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59章 我不舍得让你疼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能是迫于沈钧的压力,沈二叔和赵斯莹判的很快。沈二叔因为贪污和指使他人绑架,判了十五年,赵斯莹则被判了八年。

  沈二叔想让许联帮他逃过牢狱之灾,不知道许联到底是没帮忙,还是没帮上忙,最后沈二叔为了减刑,把许联也举报了。说许联收贿受贿,还诬蔑我爸。

  世人常说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也许真有天道吧。

  沈钧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听胎教音乐,沉默了良久,最后只是轻轻叹息了一声。

  他从身后抱着我,淡声道:“你要是想报仇,我想办法让他多判几年。”

  我失笑,“你是正经商人,又不是流氓头子,还想办让让他多判几年,别闹了。”

  沈钧扳着我的肩,将我转过来,深情款款地道:“为了老婆开心,别说流氓头子,海盗我也做。”

  我赶紧捂着他的嘴,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叫道:“你快赶紧闭嘴吧,肉麻的我鸡皮疙瘩都撒了一地。再说了,你想做海盗,我可不愿意做海盗婆子。”

  沈钧笑了笑,眼角垂下的弧度特别温柔,看着我,没有说话。

  我往他脸上糊了一巴掌,将他嘴角的笑容遮掉,道:“算了,顺其自然吧。”

  沈钧问道:“你甘心吗?如果不是他,你的人生是另一种样子,你也不会失去一个肾。”

  我对着落地窗,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看着外面的阳光。天气很好,阳光如碎金般撒了一地,这种晴朗的天气,让我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没有什么不甘心的,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计较了,我只在乎我以后的人生怎么过。”

  沈钧深深地看着我,许久之后,和我相视一笑,淡淡地说了声,“好。”

  虽然沈钧没有出手对付许联,但是因为证据确凿的原因,许联被免去了职务。这个惩罚对许联来说并不重,大不了换条路东山再起,只要没入狱,没有失去自由。

  许联的事情尘埃落定后,苏绵绵给我打电话,说了声谢谢。我和她皆心知肚明这个谢谢是因为什么。

  苏绵绵早知道我把肾捐给了许云婧,只不过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所以才没有对我坦白过。如今,许联为了他犯的错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所以她才敢有勇气对我说谢谢。谢谢我没有让沈钧出手,对付许联,也谢谢我从来没有因此和她反目成仇。

  想起很久之前,她对着电话哭得泣不成声的样子,我笑着道:“你这声谢我收下了,不过我儿子的礼物,你这个做干妈的可不能不送。”

  苏绵绵突然哭了,哽咽着对我道:“璐璐,我对不起你,我明知……”

  我赶紧打断她,无奈地道:“好了,我知道你在坐月子,现在是抑郁期,但是麻烦你把眼泪收一收,不然落下月子病,我又要背锅了。”

  苏绵绵抽抽噎噎道:“蛇精病,我早出月子了。”

  听到她不哭,我暗暗松了一口气,撇嘴道:“你这么爱哭,还是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架势,我以为你还没出月子。”

  苏绵绵长叹道:“璐璐,真的,我感觉自己特别对不起你。”

  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但我还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么婆婆妈妈,都不像你了。如果你还把我当闺蜜,这种话以后都不要提了。”

  苏绵绵笑着呸了我一声,语气听起来轻松了不少,“你才婆婆妈妈呢。”

  我和她互相调侃了几句,挂断电话之前,她问我,是不是真的不怪她?我懒得理她,直接把电话撂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我怪过任何人,也不曾怪过苏绵绵。因为是她在我最落魄、最无助,过得最辛苦的时候,照顾我、帮助我,不离不弃的那个人。

  想到这里,我对坐在对面正看公文的沈钧道:“过两天约绵绵一起吃饭,从汤圆出生到现在,我只见过她一次。”

  苏绵绵生的女儿,小名叫汤圆,大名许云茵。

  上次出院之后,沈钧对我下了禁门令,不许我独自外出。如果想出门,需要在他的陪同下。所以从苏绵绵生下汤圆到现在,我只在她出生的那天,匆匆见了她一面。

  沈钧抬眼,看了看我大如西瓜的肚皮,不咸不淡地道:“你想见她,我让司机把绵绵和她女儿一起接来。”

  我差点吐血,不满地抗议道:“你这样太霸道了!”

  沈钧淡淡挑眉,“我还有更霸道的,你是不是想要尝试一下?”

  想起他之前让我一直在医院呆到分娩的要求,我嘴巴张了张,特别怂地小声嘟囔道:“别人的老婆一怀孕,老公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来满足她的要求。你倒好,反其道而行之。”

  沈钧将手中的文件放下,坐到我身边,搂着我的肩,淡声道:“你要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可以想办法摘下来给你。”

  我心里的不满被他三言两语给消了,无奈又认命地叹了口气,“知道了知道了,就是出门这件事不行,对吧?!”

  沈钧低下头,在我的头顶亲了亲,“你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这时候出门我怎么放心?乖,别任性。”

  我这人向来吃软不吃硬,心中最后的一丝无奈也被他的轻哄弄得烟消云散,顺从地点头应了。

  过了预产期一个星期,我的肚子还是没有反应。沈钧先是按捺不住了,帮我请了个专家看了看,最后听从专家的意见,送到医院进行剖腹产。

  我本想顺产,因为听说顺产对胎儿好。

  沈钧不同意,他说:“比起让你承受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巨大疼痛和折磨。我宁愿选择比较轻松一些的方式,让你少受一些罪。何况,你还那么怕疼。”

  我默了默,道:“受点疼,我也不怕的。”比分娩更疼的事情,我都已经经历过了,怎么还会怕这个。

  沈钧抓住我的手,单膝跪在我的床边,淡声道:“我怕。我不舍得让你那么疼。”

  因为他这句话,我听话地选择了剖腹产。

  因为在这个世上,我最无力招架的就是我爱的人,他比我自己还爱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