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章 葬礼上的不速之客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归真园,C市最高端的陵园,得水藏风,三山护卫,明堂开阔,号称寸土寸金的“终极住宅”,能最终落地长眠于此的非富即贵。

  一辆亚灰改装牧马人驶进停车场外沿,精准地一把倒入边角仅余的小车位,司机是个三十出头的长腿美女,Max Mara的黑呢大衣帅气简洁,将她身段包裹得修长利落,浓墨长发、黑色长靴,站在车边相当夺人眼球。

  她叩着车门,并没有拔钥匙,收音机里正放着一首很应景的歌:

  If I die young bury me in satin

  若我英年早逝,请将我葬在绸缎中

  comy me down on a bed of roses

  让我躺在铺满玫瑰的床上

  Sink me in the river at dawn

  在黎明时分将我沉入河中

  Send me away with the words of a love song

  用情歌中的词句为我送行

  “老姐!老姐!快接我电话!老姐!老姐!快……”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她的沉思,她叹口气接了起来:“小汐,你昨晚又录怪铃声,还偷偷给我换了?”

  电话那头的姑娘嘻嘻直乐:“姐,你在哪儿呢?昨晚才到家,现在不会真赶去送那人渣了吧?”

  “人都走了,留点口德。”

  “切,还不是贱人自有天收……不是,你真去了?”

  “嗯。”

  话筒那边一串乒里乓啷,然后是姜凌汐的哀号:“姜艾,你有没有搞错!蒋超然这种人有什么值得去的?何况杨伊梅那小贱人肯定也在,这要打起嘴仗来,你铁定吃亏,你等着!我马上过来!”

  “我有分寸。”

  “你有个毛线分寸,不就端着你那高冷范儿一言不发,随她满嘴喷shit……对付杨伊梅这种小贱人,就得是我和许嘉言这种嘴炮,分分钟秒得她成渣。”

  姜艾的眉头皱了起来:“小汐,你满嘴脏话的习惯得改。”

  “改什么改,都学你被人问候完祖宗十八代,还端坐得跟人家祖宗似的?”

  “我记得你今天重考四级,再不过,你还要不要毕业证了?”

  “……”

  “好好考。”

  姜艾收了线,把手机丢进包里,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戴上墨镜,抬脚往长梯走去。

  据说归真园墓地的价格,是随着位置的增高呈几何递增的。姜艾在门卫处打听到具体位置后,还听那小年轻嘀咕了几句有钱人死都死得这么金贵的感叹。

  有钱人……蒋超然这算不算得偿所愿?

  当姜艾找到262号墓地的时候,仪式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了,她安静地站在人群外围,看余下的全程,看着众人的真悲假戚,神情漠然。

  照片上的蒋超然停驻在他的三十二岁,浓眉大眼,笑意阳光,貌似无害良善。姜艾想起那个曾经骑着单车吹着口哨来接她的白衣少年,给她唱着好听的情歌,说着动人的情话,那些你侬我侬的甜蜜,那些冷酷残忍的欺骗,在此地都化为尘土。

  山风凛冽,几只黑鸦落在墓旁的老松枝头,将松枝压得很低,像一丛瘦骨嶙峋的鬼爪。在神情肃穆的亲友中心,蒋母佝偻着腰,头发斑白凌乱,瘦成了欲折的纸片,而杨伊梅,杨氏集团的太子女,此时也两眼红肿脸色灰败,往日的妖冶像经水洗涤的虚影,浮在她蜡黄的面孔之上,瞧着倒像换了个人,颇有几分楚楚可怜。

  她扶着婆婆,向围拢在棺椁旁依次放下手中白菊的亲友微微行礼,有时浅浅交谈几句,声色喑哑虚软无力,更招人心疼。

  姜艾无声叹了口气,不管杨伊梅为人如何,对蒋超然却是全心全意的,以她的丽景酒店太子女的身家和跋扈的性格来说,着实难得,这点姜艾自认比不上。

  落土那一刻,蒋母挣脱了搀扶,扑在儿子的灵柩上哭得声嘶力竭,快要晕过去。杨伊梅流着泪,招呼外围的几个黑衣下属过来帮忙搀扶,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远站在人群之外的姜艾。

  隔着墨黑的镜片,杨伊梅只愣了一秒,便将人认了出来,瞬间恢复惯有的刁蛮凶狠,她近日消瘦得厉害,凹陷的双颊盛不住戾气,狠厉似鬼。她将蒋母交到旁人手中,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

  “姜艾,你还敢来!”

  杨伊梅眼中燃着一蓬烈火,每走一步就想起新婚的丈夫在查出绝症之后,每日偷偷想着的居然是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她如何能气平。

  她站到姜艾跟前,毫不犹豫地扬起了手,抡圆了手臂飞快地一掌扇去,姜艾眼疾手快地格挡开。

  “杨小姐,是你通知我来的。”

  姜艾不咸不淡的语气更激起了杨伊梅的怒气,她第二掌更快地抽了过去,却被对方钳住了手腕甩开。

  “杨伊梅,你看看场合。”

  姜艾冰凉的话冷冰冰落在地上,她原本就高出杨伊梅近十厘米,大墨镜挡住了半张脸,冷冷的神情更显得倨傲,杨伊梅空负着千金的底气,气势上完全落了下乘,只能咬牙切齿地开骂。姜艾倒也不介意她的言辞攻击,后退了一步,负手站立,居高临下的神色完全像在看一只跳脚麻雀喧闹。

  可蒋母在听清了“姜艾”两个字后,突然自虚脱的身体里生出一股蛮力,像炮弹一样冲了过来,劈头盖脸朝姜艾一通乱打。

  “你这个扫把星!我儿子那是猪油蒙了心,多好的老婆,非得念着你这个狐狸精!你要还有半点良心,就该来医院送送他,让他走得甘心一点呀!我可怜的超然……”

  姜艾也完全被打懵了,她记得大四那年蒋超然带她回家乡,温柔和蔼的蒋妈妈每天变着法儿给她做好吃的,临走的前一晚,为了打她爱吃的沙棘果还扭伤了脚。

  对于蒋超然,她懒得置评,但蒋妈妈在她心中是老好人的定位,而此刻号啕大哭的蒋妈妈却完全是泼妇一般,姜艾皱着眉,退后躲开。

  “你自己说,我家超然哪里对不住你?你毕业抄袭,他辛辛苦苦替你保住了保研名额,他在国外进修,和我打多几分钟电话都舍不得,还给你寄这寄那,你却和自己老师不清不楚!超然回国,不计前嫌,到处给你联系工作……”蒋母将满腔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怨愤,全倾泻在这个让自己儿子至死都念着,却没见着的女人身上,叉着腰,越骂越难听,甚至挥舞起拳头捶过来:“你娘克死你爹,现在你把我儿子克死,剩下我一个老太婆要怎么活?”

  姜艾冷着脸,毫不客气将老人的拳头挡开:“阿姨,你骂我可以,不要牵扯家人。”

  蒋母是平白硬撑出来的怪力,人已经摇摇欲坠,被她一推几乎倒在了地上,杨伊梅扶着痛哭流涕的婆婆,两人看上去可怜得紧,有的参加葬礼的来宾面露不忿,性躁的已经卷了袖子围拢过来,却有知道内情的人默默拉住了冲动的同伴,压低了声音咬耳朵。

  “你别瞎掺和,那是蒋超然的前女友姜艾,其实……他俩当年,是蒋超然理亏得很。”

  “听蒋阿姨的意思,像是这个女人劈腿呀?”

  蒋超然回国后,工作上有很多项目仍然是与Z大合作的,所以来送行的人里有不少Z大的校友,自然有爱八卦的知情者也凑近了咬耳朵的人堆里,分享情报。

  “哎呀,我听跟他们同届的师兄说,当初蒋师兄是万年老二,姜师姐才是真学霸,可是系里只有一个公费出国名额,一开始都是属意师姐的,结果姜师姐‘恰好’就出了抄袭的事,这其中猫腻大着呢。”

  “我也听不少老师讨论过,姜艾大四都开始发国外A类核心期刊了,那种国内普通学报上的论文却要抄袭,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人都去了,咱在葬礼上呢,不说旧是非了。”

  “可就算出国这事有猫腻,小姜和徐教授有染当初闹多大!后来姜艾连研究生都没毕业,重考出去的,徐教授也离职了。我还听说呀,那个小姜命特别硬,做她男朋友的人都是要倒霉的。”

  “姜艾在蒋超然之前是有点邪乎,谈恋爱谈来谈去身边人总是出状况,不过她和蒋超然当年真是好得很。那会儿我和姜艾一起做课题呢,我记得前一个星期她还往英国寄吃的,甜甜蜜蜜的,忽然间就有传言和导师不清不楚,当时所有人都很惊讶,平时可没人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对呀,我们教研室开始都没人信,蒋师兄他俩那会儿是系里最登对恩爱的典范了,可是越传越邪乎,三人成虎嘛!倒是蒋超然在英国那边还没半月,就被那位……”八得一手好卦的Z大校友偷偷指了指杨伊梅,“被那位‘乘虚而入’给抚慰了,是不是巧了点?你别看她现在好像娇娇弱弱的,可不是什么吃素的主,面甜心黑着呢。不过……”与蒋姜二人系出同门的八卦先锋故意拉长了声音,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力:“我有听说,姜艾是个石女——哎呀,就是,你们懂的。”

  “那不就自相矛盾了吗?石女还怎么和导师乱搞?”

  “我也有听说过,还是蒋师兄喝醉酒了和宿舍里的人说的,说他吃不到手,没法吃!那不就是石女呀?”

  “要我说姜师姐才可怜,出国名额没了,接着男朋友也跑了,眼看着要硕士毕业了学位都丢了,不堪入耳的流言倒是一大堆,是我早垮掉了。她却当年就高分又考出国去了,现在还混得这么好,听说回国后,还没少被杨大千金整,一开始丢了好几份工作呢,所以才自己出来单干。你说他俩都分手好几年了,要论克不克的,怎么都轮不到姜师姐身上吧?也是蛮不讲理。”

  “就是,师姐人长得美能力又强,简直是我偶像。”

  “可又是灾星又是石女的,姜艾真不好嫁了。”

  见舆论风向慢慢倾斜于姜艾一方,自然也有和杨伊梅亲近的人,过来说两句风凉话,如嫁不出去的老姑婆之类的。不过这到底是葬礼,大家浑说几句,也就住口了。

  蒋老太太却几乎丧失了理智,只顾发泄着自己失去独生儿子的滔天怨愤,指着姜艾越骂越狠:“当年就有人跟我说,你是扫把星,八字硬得很,我还不信,你看看你们家,爹死娘改嫁……”

  “阿姨!我敬你是个老人!”被触及底线的姜艾声音已经冷得像冰,手轻轻一拂,打掉了老人快戳到鼻尖的手指。

  “呸!”

  蒋母嫌弃地啐了她一口,拿出村里人吵架常用的铁头功,就往姜艾胸口撞去。姜艾无意伤了老人,只能侧过身去躲开,一步步被逼退到长阶边缘。

  “就是你克死了我儿子,不然我们超然从小壮得跟牛犊子似的,绝不会去得这么早,我的儿呀!怎么碰上了你们一家子的丧门星?”

  蒋母胡乱抹去鼻涕眼泪,拿出了搏命的架势来撒泼打滚,将场面搞得极度难看,唯一能拉得动她的杨伊梅却将脸埋在家人怀中,故作悲痛状,有心要等姜艾出大丑,她知道姜艾身手灵敏,还用眼神暗示了几个专业的保镖,以保护老人之名不着痕迹地抄拢上去。

  姜艾不是逆来顺受的人,她两手貌似随意地推拉了两下,就将撞来的老人力道卸掉,推回到人群中,因为被三番五次辱及家人,已经超越了她容忍的下限,她理了理乱掉的长发,脸色完全沉了下来。

  “阿姨,你既然信我克死了蒋超然,还敢离我这么近?不怕被我克吗?”

  她摘掉墨镜,熬完了跨洋航班又没倒过时差的脸色有些发青,半隐在树荫下刻意冷笑的面孔森冷逼人,两眼都是寒光,加上传了多年的灾星名头,一时瞅着竟有些骇人。

  蒋母吓得后退了两步,可想起三番五次的电话都没将面前的女人请回来,儿子到咽气都还在等待,恨意压过了胆怯,又冲了上去。

  “我这把年纪没了儿子,活着还有什么奔头?我不怕你克,你来,有本事你克死我,我给超然做伴去。”

  姜艾到底不好对老人出手的,只能努力躲闪,而杨伊梅却瞅准了时机,示意手下突然伸脚一绊,姜艾用最后一霎的平衡扶稳了老人,自己朝后闪去,眼瞅着就要受伤,忽然落入了一个宽厚的胸膛,被稳稳地扶住了。

  姜艾回头,诧异地看到一张熟悉的脸,虽然跑得满头大汗,仍然英俊得令人侧目。

  “许嘉言?你怎么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