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54.154如果没有你弟弟那件事,你会不会爱上我跟我在一起?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淡漠的眸光之下隐藏着波涛汹涌,不知道是因为她的话,还是因为刚刚薄启深的话。

  不可否认,薄启深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他和薄庭深是兄弟,但性子却完全不同。

  她盯着他的眼睛,清眸的眸中不掺有任何的杂质,“是你不得不争。”

  只有他争,她和衍衍才能安全。

  心黎此刻很清醒,在薄启深来之前,她确实有过不清醒的时候撄。

  那些人不除,她和衍衍永远不可能平静的生活。她一不小心就踏进了薄家的这片泥潭,她无法像七年前一样背弃薄庭深一走了之,为了保护衍衍,她别无它法。

  薄庭深微抿着唇偿。

  这个女人有多聪明他不是第一次见识,他的事情她也从未插手过,但他没想到,她会如此清楚他现在的处境。

  他揽着她的腰,将她紧紧的桎梏在自己的怀中,深沉的眸盯着他片刻,唇角翕动,“太太,跟着我,你后悔过吗?”

  心黎眉心微微蹙了蹙,清明坚定的眸中有些松动,似乎没有料到他会突然问到这个问题,她抿唇思忖,脑海里在那一瞬间划过很多的事情。

  片刻,她挑了挑眉心,扬唇浅笑,“后悔过。”

  这么多年,她没有后悔过是不可能的。就像她当初对薄庭深说的那样,她后悔当年的一走了之。但现在,她后悔回到他身边。

  这种想法只在她的脑海中存续了一秒便被她抛开了,其实若说后悔,她更后悔的是从小没和他说清楚吧,不然,她也不会荒芜了这么多年。

  只是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线条秀丽的唇便被男人狠狠的夺去了,带着一股燥怒的气息,强势的掠夺她所有的一切。

  连同刚刚的隐忍,一下子全都爆发了出来。

  心黎唔唔了两声,微愣的思绪瞬间了然,自己的话触动着男人的底线和心弦,他本来就已经很介意了,还听到到她这么说。

  薄启深刚刚才在他的面前提起过穆泽修。

  虽然他从未说过,但心黎知道,穆泽修就是他心里的一个死结。他们在一起过,甚至在婚礼前她还想着跟穆泽修走。

  她的心思从未隐瞒过薄庭深,她拿到配型报告的时候,她是想过跟穆泽修走成全薄庭深,但从想过跟穆泽修在一起。

  她唇角勾了勾,温淡的眸看着男人坚毅霸道的线条,闭上了眼睛回应他。

  直到她气息微喘,薄庭深才松开她,沉沉的眸看着她的模样,携着一团炽热的火焰,将她整个人包围起来,“以后有什么事情来找我,不准去找穆泽修。”

  心黎拧眉,含笑看着他,“事出紧急。”

  “紧急也不行。”薄庭深瞪了她一眼,看着她含笑的脸又气又无奈,“还有,以后少跟薄启深见面。”

  心黎努努嘴,“他是你大哥,不可避免。不过,我也不喜欢他。”

  薄启深温润如玉,谦谦公子,但总会让她感觉不舒服,说不上哪里不舒服,这种感觉,来源于女人的第六感。

  薄庭深的眸沉寂了下去,如同暗夜里的深潭,深不见底,凉而入骨。

  同为男人,他能感觉到薄启深看心黎的眼神,是和看其他人不一样的。

  他冷哼了一声,在她腰上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换衣服,我已经让人给你办出院手续了,待会儿我们就走,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我带着你和衍衍一起去。”

  她摇了摇头,推开他拿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卫生间。

  薄庭深拉住她,“在这里换。”

  心黎一愣,拧眉看着他,“你说什么?”

  “在这里换。”他沉沉的重复了一句,双手已经伸到了她的胸前去解她身上病号服的扣子,“我帮你。”

  “薄庭深!”她有些恼,脸色通红的瞪着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害羞,左手按在他作乱的手上,“先不着急出院,我觉得我有必要了解一下你这七年究竟是怎么过的……”

  “你确定?”薄庭深的眸微微眯了起来,他手上的动作顿了下来,但眸里却泛着光。

  心黎挑了挑眉,“薄先生,你怎么饿成这样?”

  她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却藏不住她眼角的揶揄。

  薄庭深眉尖动了动,幽深的眸落在她的身上,被她按住的手微微一动便挣脱了禁锢,堂而皇之的将她的包裹起来,她没穿內依。

  灼人的温度透过他的掌心密密麻麻的传遍全身,薄庭深的眸越发的幽深,“是很饿,给不给喂饱?”

  “咳咳……”心黎被呛了一下,恼羞成怒的恼已经去了大半,将眸移向别处,身体一软往后退了退,左手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躲开他的进攻。

  “给不给饱?”他唇角勾着,邪邪的笑着。

  心黎咬唇,抬起头瞪着他,“滚。”

  他们家薄先生,怎么现在跟老流.氓没什么两样?

  “一起?”他依旧低低的笑着,寸寸逼近她,“虽然这里的床没有家里的大……”

  “滚出去。”心黎随手拿起一个枕头扔他。

  他笑意更晟,“你赶快换衣服,我们快点回家。”

  明明很平常的一句话,却被他说出了另一种意味。

  心黎越来越羞恼,看着他泛着绿光的眸胸口微微起伏着。她咬咬牙,突然间勾了一下唇。坐在他的面前,慢条斯理的换衣服。

  薄庭深陡然沉了沉眸,落在她身上的眸光再也无法移开。

  原本他是想逗逗她,但被这女人反击了回来。

  女人缓慢的动作拨动着他的心弦,他的眸眯的厉害,两手也在慢慢的收紧。他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

  心黎抬起眸看他,妩媚的样子携着几分茫然,她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淤青还没下去,连同他昨晚制造出的那些痕迹,全都呈现在他的眼前。

  “咳咳……”他绷不住了,仓惶的跑向卫生间。

  心黎低低的笑了起来,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换了下来。

  苏岑老是说她被薄庭深吃得死死的,但谁说她没有反抗的机会的?只不过……她抬眸看了看卫生间的门,眉心微微蹙了起来。在这段婚姻之中,他们都是强者,也都是弱者。

  薄庭深再出来的时候神色已经恢复如常,看向她的眸再度沉为一汪死水。

  心黎看着他明艳的笑,“什么时候走?”

  “现在。”他沉沉的应道。

  他走过去拉住她的手向外走。

  刚刚打开门,便看到穆泽修抱着一束百合站在门口,右手还保持着要敲门的动作。看到他们两个人深情微愣。

  心黎下意识的去看薄庭深的脸色。

  他一贯深沉的线条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眸光有些凉。

  心黎看着穆泽修笑了笑。

  穆泽修扬起唇角,“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是不是再晚几分钟就出院了?”

  心黎点点头,被薄庭深握在掌心里的手动了动,在他掌心里挠了两下。侧着脸看他,眸里闪着璀璨的光芒,“你先下去等我?我和泽修说两句话?”

  他的眸沉了沉,看了看她,松开她的手替她整理了一下鬓角的头发,“我在下面等你。”

  走廊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穆泽修唇角抿了抿,往日神采奕奕的眸光也带着几分落寞和受伤。

  心黎盯着他看了片刻,唇角微微一笑,释然平淡,是对每个朋友都会有的笑容,界线之内,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感情和情绪。

  “我们就站在这里聊聊吧,这里就我们两个人,请你进去不太方便。”她眉目如画的脸上尽是淡然,弯眸浅笑的模样在他心里缓缓的划过,只留下一条淡淡的波澜。

  穆泽修抿着唇,看着她点了点头。将怀中的百合递给她,“以前你最喜欢的。”

  心黎愣了一下,清新淡雅的香味从空气中淡淡的传来,她唇角动了动,并没有伸手去接,“泽修,这次的事情谢谢你。那五百万美金,我会让庭深打到你的账上。”

  “心黎,我们之间不用说这个字,就当是我欠你的。”

  “不……”她微微叹了口气,“泽修,你不欠我什么,以后我们两清了……”

  她薄唇微抿,“泽修,你回美国去吧……”

  穆泽修脸色微微变了变,抬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她垂了下眸,“这里不适合你。”

  “心黎……”他沉沉的喊了一声,“这是你希望的?还是你觉得我会给你现在的生活造成影响?”

  “我没那个意思。”她蹙眉,“我的生活任何人都影响不了,这里真的不适合你。”

  “心黎……”他轻笑了一下,有些自嘲,“如果没有你弟弟那件事,你会不会爱上我跟我在一起?”

  ---题外话---谢谢yoomin2和18814103425的月票,么么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