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23.123薄庭深,你狠起来比任何人都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的话仿佛一道晴天霹雳打在阮欣然的心上,阮欣然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下意识的往后踉跄了一步,差点倒在地上,“薄庭深,你狠起来比任何人都狠。”

  薄庭深眉心拧了一下,却没有去扶她的意思,他只是冷冷的盯着她,“七年前的那晚是我的错,我也谢谢你照顾了大半年,以后你有事情依然可以找我,但我的太太,只会是她。撄”

  “这么多年,你对我只有愧疚?”

  “是。”他毫不犹豫。

  阮欣然呵呵的笑起来,精致的脸上只剩下悲怆,水汪汪的眸再也抑制不住,肆无忌惮的流下两条水痕。绝望而又不甘的看着他,“薄庭深。十七年的陪伴,换来你一句愧疚?我把我整个青春都给你了……”

  愧疚?他对她的这么点愧疚,也是她偷来的。她在他身边十几年,仿佛是一场笑话偿。

  十四年前的那场绑架,慕心黎以为她是替自己受了过而心存愧疚,薄庭深因为她断了手对她无微不至,却不知道是她自己想要李代桃僵咎由自取。

  七年前,那晚明明她都安排好的,可为什么最后进入那个房间的人会是薄庭深……

  薄庭深依旧沉着眸,讳莫如深不起任何波澜,他连一句抱歉都说不出口。他愣了一下,“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照顾?”阮欣然冷冷的笑了起来,用手胡乱的将脸上的泪水抹去,“你所谓的照顾就是一笔又一笔的钱?上次的画廊是天价的分手费,下次你找什么借口给我?慕心黎会同意吗?她默认你给我钱,不就是间接承认小三上位抢了自己的姐夫吗?”

  薄庭深抿着唇看她,“她不会。欣然,她没你想象的那么狭隘。她都明白。”

  慕心黎有多识大体,他是见识过的。

  “明白?”阮欣然反讥,“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任何一个女人都忍受不了自己的丈夫对别的女人付出,除非她不爱你。”

  薄庭深的眸底终于起了变化,像是猛然淬上了一层寒冰,毫不掩饰的落在她的身上。

  幽深的令人恐惧,阮欣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却依旧仰着头高傲的看着他。

  她和慕心黎姐妹俩,有时候像的出奇,有时候却一点都不像。

  阮欣然紧呡着唇,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裙摆,依旧冷冷的讥诮着,“她一点也不爱你,薄庭深,总有一天她会离开你。”

  说完,她冷冷的转身离开。

  薄庭深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紧呡着薄唇。眸里的寒冰凝结在一起。离开?

  不,他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

  阮欣然跑的很快,在脸上肆意蔓延的泪水已经被她抹干净了,她出门的时候撞上了刘冬。

  刘冬抬起眸看了她一眼,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阮小姐,需要找司机送你吗?”

  她抬起眸冷冷的瞪了刘冬一眼,一句话没说便进了电梯。

  刘冬挑挑眉尖,看着她的背影轻笑了一声,然后推门进了办公室。

  薄庭深还站在原地,深沉的眸中是不能触碰的冷意,刘冬抿抿唇,“薄总,阮小姐已经走了。”

  薄庭深看他一眼,挑了一下眉尖,“不用管她,你查查太太今天都在做什么?”

  刘冬一愣,“太太不是在上班吗?”

  ……

  阮欣然跑到了楼下,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路旁的行道树的叶子随着风飘落,光秃秃的惹人心烦。

  紧绷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她忍不住蹲在路旁大哭起来。

  从小到大,因为她是私生女,所以她总觉得在慕心黎的面前矮了一头。她唯一值得炫耀的事情就是她拥有薄庭深的所有宠爱和呵护。

  可现在慕心黎把她的唯一也抢走了。薄庭深说,这么多年他的心里一直是慕心黎,自己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被他当成了一场笑话。

  秋风萧瑟,却比不上她凉透的内心。

  身体被一大片阴影覆盖,一双名贵的手工皮鞋出现在言情,阮欣然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有些欣喜,但当她眸底映出男人的脸时,她脸色下意识的苍白了起来。男人递过去一条名贵的手帕,“女孩子都是很矜贵的,欣然,为了他那样的男人不值。”

  她冷冷的打落他的手,昂贵的手帕被她打落在地上,男人的脸色阴了阴,却依旧看着她勾起唇角,“还不死心?”

  “不关你的事。”阮欣然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我不会和你狼狈为奸的,我恨的是慕心黎,你忍心对慕心黎下手吗?”

  男人脸上的笑意凝了凝,随后更晟,“没什么下不了手的,她是薄庭深的女人,不是我的女人,对了,黎勇回来了你知道吗?”

  听到黎勇两个字,阮欣然的脸色一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男人低低的笑,“他已经找过慕心黎了,慕心黎给了他一百万现金,这事儿薄庭深也知道。”

  说着,他讥诮的眸落在阮欣然的身上,“就你像个傻子一样,不过听说今天黎勇又去找了慕心黎,被慕心黎给赶出来了。”

  阮欣然咬着牙,紧蹙着眉心,眸光似箭,冷冷的看着他。

  心里传来一阵压迫感,她几乎要窒息一般。脑海深处不断的重复着他刚刚的话,黎勇回来了……

  黎勇回来了,她的那段噩梦也跟着回来了。她好不容易才忘记的。

  “你好好考虑,不妨再告诉你,慕心黎在查当年的事情,一旦她查出来事情是你做的,你觉得她会放过你吗?”

  “她不可能查出来。”

  “黎勇认识当年的酒店经理,欣然,你觉得瞒得住吗?”男人挑挑眉,“你是把她送上了薄庭深的床,可也改不了她当年是被算计的事实。你现在唯一的路,就是先下手为强,不然,慕心黎不会放过你,你连薄庭深对你最后的那点感情也会没有。”

  “事情你也有份,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明明是你想得到慕心黎,为什么最后会是她和薄庭深……”

  “我是有份,但即便曝光了又能怎么样,失去一切的人只会是你。”他沉沉的嗓音响起,冷冷的看着她,那件事只是他始料未及的意外,“我们才是一条船上的人。”

  阮欣然抿唇。

  他继续说,“慕心黎有个孩子,是薄庭深的。”

  阮欣然瞬间直起了眸,震惊,压抑一瞬间侵袭她的身体,她的每一根骨头似乎都在颤抖,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孩子呢?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

  “被慕心黎弄丢了,又或者已经死了,至今下落不明……”他低低的笑了起来,“不管在哪,我都不会让他活着。但欣然,如果薄庭深知道了,当年是因为你……”

  他接下来的话没有再说,阮欣然却已经了然于心,殷红的唇被她咬的发白,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该怎么做?”

  男人看着她,低低的笑了起来,“聪明的女人。在薄庭深知道真相之前,除掉慕心黎。”

  阮欣然咬唇看着他,心脏猛然向下沉。慕心黎是他最爱的女人,他说除掉她的时候,眉宇都不曾皱一下。

  ……

  下午一点钟,心黎从欢美集团出来。薄庭深给她安排的司机就等在楼下。

  她蹙了蹙眉,将司机打发了,自己开着车赴约。

  她确实和人有约,不过不是晚上。而是下午。

  司机看着车子逐渐消失在实现当中,给刘冬打了个电话。刘冬蹙了一下眉,然后进了总裁办公室汇报情况,“薄总,太太打发了司机,自己一个人开车走了。”

  薄庭深的手指在桌面轻点了几下,低低的笑了起来,“不用管她了,随她去吧。”

  这是和他赌气?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最近薄董和大少有动静吗?”

  刘冬拧眉,“大少还是老样子,但薄董和股东来往有些频繁。”

  薄庭深挑了挑眉,冷冷的笑了一声。

  心黎驱车赶到夜色,白天的夜色不如晚上那么纸醉金迷,但也别有一番风情,她挑眉看着摇曳在舞池中央的男女,微微蹙了蹙眉。

  服务生走了过来,“慕小姐,您的朋友在508包房等您,我带您过去。”

  ---题外话---谢谢13702925341和15021299736的月票,还有一更,下午见~晚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