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73章 阴阳无惧两情长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生不同衾死同穴……这等骇然而又深沉的殉情,世上又有几个女子做得出来?

  沈予看向躺在棺椁之中的出岫,顿感惊怒交织,连忙俯身去探她的鼻息,只一伸手,已是强忍着伤痛,道:“她在棺椁里活活闷死了。”否则也不会面色红润得如此异样。

  然而太夫人却冷声道:“将她抱出来!这等没出息的女人,怎配与辞儿同享棺椁!更不配做我云氏的媳妇!”

  沈予怔怔未动,太夫人又看向他道:“也许还有救,这棺椁并非最后给辞儿下葬所用,棺身上钻有透气小孔,但很细微。”

  沈予听闻此言,立刻伸手揽起出岫,将她抱出棺椁,又按上她人中穴与脉搏开始施救。这一刻,他无比庆幸自己是个医者……

  如此费了大半盏茶的功夫,沈予已是满头急汗,“啪嗒”一滴汗水恰好滴落在出岫眼帘之上。与此同时,出岫的长睫倏然闪动,一声细微的咳嗽随之响起,她终于幽幽转醒,只不过,双眸无神。

  “看来还没死透。”太夫人站到出岫面前,忽然伸出右手甩了过去。只听“啪”一声脆响,立刻在出岫面上留下五指红印:“我儿拼死救你,你却要为他殉情?!”

  “太夫人!”沈予揽着出岫,想要伸手阻止却为时已晚。

  静静的灵堂内只能听到出岫微弱的气息,她好似这才反应过来,死寂地看向太夫人,双眸渐渐浮出悲痛欲绝的神色。

  “如今前厅之中,云氏族人各个虎视眈眈,盯着离信侯之位。你不想着如何保下这位置,不想着如何替辞儿报仇,反而这般糟蹋自己性命,你对得起他吗?!”太夫人越说越是愤慨,胸前起伏到难以遏制,身形颤动几乎要昏倒过去。

  “晗初……”沈予此时亦开口,似怨怪、似疼惜,将下颌抵在她额头之上,痛声道:“你如此不爱惜自己性命,挽之地下有灵,要如何安息?”

  与此同时,太夫人朝沈予使了个眼色:“咱们走罢!她有勇气去死,却不敢替辞儿报仇,岂不是辞儿瞎了眼爱错了人!白白为她丢了性命!”

  话音掷地有声,太夫人瞧见出岫神色动了动,顺势再对她斥道:“云氏传承数百年,每一任当家主母皆是胆识过人,似你这般卑微懦弱的女人,还妄想进我云氏家门?又怎能配得上辞儿?此刻前厅里正争吵不休,我可无暇为你一个外人耗着!”

  说罢,再无一丝犹豫,太夫人大步出了灵堂,连云辞半开的棺椁都不顾,直直往前厅而去。

  沈予收回目光,看向半靠在自己怀中的出岫,心痛不已:“晗初……”

  这一声旧称,出岫恍若未闻,她只缓缓起身走向棺椁旁。躺在其中的那个人,神态安详,唇畔勾笑,似是走得了无遗憾。可,又怎能没有遗憾?他走了,清冷孤寂,黄泉路上无人相伴,只留她一个人在世间踽踽独行,又有什么能支撑她继续活下去?

  棺椁里的清颜仍旧栩栩如生,出岫伸手轻轻抚上,从云辞的眉峰、鼻骨,直至脸颊、薄唇,无一遗漏,生怕错过这最后的肌肤相贴。

  渐渐的,一行清泪划过棺椁,恰好滴落在云辞衣襟之上,白衣立刻氤氲开一片水痕,是她流在他身上最后的眼泪。

  未曾想到,那句“生死不复相见”,竟是一语成谶!令彼此阴阳两隔!而她,就连与他死而同穴都没有资格!

  早知如此,那日在刑堂之上的最后一面,她为何要将话说得如此决绝!可,若不是那一份决绝,她又怎能解得了诛心蛊?而他也不至于英年早逝了!

  这世事环环相扣,这宿命翻云覆雨,竟至残忍如斯……

  出岫抚着棺椁边沿,缓缓哭跪在地,方才还微弱的鼻息,此刻却被这场恸哭讨了回来!也不知这般哭泣多久,她才擦去泪水缓缓起身,看向身后一直守着她的沈予,道:“劳烦小侯爷与我一道为他盖棺。”

  沈予默默上前,握住出岫的双手,使力将棺盖慢慢合上。那张风清霁月的面庞从两人眼底缓缓消失,重新掩藏在了紫檀棺木之下,而一并掩去的,还有出岫那颗懦弱的、自私的、逃避的心。

  太夫人说得对,云氏的媳妇都是胆识过人,她如此懦弱不堪,简直枉费了他的生死深情!出岫颤抖着从怀中取出那纸未能兑现的婚书,当日云辞诓骗她签字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

  这是最后一次,且容她再看他最后一眼,再为他恸哭最后一场。从此以后,生死将不再是距离,她会为他恪守不渝,为他贞守身心,在余下的日子里,每日企盼着能在梦中相会。

  纵然是死,也不能教他死的不明不白!太夫人丧夫丧子尚能如此坚强,她若一意随他去了,留下他的母亲在离信侯府苦苦支撑,处于危险之中,岂不是教他无法安息!

  出岫仍旧跪在地上,最后施手摩挲着棺盖上的祥云雕花,神色显得虔诚而郑重。良久,缓缓阖起悲戚欲绝的双眸,再睁开时,眼底已是一片清明。

  云辞,你若在天有灵,务必保佑我为你报这血海深仇,为你支撑起云氏家业!请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等着我去与你相会,携手来生……

  “我不能随你走了,小侯爷。”出岫攥紧手中的婚书,抬眸看向沈予,轻声但又坚定地道:“我要留下,为他报仇。”

  *****

  离信侯府,前厅。

  来自南熙的云氏各支当家之人,齐齐汇聚在此,十七八人为了袭爵之事各抒己见,最终以致争吵不休。

  “如今侯爷过身才七日,你们便迫不及待要争这爵位,是要反了吗?”太夫人的声音从丹墀上冷冷传来,慑住了厅内众人。

  “母亲息怒!几位叔伯也是关心则乱。”云起装模作样先行开口。如今大哥云辞已死,在这离信侯府之中,他也算是半个主人了,自认有资格在这档口出声,一来是作为主人的待客之道,二来也是借此调解之机,教各支瞧瞧他的实力。

  闻言,太夫人一一扫过厅内各怀心思的族人,包括亟亟表功的云起和一言不发的云羡,才叹了口气,道:“老身头痛得很,今日你们散了罢。即便要议事,待过了侯爷的头七再议不迟。”

  “太夫人!此事万万拖不得了!再拖下去,待到北熙各支前来,人多口杂,便更不好决断了!”

  “顺位最好!二爷云起与三爷云羡都是老侯爷的子嗣,血统纯正仅次于侯爷,最为合适。”

  “按长幼之序继承爵位,自古有之!”

  “云氏多的是贤能之辈,从前侯爷在世,虽身子不好,倒也是公认的惊才绝艳,族内无人能比。可如今侯爷已逝,若要云氏长久维系,必要选一德才兼备的子孙!”

  “嫡系嫡支不可侵犯,侯爷无嗣又如何?挑一房过继了便可!祈城一支统管南熙米行,将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光是去年一年便生了三个大胖小子,随意过继一个为侯爷传承香火,有何不可?”

  ……

  耳中听闻着众人的吵嚷,太夫人缓缓闭上双眼。说来说去,到底还是各怀心思,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呵!她兀自平复着心绪,终是打断厅内聒噪,喝道:“老身还没死呢!”

  “死”字一出,厅内有一瞬的噤声,片刻,众人齐齐请罪:“太夫人息怒。”

  太夫人瞧着一众装模作样之人,只觉得恶心,冷道:“袭爵之事,有人主张顺位,有人主张选贤,有人主张继嗣,各说各有理,岂是一时片刻能决断的?如今北熙各支尚在赶来的路上,南熙各支冒然商议,撇开北熙,难道又合理了?”

  “侯爷无嗣虽是事实,可我老太婆还有几十年要活!究竟要将云氏的命脉交到何人手中,此事需从长计议,你们都……”

  “谁说侯爷无嗣!”太夫人一句话未完,但听一个冷脆的女声忽然在前厅响起,众人齐齐望向门口,只见一位绝美女子着一袭白衣款步入内,双眸之中焕发着别样光彩,却又毫不掩饰那一抹冷意。

  女子缓缓行至厅前,下跪对太夫人道:“奴婢出岫见过太夫人。”

  太夫人瞧见来人,又看了看继而入内的沈予,眼中迅速划过一丝涟漪,佯作呵斥:“你一个知言轩的丫鬟,不好好做差事,闯进来做什么?”一句话,点出出岫的身份来历。

  出岫岂会不知太夫人此言之意,仍旧跪地道:“太夫人恕罪,奴婢不得不来……只因奴婢已有了两月身孕。”

  她停顿片刻,眼角余光飞速掠过两旁众人,补充道:“是……侯爷的遗腹子。”

  话音甫落,厅内立时响起一片哗然。有人惊讶,有人质疑,有人欣慰,有人已出言不逊。然出岫恍若未闻,坚定地看向丹墀上的太夫人,那眸光中所隐隐闪动着什么,她相信阅人无数的当家主母能看懂。

  果然,太夫人直了直身子,面色不改道:“好生回话。”

  出岫便重重磕了一个头,继续道:“前几日奴婢已将孩子的事向侯爷禀告,侯爷见夫人与奴婢都有了身子,欢喜之余,更承诺要给奴婢名分。奴婢父母双亡,为此侯爷曾与夫人的娘家说好,让夏家收奴婢为义女,好让奴婢能顺利入门……怎料……”

  话到此处,出岫刻意哽咽着嗓子道:“怎料事出突然,侯爷与夫人一夜之间接连过世,这消息还未来得及向太夫人禀告。不过……夏家必然是知晓的,您若不信,可传夏老爷一问。”

  出岫边说边从袖中掏出一张薄纸,奉过头顶,一字一句哽咽道:“夫人溺水而亡,侯爷悲痛欲绝。他过身之前,情知奴婢肚子里已是他唯一的子嗣,便亲笔写下婚书将奴婢扶正。还望太夫人过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