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七百三十章 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新住的地方离天星医院有些距离,就直接去了最近的医院,郁雯也跟着去了。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陈先生,您太太情况不是很乐观,有些难产。”

  “拜托了!”

  郁雯攥紧我的手:“灵姐不会有事的。”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手术中”三个字一直亮着,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我这辈子剩下的依靠,你们一定要平安呀……

  “哇!”生下来了!生下来了!

  “陈先生!”出来一个护士。

  “医生!我老婆……”我迎上去问。

  “您放心,大人小孩都没事,是个男孩,恭喜!”

  我激动地跳了起来,仿佛比一场浩劫之后发现自己还活着更加畅快!

  “谢谢,谢谢啊,谢谢医生……灵!林灵!”

  这时候郁雯也突然说难受,我一头黑线:“郁雯……你怎么了?”

  我们就在医院查了一下,方才得知,她也怀孕了,这下有搞头了……

  “喂,黑星,帮兄弟个忙,知道哪儿有高质量的月嫂和保姆吗,呃……不会轻易蹭掉主人家花瓶的,帮我联系一下吧,重谢!”我一高兴竟把当年家政公司那打碎了我拍下来的花瓶的那一出都说出来了。

  “哈?嫂子生了?男孩女孩?瞧把你高兴的。”

  “哎呀,何止生了,俩呢!”

  “啥?俩?!有福气啊陈哥!”

  “哎呀,不是,是你二嫂也怀上了!”

  ……

  电话那边:“哎呀,那恭喜了恭喜了,我给你找月嫂兼保镖的怎么样?改天请我喝酒啊。对了上面问你身体好了没,有任务想让你出去走一趟。”

  “呃……哎哟,肚子疼。挂了!”

  吓死我了,还真找我出去办事找上瘾了。

  没多久月嫂就直接来医院了,我嘱咐她好生照顾林灵,就先和郁雯回家了。看着医院开出来的检查表,心里激动的情绪久久挥之不去……

  “叮咚。”

  “谁呀?”我示意郁雯问一下是谁。

  “我。”是花姐的声音。

  我忙躲进衣柜里。

  “花姐,龙哥。”外面,郁雯给他们开门。

  “陈默呢?这公司的事堆了一大摊子了,他这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咋就没动静了?”花姐进来迎头就问。

  “花姐,您先坐,”我透过缝隙看见,郁雯请他们坐下泡上茶水,“陈默不在家,我还以为他在公司呢。”

  花姐也顾不上喝水,继续说道:“这不像他呀,那天吃饭就感觉他有点不对头,”说着站了起来要走,又回过头来说,“等他回来让他给我回电话。”

  花姐果然看出了些啥。

  “是,是,花姐,公司的事您和龙哥多操劳着,他回来我就让他回电。”郁雯应答着,把他俩送走了。

  “哈哈,收拾收拾东西吧?”我从衣柜里出来跟郁雯说。

  “你确定想好了?这么大一个集团,你就丢下不管了……”郁雯无奈地看着我。

  “集团再大也不如家大,我想好了。”说着,我把耳朵蹭到了郁雯的肚子上,“你猜这会是个男孩还是女孩呢?”

  ……

  自古以来这黑白两道就是相生相克,或许我从来没有问心无愧过。

  听着苏晓茹离去的脚步声我没有说服自己,看着徐倩的背影我没有说服自己,逼走一个正气凛然的市长而黑道独大的时候我没有说服自己,只为报那一枪之仇我端了张中华全家连下手都没留的时候我没有说服自己……

  欺骗赵兵的父母说他们的儿子死于车祸的时候我心中有愧,听到路易莎死去的消息的时候我心中有愧,看见公主府烧起熊熊大火的那一刻我心中有愧,一切只因情绪作祟而做出出格举动的时候我心中有愧……

  因为幻灭的那一刻,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能为力,才变得勇敢和无所畏惧起来。年少彷徨的日子里仿佛只认一个道理,我要赢。

  我要看别人朝我乖乖低头,而故作无所谓的样子时候的快感。

  我要让有负于我的人加倍偿还的时候看他们挣扎的那种快感,我的眼泪几回真几回假,我的笑容几回真几回假,我的话语几回真几回假已无从追忆,摸爬滚打学的这身武艺到底是我进取的理由还是放肆的引子?

  我枪林弹雨交来的这些兄弟是我生活的保障还是精神的依托?是安逸时候的摇钱树还是危险来临时候的防弹衣?

  我亦无从诉说。

  至少我为他们而生过,假想着……

  如若有一天他们突然不在了、天星突然消失了,我会不会马上自杀的时候竟然说服了自己,哪一张面孔才是真实的我?

  或许真的只有把血和水搅在一起涂在脸上照镜子的时候我才可以看清自己……

  我一度后悔自己没有在学生生涯多读一些书籍多学一些哲理,多站在那些巨人的肩膀上俯瞰这个渺小的世界,我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与这个赤裸裸的社会和现实,只因为那样才活成了问心有愧却青春无悔的样子,生过,死过,那样如血的岁月才是青春……

  如若一切卷土重来我会怎么做?

  会带着这个世界生来克去也不过困兽之斗的答案莞尔一笑,做个冷眼旁观的看客;还是朝着这个藏污纳垢的世俗点点头,继续做那群为我出生入死之人的兄弟?

  这个……就问十七岁那年被人踩在脚下的我吧,现在的我没有答案,因为已经开始明白了那个傻老爸在我委屈巴巴地找他替我报仇之时他却一个多钟头给我嘣出的“和为贵”这三个字的意义,或许那时候他其实就什么都清楚,或许清醒的人是他,或许痴傻的人是我……

  但明白不明白那也都不重要了,我现在也已为人父,一切的一切都恍如幻梦般一轮回,我理解那种可以为一个人一个家而放下一切的执念……

  两个月后,我带着林灵、郁雯和孩子登上了旅游的船,和其他的旅游群众一起,这是林灵的意思……当然,承诺给郁雯的船我不会食言。

  我换了一种活法,说不准和之前在天星的时候比哪种境界更高,只是现在我想活得更舒适一些。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么谁敢吵醒我,我就“一步一步地变强,然后一点一点地找他算账。”

  “叮零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