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十九章 你闯的祸你来说呗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顾长临闯大祸了,因为他的到来,不周山再次陷入鸡飞狗跳的境地。

  张季尧结束一天的后山探险回来后,饶是粗神经如他,也觉察到了今晚古宅里气氛的不同寻常。张季尧回来的时候正好是瞅准了晚饭的时间,古宅里一日三餐的时间都很固定,都是到点了就开饭,张季尧饥肠辘辘地奔赴大堂,却发现本应该摆满食物的圆桌上什么都没有,而大家伙都沉默地坐在那里,只有孟无敌在抱着几个馒头小口小口地啃着。

  张季尧扫了一圈,发现多了一个他不怎么认识的男人,看着很眼生。但是这个男人似乎很熟悉不周山,跟薛老头他们都很熟悉,张季尧心里腹诽,这到底是谁?

  而徐弦却不见了踪影。

  气氛不太对劲。

  气氛太过凝重,吓得张季尧都不敢大声说话了,他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忍住找最好捏的姜南南问:“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不吃饭?还是你们已经吃过了?”

  吃吃吃,就知道吃,发生大事了你知道吗!

  姜南南幽幽地望了一眼张季延,就这一眼,看得张季尧浑身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到底怎么了嘛。”

  最后还是顾长临,也就是张季尧不认识的那个男人,开口说道:“你就是传说中那个和徐弦换了身体的张季尧?你说你怎么搞的,为什么又把身体换回来了呢?”

  顾长临不仅力气大,嗓门也大,真正可以说得上是声如洪钟。尤其是他现在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憋气,明明两个人已经各就各位各回各身,怎么莫名其妙又搞出了互换身体这一档子破事儿?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至于认错了人,直接就把徐家谋反被灭门的事情告诉徐弦了啊。

  顾长临觉得,这一切都是张季尧的错。

  顾长临越想越愤怒,手起手落,一掌拍在手边的茶桌上,他没有刻意控制力道,茶桌应声被震断,被大卸八块散落了一地。

  张季尧:“……”

  张季尧也有点生气了,这都什么人啊,怎么第一次见面就冲他发脾气?他跟他很熟吗?很熟吗!还竟然动手威胁他,就以为只有他能一掌拍碎桌子吗?

  张季尧觉得,以自己的本事也是可以用内力震断桌子的,奈何现在这具身体并不是他的,而徐弦从小练琴,按着大家闺秀的路子来培养的,自然也没有内力这种玩意儿。

  姜南南眼明手快地察觉到了张季尧有那种蠢蠢欲动要拍桌子的趋势,她连忙扑上去拦住了他。

  毕竟桌子坏了一个,不是还得她来修理?!

  赵清弦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头疼,他开口让本来还针锋相对的两人瞬间冷静下来:“有功夫在这吵,不如去徐弦房间门口吵一吵?”

  张季尧:“……”

  顾长临:“……”

  两人瞬间闭嘴,安静如鸡。

  张季尧还是没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赵清弦既然提到了徐弦,就意味着大家这诡异的态度和徐弦有关系?他有些忐忑,有些焦急。

  张季尧没忍住,又偷偷摸摸绕到姜南南身边,哑着嗓子自以为很小声地问:“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姜南南还没来得及示意,一边赵清弦看到这一幕,凉飕飕开口:“徐弦要用着你的身体去宁国,这算不算大事情?”

  张季尧惊叫出声:“宁国?她去宁国做什么?”

  宁国虽然是一个大国,能与其他三国有抗衡之力,可是这个国家诡异的很啊,真正可以算得上是比南疆还要蛮荒的蛮荒之地。这个国家三教九流什么都有,乱的很,就连司马家的大本营都建立在这里,可是这个国家根本就管不了,宁国君主昏庸无能,可是天知道,就是这么昏庸无能的君主,竟然能让这个国家支撑这么久。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在宁国,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当宰相的,不一定是因为他满腹才华擅长治国之道,很有可能是因为他耍的一手好戏法。当将军的,也不一定是因为他武艺高强擅长孙子兵法,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他杀猪杀的好……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诡异的国家,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所以听到赵清弦说徐弦要去宁国,张季尧才会这么惊慌失措。

  赵清弦瞥了张季尧一眼,话却是对顾长临说的:“你闯的祸,你来说吧。他有知情权,毕竟是徐弦的未婚夫。”

  张季尧还沉浸在宁国的恐惧之中,并没有注意到赵清弦这话里说的有什么不对劲。反倒是顾长临露出惊讶的表情,未婚夫?徐弦什么时候和这个家伙搭一块儿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欢喜冤家?

  他脑补了许多,嘴上却是一五一十的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重复了一遍,着重强调了一切都是因为张季尧不按常理出牌强行又和徐弦互换了身体,才会发生这档子事儿。

  徐弦听到这件事情后的反应异常的冷静,冷静的出乎大家的意料,只是告诉薛老头她要下山去宁国找徐兆光算账。

  薛老头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他根本就管不住徐弦,徐弦不是不周山上的人,只是一个暂住不周山的自由人,想走就能走。事实上,在座的这些个人没有一个人是不周山的,他们都不受薛老头的管教。

  薛老头觉得自己有点苦,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神经病院的院长,关键是这个院长只是光提供场地和治疗意见,根本就管不住这群神经病。

  如果姜南南知道了薛老头的这个念头,她一定会翻薛老头的白眼,明明她更苦好不好?薛老头好歹还是个院长,而她呢?她就是个保姆!

  薛老头最终只是让徐弦去房间冷静一下,就算要下山,也得等天亮了才能下山,天黑的时候不周山上可是危险重重。徐弦自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她并不莽撞,只有自己安全了,才能到宁国去找徐兆光算账。所以薛老头也不担心徐弦在这个时候就瞒着大家偷偷溜下山,薛老头相信徐弦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而他们,就趁着这点时间商量下这个事情该怎么办。

  不周山上的这群人都和徐弦无亲无故,可是大家表面上看起来不靠谱,尤其是赵清弦,仿佛对所有的麻烦事都避如蛇蝎一样,但是真正事情来了,大家都不会冷血无情的放手不管。

  相逢即是有缘,薛老头一直奉行这个原则,而被他收留在不周山上的这些人,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他的影响。

  他们不可能真的对徐弦放手不管,让徐弦一个人去宁国?别开玩笑了,就她这样子,还没到宁国就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这世道,坏人还是多。

  薛老头叹了口气:“徐弦的性子,你们应该也是知道的。死脑筋,而且这个事情,我们谁都没有立场可以劝阻她。她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去宁国找徐兆光算账的了。”

  张季尧张了张嘴,不可思议:“所以你们就不管了?就任由她胡闹?她要去的可是宁国!宁国!你们难道不知道宁国是什么样子的地方吗,那可是豺狼虎豹聚集之地,贱淫掳掠在那里都是不犯法的。”

  顾长临在一边冷嘲热讽:“你什么意思?在你看来我们就是这样不管她的人?你要是担心,那你就陪着她去啊!”

  “我!”张季尧气的脱口而出:“我当然会和她一起去!可是,难道就不能让她不要去吗?”

  薛老头摇了摇头,难得在这个时候拿出了他身为不周山大家长的气魄,“不可逆天而为,徐弦她命中既然注定有次一行,我们就算拦得住这一次,那下一次呢?这是她的家事,我们作为旁人只能劝,不能阻。”

  姜南南默不作声。

  她其实是能够理解徐弦的,姜南南也并没有打算去阻止徐弦,这样一个傲气任性的大小姐,突然家破人亡,自己最敬重的爷爷被自己最亲爱的哥哥害得身死,这件事情,如果不让徐弦自己亲手去解决,将永远成为她的心魔。

  心魔这种东西,是很可怕的。

  姜南南在这个时候是站徐弦的,她同意徐弦下山去宁国。

  可是眼前的情况是,宁国危险重重,大家不可能让徐弦一个弱女子只身前往,哪怕她现在看起来是一个强壮有力的糙汉子。

  孟无敌在一边继续啃着馒头,他碗里的馒头已经见了底,只剩下手中的那一个了,他小口的啃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打量着大堂里的众人。

  就在大家谁也想不到的情况下,孟无敌开口了:“我去。”

  孟无敌是鲜少开口讲话的,他这么一开口,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以薛老头为例,他惊讶地看向孟无敌,问:“你说什么?”

  孟无敌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馒头,清了清嗓子,掷地有声:“我去。”

  张季尧脸色凝重:“你一个小孩子就不要添乱了,宁国那种地方,不是你能去玩的。”

  孟无敌从高高的椅子上爬了下来,站在大家面前,面无表情却能够让大家看出他的决心:“我是宁国人。”

  孟无敌顿了顿,再一次强调:“我要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