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上一次的功亏一篑10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亮以后,莫庄两家的答复相继到来了,虽然时间上有先后,但内容是一致的,都确定可改变历史的个人因素还在。庄有德和莫卫东得知自己的努力没有被付之东流水,胜利的曙光依旧在自己的前方,都很振奋,心潮澎湃。

  陈宇觉得自己也应该跟着激动呢,但心都没有了,怎么可能有强劲的心跳呢?脖颈断裂的伤口,庄有德已经在等待家族回信的空档里抽时间处理过了,用的是修真者的手法,跟医院完全不同,见效快捷到立竿见影,就是感觉怪怪的,好像真的变成了一个足球。

  莫卫东家里的回答来得稍晚,除了同样的消息,还告诉莫卫东,莫庄两家正在疏通关系,以保证他们的安全,目前最好躲一下,等家族通知再出去。

  庄有德三人都很想知道外面的消息,不知道高速公路上袭击闹出了多大的风波,玉兰市又有些什么变化,星际海盗离开了没有?有很多问题他们都想找人问上一问。庄有德的储物法宝里有备用的手机,他拿出来,在手里攥了一阵有收了起来,没有敢开机,怕被定位,那样就暴露了自己躲藏的地点,很危险。

  时间一天天飞逝,好在庄有德的储物法宝里带了不少的望月银鱼汤,都是头道的,加了三十年份的人参还有其他药材,喝一点就能保证身体正太良好,尤其适合陈宇现在的状态,陈宇的食管都所剩无几了,肠胃全都跟脖子以下的身躯一起丢在高速公路上,估计已经烧焦了。

  庄有德和莫卫东隔段时间就开启辅脑联通管委会网络,看看家族是否有指示下达。管委会网络的移动通讯费用不便宜,即使再眼下这种急迫关键的时段,庄有德和莫卫东也没有一直挂在网上,而是隔一段时间连下网,两人的上网时间还是错开的,你上一次,过段时间就该他上了。

  陈宇在莫卫东看向自己的时候做了个口型:“你们俩日子过得精细呀!”

  莫卫东看完以后还给了陈宇一个中指,骂道:“你知道个屁,你小子的全部身家算在一起,不够交一个月的网络慢游费用的,你当管委会的网络是什么?尤其是耗散系的管委会网络,那可是十万位面世界同步的超级网,不懂不要瞎说。”

  陈宇是真不懂,所以他觉得难以理解,不是说庄莫两家在‘异界’也是大家族么?俩大家族的少爷居然连漫游上网的费用都斤斤计较的,看来他们的家族也就那个样子了。陈宇不是没想过这俩在家族中地位低下的可能性,但陈宇觉得这跟地位关系不大,莫庄两家现在关注着这个位面世界,要从这里得到利益,庄有德和莫卫东是两个马前卒,是家族利益的代表,他们现在是在为家族利益努力,绝对算得上出公差的,既然是出公差,该报销的就得报销,单位得清水到何等程度才回让冲在第一线的头目连通讯费都要节省呀!而且说定了俩家少爷在的场合不会出现意外的,可现在不是意外,人家直接杀过来了。陈宇就此认定,庄莫两家的实力也就很一般般。陈宇猜想,如果将‘异界’比做地球的话,庄莫两家估计就是村级的家族,还不是城中村,是半封闭山区的村子,庄有德和莫卫东的祖辈兴许是被别人拐卖到这个世界里来的,现在才被找到。陈宇甚至怀疑是不是两个家族‘找’他们,此次被‘发现’九成九是意外。但陈宇没有出声,当然,他现在压根儿出不了声说不了话,连发个鼻音都玄乎,说话只能靠做口型,他做了一个撇嘴的口型出来,让莫卫东去猜。

  莫卫东才没有心情去猜陈宇的表情代表着什么意思呢,他焦心着自己的事情,他自己的和他家的以及家族的和整个东方神界莫家的;庄有德也是一样,脑子里各种念头纷至沓来,要思谋的事情太多,根本顾不上,陈宇。

  最终消息是莫卫东上网的时候收到的,庄有德立刻启动自己的辅脑,连上管委会网络,立刻也收到了庄家的留言:关系已经理顺,不会再出现针对庄有德或莫卫东的刺杀行为。据查,历史冻结的那一丝松动并没有消失,这说明那一个可能带着新历史进入当下的灵魂依旧存在,只要这个灵魂能活到当下,这个灵魂的历史就会改变。庄有德的老祖庄纯孝特别提示:仅仅是这个灵魂自身的历史改变,离他越远的越不受影响。

  庄有德和莫卫东一起看向陈宇,陈宇是同时看的两边儿,两个虚拟屏幕显示的内容他都看到了,因为两边儿内容大同小异,他看的时间也没有多花,所以当庄有德和莫卫东看过来的时候,陈宇也已经看完了,于是就充满信心地对好兄弟做出了‘我顶得住’的口型。

  莫卫东拍着胸口许诺道:“在当下有你的身躯,虽然车祸后伤得很重,但我保证让家族给你修复好,比以前还强,然后再将你现在的灵魂转进去,以后咱们三兄弟在位面世界里纵横开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庄有德关上辅脑,立刻就拿出手机来,打开,开始一个接一个打电话,打了之后交给莫卫东,莫卫东也有好几个必须要打的电话。

  消息很快汇总了起来,情况非常的不好。首先是星际海盗的消息所有人都不知道,问了一圈儿都没有听说。见过星际海盗飞船的也遗忘或者被修改了这段记忆。比如庄有德留在观湖小筑侦查影视基地动静的武者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位先天大圆满的巅峰武者居然向庄有德汇报自己没有发现王晓郁跟女明星鬼混,男明星也没有,王晓郁只是在玉兰市影视基地里转了一圈儿,跟朋友吃了个饭就离去了,怀疑可跟他有染的几个女星这个时间里没在影视基地里。这几天影视基地搞爱国卫生运动,到处灭鼠杀虫,关闭了院子,拍摄计划都往后延了,游客更是一个没有。他问还要不要继续守在这里,王晓郁没在,但有两个女星今天露了一面。很显然的,他的灵魂出了问题,但究竟问题出在哪里还意思不好找,可能性比较多。第二个问题是莫庄两家在这个历史节点中的世俗势力收到了迅猛而残酷的打击。几乎就在庄有德扛着莫卫东提着陈宇逃到,水库的抗洪沙袋库房里躲藏避难的同时,华夏大陆政界商界军界警界等等方面全都动了起来,凡属跟莫庄两家有关系的全面被拿下,莫庄两家的嫡系,除了几个退休很久的老家伙,其余全都被抓了起来,莫庄两家的实力在这两三天被连根拔起,而目前看远远还没到对方收手的时候,显然对方还在进一步扩大战果。动手的派系很多,冲在最前面的是王晓郁所在派系和方嫦家所在派系。庄有德和莫卫东这一次穿越过来,一直致力于整合两家的实力,两手将很多历史里没有得手的位置拿了下来,花费了他们很大的精力和这四年多来主要的时间。可是四年多的努力在不到四天的时间里就付之流水,庄有德和莫卫东都觉得自己脑袋晕乎乎的。第三,陈建国没有死,他不是星际海盗攻击的目标,被生擒活捉了,现在是污点证人,在报纸电视上公开认罪并指证莫家和庄家系统人员的一系列犯罪事实,让莫庄两家在极端的时间就彻底臭名远扬。

  莫卫东和庄有德的脸色都极度难看,陈宇却很稳健,在他们俩一起看过来的时候,用口型表态:“那些人在历史中无足轻重,他们的死活已经注定,现在不过是幻影,不用去在意。正——事——要——紧。”

  这话绝对算得上醍醐灌顶,不能说晴天霹雳却绝对是此时无声胜有声。莫卫东和庄有德都梦醒,意识到这些真的是一点儿不重要,重要的是改变历史的那唯一的灵魂,他们坚信这个灵魂就在眼前这个球一样的脑袋里。

  莫卫东提拍大腿,叫道:“关键时刻还是小宇够冷静。最后的时间就要到了,也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了,只要小宇守住自己手里的股份,一点儿不专给别人,王晓郁和那个元婴修行者都不给,到了当下立刻专给我和庄有德,咱们就算大功告成,以后就任由咱们想干什么干什么啦!”

  一直以来,最后要做什么,是庄有德和莫卫东守口如瓶的秘密,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起过,也没有告诉过陈宇。但陈宇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他可是因为股份转让才在历史里被车祸的,这一次当然心里要有低得多。当莫卫东揭了底牌,陈宇却做出冥思苦想的架势,皱起了眉头。

  莫卫东立刻拍胸脯:“该给你的好处绝对少不了的,你以后也会得到莫庄两家的照顾,决不是你以前所能想象的,那是另一个层次,是跨世界的新人生。”

  庄有德道:“小宇,你担忧什么就直接说,有什么咱三兄弟商量着办。”

  陈宇稍微夸张一点儿的做起了口型:“我认为,股份都留在我手里未必就是最佳办法,要是出现别的情况呢?你们觉得我现在稍微转移部分给你们是不是要好一些?”

  “也许吧?”莫卫东拿不准,他看着庄有德,等他拿主意。

  庄有德却想到了另一个重要问题,慌忙问道:“小宇,你的股份凭证放在什么地方的?”

  “其实,我该早点交给你。”陈宇口型速度加快,“交给你我就轻松了。现在放在玉兰市咱们的窝儿里,就在观湖小筑地下酒窖里,密事的暗格中。”

  莫卫东和庄有德异口同声地说:“得赶紧回去吧凭证拿来。”

  “一起去。”陈宇缓慢而坚定地摆出口型。

  庄有德头大了,带着只剩下脑袋的陈宇倒是不困难,可带着凡人身体的莫卫东就麻烦大了,带人飞行可比自己单飞累得多,也困难得多,尤其是不便于隐藏,如果自己三人被发现了,即使对方不要自己的命——毕竟家族出面协调过了,但困住自己或者在关键时刻出手,夺走了陈宇的股份凭证可怎么是好?神棍局里的神棍可不是好打发的,其中不少可都是原来龙组的成员,比他庄有德修为高的可不在少数,十几二十个呢!

  庄有德表示压力很大,莫卫东有心让庄有德独自去拿,但是绝对信得过庄有德的,可这是东方神界本家关注的大事,还派了大高手来坐镇,他真不敢擅自做主,只能说道:“还是跟当下那边联系一下,看家里有什么指示吧,我相信这一次不会再让我们等几天了。到了紧要关头,家族肯定会关注的,我们莫家在光伏系和耗散系的管委会都有常住点儿,他们应该会挂一段时间网的,在管委会所属时空,网费也便宜了好几个数量级。”

  果然,莫卫东这边刚连上,那边儿就直接响应了,确实是有人守着的,但发过来的消息却是让莫卫东等着,让他在线等候三分钟。

  三分钟的网费倒是不至于让莫卫东哭天抢地,他也不能浪费,不舍得,趁着等候的时候浏览一下免费讯息,增加些见识是个不错的主意。

  三分钟之后,那边儿气势汹汹地质问道:“刚才,你出什么纰漏了?”

  “没有呀!”莫卫东觉得自己很委屈,辩白道,“我什么也没有做,这里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刚才一点儿没有出纰漏,一丁点儿都没有。”

  “不可能。”那边儿很肯定,非常的果决,“就在你联通管委会网络的前一瞬间,你那边儿也就是十二三分钟,顶天那么多。一定是你捅了漏子,惹出了事儿,自己收拾不了了才赶紧联络家里,你老实说,你到底闯了什么祸?”

  “真没有呀1”莫卫东心里委屈得都要哭了,恨不得剖肝沥胆让对方看看。“我们藏在水库边儿的破烂仓库里快四天了,一点儿没敢动地方,连电话都才开——不会是打了几个电话就惹出事端来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