都是被扎破的?”

  薄庭深沉着脸点头。

  擦。心黎心里像是有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狠狠的瞪了衍衍一眼,将他从椅子上抱下来,“不许吃饭,去面壁思过。”

  衍衍站在原地哭出声来,可怜兮兮的看看心黎,又看看薄庭深,最终视线落在桌子上的糖醋排骨上。

  “衍衍知道错了,衍衍以后再也不玩爸爸妈妈的气球了。”

  本来听到他哭心黎的心就软了下来,可听到后面的这句话心黎本来就气得发红的脸色彻底黑了。

  怎么这话听着还是她和薄庭深的错了?

  冯妈原本还挺担忧,这会儿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心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许哭,再哭就不要你了。”

  衍衍咬着唇,唇角抖动着,眼里的泪吧啦吧啦的往下掉,但就是没发出声音,“衍衍知道,你们就是不想要衍衍了,你们想要自己的小宝宝。”

  “还哭?我们有别的小宝宝也是你害的。”

  薄庭深看着满脸泪衍衍却依旧仰着头和心黎对抗的衍衍蹙起了眉,伸手将他抱了起来,“行了,先吃饭吧,不许哭了。”

  他粗糙的大掌轻轻的帮他拭去眼泪,“以后不准淘气了听到了没有?也不可以说什么妈妈不要衍衍的话惹妈妈伤心。”

  衍衍抽噎着,看着他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他晚餐的时候一直看着心黎的脸色,并没有吃很多。睡觉的时候也格外的听话,躺在两人中间就睡着了。

  心黎看着他安静的睡颜,气消下去了一半,她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颊。

  薄庭深越过衍衍揽着她的腰,唇角挂着浅淡的笑意,“这孩子爱哭的性格也随你了,真看不出哪点是像我的。”

  “谁爱哭了?”心黎瞪他一眼,“你又没养他,像你我才觉得亏。”

  薄庭深低低的笑起来,手指轻轻的在她腰上捏了一把,“还说不爱哭,我怎么记得天天晚上……”

  “薄庭深!”心黎瞪他,冷冷的拍了一下他放在她腰间的手上。

  薄庭深安分了下来,只是看着她的眼神格外的炽热。

  心黎看着他抿起了唇角,想起被衍衍扎破的套就心塞。薄庭深似乎看出了她心中所想,轻轻的握住她的手,“衍衍也不是故意的,要是真的有了,说明我们和孩子的缘分到了,顺其自然。”

  心黎眉心蹙了几下,抬眸和他对视了片刻,点点头。

  如果真有了,让她打掉,她狠不下这个心。更何况,这是她和薄庭深之间的孩子。

  她盯着他那张清贵淡漠的脸看了好久,手心传来他掌心的温度,心黎淡淡勾了勾唇,“黎城宁家的四公子你认识吗?”

  薄庭深挑眉,淡漠的眉宇之间微蹙,“听说过,怎么了?”

  “我觉得他和你很像。”心黎说道,唇角勾起来了。

  宁迹和薄庭深的像,不是指外貌,也不是气质,而是两人身上的一股气息,莫名的相似。

  宁迹看起来比薄庭深更平易近人,却更难以接近。他唇角的笑意,像是嗜血的毒,随时可能让人坠入其中,毒发身亡。

  薄庭深眉心一拧,握着她手指的力道一重,“你怎么会认识他?”

  “我哥介绍的。”心黎低低的笑。

  她明艳的笑意让薄庭深淡漠的眸一热。

  慕衍爵介绍的,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狭长的眸眯起,“不能因为他和我像你就有别的想法……”

  心黎笑意更晟,“那可不一定,他身家背景长相都不输给你,重点是他比你年轻。”

  “你的意思是我老?”薄庭深幽深的眸中翻滚着一股危险,扣住她手指的手紧紧的按在她纤细的腰上,“没满足你?每天被老男人弄得哭求的人是谁?”

  心黎脸红,美眸嗔怒的瞪着他,宁迹就是比他年纪小,实话还不让人说了?况且,她说她对宁迹有别的想法了?

  薄庭深呡唇,“宁家没那么简单,宁迹那个人太危险,深不可测,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可我哥哥说你也危险很深不可测,让我离你远一点。”心黎挑眉,故意道。

  薄庭深眉尖一挑,将她抱起来向客房走去,“那就让你测测。顺便证明一下老男人的实力。”

  他的眸中携着一团熊熊的火焰,抱着她的力道很紧。

  等他将她压在客房的床上的时候心黎才明白他的意思。

  “没套了。”

  “我们这些天带和不带有什么区别?”他堵住她的唇,迅猛的攻势迅速攻占她的城池。

  等到老男人吃饱喝足的时候,心黎的意识已经朦胧了起来,昏昏涨涨的睡了过去,被他抱在怀中,她的身体软的像一汪泉水。

  他看了看时间,轻轻笑了一声,帮她清理之后有把她抱回了主卧。

  不然衍衍睁开眼看到她不在,指不定怎么闹。

  ……

  天空逐渐泛起了鱼肚白,他放在床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薄庭深眉心蹙了蹙,下床去接。

  耳边传来小六的声音,他眸光一眯,挂了电话。

  换了衣服准备出去。

  床上一大一小,他心头的白月光,他唇角轻扬,在两人的额头上分别吻了一下,“黎,我有事出去一趟。”

  ---题外话---谢谢Q__Lee的月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