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1章 执子之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光想着怎么拦人,却忘了怎么防人。

  猝不及防之下,李慎朋顿时被夏芷晴一个背摔给摔到一边,接着发了疯般的夏芷晴继续没命地砸着铁门,就像是童话里的王子一样,非要把自己的公主给解救出来,只不过王动和公主的位置却是掉了个个。

  “住手。”夏芷晴在外面砸,王动在里面突然喊了一声,就在夏芷晴一愣神的功夫,却发现一支黑洞洞的枪口突然顶到了王动的咽喉上,缓缓地摇了摇头,像是乞求一般地说道:“夏夏,住手。”

  看到枪,夏芷晴终于意识到王动的选择是什么,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阻挡着自己的行动,两个人终于在万里之遥的地方相距,只是却被一扇厚厚的铁门给挡在门外,更加让夏芷晴揪心的却是王动,也许当这扇门再次开启的时候,自己迎到的却是他已经冰冷的尸体。

  夏芷晴终于冷静了下来,目光顺着狭小的窗口向室内望去,屋子中间的病床上面躺着一个少女的身体,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人看着就有一种恐惧感。

  离少女不远,静静地站着一个女人,虽然脸被口罩给挡住,并不能看清她的相貌,可是这一刻夏芷晴是在嫉妒她的,也许在王动生命的最后一刻,陪在他身边的并不是自己,而是这个女人。

  “打开门,让我也进去,好不好。”夏芷晴的声音异常的平静,只是听到这句话的人们却都瞪大眼睛,要知道只要进到房间里面,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窗户后的王动明显地感受到了夏芷晴的意思,眼里流着眼泪,缓缓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就这样吧,挺好。”

  “好,那我就在这里陪着你。”夏芷晴说到做到,经过这么长时间,她也感觉到了一丝的疲倦,默默地回头,先是冲着李慎朋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微笑道:“能不能给我搬来一张床?”

  质疑床的用途显然是脑残才能做出来的事情,可是这么大的决定谁又能做得了这个主?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带队的金警督身上。

  做为此地的最高领导人,这个决定显得应该由他做出来才可以。

  可是,这个决定实在是不好做,看夏芷晴这样子,分明就是一心想要陪王动赴死的架势,要是自己真的答应她了,岂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一般,可是就算自己不答应……自己又能挡得住吗?

  “小夏,你……”

  还没等金警督说完,夏芷晴却动了,嘴里无奈地说道:“好吧,你们不同意,我自己搬。”

  夏芷晴说动手真的没有任何的犹豫,自己四周张望了一眼,看到角落里放着的一张移动病床,立刻走了过去,试了试,自己便把床推了过来,直接堵到了门口停了下来,接着又拜托地说道:“麻烦你们把我的皮箱拿过来好不好?”

  这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金警督也知道凭自己的能力已经限制不了夏芷晴,点了点头,回头吩咐了一声。

  过了一会,不光夏芷晴要求的皮箱被送了过来,而且连铺床的床单之类的也拿了过来,一切摆放得整整齐齐,夏芷晴就算是在这里安家了。

  手中的枪早就已经放了下,王动默默地看着夏芷晴做着这一切,他并没有出声阻止的意思,他能体会到夏芷晴的心情,今天她做到的,也是自己能为她做的,就算把两个人换一个位置,自己的选择只能是跟她一模一样。

  一扇铁门虽然把两个人的身体分开,却不能分开两个人的心灵,就这样夏芷晴以一种怪异的方式在这里安家落户,两个人每天所做的就是隔着铁门相互窃窃私语,只是让其它人看到,却有一种想流泪的感觉。

  过了两天之后,情况终于有了变化,早上起来之后,王动就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体变得虚弱了起来,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顿时苦笑了起来,看来自己也是逃不掉命运的折磨,终于被感染上了病毒。

  “王动,你醒了吗?”铁门上传来夏芷晴的敲门声,王动挣扎地爬了起来,微笑地透过窗户看着早已经等待多时的夏芷晴,顽皮地做了个鬼脸。

  “你的脸……”敏感的夏芷晴立刻发现了王动脸色有些不对,脸上明显带着一丝不健康的潮红,就算他在笑,可是也掩饰不了他的虚弱,陡然间一丝不妙的念头袭上了夏芷晴的心头,眼睛立刻瞪到最大。

  “没事。”王动微笑地摇了摇头,轻轻笑道:“早就意料到的。”

  这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夏芷晴的手轻轻按在玻璃窗上,仿佛正在抚摸着王动的脸一样,泪水已经模糊了自己的眼眶,却依然微笑地说道:“我陪你。”

  “好。”

  王动被病毒感染的消息快速地传遍了整座军营,大家在为王动默默祈祷的同时,也被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所震撼,默契地把这片小小的空间留给了两个人,并没有人去打扰到两个人的平静。

  又过了一天,王动发热的状况已经变得愈加的严重起来,最开始带进来的小姑娘早就已经死掉了,尸体被廖珍珍裹到了尸袋里面,通过送饭的小口送了出来,直接就被火化掉,而现在变成小白鼠的就变成了王动。

  当窗户另一头的脸陡然消失在自己视线中时,夏芷晴才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她不愿意休息,不愿意去睡觉,甚至不愿意去吃饭,每天只是熬到不行的时候,才眯上那么一会,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通过窗户观察着里面王动的情况。

  各种的抗生素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无数次的失败也让廖珍珍变得狂躁了起来,到了王动生病的第五天上,她似乎也开始放弃了。

  廖珍珍坐在病房一角的椅子上,差不多已经两个小时了,除了那双眼睛偶尔会活动一下之外,也看不出她在想着什么,窗外的夏芷晴已经变得绝望了起来,嘴里不住地哀求道:“廖医生,你起来呀,你救救王动,救救他。”

  也许是廖珍珍听到了夏芷晴的话,自己缓缓地站了起来,挪到了窗户外,呆板的目光看着窗外的夏芷晴,缓缓地说道:“能试过的办法我都已经试过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夏芷晴陡然燃起了希望。

  “你不觉得我跟病人接触了这么久,却没有生病,这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

  被廖珍珍这么一提醒,夏芷晴陡然也想了起来,廖珍珍跟病人接触的时间比王动还要多,为什么王动得病了,可是她却不有得病呢?难道……

  “廖医生,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比对一下我们俩个人的血液就可以,我的血液里肯定有能克制病毒的东西,我要把它找出来就能救得了王动。”

  夏芷晴变得更加的兴奋,连声道:“那快点动手呀,廖医生。”

  “可是……”廖珍珍顿了顿,接着缓缓地说道:“你也看到王动现在的情况了,我怕……”

  “怕什么?”夏芷晴的表情顿时愣住了。

  “因为要试验,也许会需要大量的血液,我怕……他会挺不到最后的时候。”

  夏芷晴顿时就明白过来廖珍珍跟自己谈话的目的,她想用王动的血液做试验,却怕王动因为放血而加速自己的死亡。

  选择权已经落到了自己的手上,可是这是么多艰难的一次选择。

  不放血,肯定是死,就算放血也不一定能生。

  夏芷晴的目光留恋一般地在粘在王动的身上,半晌缓缓地吐了口气,艰难地说道:“好。”

  比起正常人殷红的血液,王动的血液明显要更加鲜红一些,一管血液先从王动的手臂里抽了出来,接着廖珍珍又吃力地抽出自己的血液摆到了一起。

  对于时间,夏芷晴已经感受不到流逝,目光牢牢地固定在王动的脸上,哪怕他的一丝痛苦都能让自己感到一丝惊喜,这就证明了王动现在还活着,虽然他不能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可是自己相信,他肯定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的。

  天黑的时候,疲惫的廖珍珍终于拿出了她的第一次成果,她并没有猜错,自己的血液跟王动的真的有些不同,自己所做的就是简单把那些不同分离出来,然后再注入到王动的身体里面。

  当小小的针筒刺进王动的身体里,夏芷晴的身体已经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一念生一念死,生死只在这一瞬间便会产生结果。

  已经很久没有动弹的王动突然动了一下,就在夏芷晴以为王动的病会好的时候,王动的口里突然喷出了大量的血液,鲜红的血液瞬间染红了病床,也让她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完了,一切都完了。

  身体已经瘫软到了病床上,就连站起来的力量都已经不受存在,从前的场面如电影一般在自己脑子里掠过,夏芷晴意识到,一切好像终于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终于恢复了一丝力气,夏芷晴刚要挣扎地看王动最后一眼,突然自己听到铁门上传来轻轻的敲击声,接着廖珍珍的声音便钻到了自己的耳朵里:“夏夏,夏夏,你在吗?”

  “在。”夏芷晴连忙回了一声,努力地站了起来,入眼突然看到了一张欣喜的脸,接着廖珍珍激动地说道:“王动没事了,王动已经开始恢复了。”

  啊?陡然的惊喜却让夏芷晴愣了一下,停了大概有那么几秒钟,突然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接着便大声喊了起来:“你说什么,王动的病好了?”

  ……

  时间一晃又过了两个星期,那扇已经紧紧关闭了一个月的铁门终于要被拉开了,几乎所有的维和警察都已经站到了这间小小的医院里面,目光全部注视着铁门的方向。

  病床已经被移开了,做为最高长官的金警督跟夏芷晴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一同见证着这神圣的一刻。

  ‘吱’铁门缓缓被里面给拉了开,接着两个人的身影并肩出现在病房的门口,看着夏芷晴已经布满泪痕的脸,王动缓缓地走了过去,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轻声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