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终结篇:所有人的幸福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柱香后,长孙悠带着薛灵珊来到了茶馆里。

  薛灵珊气呼呼道:“长孙威太过分了,他说他不喜欢我,不管我怎么追,他都不会娶我的。我有这么差吗?我从竹华国追他追到了长月国,又从长月国到了照国,又从照国来到了承平国,可是他依旧不愿接受我。”

  长孙悠拉过她坐下,安慰道:“灵儿,你先别着急,这感情的事情是急不来的。”

  “可是我等他都等了八年,都成老姑娘了,怎么能不急呢!我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薛灵珊委屈道。

  长孙悠帮她倒杯茶道:“灵儿,有时感情的事情是需要找窍门的,你一直追,就只会让他想逃,可若是你放慢了脚步,或者改变了方向,说不定他就会回头来找你了。有句话不是叫欲擒故纵吗?记得八年前,我与你说过,阿威在感情上就是榆木脑袋,你不能太死心眼的,而是要变换一下手段。”

  薛灵珊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么说姐姐有办法?”

  长孙悠点点头,然后凑近薛灵珊,把自己的想法说给薛灵珊听。

  薛灵珊听后挠挠头道:“这样行吗?”

  长孙悠却一打响指道:“放心吧!保证让你尽快的做阿威的新娘。”

  薛灵珊立刻开心道:“若是能成,灵儿一定会好好谢谢姐姐的。”

  长孙悠点点头:“好说,好说。”

  于是第二天,长孙悠的计划开始实施了。

  长孙悠与慕容权依旧在承平国的大街上闲逛,品尝承平国的美味小吃,不过今天他们却多带了一个人,那就是——上官钟华,因为长孙悠的计划里,包含了撮合她与魏箫慕。

  “嗯!承平国的小吃真的不错,味道好极了,权,你尝尝这个。”长孙悠拿着一个烤串去喂慕容权。

  慕容权低头尝了一个,点点头道:“嗯!是不错。”

  “钟国仁——”钟华突然喃喃道。

  长孙悠好奇的问:“你说什么?”

  钟华公主顾不得回答她,立刻跟了过去。

  钟华公主跟着钟国仁偷偷的出了京城,来到了城外的一条小溪前。

  只见溪边站着一位美丽的女子,钟华立刻就打翻了醋坛子,躲在一帮的大树后偷偷的观看。

  不一会儿,长孙威来了,看向薛灵珊道:“喂!臭丫头,你找我来做什么,有什么重要的话要与我说啊!我可告诉你,若是还逼着我娶你的话,我立刻就走人。”

  薛灵珊白了他一眼道:“长孙威,不要把自己看的那么的了不起,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是一抓一大把,本郡主像是那种没有人要的人吗?

  实话告诉你吧!我追了你这么久,根本就是逗你玩呢!我的最终目的是想把你逼到承平国来,让你看看我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样。”

  然后走到魏箫慕的身边,转过他的身道:“长孙威,他你还认识吗?”

  长孙威仔细打量了一番道:“魏箫慕。”

  魏箫慕点点头道:“长孙公子好记性。”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失踪八年了吗?”长孙威很意外。

  薛灵珊挽起魏箫慕的胳膊道:“他就是我要告诉你的,我喜欢的男人,其实我们早在八年前就遇到过,虽然只遇到过一次,但是他的木雕手艺,真的很让我佩服,于是我就在想,下次再遇到他,一定让他帮我雕一个我的木雕,谁知道巧的是,三年前我与父王来承平国做客,正好巧遇到了他,于是我们从那时就一直联系,我早已从昔日的仰慕之情变成了爱慕之情,所以我喜欢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你,而是他,我追你,就是想让你来这里看看他,看看他的改变,他的英俊,是不是比你要英俊帅气。我们是不是很般配?”薛灵珊笑的很甜,很美,很迷人。

  而长孙威却气呼呼道:“什么,你喜欢这个木头,这怎么可能,你前几天还说非我不嫁的。”

  薛灵珊嗤笑道:“我那是逗你玩的呢!我就是想看看你被吓的像猴一样上窜下跳的样子啊!以后你可以放心了,我绝不会再缠着你了,我们会尽快回去完婚。也祝你早日找到喜欢的女子。这些日子逗你玩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想报复一下八年前你总是捉弄我的仇,现在有没有一种失落感呢!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吧!”

  “薛灵珊,你,你这个臭丫头,你竟敢骗我,魏箫慕这个木头和你一点都不般配,你这么会嚯嚯人,就不要伤害那么脆弱的他了。”长孙威气呼呼道。

  魏箫慕却儒雅一笑道:“我不觉得灵儿嚯嚯人啊!我觉得灵儿很可爱啊!率真,无邪,我很喜欢。”

  “你你你,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长孙威气愤道。

  薛灵珊白了他一眼道:“你是我的谁啊!凭什么管我的事情啊!你不同意没用,只要我父王和娘亲同意就行了。”

  “你们不能在一起。”上官钟华再也按耐不住了,立刻冲了过去。

  长孙悠掩嘴笑了,偷偷的与慕容权在大树后偷看。

  慕容权摇摇头,点了下调皮的爱妻的头。

  长孙悠吐吐舌头,继续看好戏。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钟华的出现让魏箫慕很意外。

  “钟国仁,你是我的,我,我,我不准你娶别的女人。”钟华一把挽住钟国仁的另一个胳膊,宣誓自己的占有权。

  长孙威见状道:“薛灵珊,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他竟然脚踏两只船,这样的男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爱。”

  “你闭嘴!”薛灵珊和钟华同时吼道。

  薛灵珊把钟国仁朝自己这边拉来,霸道道:“他是我的,你是哪里来的女人?”朝钟华挤眉弄眼,示意她帮帮忙。

  而早就被打翻了醋坛子的钟华哪会看出薛灵珊的眼神,以为她是挑衅,气愤的将钟国仁拉向自己道:“她是我的,你给我松开。”

  “我的!”薛灵珊气呼呼道。

  长孙威见状,立刻上前,将薛灵珊拉入自己的怀中,拥入她道:“你看人家多般配啊!你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

  薛灵珊怒瞪他呵斥道:“你懂什么啊!感情就是靠自己争取的,越是他身边的女人多,越说明他优秀,让我放弃他,拱手让人,我才不要呢!魏大哥,你说你喜欢的人是谁?”

  “灵儿,我喜欢的人是——”

  长孙威见状立刻呵斥道:“魏箫慕,薛灵珊是我的女人,这辈子她只能嫁给我,你若是敢说喜欢她,我让你好看。”

  长孙威的话让薛灵珊心里美美的很高兴。

  钟华公主见状,立刻看向钟国仁警告道:“钟国仁,我警告你,你是我的,如果你喜欢人,只能喜欢我一个人,不准你喜欢别的女人,如果你要娶亲,只能娶我,因为,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钟国仁一怔,看向钟华公主:“你,你说什么?”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平日里处处找他茬的公主,居然说喜欢他,太震撼了。

  “怎么,你耳朵聋了吗?”钟华羞涩的质问道。

  钟国仁摇摇头:“没有。”

  “那你怎么看?”钟华拼了女儿家的羞涩,谁说只能男人追女人的,女人照样可以追男人,为了自己的幸福,矜持算什么。

  “什么怎么看?”钟国仁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喜欢我吗?是不是觉得我配不上你?”钟华质问。

  钟国仁摇摇头:“不是,你是公主,怎么会配不上我呢!”

  钟华笑了,看向他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钟国仁想了想道:“最近这段时间吧!”

  “我跟你回去。”钟华羞涩道。

  钟国仁挠挠头道:“你跟我回去做什么?”

  “去见我未来的公婆啊!你希望我去吗?”钟华公主霸气的质问。

  钟国仁挠挠头道:“嘿嘿,如果你想去就跟着呗。”这意思就是默认了钟华的身份。

  钟华开心的笑了:“太好了,钟国仁,我好喜欢你啊!”一把抱住了钟国仁。

  长孙威看向怀中的薛灵珊道:“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喜欢的男人,见一个爱一人,这样的男人怎么能给你幸福呢!”

  “那谁能给我幸福?”薛灵珊故作伤心道。

  长孙威立刻拍着胸脯道:“我啊!我可以给你幸福啊!”

  薛灵珊瞪向他道:“你不是不喜欢我嘛!不是说不会娶我吗?”

  长孙威有些不好意思道:“那是之前我没有坚定自己的心,但是现在,我坚定了自己的心,我喜欢你,我要娶你,我要给你一辈子的幸福,你这辈子除了我,谁都不能嫁。其实我早在八年前就喜欢你了,我们现在就回家见父母,以尽快的速度成亲。”

  薛灵珊立刻跳了起来:“耶!太好了。”

  长孙威一头的雾水:“你,你,你不为他负了你伤心了?”

  魏箫慕见状看向长孙威笑了:“我是和她演戏呢!其实我们之间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是你老姐让我帮这个忙的。”

  “什么?老姐?”长孙威有些懵圈。

  长孙悠和慕容权走了出去:“老弟,老姐这招怎么样啊!不但让你抱得美人归,还让小木头抱得美人归,你们是不是应该感谢我啊!”

  四个人同时朝长孙悠竖起了大拇指:“高。”

  长孙威一拍胸脯,豪爽道:“老姐,姐夫,既然遇上了,今天我定要请你们好好的吃一顿。”

  长孙悠挑挑眉:“好啊!走着。”

  转眼间过去了半个月,长孙悠与慕容权来到这里也有些日子了,把承平国的京城痛痛快快的玩了个遍。

  之前虽然在承平国游玩了一个多月,但都是游玩承平国的山山水水,却没有在京城玩,怕被上官傲发现了,这半个月来,都是在京城玩的,把承平国的文化和风土人情彻底感受了一番。

  而这半个月,上官傲也没有闲着,长孙悠的人已经把他想要的东西送来了,所以有了这些东西,他就可以找机会治文武山的罪了。

  而这半个月,赵阳儿与上官傲相处的很融洽,夫妻感情在急剧升温中,二人很恩爱,越来越有默契了,也越来越离不开彼此了。

  后宫这半个月很安静,可能是顾及有外史来访吧!

  但是德妃看到上官傲与赵阳儿的感情越来越好,有些坐不住了,所以今天出了华乐宫,来实施自己憋了这些日子的大计划。

  “这不是皇后娘娘嘛!”德妃在御花园内找到了赵阳儿,立刻走了过去。

  赵阳儿看向她,不屑一笑道:“原来是德妃娘娘啊!不是被禁足了嘛!怎么出来了?皇上解禁了你的禁足。”

  德妃傲慢一笑道:“皇上怎么舍得真的禁足我呢!这不过是做给某个人看的罢了,皇后娘娘难道真的没有自知之明,不知道自己在皇上心中几斤几两吗?”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看到我们很恩爱,你妒忌啊!”赵阳儿讥嘲道。其实她之所以会这么快的接受上官傲,是因为上官傲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她,其实上官傲并没有与后宫的那些女人发生过关系,那些女人所说的被皇上宠幸,不过是中了他下的幻媚药,出现的幻觉。

  至于惠妃的孩子,那是他的皇兄昭王的,昭王帮他登基的时候被不轨之人杀了,所以留下了心爱的女子和她腹中的孩子,因为当时她还未过门,为了不让她被人嗤笑,他将惠妃带进了宫中。

  而德妃的儿子,根本就不是上官傲的,是文家想抓住权利和势力,当年让德妃假装怀孕,然后在生的时候弄来一个婴孩,说是德妃生的,其实这孩子是文家人的,只是文家的人却没有想到,上官傲根本从始至终都没有碰过文媚心,又怎么会有孩子呢!

  上官傲说这种药是当年他让战王妃的母亲帮忙研制的,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人知道,如今也只告诉了她一人。

  德妃笑了:“嫉妒?哈哈哈,你还不配让我嫉妒,因为皇上不过是在利用你。”

  赵阳儿不屑道:“你少在这里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哼!等上官傲除掉你们文家,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德妃摇摇头的,叹口气道:“我真为皇后娘娘感到悲哀啊!娘娘应该不知道皇上的过去吧!你知道那个战王妃曾经与皇上之间的关系吗?当初皇上还是太子时就追她,还追到了东华国,后来太子把她带回了承平国,二人相处了三年,皇上对她费尽了心思,付出了全部,可是后来,她还是回到了战王的身边,于是皇上伤心欲绝,后来把这份爱深深的埋藏在了心底,他觉得,深爱一个人就是要让她幸福,所以他放手了,但是对战王妃的爱却不曾忘记过,如今战王与战王妃来做客,他想让战王妃看到他已经放下了过去,有了新的开始,立了皇后,所以才把你找了回来,这些不过就是做给战王妃看的,等战王妃走后,皇上就会废后的,因为他根本就不喜欢你,而是在利用你。如果你不信,大可以去问问之前在太子府呆过的嫔妃,他们都知道战王妃与皇上的过去。

  所以,皇后娘娘,臣妾今天来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别到时突然被废后不明所以,弄得自己很尴尬,很没面子。”德妃讥嘲一笑,傲慢的转身离开了,因为她知道,赵阳儿把她的话听进去了,这对她一定是致命的打击。

  德妃走后,赵阳儿伤心的蹲到了地上,回忆起从遇到上官傲的一幕幕,她一直让他废后,他也一直说废后,只是时间未到,他说的时间,就是战王妃离开的时间吧!只要战王妃离开,他会立刻废后,那么德妃说的就是真的,自己不过是被他利用的工具,是他用来演给战王妃看的工具,哈哈哈,我好傻,被人利用了还傻傻的不知道,居然还让自己爱上了他,原来他的爱,不过是演给战王妃看的。

  “娘娘,你怎么了?”身边的宫女刚才去沏茶了,回来后见赵阳儿蹲在地上,很担心。

  赵阳儿站起身,喃喃道:“我没事,你去叫皇上,说本宫找他有事。”

  宫女立刻恭敬道:“是!”然后退下了。

  很快便回来了,却没有见上官傲。

  “皇上呢?”赵阳儿询问。

  宫女盈身道:“回皇后娘娘,皇上说有事,现在没有时间见皇后。”

  赵阳儿点点头:“本宫知道了,回宫吧!”再也没有心情赏花,回了凤悦宫。没有时间见她,听说这几日,战王妃与战王一起去了京城外的一个溪谷游玩了,所以不在宫中,他连演戏的心情都没有了?

  赵阳儿,你要问清楚,不要轻易的相信了德妃的话。

  接下来的几日,赵阳儿每天都会派人去请上官傲。

  可是上官傲却都是以忙,没时间拒绝了,这几天他突然就与她疏远了。

  这让赵阳儿的心慢慢的坚定了德妃的说词,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他真的是在演戏。

  不想再等了,也不需要听他的解释了,或许他的解释会让自己更难看,就这样吧!一切都结束吧!为了自己的颜面,尽快的离开,他不是一直都想要睿儿吗?那就让睿儿留下吧!她一人走就好了,再也不要帮他演戏了。

  于是夜深人静,赵阳儿收拾了包袱,离开皇宫。

  以前逃走那么多次,却都没有成功,可是这一次,她竟然成功的出了皇宫,因为皇宫后门今天根本就没有侍卫把守。难道上官傲知道她要走,所以故意让守卫离开。

  赵阳儿一声冷笑,离开了。

  而她却不知道,上官傲这几日忙着要除掉文武山的事情,闲着的时候,还在忙一件别的事情,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

  而长孙悠与慕容权,则是去暗中帮上官傲除掉文武山的党羽了。

  今晚皇宫的守卫松懈,是因为上官傲派他们去对付文家了。

  过了今晚,一切都会尘埃落定,他会给她一个想要的婚姻。

  文武山的势力被挖空,而他的种种罪行都被上官傲掌握了,所以今晚便以谋反罪直接处死了文武山。

  一切都在上官傲设计好的圈套中进行着,忙了一晚,把文武山的余党消灭了一晚,第二天天刚破晓前,一切都结束了。

  上官傲来不及把这个好消息去告诉赵阳儿,先换了衣服去早朝了。

  早朝之上,当上官傲拿出文武山的罪行,众臣们心服口服,没有人为文武山的死做辩解,都觉得他死有余辜,而和他走得近的大臣们,为了自保,纷纷揭发文武山的罪行,让文武山成了承平国最大的佞臣贼子。

  他的死让众人欢呼。

  而当这件事传到德妃的耳中,德妃顿时像被抽干了血液般跌坐在了地上。

  上官傲早朝后去凤悦宫,正好迎上冲出来的赵睿儿,经过询问才知道,他发现母亲不见了,留下一封信,说让他好好的在宫里跟着皇上,她走了。

  就这样简单的一句话。

  上官傲一头的雾水,经过打听才知道,几日前,德妃在御花园内找到了皇后,说了什么。

  上官傲立刻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华乐宫质问德妃。

  而深受打击的德妃,说出了实情。

  上官傲愤怒:“文媚心,你真是该死。”

  德妃冷冷的笑了:“该死?哈哈哈,我文家的人都被你赐死了,我早就不想活了。”

  “好,既然不想活了,朕就成全你,这么多年,无辜被你害死的人还少吗?今天是你该还的时候了,来人,赐德妃毒酒一杯。”想到离去的赵阳儿,上官傲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气。

  德妃一听,愣住了,立刻爬到上官傲的脚边,哭的梨花带雨道:“皇上,你就这么不顾及我们之间的感情吗?你难道不怕铭儿伤心吗?”

  上官傲冷冷的笑了:“感情?朕从未喜欢过你,何来的感情?你若是对朕有感情,就不会拿一个别人的孩子来欺骗朕。”

  德妃震惊的看向上官傲:“皇上,你,你都知道了?”

  “朕从未碰过你,你怎么会有身孕,朕怎会不知道。”上官傲冷冷的道出真像。

  德妃不可置信的看向上官傲:“没碰过我?不,不可能,那与我温柔缠绵的人是谁?”

  “那是你的幻想,因为你中了幻媚药。如果你不信,大可让嬷嬷给你验身,看看你现在是不是处子之身。”上官傲无情道,敢伤害他在乎的女人,他绝不会轻饶。本打算放她一条生路的,没想到她竟然去伤害阳儿,那就是她自寻死路。

  德妃彻底的被震撼了,冷冷的笑了,或许是太伤心,或许是受不了打击,德妃站起来,朝一旁的柱子冲过去,头重重的撞向了柱子,鲜血喷出,当场身亡。

  上官傲叹口气,转身离开了。

  而门外的冷铭听到了这一切,看到上官傲,立刻跪了下来。

  上官傲看向他,真的不忍心杀了他,喃喃道:“你是被你外公当年从你父母手中抢过来的,你是文家远方亲戚的孩子,你父母自从失去你,很伤心,朕会派人把你送到你父母身边,到了他们身边,好好的孝顺他们,他们这几年为了找你,很辛苦。”

  冷铭立刻磕头:“多谢父皇,不,多谢皇上。”

  上官傲淡淡一笑道:“以后我还是你的父皇,想父皇的时候,随时可以进宫来。”

  听到上官傲这么说,冷铭开心又感激的笑了:“多谢父皇。”

  文家的事情解决了,上官傲废了后宫,让那些女子都回家了,并且吩咐他们的家人,她们都是清白之身,给她们找个好人家嫁了。

  白玉莹回到了家,与自己心爱的男子在一起了。

  而惠妃却被上官傲封为了昭王妃,入住昭王府,给了她名份,这也是她一直想要的。惠妃很感激她。

  而小公主依旧是公主,可以随时进宫来看他这个皇叔叔。

  赵睿儿被封为了皇太子,没有人再有异议。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可是上官傲现在却有一件最头痛的事情,那就是寻找赵阳儿,御林军和皇宫的侍卫到处寻找赵阳儿,可是半个月过去了,迟迟没有消息。

  这让上官傲很担心,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能去哪里呢?

  长孙悠动用了自己神探山庄的人,终于在京城外的一个小村子里找到了她,将她带回了皇宫。

  再次面对上官傲,赵阳儿满脸的怒气和委屈:“你找我回来做什么?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不会再帮你演戏。”

  上官傲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有时候做比说更有用,拉过她的手道:“跟朕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啦!”赵阳儿想挣脱开他的手,却被他死死的抓住。

  七绕八绕的,上官傲带着赵阳儿来到了曾经紫香园的地方。

  赵阳儿不等上官傲说话,立刻气愤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知道那里面满园的花都是你为战王妃种的,你带我来是要告诉我你有多爱她吗?”

  “这满园的花的确代表朕的爱,所以你要好好的看看。”上官傲看着她认真道。

  赵阳儿愤怒的瞪向他道:“上官傲,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上官傲却勾唇笑了,视线看向院子上的门匾。

  赵阳儿不明白他什么意思,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原先的“紫香园”变成了“朝阳园”等等,朝阳园,那不就是自己穿来的地方吗?史书上记载,朝阳园里种满了向日葵,是皇上为皇后所中,因为皇后的名字里有一个“阳”字,所以皇后喜欢向日葵。

  赵阳儿不敢置信的看了眼上官傲,然后迈步找朝阳园走过去,当推开朝阳园的门,映入眼帘的是满园子的向日葵,此时正向着太阳盛开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些紫香花呢?”赵阳儿的眼眶湿润了,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上官傲突然从后面抱住她,在她耳边温声道:“你这个小笨蛋,德妃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吗?悠儿的确是我以前喜欢的女子,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把她当朋友了,遇到你之后,我才知道,我爱的人是你,所以这满园的紫香花我让人除去了,然后我亲手为你种下了这满园的向日葵,还记得你离开前的那几日你日日派人找朕,朕没有去见你吗?当时朕一边忙着处置文武山的事情,一边忙里抽闲来这里为你种下向日葵,就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可是你这个小笨蛋,却听信了德妃的话,离开了,你知道朕找你找的有多辛苦,有多害怕吗?朕真的好怕你也只是朕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怕你这一走会永远的离开。”

  赵阳儿哭了,泪流满面,但是上官傲的真心她却不怀疑了:“对不起。”

  上官傲转过她的身子,看向她道:“只要你回来就好。朕已经为了你废除了后宫,朕可以给你想要的婚姻了。”

  赵阳儿很感动:“谢谢你,可是,有件事我要告诉你。”她要把她的真实身份告诉他,她希望他能接受她的全部。

  于是赵阳儿向上官傲讲述了自己穿越的事情。

  上官傲信了,点了下她的鼻尖道:“我就说嘛!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呢!原来你真的换人了,但朕喜欢的就是现在的你。”

  赵阳儿开心的笑了,他们这一对终于在一起了。

  杨倾城追樊仁追到了御医院,而她的真心和率真,终于引起了樊仁的注意,所以她送给樊仁的定情信物,樊仁收下了。

  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慕容权和长孙悠也准备择日离开了,但是在离开前,长孙悠有件事要询问赵阳儿,这也是她一来就怀疑,却迟迟没有敢问出的事情。

  来到凤悦宫外,慕容权拍拍她的肩安慰道:“勇敢点,不管是不是,你都要勇敢的去面对,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慕容权的鼓励给了长孙悠很大的动力,点点头,走进了凤悦宫。

  上官傲正好也在凤悦宫。

  与赵阳儿一番闲聊后,长孙悠直入主题:“阳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知道二十一世纪吗?”

  赵阳儿拿着杯子的手一怔,一时间沉默了。

  长孙悠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然后小心翼翼道:“如果不知道就算了。”

  “你怎么会知道那个地方?”赵阳儿不可置信的看向长孙悠询问。

  长孙悠激动道:“因为我就是从那里穿来的,在那里,我有一个好朋友,她和你长得一样,名字也一样。”

  赵阳儿也很激动道:“在二十一世纪,我有一个朋友的名字也和你一样,但是你们的长相不一样。”

  长孙悠似乎已经确定了面前的人就是前世自己的好友,立刻点点头道:“没错,来到这里,我的容貌变了,前世的我是长孙集团的千金,我的哥哥叫长孙璞,他的女朋友叫华美美。”

  “你真的是悠姐姐,我是阳儿啊!”二人立刻说起穿越前的事情,真的是彼此认识的人,然后彼此又说了穿越经历。

  慕容权和上官傲听的一愣一愣的,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因为赵阳儿是研究历史的,所以每当华美美他们的考古队发现古墓,就会找他们这些研究历史的过去考察,因为赵阳儿与华美美很熟,所以经过她的认识,长孙悠与赵阳儿在前世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得知赵阳儿就是自己的好友,长孙悠立刻向她询问哥哥的事情:“那我哥哥还好吗?他有没有因为我的离开而伤心?”

  赵阳儿挠挠头道:“前世的你没有死啊!只是受了伤,然后昏迷,后来醒过来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性格却有了很大的改变,你变得喜欢古文,喜欢古筝,很文静,很优雅,成了著名的古筝家,在现代是家喻户晓,很有成就的。很多人追她的。”

  “这么说,是这个时代的长孙悠穿越到了我的身体里,成了我。太好了,这样哥哥就没有失去自己的妹妹,哥哥一直希望我学乐器,因为他觉得女孩子会乐曲会很优雅,他现在终于如愿的有了这样一个妹妹,一定很高兴,很自豪,我应该谢谢这具身体的本尊。”长孙悠擅长古筝,所以到了现代,她的特长发挥了作用,原来我们的灵魂互换了,我们现在都过的很好,太好了。

  “那我哥和美美姐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相爱了那么多年,应该结婚了吧!

  “你哥和美美姐结婚了,他们现在可幸福了,你们家的生意越来越强大,成了世界首屈一指的,而且他们还生了一对龙凤胎呢!别提多可爱了。”赵阳儿开心道,想想那对双胞胎,真的很讨人喜欢。

  长孙悠激动的流下了泪水。

  慕容权揽过她的肩安慰道:“现在可以放心了。”

  长孙悠点点头:“他们好太好了。”

  赵阳儿安慰道:“放心吧!他们都很好。我相信我也和这具身体的灵魂互换了,爸爸妈妈一直希望我做一个优雅的淑女,最好博学多才,而这具身体的本尊就是这样的,所以她做我爸妈的女儿,爸妈一定会很喜欢的。我们在这里得到了幸福,她们在我们的世界也会很幸福的。”

  长孙悠赞同的点点头,她悬在心中这么多年的担心和愧疚终于可以放下了。

  慕容权与长孙悠在这里又过了几日,然后启程回东华国了,因为他们也很想念自己的儿子女儿了。

  但是他们与上官傲和赵阳儿约好了,下次让上官傲带赵阳儿去承平国玩。

  一个月后,他们回到了战王府,回到了儿子女儿身边。

  俗话说,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父亲好像也特别的偏疼女儿。

  这不,慕容尊与慕容颜两个小家伙为了争一把木宝剑闹了误会,慕容权看到这种情况,蹲下来道:“尊儿,你是哥哥,应该让着妹妹的。”

  而慕容尊却冷冷的不服气道:“父王,我不过是比她早出生了一刻钟而已,为什么每次都让我让着她,而且这次根本就是她不对,这木宝剑是小木头叔叔给我做的,她一个女孩子,玩什么宝剑嘛!”

  “我就喜欢玩兵器,父王,我要木宝剑。”慕容颜拉着慕容权的胳膊撒娇。

  慕容权被唤的心都酥了,看向慕容尊说好话道:“尊儿,宝剑让妹妹玩一会儿,明日父王让魏叔叔再帮你做一把更好的。”

  长孙悠见状走了过来,看向慕容权不满道:“这把宝剑是尊儿的,不能因为颜儿喜欢就要让尊儿让给她,你这样会把她惯坏的。”

  慕容权笑了:“小孩子嘛!”

  “小孩子也不能这样惯着的,颜儿,这宝剑是哥哥的,你不能抢哥哥的,若是你真想玩,就与哥哥好好的商议,如果哥哥同意给你玩了,你才能玩。”长孙悠严厉的看向女儿训斥道。

  女儿拉了拉慕容权的衣袖,慕容权抱起她道:“你母亲说的有道理,颜儿要听母亲的话。”

  慕容颜朝慕容权撅撅小嘴道:“哼!每次在母亲面前,父王都不帮颜儿了,父王不疼颜儿。”

  慕容权笑了:“你这个小丫头啊!父王真是拿你没办法,这样吧!父王亲自给你做一个与哥哥一样的宝剑好不好?”

  慕容颜立刻开心的笑了:“好啊好啊!父王最好了。”

  慕容权笑了,抱着女儿先走了。

  长孙悠见状又好气又好笑,但她还得安抚儿子,看向儿子道:“尊儿,其实父王对你和妹妹是一样疼爱的,因为妹妹是女孩子,在你父皇的印象中,她就比较娇弱,所以有时会偏袒一下她,你千万不要生气哦!母亲会向着你的。”

  慕容尊下巴一扬道:“母亲,你不用解释,我不是三岁小孩子,我懂。其实我是哥哥,的确应该让着妹妹的,刚才我也有不对。”

  慕容尊的懂事和大度让长孙悠很欣慰,但是他的少年老成,让她有时真的很无奈。

  “尊儿,母亲带你出去转转吧!他们去做宝剑,你陪母亲去逛街。”长孙悠突然提议道。

  只见慕容尊眉头微皱道:“母亲,逛街这种事情,男孩子真的不喜欢。”

  长孙悠却一把扯过他道:“不喜欢可以培养啊!”难道怕逛街是古今男人的通病嘛!一定要从小好好的培养儿子。于是拉着儿子朝府外走去。

  慕容尊直感叹道:“父王,你的活为什么要让我替你干啊!”陪妻子逛街不应该是父王应该做的吗?

  长孙悠带着儿子高高兴兴的逛了一天,傍晚时分才朝战王府的方向回去。

  可是当走到一段偏僻的小路时,却遇到了麻烦。

  “嘿嘿嘿,小娘子,去哪里啊?”四个长相狰狞的男子拦住了母子俩回家的路,贼嘻嘻的盯着长孙悠看,哈喇子已经流了出来。

  慕容尊见状,立刻拦在母亲面前,一副男子汉的架势护着母亲,眼神凌厉的瞪着几个不怀好意的男子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拦住我们的去路,快让开。”

  几名男子见状,不但不让开,反而笑的更开心了,其中一个道:“小家伙,识相的就不要坏我们好事。”

  “儿子,我们好像遇到流氓了。”长孙悠在儿子耳边小声道。好久没有打架了,手有些痒了呢!正好送上门几个不识相的,看来可以好好收拾收拾了。不过,应该趁着这机会,考验一下儿子的武功。

  儿子无奈的白了母亲一眼道:“什么叫好像,本来就是。”

  “那可怎么办啊!老娘今天身体不舒服,不想动手,对了,你不是每天跟着你父王学武功吗?赶快把这几个人撂倒。”

  长孙悠还真把五岁的儿子当成了男子汉,居然做小女人状的躲在儿子的身后。

  儿子再次无奈的叹口气道:“你还真是看得起儿子,他们手上可头拿着利器呢!你就不担心吗?”

  长孙悠一听,故作胆怯道:“那怎么办,你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老娘被这几个该死的家伙欺负吧!”

  儿子下巴一抬,自信道:“对付这几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他们还不配让儿子用武力。”

  “不用武力,那用什么?”知道儿子聪明,可此时,不知儿子能有什么好办法化解。哎!看来人真的不能和太聪明的人在一起,这样会太有依赖性,而让自己变笨的。

  “当然是智取喽!”儿子不以为然的道。

  “喂!你们两个人在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呢?小子,识相的赶快滚开哦!”其中一个男人不耐烦的吼道。

  慕容尊不急不慢的友善一笑道:“几位大叔不要着急吗?你们有什么需要不妨直说啊!能帮助的我一定帮忙,但是在这之前,我可不可以请几位大叔帮我们一个忙?”

  长孙悠一看儿子的笑容,便知道他有自信赶走这几个人,心便放了下来,抱着看好戏的态度看儿子表演。

  听慕容尊这么说,几个男人戏谑的笑了:“呵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有些胆量,不但不害怕我们,居然还让我们帮你的忙,好,我们就听听你让我们怎么帮你呢!”

  慕容尊一听,立刻一脸感激的表情道:“几位大叔,请问这附近哪里有好的大夫吗?另外,可不可以麻烦几位大叔借我们一些银子,他日我和我娘定当做牛做马报答各位大叔的。”

  几个男子一听,更觉得可笑了,平日里都是自己打劫别人的银子,没想到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孩反过来要银子,几人觉得好玩,决定再多玩一会,便问道:“你居然敢问我们要银子,你可知后果吗?”

  慕容尊一脸纯真的模样道:“我知道对于陌生人,你们不敢把银子借给我们,我借银子的确有些唐突了,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啦!因为我娘病的真的很厉害,再不治病,就会死掉的。”

  一直看好戏的长孙悠,见儿子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瞪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儿子。

  几个男子也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娘得了什么病啊?看上去很正常。”

  慕容尊继续做可怜装道:“我娘得了——花柳病。”好像前些日子,京城死的那位姑娘就是得的这个病,娘说这个病很厉害,很不好的。

  长孙悠简直被儿子的这句话气死,居然说她得这种病,他知道这是什么病吗?真是要被你害死了。

  慕容尊却继续演戏道:“我们本来是来这找我失散多年的父亲的,可是他却嫌弃我娘,不但不给我娘治病,还把我们赶了出来,在这里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若是再没钱给娘治病,我不但没有爹,就连娘都没有了,几位大叔,你们行行好,救救我娘吧!”

  虽然长孙悠很不满儿子这样说自己,但危机情况下,她也只能帮着儿子演戏了,立刻想到一个精彩的相声段子:“是啊几位大哥,我们娘俩真的是走投无路了,我们住的房子,千疮百孔,一下雨算是要了命了,外面小雨,屋里中雨,外面大雨,屋里暴雨,有时候实在太大了,我们娘俩就到街上避雨去,若是你肯收留我们,我们感激不尽呢!”

  几个男子一听,吓得脸都绿了,今天也太衰了了吧!这娘俩穷的不能再穷不说,还得了病,立刻颤抖着声音道:“花,花,花——”吓的拔腿就跑。

  “哎!大叔,你们不要走啊!救救我娘啊!”慕容尊大声的对着吓跑的几人大声喊道,嘴角却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长孙悠不满的双手掐腰瞪向儿子凶道:“你个臭小子,居然敢诅咒老娘,你活腻了是不是。”

  慕容尊一脸的不屑道:“能动口就解决的事情,干吗要动手啊!”

  长孙悠无语,喃喃道:“臭小子,真是越来越腹黑了。”

  慕容尊一脸的得意道:“这个小故事还是你讲给我听的呢!我只不过是活学活用罢了”

  长孙悠顿时无语:“回府啦!”这就是她的一对龙凤胎儿女,没一个让她省心的,这小子,长大后一定会比他爹还冷漠腹黑。

  元帅府

  魏弈风奉命出京剿匪,这一去就是半个多月,今天终于赶回了府。

  一回府便去房间找老婆了。

  “夫人——”

  “夫君,你回来了。”紫若见魏弈风回来,立刻开心的迎上前去。

  魏弈风一把将她拥入了怀中,深情的看着她问:“想为夫了没有?”

  紫若羞红了双颊,瞪向他道:“没正行。一切都还顺利吗?”

  魏弈风点点头:“很顺利,就是——”

  “就是什么?”紫若立刻担心的看着他,立刻打量起来道:“有没有受伤?”

  魏弈风突然抱起她道:“就是太想夫人了。”径直朝内室走去。

  “喂!你做什么,现在可是白天。”紫若紧张的提醒道,这个男人在外人眼中冷漠严厉,正经的要命,可是关上门后,只有她知道他的疯狂。成亲这么多年了,一点变化都没有。

  “怕什么,你我可是夫妻。”魏弈风抱着她倒向了大床,迫不及待的品尝妻子的美好。

  锦帐内传来粗重的喘息声,而就在千钧一发的关进时刻,突然有两个小脑袋探了进来,大点的姐姐先发问道:“爹爹,你怎么一回来就欺负娘亲啊!”

  小的弟弟跟着发问:“就是啊!为什么爹爹总是喜欢压着娘亲呢?娘亲这样不难受吗?”

  紫若立刻推开身上的魏弈风,整理自己凌乱的衣服,看向一对儿女道:“你们,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不悦的白了眼魏弈风。

  魏弈风更是不悦的瞪了眼儿子,女儿,这两个坏他好事的小家伙,怎么就忘了把门插上了呢!

  “我们听说爹爹回来了,就赶忙跑来了,爹爹,你回来都不先来抱我们,就先抱娘亲,我们都生气了。”姐姐嘟嘟嘴道。

  魏弈风又好笑,又无奈,只得下床道:“好好好,爹爹抱你们。”

  “你们两个小家伙,跑的太快了,奶奶都赶不上你们了。”长公主此时进来了。

  魏弈风的好事看样子是没戏了,只能等晚上了,这一个个的还真是没眼色。

  “弈风,小若,他们没有打扰你们吧!”长公主坏坏的问道。

  紫若羞红了双颊撒娇道:“母亲。”

  长公主笑了,然后看向二人道:“不急不急,晚上有的是时间呢!对了,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下个月慕儿要与承平国的钟华公主成亲,你们可得好好的准备准备。”

  魏弈风和紫若为他们高兴,立刻点头道:“母亲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准备的。”

  长公主开心的笑了,看向两个小家伙道:“你们谁想要叔叔做的玩具啊?在外面爷爷的手中。”

  “我要——”两个小家伙立刻冲了出去。

  长公主看向二人,暧昧一笑,离开了。

  闲杂人等离开后,魏弈风立刻将爱妻拥入怀中,还想继续刚才的温柔。

  紫若瞪向他道:“不可以,父亲和母亲都来了,我们不能躲在房里,丢死人了。”

  “难道夫人都不想为夫?”魏弈风故作伤心道。

  紫若白了他一眼道:“再想也要等晚上,我可不敢了。”想想有可能随时会闯进来的两个小家伙,她可不要。

  魏弈风无奈的叹口气。

  紫若看向他道:“对了,我有件事要与你说,三日后是风跃与镇国公府柳蜜儿小姐的婚事,风跃让我们一起去参见。”

  提起风跃,魏弈风酸酸道:“他为何要请我们去参见?有什么目的?”

  紫若撒娇的打了下他的胸膛道:“你又在乱想什么啦!他早已把之前的事情忘记了,他现在与柳小姐很相爱,所以希望我们能去见证他们的幸福,就是因为放下了,所以才会邀请我们去,你可不准小心眼。”

  魏弈风笑了:“我和你开玩笑的。我知道,柳小姐这五年一直在追风跃,如今他们终于要修成正果了,我替他们高兴,我们一定和你一起去。”

  紫若开心的笑了,偎在他的怀中,很庆幸当年自己没有离开他,否则——自己不会有现在这样幸福的家庭,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风跃,你终于走出来了,祝福你们。

  大家都得到了幸福,而唯一还单着的人就只有夜鹰了,乐雪已经走了八年了,他却依旧不肯放下,所以这也成了慕容权和长孙悠担心的事情。

  而今天夜鹰突然救回了一个女孩子,这让慕容权和长孙悠很好奇,这些年,夜鹰一直很排斥女子,因为他的心中只有乐雪,今天居然会救了一个女孩子带回来,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子有这么大的魅力,慕容权和长孙悠立刻好奇的朝夜鹰的住处去,偷偷的在暗中观看。

  夜鹰的院子里

  “鹰哥哥,你做的这个飞鹰,真的能飞起来吗?”一个甜美的声音问。

  “当然了,雪儿,你对鹰哥哥没信心吗?”夜鹰与欧阳雪在院子里倒弄着一堆木头。

  “有信心!我相信鹰哥哥。”好坚定的语气。

  “这就对了,鹰哥哥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鹰哥哥,你成功了,可不可以第一个带我飞啊!”一脸的期盼。

  “好啊!”夜鹰回答的很干脆。

  “真的吗?”欧阳雪喜出望外。

  “当然了,而且,只带你飞。”没有一点犹豫,认真的许诺。

  “呵呵……鹰哥哥真好。”欧阳雪的语气中充满开心和幸福。

  长孙悠看着女孩喃喃道:“这个女孩长得好像乐雪啊!”

  “她是镇南候的孙女,欧阳雪,几年前见过夜鹰一次,一直都很仰慕他。”慕容权道。

  长孙悠笑了:“他们真的很般配。”

  慕容权点点头,二人悄悄的离开了。

  三日后,风跃的婚礼,大家都来参加了。

  鞭炮声中,新娘的花轿来到了风府门口,风跃亲自上前将柳蜜儿抱下花轿。

  宾客门齐聚厅堂,看两位新人拜堂成亲。

  一身喜服的风跃,此时嘴角上扬,发自内心的在笑,他的笑从未像此刻这般的灿烂,幸福,看来他真的从与紫若的感情中走了出来,真的接受了柳蜜儿。

  魏弈风与紫若看到这样的他,很为他高兴,同时心中的愧疚也散去了。

  虽然当初三人的关系一度很僵,虽然这些都不是他们的错,但看到他沉浸在悲伤之中,他们真的觉得很自责,如今看到他释然了,放下了,他们为他高兴。

  在司仪的主持下,他们拜了堂,新娘被搀扶进了新房。

  而宴会正式开始。

  风跃向来宾敬酒,大家说着祝福的话,一切都很顺利,很美好。

  宴会在热闹中结束。

  送走宾客后,风跃立刻迈步去了新房,因为他不想让他的新娘等他太久。

  现在的他,真的被柳蜜儿征服了,真的爱上了她,所以他会对她付出全部的爱,他会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她,给她一生的幸福。

  经历了与紫若的遗憾分开后,新一段感情,他更懂得如何去爱了。

  柳蜜儿坐在床沿等着新郎来。

  “将军。”一声恭敬的唤声响起,房门被推开。

  盖头下的柳蜜儿勾起了甜美的笑容,心跳不自觉的加速,等这一天,她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风跃来到她身边坐下,温柔的伸手掀开柳蜜儿头上的盖头,露出那张花容月貌的容颜,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是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但是比之前更美了。

  “蜜儿——”风跃深情的看着她,温柔的唤道。

  柳蜜儿羞红了双颊,柔声回道:“相公。”

  风跃嘴角勾起了幸福的笑容,起身拿过桌上早已准备好的交杯酒,递到柳蜜儿的手中,二人默契的喝下交杯酒。

  放下酒杯,彼此深情的看向对方,眸中盛满深情。

  风跃伸手揽过她的肩,将她拥入怀中,温柔道:“蜜儿,谢谢你,谢谢你这五年对我的不离不弃,让我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我以为我今生再也不会爱了,是你唤醒了我沉睡的心,将我的心门打开,让我拥有了你这么好的妻子。

  这五年来,我对你说过太多绝情的话,我希望你能知难而退,可是你却没有,你一直用真心打动我。蜜儿,真的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我会每天都给你说一句甜言蜜语,来弥补我曾经对你的伤害。

  蜜儿,以前的事情我已经放下了,以后我会全心全意的爱你,给你全部的爱,让你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风跃的一番话让柳蜜儿很感动,依偎在他怀中,柔声道:“相公,谢谢你肯接受我,不管你以前对我说过多绝情的话,我都不会怪你,因为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情之人,这也正是我爱你的原因。我知道,有一天我的真心一定会感动你,你一定会接受我,每次只要想到这些,我就有无限的动力。对你的爱,让我坚持到了最后,让我终于等来了你,让我终于等来了我们的婚姻。以后我还会一如既往的爱你,全心全意的对你。”

  风跃开心的笑了,眸中却有泪花闪烁,但这是幸福的泪光,错过了一段真爱,他很伤心,很绝望,可是上天又给了他一份更好,更合适的爱。

  柳蜜儿,才是真的适合他的人。

  深情的看着柳蜜儿,她是那么的美,那么的迷人,让他再次有了心跳加速的冲动,慢慢的朝她凑近,吻住她的唇,拥着她倒向喜床。

  红色的锦帐落下,遮住了最美的画面。

  而外面一群准备冲进去闹洞房的人却停住了脚步,不忍去打扰这美好的一幕。

  慕容权,长孙悠看向彼此,会心一笑,松了口气。风跃这个老大难终于解决了。

  魏弈风拥着紫若,他们真心的为风跃高兴。

  南宫少宣和上官旋舞,他们现在恩爱的形影不离。

  十七叔与楚玉研,虽然现在是帝王帝后,却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让世人羡慕。悦凤女皇还说下个月会来看他们,楚玉研很开心。

  女皇与魏长剑当年的一段情已经成为过去,相信再见面,他们能坐下来好好的聊天说话。

  他们的女儿现在很幸福。

  一切都美好起来了。

  不管以前大家有过什么不愉快和误会,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带着真诚的祝福来祝福这对有情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这些人将会成为一生的知己,朋友。

  他们的人生从此之后会更精彩,更幸福。

  ------题外话------

  到这里,特工这篇文文的正文和番外就全部完结了,感谢亲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全体妞们么么哒!

  喜欢水儿文文的亲们,我们新文《刁蛮医妃不好宠》继续相见,让我们继续在文字的海洋中畅游,讨论。爱你们,(*^__^*)嘻嘻

  交流,吐槽,傍上书院大神,人生赢家都在潇湘书院微信号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输入xxsynove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