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31.131薄庭深蹙了蹙眉,“拆房子不用他亲自动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薄庭深的眸一阴,双臂将她困在琉璃台旁,带着惩罚性,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

  “呜……”薄太太挣扎了几下,到换来的却是他更粗暴更强势的对待。

  心黎皱起眉,直到她感觉的快要不能呼吸了,薄庭深才缓缓的松开她,沉着眸看着她微喘的模样,娇艳欲滴的,勾人心弦撄。

  “怎么,你先生身上有条疤,就怀疑你先生的能力?”他眸光凉凉的,连说话的语气都是阴阳怪气的。

  心黎躲着他的眼神,只想咬自己的舌头,她怎么就犯蠢说了这么一句话出来偿?

  “要不要现在证明?”薄庭深冷冷笑道,身体移动了一下,密不透风的贴着她。

  心黎咬咬唇,只能看着他谄媚的笑着,双手去勾他的腰,“是我累了,你先出去陪衍衍玩会儿,一会儿吃饭?”

  他眸光幽幽闪了几下,“吃你还是吃饭?”

  她一咬牙,狠狠的瞪他一眼,但语气却软了下来,“阿深,我真的好累。”

  她太清楚这男人的强势和霸道,尤其在那件事上,求饶的人只会是她。

  薄庭深哼哼了一声,微微俯下身子,“我们还没在厨房试过。”

  “薄庭深!”她脸色变了变,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薄庭深低低的笑了两声,松开她站到一旁,泛着绿光的眸幽幽的落在她的身上,不带有一丝侵略性,却看得人心里发毛。

  心黎避着他的眼神,转过身去切食材,拉着另一些话题和他聊,“你今天让人给我买衣服,怎么知道我的尺码的?”

  薄庭深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字正腔圆,“摸出来的。”

  心黎的脸上瞬间浮上了几朵红晕,回过头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干脆放下了刀,转过头冷冷的看着他,“薄先生那么有经验,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和阮欣然上过床?”

  薄庭深一下子便变了脸色,沉着眸看了她一眼之后便避开了,“我去看看衍衍。”

  心黎看着他的背影,暗暗抿了抿唇,然后继续转过身切食材。

  等她做好所有的菜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只有衍衍一个人的身影。他坐在地毯上,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只螺丝刀,专心致志的拆着什么东西,心黎蹙了蹙眉,“衍衍,姐夫呢?”

  衍衍连头都没抬,专心的鼓捣着自己的事情,“爸爸上楼了。”

  心黎走近了一些,才知道他在干什么。

  只觉得一股怒气冲上了头,她重重的喊了一声,“慕思衍!”

  衍衍被她下了一跳,抬起头懵懂的看着她。

  心黎咬牙,这熊孩子,刚买的变形金刚,被他拆得支离破碎。配件散落了一地。

  薄庭深换了一身休闲服下来,看到她气得一阵青一阵白的脸,挑了下眉,“怎么了?”

  听到他的声音,衍衍下意识的朝着薄庭深跑了过去,躲在薄庭深的背后怯生生的看着心黎。

  心黎抿唇,拧着眉,“你看他……”

  薄庭深一眼扫过去,看着满地的狼藉,只是淡淡挑了挑眉,“挺聪明的,能拆的这么碎。”

  心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买的就被拆成这样,你不是说他挺聪明的吗,那好啊,你跟他一起装,不装好就不能吃饭。”

  薄庭深沉了下眸,余光扫了一眼身后的衍衍,“先吃饭吧,吃完再装。”

  “不可以。”

  薄庭深蹙着眉,看着一脸怒气的慕心黎沉思了几秒,扯着衍衍走向那满地的狼藉。

  餐厅传来阵阵糖醋排骨的香味,衍衍吸了吸鼻子,一副委屈的模样,看了看慕心黎,又看了看薄庭深。

  薄庭深看了他一眼,扯着他将地上被他拆得七零八碎得玩具捡起来,一个一个装好。然后才向着心黎走去,“他正处在好奇的时候,拆了就拆了,又不是拆不起。”

  “嗯,总有一天他把房子拆了你就开心了。”

  薄庭深蹙了蹙眉,“拆房子不用他亲自动手。”

  心黎咬牙,实在和这男人没有办法沟通。

  衍衍只是盯着两人看,一句话都不敢说,薄庭深拍了拍他的脑袋,“好了,去吃饭吧,妈妈做了你最爱吃得糖醋排骨。”

  衍衍一听,立马雀跃的跑了过去。

  心黎狠狠地瞪了薄庭深一眼,薄庭深低低的笑了起来。宠溺的摸了摸衍衍的小脸。

  心黎实在受不了,将筷子重重的摔在了桌子上,起身向楼上走去。

  薄庭深看着她的背影出神。衍衍被吓了一下,只能看着薄庭深,“妈妈怎么了?”

  “不知道,我去看看,你吃饭。”

  说着,他上楼走去。

  房门并未关严,她正在打电话,细细碎碎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薄庭深推门进去,她正好挂断电话,她转过头,冷冷的睨着他。

  薄庭深笑了笑,走过去摸了摸她肤如凝脂的脸颊,却被她冷冷的推开了。

  “一个家里总要一严一慈,你要做严的那个,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他淡淡的开口解释道,“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刚刚你摔脸走了,他吓得连饭都不敢吃。”

  心黎抬起眸看着他,他漆黑的眸中依然带笑,“薄太太,你的理智哪去了,怎么现在你才像个小孩子?”

  心黎蹙起了眉心,淡淡的看着他。她生气的不是这个……

  他再度去环她的腰,“刚刚给谁打电话呢?”

  她抬眸睨了他一眼,“苏岑,我们的婚检报告在她那儿,我跟她说好了明天过去拿。”

  她说完还不忘观察薄庭深的表情,“你的那条疤……”

  薄庭深的唇角抿了起来,“受过伤。”

  他沉沉的说,“虽然在肾的位置,但并没有伤到肾。”

  他眸中的笑意逐渐收了起来,被一股冷冷的薄凉所替代,当时当日在手术台的一切以及后来恢复的半年,是他一直难以忘怀的噩梦。

  只要他想起来,就会想起面前这个女人的所作所为。而她,现在还是要来揭他血淋淋的伤疤。

  心黎抿起了唇角,看着他的神情并没有再问下去,她伸手去抱他的腰,却被他下意识的避开了。

  心黎愣了一下,伸出的手悬在半空,直起眸讶异的看着他。

  她从来不觉得他讨厌她的触碰,甚至这段时间还会超出平常的热情,可……

  薄庭深抿了抿唇角,发觉自己的反应过激了,他伸手抓住她的手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沉沉的嗓音掩住了他此时的情绪,“下去看看衍衍?他心思很敏感。”

  心黎微变的脸色不见丝毫缓解,讶异的目光停驻在他的身上,脑海中下意识的浮出阮欣然的话,你以为庭深爱上你了?我告诉你,只不过因为你是他的太太,他该负的责任而已……

  她咬了咬唇,感觉到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细细密密的颤抖着,努力的克制着情绪。

  垂了垂眸,她愣愣的点点头。

  衍衍端着饭碗躲在门口,一副想进却不敢进来的样子。

  她眉眼弯了弯,“衍衍过来。”

  衍衍端着饭碗,小身板挺得笔直,高高的将饭碗举了起来,“衍衍惹妈妈生气了,以后衍衍不会了……”

  满满的一碗,全是孩子最爱的糖醋排骨。

  心黎的眼角一湿,将碗接了过来,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有生气……”

  ……

  第二天一早。

  薄庭深刚到办公室就被刘冬拦了下来,递上了一张邀请函,“薄总,阮小姐让人送过来的邀请函,说是画廊开业,希望您去捧场。”

  薄庭深的眉心蹙了起来,“你没告诉她我的话?”

  “薄总的话我已经如实转达了,但阮小姐说她会亲自给你电话详谈。”刘冬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薄庭深唇角抿起,还没说话,电话准时打了进来,他拿出手机,阮欣然的名字跃在亮起的屏幕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