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50.150我很早就知道了衍衍是她的儿子【一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逸钦原本斜倚在一旁的柱子上,以慵懒的姿态看戏一般看着两人,可此时听到这么一句话,他的背下意识的挺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李明。

  薄庭深蹙着眉,目光冷冷的,落在李明的身上,“她怎么说的?撄”

  李明愣了一下看着他,他眸光沉沉的,李明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作用的,当即顺着往下说去,“她亲口承认慕思衍是她的儿子,为了这么一个给你戴绿帽子的女人一点也不值得,你不信的话可以带着慕思衍和她去做亲子鉴定。”

  这次薄庭深好脾气的听他把话说完,唇角勾勒的邪肆的笑意看不出任何情绪,就连顾逸钦也看不出来他此时的真实情绪。

  薄庭深怀疑这个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然也不会和衍衍做亲子鉴定,甚至想方设法的去查报告的真实性偿。

  他抱着胸向李明走过去,却中途被薄庭深拦了下来。他疑惑的看了薄庭深一眼,薄庭深唇角噙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走过去捏住李明的下巴。

  他周围包裹着一股冷厉的气息,令人望而却步,甚至有点胆战心惊。

  “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我再问你一遍,你哪里碰她了?”

  男人的语速不急不缓,甚至不带有一丝危险的意味,但就是让人听起来害怕。

  李明的全身都在颤抖,顾逸钦看在眼里,微眯着眸。

  薄庭深看着李明冷笑,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擒住李明的下巴,一点点的用力,似乎要将李明的下颚骨捏碎一般。

  李明愣愣的看着他,完全被面前的男人碾压。

  事情往他想的那方面发展,却又不是。

  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自己的太太有私生子的事情都无法冷静下来,这是一个男人的耻辱。

  可面前的男人,他看不透他的真实情绪,甚至猜不到他的想法,他的反应太过平静,甚至像是早就知道了,但又不像。

  “哪里碰她了?”他说话的语气重了重,连同他手上的力道一起重了重。

  空气中无形传来一股压迫感,一种死亡的气息渐渐靠近,李明失去了他唯一的筹码,双腿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漏算了,他不该把面前的男人当成普通的男人对待,更不应该说出私生子的事情。

  喉间仿佛有一双手,稍稍用力就能把他掐死。

  “没有,我没碰过她……”李明的声音颤抖着,下颚传来阵阵的疼痛。

  男人如同发了狂的猛兽,咔嚓一声,李明啊的一声,之后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薄庭深冷冷的笑了一声,矜贵的手松开他的下巴,然后结果一旁的手下递过来的纸巾,在手上慢条斯理的擦了几下之后扔在地上。

  李明的瞳孔瞪得极大,薄庭深的皮鞋踩在那张被他丢弃的纸巾上面,李明甚至觉得自己和那张纸巾没有什么区别,是被男人踩在脚底的蝼蚁,只要稍稍用力,不,根本不用用力就能置他于死地。

  “我真的没有碰过她……”李明呜咽着,“是有人交代我们这么做,可我就算再蠢也知道哪些事情不该做,哪些人不该碰……”

  薄庭深只是冷冷的睥睨了他一眼,唇角的笑意带着浓浓的不屑。

  李明真的慌了,显然男人已经对他失去了耐心,“薄总,求你放过我……我们真的没有碰过她呀……”

  “没有碰过?”他轻挑了一下眉,语气不徐不缓,却让人从心底生出一股寒意,“那她脸上的掌印是怎么来的?自己打的?”

  李明突然间愣住。

  顾逸钦调整了一下姿势,脸上淡淡的忧虑被隐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笑意。

  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连他都以为他所说的碰是那个意思。他突然低低的笑起来,笑过之后脸色又沉了下来。

  为了一个巴掌印,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他对慕心黎……

  “我的女人,是你这种人能打的?”他眸光再次阴鸷起来。

  “薄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鬼迷心窍……”

  “这次的巴掌,连同上次你掐她的脖子,要不要放在一块算?”

  “薄总,放过我吧,求你了……”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放过你?可以……”

  李明如释重负。

  “告诉我,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谁让你去绑架衍衍的?”他继续道。

  李明的心脏再度提了起来。

  薄庭深冷冷的看着他,唇角讥诮的弧度始终不曾收起过。衍衍这些年被慕心黎保护的很好,很多人只知道慕家有个小少爷,真正认识的却没几个。

  如果没有旁人的指点,李明不可能这么顺利的绑走衍衍。

  李明哆嗦着,“薄……薄总……”

  “不想说?”他低沉的嗓音响起。

  “不……不是……”李明猛烈的摇着头,“是……是阮欣然……她告诉我慕思衍是慕心黎的软肋,有了慕思衍,慕心黎就会乖乖听话……”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薄庭深的表情,却始终看不出什么。

  他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可我没想到那个女人会过来,更没想到她会救人……薄总,我不是故意的……”

  薄庭深菲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线,凉凉的目光携着一股意味不明的情绪,转过头看了旁边的小七一眼,“废了他,扔到警局去。”

  “薄总……你说的会放过我的……”

  他冷嗤一声,转身出去。

  背后传来小七冷厉的声音,“二少的意思是,留你一条贱命。”

  顾逸钦的眉心深深的蹙着,回过眸看了李明一眼,薄庭深的意思可不是废了他的手脚那么简单,还有……他别有深意的看向男人的某个地方,摇了摇头。

  动了自己不该动的心思,就该付出代价。

  薄庭深在他前面,他出去的时候便看到薄庭深处在寒风之中,卓然的背影有些孤寂。

  心中的震撼还未褪去,自己也算是和阮欣然认识多年,还算了解,但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一直相熟的朋友,也会变了个样子。

  女人毒起来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嫉妒中的女人。

  他走过去,拍了拍薄庭深的肩膀。

  薄庭深回过头来,深沉俊逸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但不难看出他的隐忍和落寞,甚至带着点颓然。

  仓库里传来李明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两人置若罔闻。

  薄庭深沉着眸看了他片刻,大掌习惯性的去摸口袋,却什么也没摸到。

  他直起眸,看着顾逸钦,“有烟吗?”

  顾逸钦愣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递给他,然后又拿出火机帮他点燃。

  他重重的抽了一口,清白色的烟雾从他口中缓缓的吐出,给他的几分颓然平添了几分懒散和贵气。渐渐的掩盖了他原有的有些燥的情绪。

  “你以前不是烟没离过身?”顾逸钦拧了拧眉。薄庭深虽然烟瘾不重,偶尔心烦意燥的时候会抽,但烟从未离过身。这点他还是知道的。

  薄庭深抬眸看了他一眼,漠然的眸中不起任何波澜,却又全是波澜,“她不喜欢,戒了。”

  顾逸钦蹙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什么?”他直起头。

  “衍衍真的是慕心黎的儿子?”顾逸钦追问。

  薄庭深凝了一下眸,然后垂了下来,不可置否。

  顾逸钦抿唇,“可亲子鉴定明明……而且,也重新调查过了,报告没有人动过手脚……”

  怪不得他一直追查,甚至没有任何证据就去做了亲子鉴定,他早就知道了慕思衍是慕心黎的儿子,所以才会查,顾逸钦的眉越蹙越深。

  “我知道。”他弹了弹烟灰,“我很早就知道了衍衍是她的儿子,也怀疑过是我的。”

  他说,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可亲子鉴定报告结果摆在那里,他甚至不止一次去找那份结果虚假的证据,但失败了……

  ---题外话---谢谢只是个过客的荷包,q_5cpj2htel的月票,a_5n2dnaaxh的鲜花,么么哒~二更早上九点之前,今天一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