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056章 沈钧说的对不起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不可能让沈钧背我,且不说雨大路滑,他的腿能不能撑得住还是个问题。刚才我跟在他的身后,明显看到他的脚步开始变得不自然,有些迟缓。

  沈钧见我半天没有动静,扭过头,沉声道:“磨蹭什么?还不上来?”

  我动了动自己的脚,心虚地说道:“不……不用了,刚试了一下,除了有点痛,并没有什么大碍。”

  沈钧直起身体,不错眼珠地盯着我,目光中带着怀疑。

  他比我高了将近一个头,哪怕站得比我低,仍旧带着俯视的效果。

  我以为他看穿了我的谎言,心口像是有一个鼓槌在敲,怦怦作响,脸色立马变得不自然起来。我赶紧垂下头,眼神躲躲闪闪地,就是不敢与他接触。

  停了几秒钟,沈钧开了口。我以为他要训斥我,谁知他却沉声道:“你不要逞强。”

  我紧绷的后背一下子松驰下来,将头摇得像波浪鼓,“不逞强,不逞强。”

  沈钧这才放过我,对小齐吩咐道:“你带路。”

  小齐应了一声,率先踏进树林,领着我们寻找他说的避雨处。

  未经开发过的路比下山的路难走数倍,地上的落叶已经腐烂成泥,一脚踩下去像是踩到了空处,软绵绵的,让人心慌。

  遮天蔽日的树枝为我们挡去了不少雨水,但同时也遮去了光线。天色本来就灰暗,如今更是影影绰绰得什么都看不清。

  我本来就怕黑,再加上这天地间除了雨声,再无其他声响,心里的惶恐如潮水般漫了上来,一寸一寸将我淹没。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刚才已经平稳下来的心跳再次剧烈地跳动起来,听得耳边震天动地,连劈哩啪啦的雨声都挡住了。

  走在我前面的沈钧突然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不由分说地抓住了我的手。

  过高的温度让我不由是哆嗦了一下,脸上的恐慌还没有来得及收去,惊愕地望着他。

  沈钧握着我的手紧了紧,并没有对他的举动有任何解释,而是问我,“‘城市氧吧’的想法真是你自己想出来的。”

  我垂下眼睑看了一眼我们两人交握的手,沈钧的手掌骨节分明,手指修长,完美得像个艺术品。我心里未曾褪去的惶恐渐渐被他掌心的温暖所慰平,如同在冰天寒地的冬日,被陌生人赠了一杯滚烫的热茶,除了温暖之外还有感动。

  太体贴了,简直体贴的不像沈钧。我惶惶然地想着,声音低低地回道:“是我自己想的。”

  沈钧淡淡地嗯了一声,道:“之前企划部也提过这个建议,如果不是确定你没有看过那份企划书,我以为……”

  说到这里,他就停了下来。

  怪不得当我提出‘城市氧吧’的意见后,他当时的眼神那么耐人寻味,原来是因为这个。我暗暗想着,拨开头上的树枝,说道:“以为我是偷了别人的劳动成果?我又没那么傻。”

  沈钧走到我的右手边,和我并行。听见我的回答,语气里带着淡淡地意外,“你不生气?”

  我疑惑地问道:“生气什么?生气你怀疑我?”

  沈钧沉默不语,看态度显然是默认了我说的话。

  我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问他,“难道在在心中,我就是个‘气包包’不成?一言不和就发怒。再说,这种事情有什么气好生的,你怀疑我很正常。”

  谁让我在沈钧心中,一直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纨绔呢。我的嘴角忍不住逸出一抹苦笑。

  沈钧可能从我脸上看出了端倪,沉默了片刻,突然破天荒地开口道:“对不起。”

  什么?!沈钧刚才在说对不起?我望着他,眼睛瞪得老大,眼珠恨不得从眼眶里脱出去。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过震惊,沈钧扬眉,“怎么?很意外?”

  我闭上大张的嘴巴,道:“何止是意外,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呢。”

  沈钧这人向来硬气得很,别说道歉,就是一句软话都没有听他说过。当然,除了面对白静姝的时候。

  想起白静姝,我开始变得不自在起来。被沈钧握住的那只手,像是烙在火上似的,又疼又麻。我下意识地动了动手指,想把它从沈钧手中抽出来,谁知却被握得更紧了。

  沈钧侧过头看了我一眼,用眼神询问我怎么了。

  我总不能告诉他,你现在是白静姝的男朋友,被你牵着手,我会特别心虚吧。只好咬了下嘴唇,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事。

  就我们两人说话这个功夫,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

  暴雨仍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更大了。就算是走在密林里,雨水也像是拧坏了的水龙头似的,哗啦啦地往下流。

  虽然是炎热的酷暑,但是山里的湿度本来就低,再加上被淋湿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没有了保暖的作用,被风一吹,冷得我不停地打颤。

  再加上,走了这么长时间,我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得抬都抬不起来,以至于步伐越来越慢。

  沈钧觉察出我的异常,突然打横将我抱了起来。

  我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被他牢牢地固定在了怀里。我条件反射地搂住他的脖子,惊诧地喊道:“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沈钧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自顾自地迈开腿,跟着小齐继续向前走,“林宝璐,该示弱的时候,就不要逞强。”

  我虽然瘦,但是也有一百多斤,沈钧也不是大力士,说话的时候鼻息明显重了,显然抱着我也不轻松。我的心口像被针扎了一下,咬了咬下唇,犹豫地说道:“你的腿行吗?”

  沈钧垂下眼睑,淡淡地扫了我一眼,“怎么?后悔了?”

  我没有吭声。

  其实沈昀问的这个问题,我偶尔也会问自己。

  后悔吗?后悔压断沈钧的腿吗?后悔当初任性妄为,肆无忌惮吗?

  可是无论我自问多少次,也没有答案。只不过有时候,目光无意间从沈钧的腿上扫过时,心会不由自主地瑟缩一下。像是碰触到了令我害怕的东西,下意识地避开。

  沈钧也没有再说话,抱着我,艰难地在林中穿行。

  我的耳朵就贴在他的胸口,漫天雨声中,他的心跳平缓沉稳,让人莫名地感到心安。

  又走了大约二十分钟,走在最前面的小齐惊喜地说道:“到了,就在前面。”

  我正要扭头去看,却感到沈钧抱着我的手臂一震,接着身体猛地往下坠去,扑通一声落在地上,彻骨的痛。

  ————————————

  收到很多小天使的催更留言,首先,先谢谢对这本书的喜欢,某匪真是欣喜又惶恐。

  至于更新,因为某匪是全职妈妈,全天要照顾小团子,所以只能等晚上他睡着的时候才能码会字。十一期间我会尽量双更,其他的时间就不能保证了,希望大家理解,谢谢大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