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2章 至此终年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1

  夏天是吃西瓜、放烟火、撒脚丫去河里玩水的好季节;也是窝在空调屋里吃雪糕、宅着不出门的季节;也是去旅行、把皮肤晒得黑黑、见识大山大水的季节。

  这样的季节当然要穿漂亮的裙子,喝好喝的酒。公司的夏日舞会,大家聚在水池边上跳舞,林妤穿着一条酒红色的长裙,现在的她对高跟鞋已经驾轻就熟。她一个人已经喝了好几杯酒。

  郑梓晨和几个女同事跳了几支舞,坐在不远处的桌子旁休息。林妤按捺住自己的情绪,端起酒杯又连续喝了几杯,才忍住没有上前。其他部门有男同事来邀请她跳舞,被她通通拒绝,脸上一副生人勿近的神情。

  酒过三巡后,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音乐声似乎也飘出了很远很远,变得虚无缥缈。林妤抓不住那声音,只觉得胃里一阵难受。

  “别喝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林妤手里的杯子被强行夺过。她抬起头,那张日思夜想的熟悉脸孔出现在眼前。

  “郑梓晨?”林妤念他的名字,心里的情绪开始涌现出来,“你管我干嘛?”

  “不管你,就看你在这里丢人吗?”

  林妤抬头,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其实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你是喜欢我的?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声音一声比一声大。林妤伸手抓住他的衣领,睫毛膏和眼线全花了。

  然后他听到郑梓晨说:“人都是往前看的,别再这样了,还有更好的男生在前面等你!”

  可林妤却一直重复着那句:“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想要知道一个答案,想要知道过去曾经并非自作多情,我喜欢你,多么希望你也喜欢着我。哪怕没有在一起,她至少还有个曾经喜欢这样的话来作自我安慰。

  但郑梓晨什么也没说,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一具没有感情的雕塑。

  而后的时光里,每当林妤回想起来,那一幕都带着诀别的悲剧意味。时至今日她也不知晓郑梓晨是否喜欢过她,她只能对着岁月的尘埃怀念。都是前尘往事了,又何必执念。

  2

  关嘉年其实找过一次夏霓。他坐了五个小时的大巴,到达车站下车后,站在来来往往的人流里有一刻恍惚。他知道夏霓已经搬家,不知道新家地址,只好去她公司大厦下面等着。他等了好几天,一辆辆车从他跟前开过,却一直没有见到自己心里想见的那个人。

  其实关嘉年之所以走上卖白粉这条路,有个原因是他想靠自己赚一笔钱。他长久以来混吃混喝,没有任何抱负和志向,在母亲欠债后束手无策。为了逃避现实,他关了手机,不和任何人联系,每天喝得烂醉如泥地回家。他就是在酒吧里遇到了纪婷,两人原本只是在朋友的朋友聚会上见过几次。纪婷比他大好几岁,却非常有钱,住在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开一辆小跑,听人说开了好几家美容店,不过这些东西的来源都是纪婷以前的金主送的。传闻纪婷以前做过一段时间模特,被一个有钱人包养了几年,分手后得到了数额不小的一笔分手费,然后金盆洗手不干,做起生意来。

  在关嘉年心里她不是什么好人,跟自己一样,烂得彻头彻尾,明知道自己有女朋友,还三番四次打电话约出去见面。关嘉年对女人向来来者不拒,何况纪婷又是个长得漂亮的有钱主。

  流连在酒吧的那段时间里,关嘉年觉得没脸见夏霓,却阴差阳错地被纪婷找到。他喝得烂醉,趴在桌子上,酒吧的服务生过来叫他,结果被关嘉年一把推开。纪婷那时正好和几个朋友在酒吧玩,听到这桌的动静后转头看来,最后她帮关嘉年付了账,开车回了自己家里。

  关嘉年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爱过纪婷,很长一段时间,他也不相信纪婷对自己是真正的喜欢,总觉得不过是两个不是“好人”的人彼此之间的游戏。她一步步紧逼,用帮母亲还债来威胁自己和夏霓分手,在自己面前声嘶力竭地吵闹、发脾气。他都是静静地看着不出声,因为他不知道该拿怎样的态度去面对纪婷。

  关嘉年常常想起高中时候的自己,年少如梦,仿佛天塌下来都不是要紧事。那个时候的他违反校规,把校服衬衣解开扣子,骑着机车在马路上狂飙。他时常想到的是“你是浪子别泊岸”这句话,但现实总是轻易将人打垮。夏霓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大学,他却没出息地在家乡的酒吧里唱歌。后来他去夏霓所在的城市,想要好好打拼给她一个未来,但他做不到,比起辛苦工作他更耽于享乐。他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搞得夏霓一次次伤心,可是他们都没有分手过。一直到一年前,他都觉得最后陪自己度过余生的人会是夏霓,这些挫折不过只是必经的轨迹。

  可是纪婷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为了疏通关系,她卖掉了自己的车和那几家美容店,把所有钱都搭了进去。关嘉年说“别管我”,可是她却牺牲了自己用青春换来的一切,就为了他这么一个彻头彻尾的烂人。

  从监狱出来的那天,他在外面见到纪婷,她着一身素裙,化了淡淡的妆,显得清淡恬静,竟有几分跟夏霓相似的地方。也是那一刻,关嘉年终于决定要好好珍惜眼前这个女人。

  有句很难听的话,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关嘉年却真的希望自己能和纪婷一直长长久久下去,不是因为深爱,而是到了他终于想要安定下来的时候。

  关嘉年在大厦对面等了一周,每天一大早就去,直到晚上才离开。最后一天的时候,他决定见不见得到夏霓,他都不准备再继续等下去。可偏偏凑巧的是,那天夏霓录完音从公司出来。她变了很多,头发很长,烫成大卷,戴一个大墨镜遮住脸。关嘉年一眼就认出来了,然后匆匆朝马路对面走过去。就在这时,一辆车在夏霓面前停下,从里面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关嘉年在新闻上看到过他,好像姓江来着,夏霓钻进车子便扬长而去。关嘉年站在马路对面一动不动,过了良久才缓过神来,然后整个人像被重击了一样,毫无生气。如果有人看到他那时的背影,一定忘不了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有着这么一个孤寂失落的背影。

  那是关嘉年最后一次见到夏霓,再也没有以后。

  3

  葛亦梦被公司雪藏的消息在各大网站转载传播,很多人猜测跟同公司新出的艺人夏霓有关。议论纷纷,版本也很多,但没人知道具体原因,除了梁孟和夏霓。

  一周前,夏霓带着收集好的资料敲开梁孟的办公室,把牛皮纸口袋放在他面前。

  “这是葛亦梦雇水军在网上散布我绯闻的证据,以及她买通狗仔队乱写报道、诬蔑我的通讯记录。”夏霓在对面坐下,等梁孟慢慢看完那一大袋子资料才缓缓开口,“我一直和她河水不犯井水,如果之前得罪了她我也很抱歉,但也用不着这种方式吧?”

  梁孟看完,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这真是她干的?这些资料都够她坐牢了。”

  “本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就很奇怪,所以私下我叫人偷偷调查,没想到会是她。”话虽这么说,其实夏霓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葛亦梦。在公司里就她们两个正得势,葛亦梦以前的为人处世大家都评价不高,偏偏对夏霓百般示好。开始夏霓还觉得奇怪,后来才明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后来关于自己的不利消息越来越多,她便开始找私家侦探调查葛亦梦,得知葛亦梦和纪婷是表姐妹时,她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有备而来,难怪在夏霓还是个培训生的时候就用项链失窃的事情来陷害她。但她没有急着把这些告诉梁孟,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慢慢在私下收集证据。她就是为了等待今天。

  “小霓,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梁孟叹了口气,“你要把这些交给警察,我都不会说一个不字。”

  梁孟的为人夏霓一直深知,从出道至今,如果没有他的帮助力挺,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夏霓?如果真把这些事公之于众,只会让公司蒙受损失,对夏霓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伤害?所以最后她说不追究了。

  “我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还自己一个公道。”夏霓说,“这些资料烧掉吧,我不会拿葛亦梦怎样。”

  “你确定吗?”

  “嗯,我只想唱歌。”夏霓笑道,“这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会当作一切都没发生过。”

  面对夏霓的大度和宽容,梁孟也觉得过不去,于是做出了把葛亦梦无限期雪藏的决定。葛亦梦自知理亏,也不敢在外面乱说什么。

  在公司最后见到葛亦梦的那天,夏霓找她谈了会儿话。

  夏霓说:“我知道你和纪婷的关系。”

  葛亦梦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情,“然后呢?你想问我关嘉年的事吗?”

  夏霓愣了愣,然后承认道:“他过得好吗?”

  “哈哈。”葛亦梦笑起来,“你也不过如此嘛!我还以为你当上明星眼光就能放高点,没想到还对关嘉年那家伙念念不忘。”

  夏霓没说话,眼睛盯着她,等她的答案。

  最后葛亦梦说:“他过得非常好,不出意外的话过几个月就会和表姐结婚。”说这话的时候葛亦梦一反常态地认真,“表姐为了关嘉年真的牺牲了很多,如果你真的为了他好,我想不去找他才是最好的方式。”

  “我知道。”夏霓说完这句站起身来,“其实我应该谢谢你的。”

  “谢我什么?”葛亦梦双手抱在胸前,一脸不屑。

  “今天的夏霓难道不是你们一手造成的吗?”夏霓说,“我进入这个圈子是你给我上的第一课,没有你的这一堂课,我想我也很难成长。我常想,算了,收拾东西回家去吧,继续去小酒吧当驻唱,过简单的生活。”

  “那你现在继续赖在这里干嘛?”

  “因为回不去了啊。”夏霓苦笑一声,“见识过好的东西,怎么可能回到过去那种生活?”

  葛亦梦刻薄地笑道:“那我只能祝你前程似锦,大红大紫了。”

  “彼此彼此。”夏霓说,“我之所以那么大度不追究,是因为我太了解梁孟这个人,只要他对我的愧疚一天还在,你就很难再有翻身之日。”

  “是吗?”葛亦梦耸耸肩说,“看来你还是太过单纯。不过也好,继续保留着这个单纯的心往前走吧,现实比你所看到的还要残酷。你是个不错的对手,总有一天我们还会见。”说完她就提着自己的包,踩着高跟鞋,跟往常一样,高高地仰着头,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夏霓眼中。

  3

  林妤递交了辞呈,抱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办公楼的时候,外面阳光正盛。她在公司三年,原来并没有留下东西,带走的也不过是一个水杯,一个笔筒和几本书。组里的同事过来告别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酸了鼻子。郑梓晨今天出去见客户,林妤想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束方式,以后想必也不会再见。

  她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夏天,自己是怎样进入这个公司的,那个时候的她又怎么会预料到坐上了助理总监的位置居然会突然辞职。世事难料,差不多就是这个道理。并不单单是为了郑梓晨,还有更多的,她想去找寻其他不一样的东西,在忙碌的工作中错过的一些东西。

  回到家,客厅空荡荡的,林妤已经在网上发布了新的租房信息。是的,易晴离开了,在两周之前就搬出了这里。离开那天她什么也没说,彼此心知肚明。林妤想,大概她什么都知道了吧。她收拾衣柜里的东西,看到那条剪裁别致的旗袍时心里还是有些感伤,但也只是那么一小会儿,林妤就将它叠好放在了箱底。

  大学的同学打来电话。林妤接起,那边传来吵闹的声音:“林妤,你怎么还不来啊?人都差不多到齐了,你不来我们可要开吃咯!”

  “我马上就到,马上就到。”林妤急忙把东西塞进柜子,拿出要穿的衣服,挂掉电话迅速换好,然后在鞋架上拿了双帆布鞋套上,就匆匆出了门。

  是以前大学一个社团的聚会,当初她和夏霓、楚小语都报名入社了,但今天只有她一个人去。她们三个已经很久很久没再联系。她只零星地听说楚小语好像在忙出国的事情,至于夏霓,只要想知道她的最新动态,在网上随便搜搜就能搜出好多。

  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啊!

  夏霓拍完MV回家已是凌晨,江睿发来的短信她现在才看到。她只简单地回了句“晚安”就倒在了床上,实在太累了,她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合过眼睛。

  而楚小语此时正在另一个半球享受着阳光和沙滩。她看上去过得很好,只是偶尔还会收到杨泽升的短信,不过两人也再无交集。

  4

  日历翻到6月21日,夏至。

  那天晚上天气骤然降到十几度,窗外飘起了小雨,客厅和卧室都横七竖八地躺满了人。夏霓拉着林妤和小语睡在厨房临时搭起的帐篷里,从冰箱拿出剩下的啤酒和白兰地,脱掉脚上的鞋子,三个人赤脚塞进一张毯子,互相碰了碰杯,继续喝酒。厨房外面传来响亮的鼾声,但没人因此醒来,在酒精的麻痹下都沉沉地进入梦乡,迎接明天的到来。喝完的酒瓶子空落落地滚到角落,夏霓放下杯子嚷着要休息,楚小语则早已喝断片,像一块海绵般瘫睡在一旁。

  那天是2014年的夏天,在她们一生的黄金时代,差点以为那一刻就是永远。不过一切终究不过如同夏日吹过的大风,无论怎样追寻和捕捉,都注定烟消云散。

  -END-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