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五十九章 秘密,暗道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九章秘密,暗道

  若此人身在宫中,目的有是呈王的孩子,主谋之人是谁也就可想而知了。

  白妗素脸上表情阴沉,“青霜,去请王爷。”

  事情之大,青霜不敢耽搁,立刻出门去请。

  白妗素冷冷看着远处的玉佩,想害她的,她必定不会轻易放过。

  不过片刻功夫,凌炎呈大步跨进寝殿,表情鲜有的焦急,看到白妗素稳稳坐在那,神色恢复了些。

  “王妃身子怎么样?”

  凌炎呈看向杜若,青霜将之前杜若写的话重复一遍,凌炎呈神色又缓了些。

  他走过去拿起那块玉佩,眉间隆起,宫里赐的玉佩上面淬了毒,过程中经手的人很多,但想要确认是谁下的手并不难。

  早些年,当今太后还是皇后的时候,先帝的几个皇子生下来便是畸形,不久后就都死了。母妃为了保他,煞费苦心,才平平安安的生下他。

  如此想来,这玉佩上的毒和之前的如此相似,那下毒之人想必也和当年的事情有关,而当今有如此关联的就只有太后一人了。

  想着,凌炎呈周身散发出寒意,握着玉佩的手紧了紧。

  “王爷想必猜到是谁下的毒手了?”白妗素见凌炎呈神色有佯,猜他也是猜到太后那里。

  凌炎呈挥手让青霜紫电她们退下,“王妃不是也猜到了么?”

  白妗素冷哼一声,“臣妾不明白宫里那人为什么三番两次想加害王爷,又为什么连未出世的孩子都不放过。”

  她没看到凌炎呈有夺帝位的野心,皇上和太后又如何这样防着他。

  凌炎呈似是回忆一般说道,“小时候,母妃是先皇最疼爱的妃子,却也是宫里其他女人记恨的对象,为了顺利生下本王,甚至怀胎六月之时,其他人才知道本王的存在,有先皇的保护,母妃顺利生下我,却死于难产。”

  白妗素听着心头一跳,没有打扰他,却不明白他为何讲起了往事,她听着男人接着说着。

  “母妃死后,先皇对本王很是疼爱,太后从那时就不喜欢本王……”凌炎呈说着停了下来,不再继续。

  白妗素知道太后容不得凌炎呈的原因肯定不止这些,肯定还有其他原因,要不然既然太后的儿子已经登基为帝,太后又何必整日防着一个王爷。

  “王爷想要怎么做?”白妗素想,以他深不可测的性子,肯定不会只是防范,想必他也在偷偷密谋些什么。

  凌炎呈看了白妗素一眼,没有说话,站起身走到窗边,去看外面景色。

  “满院子的花现在开的如此旺盛,不是也有衰败的一天,只是不同的时机而已。”

  白妗素笑了笑,还和她打气哑谜了。他能等,她自然也能等,总会有让宫里的人还债的时候。

  “王爷,玉佩这件事臣妾想要暂时压下来,不让别人知道。”白妗素忽然说道。

  凌炎呈瞬间明白她的想法,便点了点头,“王妃果然聪慧,就依你的。”

  他顿了顿,看着女人有些虚弱苍白的面庞说道,“今夜本王在你这就寝。”

  白妗素笑了笑,没有太过惊讶,正好她也要看看自己之前的猜测到底对不对。

  青霜紫电进来服侍着白妗素换衣梳妆下去后,白妗素帮凌炎呈脱了外袍熄灯上床。

  躺在床上,她偷偷将袖里的香囊取出攥在手里。翻了个身后,闭着眼均匀着呼吸,似是睡着了一般。

  又过了一会,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身边的男人正在起身,绕过她下了床。

  似乎在床头站着看了她一会,才往旁边书架隔断那走去。白妗素悄然睁眼,看到凌炎呈正在推动书架后面那面墙。

  墙上挂着画,不是白妗素喜欢的风格,所以她也从来没有离近了看过。不想那里竟然是暗格。

  凌炎呈竟然在她的寝殿内设了暗道,那这暗道又是通向哪的呢。

  那面墙缓缓关上,白妗素猛地坐起,抬腿就想下地。终于她按下心中想法,静静坐了回去。现在还不是时候,若是被他发现,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是等他去早朝之后再去看。

  白妗素闻着室内一股清淡的异香,眉心皱了皱。确定了只要凌炎呈在她这就寝,她就会睡死过去的原因,远来他真的对自己动了手脚。

  幸亏她昨日悄悄向杜若要了这驱散意味,防止中毒的草药香囊,否则今日还要着了凌炎呈的道。

  白妗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许久都没有等到凌炎呈回来。

  终于,一个时辰左右,传来墙壁被推动的声音,白妗素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着,就听到男人慢慢走过来,绕过她上了床。

  就在白妗素以为他要睡了时候,男人一只手忽然搭在她身上,似乎还轻叹了口气。

  白妗素使劲控制才没有让自己紧绷着,放松下来后,她假装睡着翻了个身,将凌炎呈的手滑了下去。

  晨间,凌炎呈起床的动作惊醒了白妗素,她翻了个身,脸冲着里面,不让他发现自己已经醒了。

  等到凌炎呈出门之后她才翻过身,谁也没有惊动,穿上衣服去推那面墙。

  可推了半天,白妗素也没有推动,在外面到处找机关都没有发现。

  心中不由懊恼,这人果真心细,就空荡荡的一面墙,机关到底会藏在哪里?

  她在书架上动动这动动那,没有一个是机关,最后还是把精力放在那面墙上。

  就这样找了许久都毫无发现,白妗素有些气馁的倚着墙站着,背在身后的手按在一块凹陷上面,她转身查看,原来在画的下面有一个菱形的凹陷。

  她摸了摸,忽然明白了,这机关原来还需要钥匙开启,应该是一个菱形的东西,一定是带在凌炎呈身上。

  凌炎呈真是缜密,就算有人发现了这个暗道,不费一番功夫恐怕也是进不去的。

  白妗素回到床上坐着,开始琢磨如何才能把凌炎呈身上的钥匙弄到手,要知道她顺手牵羊的功夫可是一流的。

  只不过对于凌炎呈那样的男人,她不是十分有信心。难道说她也要对他用一回迷药么?

  早膳过后,管家在外面求见,白妗素让人把他带进来。

  自从刘侧妃和高侧妃一起打理王府事务,管家都会将一些重要的告诉的紫电,由紫电来传达,很少有直接来寝宫的时候。

  “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管家迁请安过后,白妗素问道。管家叹了口气说道,“刘侧妃和高侧妃因为采买的事情闹起来了,虽然说闹了已经有些时日,但这次实在是……”

  管家挺了下,似乎在斟酌措辞,白妗素笑了下,难道闹出大事了?

  “管家但说无妨,若真是有什么事,本王妃不会不管的。”

  管家哎了一声,接着而说道,“高侧妃将刘侧妃安排的采买的人打折了腿,扔出王府了。”

  这关系到的可不只是两个侧妃的内斗,还关系的王府的脸面。管家斟酌来斟酌去还是不能不说,虽然他明白王妃把管家权交出去不过是为了看两个侧妃内斗,可若真是斗出了事也不好吧。

  白妗素挑了挑眉,这高侧妃的性子还真不收敛,也是,尤其最近得了王爷的宠幸,的行事起来怕是更无法无天了。

  “青霜,去请高侧妃和刘侧妃,就说姐妹们许久未见,过来小聚一下。”

  白妗素说完,又叫青霜等等,“把任侧妃也请来吧。”

  “是!”青霜应声下去。管家也跟着退了出去。

  高侧妃和刘侧妃同时到了王妃寝殿,高侧妃冷冷在上,倒是刘侧妃一团和气的上前打了声招呼。

  “姐姐最近气色真是不错呢。”刘侧妃与高侧妃一同进了寝殿院子,声音柔里带媚,许多人听到,都对刘侧妃的印象好了些。

  反观高侧妃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都觉得她鼻孔朝天,对下人也不好,显然都不避之不及。

  白妗素在寝殿内将一切看在眼里,心中笃定,看来这刘侧妃较之高侧妃手段要厉害许多呢。

  高侧妃冷哼一声,扭着身子进了寝殿,刘侧妃眼底划过一丝嘲讽,跟着进了内殿。

  “妾身见过姐姐。”二人一起行礼道,白妗素赶紧让她们坐下,青霜紫电将准备好的瓜果都拿了上来。

  高侧妃一看,原本的笑意散了些,这些在她寝宫里都是没有的,不管她如今如何风光,和王妃的礼遇还是不一样,想着不由在心中又记恨白妗素几分。

  白妗素似是不见,笑着说道,“这是进贡宫里水果,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本来想拿给你们,后来想想,不如到这里来聚聚,热闹一下。”

  刘侧妃笑着谢过,忽然问道,“怎么没见到任侧妃?”

  白妗素看向紫电,紫电赶紧回话,“回王妃,任侧妃这几日病着,听王妃要请,正在梳妆,以免对王妃不敬。”

  “这任侧妃平日里就是太过拘谨,太仔细了。”

  白妗素正笑着说着,任侧妃已经到了寝殿门外求见。

  “进来吧。”

  任侧妃小步上前请安,“妾身给王妃请安,妾身来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