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0261章 最后一战 金仙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冥离开元铮他们之后,众人也知他是昔世某位大神的元灵醒觉,可万万不曾想到,他竟是三大道君之一的玉清道君。

  就在玉清迈进圣相乾坤结界,脚踏虚空来到煌的面前时,众人还似置身梦中。

  而随在玉清身后的两个人也令所有人震惊不已,隐藏在法器乾坤结界中的卫蚩等人,又或青帝蛮帝坛的诸人,都能透过能量结界看到强者对峙的景象。

  他们一个个神情震荡,玉清出现了,天呐,昔世巨头之一,玉清皇极天的道君,竟是青冥观主。

  青冥观一众弟子门人莫不惊奇激动,这可是他们昔日的宗主啊,谁曾想到他强大如斯?

  太子轩、平东王都脸色大变,怎么也想不到青冥会是玉清道君。

  另两个赫然是大武尊和镇国公。

  煌也面色大变,三大道君联袂而至?

  不用问了,太清玉清都现了,那镇国公就是上清道君了,他也是做梦般不真实,自己倚为强力臂助的镇国公会是上清道君。

  而此时,镇国公元屠(上清)的目光也冷然的盯着煌。

  “哈哈哈……三大道君驾临,真是万世难逢的场面,不过,本皇会怕了你们吗?”

  煌笑的异常诡异,“真以为本皇没有盟友吗?妖魔至尊,现身吧。”

  哧啦,在上结界的另一边,一支硕大幽乌的手撕开了结界,一个双脸怪人迈了进来,半阴半阳,半男半女,赫然是妖魔变后的妖王魔主的结合体。

  “三大道君吗?不过如此,想来分一杯羹?你们可有这样的实力?哼!”

  魔幻的躯体一闪便现万影,重重叠叠,如山如渊。如恒河沙数,绵绵而不绝,直接围着三大道君狂暴的一击。

  太清、玉清、上清脸色凝重,妖魔变后的至尊妖魔躯果然强大的出乎想象。

  玉清第一时间祭出了丹鼎宝炉,这件圣古法器,堪称第一,比佛王圣相有过而无不及,又有仙世炼焰的鼎助,瞬间衔生的威能极其骇人,三大道君就在鼎炉结界中一齐催动其威。与妖魔至尊全力一拼。

  轰然一声巨塌天的暴响,光影散尽,妖魔至尊漫天的魔影消逝一空,但鼎炉结界也碎成星屑,三大道君法体震颤,显然联手接下对方一击,仍落在下风。

  由此可见这妖魔至尊的厉害。

  下一刻,佛王圣相的结界被再一次撕开,它的能量就崩解了。结界消散,能量滚滚而散,但没有流溢虚空,而是归于一个点上。

  众皆目现奇光。知道元铮终于要现身了。

  而最后撕开结界的来者赫然是七星圣体的混沌,他手托混沌塔,独立正南方,强大的气势。足以与妖魔至尊相若,三大道君都要逊色下去。

  太清算是三君中的最强一位,但与混沌这三帝之一相较。仍有差距。

  “混沌,你来搅这混水,正好叫本尊试试三帝的修为,哈哈。”

  双声的至尊妖魔,正是妖王和太叔寰的合音,异变之后,声音都是双性的。

  妖魔变,亿万年不曾出现,而今在他们身上出现,这一妖一魔合融之后的实力居然直追太古三帝,当真是惊爆人的眼珠。

  化繁为简的一掌,轻飘飘的拍过来。

  混沌哼了一声,回应了漫不经心的一拳。

  拳掌相交,天地变色,这里再非法器的乾坤结界了,而是真实的天地间。

  所以这一击引发的连锁变化是吓人的,紫屏峰就在轰然巨响中崩塌了一截。

  但混沌与妖魔至尊仅仅是各晃了一下,二人竟是势圴力敌的不分上下。

  一道幽影在他们刚刚交手的中间现形,是元铮强大的魂相。

  “你们毁了我的佛王结界,其罪当诛!”

  元铮魂相蓦闪蓦晃,不分先后的与混沌、妖魔至尊交击。

  哪知混沌和妖魔至尊双双跌退开去,一个个惊夷不定,没发出一丝异响的交击,却实实在在的崩退了两大强者。

  但是元铮的魂相也给撞碎为幽散之气。

  可是幽气猛然回卷,凝若一粒微尘,然后微尘绽开,金芒乍现,一尊金光流溢的战神元铮就出现了。

  这一次的元铮不同往常,他赫然端坐在金芒四射的法台中。

  混沌淡若的脸终于现出凝重。

  “神陀法台。”

  竟是神陀法台,和自己手里的混沌塔并称太古三大神器。

  原来这小子真得了神陀的终极传承。

  元铮端坐如钟,手结法印,宝相庄严,六女已在他的身后,环围法座,天龙妙天歌在左,黑夜叉在右,这股君临人世的威仪,令所有人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太清、玉清、上清,也惊震不已,神陀帝君法座在此,元铮果然受益良多。

  那天龙和夜叉,分明是神级护法,修为高的骇人。

  煌的眼中也是惊疑不定,但是没等他转过念头,元铮驾御法台已至他的身前。

  “不好!”

  煌亡魂惊冒的同时,就听到了自己骨骼崩裂的声响。

  元的拳头已然越过空间狠狠捶在他的当胸。

  “你……”

  “煌,死渊时我能击碎你的肉躯,今时此日我仍旧可以办到,敢伤我的女人,你瞎了狗眼。”

  无坚不摧的可怕能量仍旧在煌的体内漫散,进一步摧残他的太古神质之体。

  任何运起功力相抗,仍是枉然,一股莫名的恐惧在心底升起。

  “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击裂我的太古神质之体?”

  煌惊恐却不信的尖嗥着,浑体瑟瑟而抖。

  元铮傲然一笑,“你太古神质之体未成,自然不堪一击,即便你神体初成,也扛不住神陀法印的摧残,我借助了法台的威能,这是神器的威能。岂是你能相抗的?蠢货,你这一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惹了我。”

  又一掌,轻描淡写,却直接把骨骼裂崩的煌拍的倒飞出去。

  血雨飞溅,一代人皇雄杰就这样,第二次给元铮击成了堆齑粉碎屑。

  简直难以置信,以煌的真武半神之境界,居然脆弱至此?

  一声狂怒的嗥叫,从突然崩裂开来的虚空深处传来。

  “畜生,尔敢伤我子?”

  “你算个蛋吗?”

  元铮不屑的冷哼。知道是太邪上人又出现了。

  偏在此时,一道耀眼的剑芒惊现,直接剌入那虚空裂缝中去。

  接下来就是一声动魄惊心的惨嘶。

  “三十六天剑,啊……本尊不甘心啊!”

  是太邪上人的惨叫。

  可虚空又一缕声音响起。

  “太邪,你罪孽深重,灭尔神魂只是较轻的惩罚,去吧!”

  这声音既陌生,又熟悉,在场的人或看到这场面的那些人。都生出怪异感觉。

  藏于宝链空间的卫蚩,乍闻此声,整个人的都抖了起来。

  老管家元昌也浑体一颤跪了下来,仰望中天。悲鸣一声。

  “候爷!”

  虚空中云卷云舒,一尊身影舒舒现形出来,雄奇伟魄的躯体如岳如渊,傲视万界的神态。身上却是煌廷的候爵服饰。

  元候,澜州侯元显山。

  剑在他手中,反握竖于背后。左肩处露出一截剑尖。

  太清、玉清、上清,齐齐色变心惊。

  “拜见金仙王!”

  三大道君一齐向元显山躬身施礼。

  光影混荡的元显山本体,显然不是实体,而是凝成的魂相。

  但他的魂相威能仍旧吓死人的强横,一剑,仅一剑就斩灭了藏在虚空深处的太邪上人。

  煌的神魂还没有彻底崩灭,只是肉躯再度碎成齑粉,一缕魂灵化为虚相,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元显山。

  “好好好,元侯,没想到你竟是道宗三十六天之尊的金仙王,我与父亲千算万算却还是栽在你手中了,我恨啊,恨啊!”

  “你父子挑起圣世之乱,首罪必诛,万世不得轮回,安心去吧,追随你父于冥冥之中,铮儿,送他一程。”

  “是,父亲!”

  元铮的幽光魂相再闪,哧啦一声,盖世无双的‘阴灵冥火’乍现,将要逃逸的煌之魂灵团团围住。

  阴灵冥火。

  煌神色变的惨然,知道自己最后一线生机也将丢失。

  没有谁的魂灵能在阴灵冥火中存活,惟死惟灭。

  “为什么,为什么?本皇是太古神质之躯,神质之躯啊,怎么会碎?我不会死的,不会的……”

  他最后的嗥叫在阴灵冥火中熊熊燃烧。

  须臾间,声音终于归于寂静。

  一代雄皇就此灭迹于世,煌廷也将随着他的消失而灭亡。

  混沌死死盯着元显山,手中的混沌塔不断的鸣震着。

  “金仙王,我们终于见面了。”

  “不错,混沌,你欲与我一战?”

  “必战!”

  元铮却不屑的道:“你这孽子,怎么敢和你爷爷战?太不孝了啊。”

  混沌哭笑不得,但也拿元铮无奈,事实上这小子获得了神陀的终极法器,又修练了神陀法印,加上他的本身资质和种种优势,居然有不次于自己的实力,甚至尤有过之,太不可思议了,可这一切的确是真的,若能有一段时间以供自己的元灵壮大,元铮必然及不上自己。

  可惜,这一战就在眼前,所有的形势变化都在这一刻了,谁也逆转不了。

  而自从金仙王现身,太清、玉清、上清都沉寂下来了。

  这场大战与他们的关系不大了,他自问不及金仙王,若金仙王败给混沌,又或胜出,都和他们没太大联系。

  虎视眈眈的妖魔至尊也被元铮盯着,想插手也插不上。

  元铮却不给这家伙搅风搅雨的机会。

  “阴阳怪物,来来来,小爷奉陪你们玩玩。”

  “小畜生找死。”

  妖魔至尊扑身击向元铮。

  元铮身化流光,无畏无惧的迎了上去,他充满着足够的自信。

  “碎破万法!”

  随着一声狂吼,圣煌神拳化作光芒一点,破开妖魔至尊的掌势,咕哧。破胸而入。

  “什么?碎破万法?”

  妖魔至尊不能置信的崩溃,躯体巨烈震颤,丰满双峰间的胸口中间那个巨大的窟窿足以说明一切了。

  一拳,一拳破胸。

  碎破万法。

  “你、你怎么可能修成第十阶的碎破万法?”

  “呃,忘了告诉你,本少爷之前刚刚迈进第十阶,碎破万法只是小成而已,但是宰你是够了。”

  精纯的能量疯狂的流失着,妖魔至尊发出狂嗥,“万妖噬心!”

  幽雾狂卷。亿万头妖兽突然从这家伙口中喷出来,顷刻间形成的巨形漏斗,无限的放大中。

  这垂死一击,揉合了妖魔至尊与亿万妖兽的所有能量。

  元铮平淡的飞退,脸色不变,“神陀法台,镇压!”

  法台响应如斯,蓦地幻大,直接将那妖魔口中喷出的漏斗盖住。天龙亿万,夜叉亿万,梵音遍世,金芒闪耀。

  下一刻。妖魔至尊连同它喷涌的亿万妖兽就这样给封印了。

  “啊……”

  垂死挣扎间,妖魔变后的妖王和魔主都惊的魂飞魄散,末日来临了。

  “神陀法印,破魂灭魄!”

  无铸罡风挟着无上法威。拍击下来,妖魔至躯再次发出惊天惨叫,砰砰砰……

  连串的狂印。连串的崩溃、骨裂肌碎的异响传入诸人耳际。

  无敌的至躯在没有任何成长的情况下,给无情的灭杀在摇篮之中,若是给它时间成长,异日这头妖魔至尊必然能叱咤仙天,成为比太古三帝更牛叉的存在。

  可惜的是,今时此刻,它遭遇了它的克星。

  “元铮,你好狠啊!”

  “嗯,与我为敌的下场就是这样的,安心去死吧。”

  至躯崩碎,化为一天的齑粉,但是元铮怕它死不透,阴灵冥火乍现,团团围聚的犯烧一通。

  噼哩啪啦的暴响异响中,妖魔的魂灵发出阵阵剌耳的惨嘶,最终也如煌一样消失掉了。

  两战两捷,妖魔至尊和太邪父子双双殒落。

  “老爷,老爷你还活着,蚩儿不是在做梦吧?”

  卫蚩在宝链空间中泪眼迷离,娇躯不受控制的抖颤着,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丈夫,昔日的元侯竟是叱咤圣古之世的金仙王。

  元昌跪着,仰望着天际中浮悬的神人一般的候爷,心魂俱颤,何幸如之,我竟为金仙王之仆?哈哈!

  四婢梅兰菊竹,一齐跪着,我们竟是金仙王的府婢。

  阴无垢傻笑着,日后有得混了,我的魂灵转仙不在话下,谁叫我站进了金仙王的阵营呢?

  雷戈拥着扎木娜,嘿嘿也道:“你这小骚狼,跟了大爷还委屈了你?看看老大是谁,金仙王的儿子,尼玛的,老子干你菊花是你的幸运,你还挺不高兴的?”

  扎木娜也是心颤神摇,低眉顺眼的答道:“我不高兴了吗?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好了。”

  “哈哈哈……这才乖嘛。”

  混沌手的中宝塔蓦地升腾入空,幻大之后直接罩向元侯。

  元侯负手执剑傲立,纹丝不动,如岳而峙,天崩于前亦不作色,君临万世之姿不打丝毫折扣。

  直至塔影一闪,完全将他罩进去。

  混沌塔乃是盖世神器,一但被他封罩,别说是没有实体的金仙王,就是拥有本尊法体的金仙王也未必受得了。

  “啊……”

  众皆惊呼,元铮的眼皮子都一跳,诸女皆惊。

  “铮郎,速救公公!”

  雷冰第一时间出声。

  元铮面色凝重,却微微摇遥头。

  “父亲必有应对之法。”

  金仙王是什么存在?他是束手待毙之辈?不可能。

  太清、玉清、上清都为之一愕,但转瞬便放松了神色,其实他们还是站在金仙王这边的,道宗三十六天始终是一家人,内乱归内乱,但对外时的心态是一致的。

  试想,元侯(金仙王)虽是一缕魂灵,但它手中的三十六天剑是什么?是盖代神器啊,又岂会弱于混沌塔?

  所以,他们的担忧是多余的。

  蓦地,一缕娇音传入当场。

  “混沌,金仙王挑衅太古三帝神威,你别弱了三帝的名头。”

  殷秀人在这时刻出现了,一脸的傲姿,螓首上居然戴着金灿灿的王冠。

  仙皇冠?

  太清脸色一沉,脱口吐出三个字,仙皇冠,那是古道仙皇的法宝,是与混沌塔、神陀法台齐名的神器,它们并称太古三大神器。

  由此推之,这殷秀人在最后关头破解了‘圣谕’之秘,释放出了仙皇元灵,她也就化身为仙皇了。

  此时的殷秀,就是昔日太古时期的古道仙皇。

  三帝现其二,惟缺神陀帝君。

  但元铮就代表神陀而存在。

  万众瞩目中的混沌塔在疯狂运转,能量波及开来,天地为之变色。

  没人知晓塔内的金仙王怎么样了。

  但是下一刻,塔尖出冒出一缕剑光。

  那是三十六天剑的剑光,塔尖给戳破了。

  混沌遥生感应,一口逆血上冲,噗就喷射出来。

  难以置信,不可思异。

  须臾,塔影消崩,元侯仍旧负手执剑站在那里,从始至终未动分毫。

  “混沌,你必须承认三十六天剑的威势还在你的混沌塔之上,本王的魂灵虚相都胜过你七星圣体半筹,若是本尊法体凝成,孰优孰劣呢?”

  混沌面色一黯,“金仙王果然是金仙王,万世仙王,本帝君输的心服口服,就此别过。”

  “不送!”

  元侯冷然作答。

  “呃,等等,不屑逆子,你就这么走了?父亲生养之恩不报了吗?”

  元铮大喊起来。

  混沌面色古怪,翻了个白眼,破空而去。

  元侯却望向头戴仙皇冠的殷秀人。

  “仙皇,交手否?”

  殷秀人略显尴尬,“过此时再说,你还是先处理你三十六天的内乱吧。”

  元侯不置可否,转望太清、玉清、上清三位。

  “三位,何去何从?”

  太清微微拱手,“金仙王仙威盖代,太清心服,道宗乱事告一落段,本君欲闭关自修,不再过问世事。”

  “如此甚好,玉清呢?”

  青冥笑了笑,转望元铮,“元小候,就此别过,祝好。”

  青冥也走了。

  剩下镇国公(上清)了,他望着元侯笑了。

  “昔日你我是至交,以后仍旧是,哈哈……”

  “嗯,兄长仍是兄长,不因此时的身份而改变。”

  “好,我亦先行一步,”

  镇国公转向元铮道:“我那闺女在你那里,你不要太欺负她。”

  元铮汗颜,“怎么敢啊。”

  就在镇国公离开之后,一天乌云散尽。

  宝链空间中的卫蚩也出来了。

  “王爷!”

  “九夫人!”

  一切尽在一言中。

  煌陆,澜州,侯爷府。

  殷秀人给摁在元铮的膝头上,身子俯爬着,正被左一个巴掌、右一个巴掌痛煽丰臀。

  “你得多大的胆子啊?敢和你公公决一胜负?该不该揍?”

  “人家只是抹不开面子嘛,场面话总要交代一句吧?”

  “你就没想过回到家里会被家法惩治。”

  “当时也顾不上了嘛。”

  “那就挨煽吧。”

  “啊,啊,啊!”

  诸女则笑翻。(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