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四百一十八章番外十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你让我抱一下,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他像个树袋熊紧贴在时笙身上,说话间,脸还在时笙的脖子处蹭了蹭。

  时笙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你先松开,我让人给你准备吃的。”

  “松开你就跑了。”

  “她要是不跑,你就死了。”男人阴沉的声音自两人身后响起。

  艾伦听出是季予南的声音,挑衅的收紧手臂,和时笙贴的密不透风。

  季予南冷笑,伸手抓住泰勒的衣领往后拖了几步。

  艾伦脖子上被勒出了一条青紫的红痕。

  季予南阴沉紧绷的俊脸在灯光下泛着冷漠的光,一身笔挺的西装恰到好处的勾勒出男人精瘦的倒三角的身材,“下次再敢抱她,我就剁了你。”

  艾伦下意识的想呛他,但又觉得没意思。

  时笙和季予南已经结婚了,他就算再不甘心也改变不了什么,还不如洒脱一点。

  “季少怎么说也是在美国呆过的,不会连告别的拥抱都不允许吧。”

  季予南冷哼,“告别你不会用嘴巴,非要动手动脚?”

  “季少的意思是,让我跟时笙……吻别?”

  苍天可鉴。

  他真的没有要呛他的意思,只是说到这里,便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句。

  季予南俊美的脸上有短暂的僵硬,瞳眸微微一缩,翻滚而过的是滔天的怒气。

  明显带了威胁意味的两个字从喉间溢出,“你敢。”

  见两人越说越僵,时笙急忙插话,“艾伦,你不是说你还没吃饭吗?我让人带你去吃饭。”

  季予南阴沉的脸色稍缓,抬手揽过时笙,吩咐一旁的保镖,“带客人去吃饭,吃完饭后亲自送去机场,别怠慢了。”

  艾伦:“……”

  ***

  莫御煊三岁半的时候,见到幼儿园的同学出去旅游拍的照片,也闹着要出去玩。

  莫北丞被闹了几次,便答应了。

  南乔约了时笙和木子。

  为了照顾孩子,选了孩子感兴趣的海边。

  莫御煊第一次坐飞机,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在位置上爬上爬下,兴奋的咯咯直笑。

  突然,他指着窗外,一脸激动,“三哥,三哥,棉花糖。”

  三岁半的孩子,吐字已经很清晰了。

  南乔:“……”

  莫北丞低沉冷静的声音响起,有点凶,带着训斥的味道,“叫爸爸,不准叫三哥。”

  这个年纪的孩子还不知道自己分辨是非对错,见爸爸凶他,扁了扁嘴巴,眼眶里迅速积起了一层水雾。

  却倔强的不肯哭。

  就包着两包眼泪,睁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他。

  看的人心都要碎了。

  南乔要哄,却是莫北丞先一步将莫御煊抱进了怀里,尽量柔和的解释,“三哥是妈妈叫的,你该叫爸爸,懂吗?”

  莫御煊抿着小嘴,脸上还是委屈的不行,过了半晌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莫北丞舒了口气。

  时笙很喜欢孩子,尤其是小小的很软萌的孩子,她朝莫御煊伸手,“御煊,来姨姨这里。”

  莫御煊早已经忘了刚才被爸爸训的事了,扑腾着小手小脚朝时笙扑过去。

  中间隔着走道,时笙又坐在靠窗的位置,他这一扑,直接扑到了季予南怀里。

  季予南准确无误的接住他,软软的身体被他揽在怀里,奶香味扑鼻。

  他很少抱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和这么大的小豆丁相处,但此刻,心里却软成了一团。

  莫御煊看着他,软软的喊了一声,“季叔叔。”

  时笙将莫御煊接过来,“御煊,有没有想姨姨啊?”

  上次见面还是三个月前了。

  孩子忘性大,分开时哪怕再难舍难分,时间久了就淡忘了。

  莫御煊望着时笙胸口上的钻石胸针,好奇的伸手去抓。

  季予南截住他的手,认真的对他说道:“那是我的,你不能碰。”

  时笙太阳穴两侧突突的跳,用脚狠狠踹了一脚季予南,“再敢胡说。”

  木子没忍住,一下就笑了出来。

  莫北丞哼了一声,别过脸不看他,“德行。”

  莫御煊很懵懂,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嘴巴一扁,‘哇’的一声就哭了。

  眼泪大滴大滴的冒出来,落在时笙身上,“季叔叔,凶。”

  季予南:“……”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哄孩子,尤其是哭成这样的,记忆中,他就没哭过。

  他皱眉,和莫御煊大眼瞪小眼。

  越看越嫌弃,一个男孩子,怎么跟个女人似的娇气。

  难道是三哥太硬气了,生个儿子和他性格互补。

  那以后,估计得弯了。

  季予南看了眼一侧的莫北丞,自动脑补出他翘着兰花指锤人小拳拳的画面。

  莫御煊还在哭,鼻尖都红了。

  他想直接拧着衣领丢给莫北丞,但看了眼身侧的时笙,忍着性子柔声道:“那个不能摸,要不,我的给你摸。”

  时笙:“……”

  南乔:“……”

  木子:“……”

  莫北丞面无表情的道:“活该现在还没孩子。”

  季予南似笑非笑,“你这是妒忌。”

  “我脑子有毛病才妒忌你。”

  莫御煊已经不哭了,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季予南和莫北丞呛声。

  南乔和时笙对视一眼。

  觉得这两个男人真的无聊透了。

  “你妒忌我没孩子,晚上做事不用偷偷摸摸的。”

  “御煊,”莫北丞看向萌萌哒的莫御煊,“告诉季叔叔,你现在和谁睡?”

  莫御煊还在抽噎,“自己……自己睡。”

  “……”季予南嘴硬道:“这么小的孩子就让他自己睡,丧心病狂。”

  他这么大的时候,也自己睡了。

  “和没孩子的人沟通有障碍。”

  ……

  飞机到达机场。

  季予南主动抱起莫御煊走在前面。

  事先联系好的车子已经等在外面了,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一行人直接去了酒店,在附近找了家餐厅吃饭。

  莫御煊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大海很兴奋,闹腾着要去海边游泳,南乔哄了好久,最后还是莫北丞直接在屁股上拍了两下才老实了。

  “爸爸,你明天带我去游泳好吗?”

  “好,但你等一下要乖乖洗澡睡觉,明天早点起床。”

  “好,我明天六点就起来。”

  回到房间,莫御煊趴在莫北丞的肩上已经快睡着了,被叫起来洗漱时又哭了几声。

  洗漱完,南乔给他讲了睡前故事,见莫御煊闭上了眼睛,才关了灯轻轻退出房间。

  他们定的是两室一厅的套房。

  莫北丞站在外面等她,倚着墙,指间捏着一支没点的烟。

  他洗过澡了,头发上还有水汽,浴袍的带子松松垮垮的在腰间系着,露出胸膛上小麦色的肌肤,肌理分明,每一处线条都是优雅且蓄着力量感。

  “睡着了?”

  喉结滚动,沙哑的嗓音自胸膛处低低的溢出,漆黑的眸子仿佛冒着火光。

  南乔:“恩。”

  男人揽着她的腰和她互换了位置,女人的背脊重重的撞在了那只按着她背脊的手上。

  不疼。

  但这样的力度和姿势还是让南乔的心里狠狠悸了一下。

  她抬头,“三哥。”

  莫北丞倾身,吻上了她的唇。

  舌尖撬开她的唇齿,强势的闯了进去。

  一记漫长的吻结束,两个人的气息都有些不稳了,莫北丞贴着南乔的额头,“结束了吗?”

  自从生了莫御煊,南乔的大姨妈就要整整七天才结束,所以,每个月他都有那么几天暴躁的想将莫御煊重新塞回去。

  “恩。”

  莫北丞温温凉凉的笑了,弯腰,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南乔被他压在酒店柔软的床上,整个人都陷进去了,他吻的很重,让人有轻微的不适。

  男人的手停留在她衣服的拉链上,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拉下,眉头一皱,直接将衣服给撕了。

  布料破碎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

  更清晰的,是门口那道软糯的属于孩子的声音,“爸爸,我今晚想跟你们一起睡。”

  南乔:“……”

  她条件反射的抬手将还覆在她身上的莫北丞推开,用被子盖住微露的春光,“御煊。”

  “妈妈,我想跟你和爸爸睡。”小丸子很萌,穿着小熊猫的睡衣,可爱的很。

  莫北丞抿着唇,脸色沉得像是要沁出水。

  他的衣服虽然还好好的穿在身上,但他垂眸看了眼身下,情况也不比南乔好到哪里去。

  “我去洗澡。”

  南乔问莫御煊:“今天怎么想着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呢?”

  “季叔叔说,我每天都和爸爸妈妈一起睡,明年妈妈就会给我生个小妹妹了。”

  已经走到浴室门口的莫北丞猛的沉下了脸。

  南乔哭笑不得,对上儿子懵懂且一脸认真的小脸,却又不知道怎么和这么小的孩子科普这种事。

  ……

  旁边的房间。

  季予南餍足的在时笙身侧躺下,也不顾身上的汗,直接将女人柔软的身子揽进怀里,唇瓣在她脖颈上来回亲吻。

  “时笙,我们也要个孩子吧,你看御煊多可爱。”

  时笙很喜欢孩子,之前一直避孕是因为觉得两个人刚结了婚,磨合期还没过。

  现在已经结婚三年多了,今天又看到御煊,想要孩子的念头就更加强了。

  她点头,“好。”

  男人环在她腰上的手臂猛的收紧,勒得她两侧的肋骨都在隐隐作痛,“时笙,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没想过要孩子,更没想过……”

  有一天会在一段感情里陷得这么深,还甘之如饴。

  “想过什么?”

  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刚刚又被折腾的够呛,现在被季予南抱在怀里,时笙困得眼睛都闭上了,说话也已经有几分模糊了。

  季予南失笑,“没想过我未来的妻子居然是我钦点的丑秘书,那时候……”他顿了顿,“你真的很丑。”

  穿着老气横秋还不合身的正装,头发全部挽在脑后。

  看着就,很丑。

  怀里。

  女人已经睡着了,呼吸均匀,脸颊上红晕还未退。  季予南的手移到女人平坦的小腹上,微微勾了唇角,似乎那里已经孕育了一个孩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