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79妈咪,有个叔叔从墓碑后出来了(大结局无番外)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天后,帝都国际机场。

  童诗抱着厉害,直接从国际到达转战国内航班,几乎是一下飞机,就马不停蹄地坐上帝都飞往S市的飞机。

  三年来,她重新踏上故土的这一瞬间,并没有太多复杂的情绪,因为她的目标和终点都太明确了,明确到不肯为旁的事物分出一点点心思。

  从美国回来,童诗没有告诉任何人,三年前怎么走的,三年后她就怎么回的,唯一的变数,便是她怀里这只肉疙瘩。

  三年前,他还在她的肚子里!

  厉皓轩,看到他,你会不会很开心?

  他叫厉害,如今二十七个月,已经会说很多话了,最主要的是,他的英语比我的还好,很棒对不对……

  嗯,他是你儿子!

  也是我的,我们的!

  我们的儿子啊,真是人如其名的,没出来的时候就厉害着呢,可劲儿的折腾我,吃什么吐什么,害的我担心他长不大。

  可是你知道吗,他出生的八斤多!

  是在水里自然顺产的,很痛,真的很痛,像爆炸了一样痛!

  我一直觉得厉害的体重不太科学,甚至害怕医院是不是发生了婴儿错报这种狗血的事件,然而那张越来越像你的小脸,打消了我心里所有的疑虑。

  有句话叫做“我爱的人,都像你”,好像真的是这样。

  厉皓轩,我马上就要看到你了,可是我却突然很怕!

  车里,童诗看着窗外匆匆而过的景色,忍不住抱紧了怀里的小人儿。

  是被厚衣物团团围住的厉害!

  他正睡着,长长的睫毛很翘,会让人忍不住好奇,是不是天使的翅膀长错了位置,不然她为什么总想亲吻呢……

  很快,车子在玲珑山墓地停了下来。

  童诗怀着沉重的心情,抱着厉害下车。

  她已经习惯作为一个母亲了,所以一连抱着一个二十多斤中的小家伙很长时间,也并不觉得手臂会累。

  行李箱在出租车里,出租车会等待她。

  所有的问题似乎都解决了,只有我见你这件事,还没有解决!童诗心里的声音,这样说着。

  而她的脚步,一步步地往那个只来了一次,却怎么也忘不了的地方走着。

  近了。

  又近了。

  看到墓碑了……童诗停下脚步。

  “厉害,醒醒。”

  怀中的小人朦胧的睁开双眼,像是适应了一下,才叫道:“妈咪,我们到了吗?”

  童诗点点头。

  厉害似乎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又或者是被S市的东北冷空气和墓地肃穆的气氛刺激到了。

  童诗将他放到地上,牵起他的手,一步步的向前走。

  她能感觉心里的平静下是极具反差的激荡,只能控制着,再控制着。

  厉害看了看四周,虽然见过的世面还不多,但明显也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不是……来看爹地吗?

  难道爹地也去天堂了?

  厉害暂时还不明白天堂在大人的世界里代表着什么,也不知道天堂在哪,Amy的妈咪说在天上,很远的一个地方,Amy的grandpa就住在那个地方。

  “妈咪……”

  童诗走到一个墓碑前,蹲下身子,将厉害搂在怀里,柔声道:“宝宝,我们到了,就是z……”

  她正要引导着厉害看过去,却震怒地发现墓碑上的照片不见了,甚至连名字也不见了!

  “妈咪,你怎么了……”

  童诗到处看,什么都没有变的啊,为什么照片不见了,名字也不见了!

  她没有害怕,只是觉得很愤怒!

  愤怒让童诗拿出手机的手都在颤抖,眼泪几乎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可是翻开电话本,却突然不知道打给谁。

  “妈咪……”厉害突然叫了一声,有些惊讶地看着从不远处墓碑后突然走来的男人。

  童诗还在翻找着电话,根本没注意儿子的表情。

  “妈咪,墓碑后面突然出现一个叔叔!正在向我们走来!”

  什么墓碑?什么叔叔?童诗哪里管得了那些,终于找到盛慈的号码,正好要拨出去,却被儿子拽了拽手。

  “妈妈,叔叔在看你!”

  童诗无措地顺着儿子拽着的力气看过去,一时间“啪嗒”一声,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怔怔地望着那个越来越近的身影,眼前一片模糊。

  那眉、眼、鼻、唇,以及轮廓,都是那么那么的熟悉,熟悉的有些恍若隔世……

  童诗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幻象吗?

  迎着光,厉皓轩一步步地走过来。

  那脚步,轻快中透着沉重,沉重带着遗憾,好像是在遗憾他曾错过的那些关于她的时光。

  一千多个日夜,每一次从挣扎中醒过来,浮现在他眼前的便是这张脸。

  她瘦了,下巴尖得让人心疼,目光也不再像那清晨见底灵泉,而是幽静的,带着一抹挥散不去的愁思。

  那是他的丫头,他的妻子……

  “厉——”童诗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这一叫就将幻象叫散了。

  太真实了。

  眼前的这一幕太真实了,让她一点都不想破坏!

  厉皓轩看着那双眸子在一瞬间亮了起来,又在一瞬间又暗了下去,心中倏然一紧,张了张唇,轻声开口:“丫头,还记得人鬼情未了吗?”

  此后的无数时光里,童诗都在吐槽这句开场白。

  怎么可以这么不文艺!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画面回到彼时彼景,童诗听到幻象里的厉皓轩开口了之后,又是激动又是想哭,最后胡乱地将厉害抱了起来,急急说道:“厉皓轩,你来看我了对不对?儿子,你也能看到他吗?”

  “能……”厉害有点懵。

  宝宝又不瞎,怎么会看不到这么一个大活人?

  这个叔叔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让人有种“长大后我就成了他”的坚定想法!

  一听儿子说能看到“幻象”,童诗更开心了。

  “厉皓轩,你快看,这是我们的宝宝!宝宝,这是爹地!”她的话有些混乱,因为太激动所致。

  厉皓轩和厉害对视了一眼,这是父子俩第一次对视。

  效果并不如何,一大一小脸上的表情纷纷有些耐人寻味,因为很快,厉皓轩的目光就重回到童诗脸上了,在没有分裂开来过。

  他已经看过厉害无数次了,在童诗和厉害本身并不知道的情况下。

  实际上,太多复杂的情绪在童诗这么反常的应对中,都消弭掉了。

  他以为,她会哭着拥抱他,会害怕,会尖叫……没有一种是眼前这种情况的,她居然很高兴!

  最令厉皓轩无奈的是,对她深刻的爱让他对她十分了解,甚至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丫头一定是把他当成像《人鬼情未了》里男猪脚Sam那样的鬼了!

  本来是不想吓到她才会用人鬼情未了作为开场白,结果……这丫头总能跑偏!

  看来,他的开场白选得真不怎么样!

  “厉皓轩,你怎么瘦了?”童诗的高兴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就哽咽了。

  “你为什么还是这么好看?我……我好想你啊……真的,真的好想!”

  厉害感觉到自家妈咪抱着自己的手臂在颤抖,而且很明显,还哭哭笑笑的,这是从来不曾见过的模样。

  印象里的妈咪,很阳光很温柔,很聪明,也很执着,很多问题都拼了命地学会解决办法。

  可是这个像个小孩子一样慌张傻气的人,真的是妈咪吗?

  “你是知道我今天回来看你,所以特意来看我,对吗?”童诗想要伸手摸摸“幻象”,但是不能。

  不是因为抱着厉害倒不出手,实际上,她早就练就了单臂抱着厉害一小时不换手的本领了,而是因为……不敢。

  她怕着一伸手摸不到他,或者,将他摸没了。

  厉皓轩看到她抱在厉害腰间的手指在颤动,不安又纠结的样子,目光对上她哭得红红的眼睛,再也控制不住剧烈波动的情绪,伸出双臂将她和小厉害一起拥到怀中。

  紧紧的!

  这个幻象怎么还有触感?怀抱好真实!童诗懵了。

  这个叔叔是谁啊,怎么非礼妈妈?厉害也懵了。

  “丫头,我好想你。”耳边,是带着热气的呼吸。

  童诗好像被烫得一个哆嗦,很快的错开脸,然后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看着他。

  白了很多,也瘦了很多,轮廓更深邃凌厉了,却还是无比熟悉的那个。

  这个男人,是……怎么会……

  “你……你……”童诗说了半天“你”也没有“你”出下文,倒是将狐疑地目光落到地上,看到了他被太阳照射得极度拉长的影子。

  “丫头,你说过,骗你我就跟你姓,所以,我现在叫童皓轩。”

  “……”

  “三年前的车祸,我骗了你,我没有死,我只是……突然病了,对不起。”

  “……”

  “现在我好了,我来见你了,丫头。”

  “……”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种很复杂的小说结局,男女主必须要经历的磨难,它在现实中发生了,而且发生了很多问题,所以我是假死。”

  “……”

  “那时候的样子太狰狞了,我不想被你看到,我怕你会怕,我怕我会伤害你,我怕即便我什么都不做,还是会让你难过。”

  “……”

  “看在我现在姓童的份上,丫头,原谅我!”

  猛地又抬头看向他,童诗又结结巴巴地“你”了几声,最终两眼一合,昏了过去。

  “丫头!”

  “妈咪!”

  昏迷前,童诗听到一道熟悉的嗓音,那么近,那么真实……

  是梦吗?

  那就一辈子就这样做下去吧!

  宝宝,原谅妈咪的自私,妈咪真的好想你爹地,好想好想,所以,他就算是假的,就假的好了!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