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172章: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谁能想到,一个十多岁为了家族就跟容凛在一起的夙惜,这么多年竟然连自由的滋味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不得不说,还真是可悲!

  但现在好了,没有被容凛拿捏的时候,才发现日子竟然如此美好。

  “姐!”

  “我有些后悔把肾给龙彦了,这样的话,我就可以有很多时间享受现在的生活了。”

  “……”这个,是她自己作的!

  虽然羽毛有些心疼,但还是觉得夙惜真的疯了!

  不舍得龙彦死,但夙惜的做法,还是让她有些不太能接受。

  那毕竟是自己的一颗肾啊,她竟然说给出去就给出去,并且还是为了要在容凛身边的时间少一点!

  “你当时根本没分清楚主次!”

  “……”

  “要是你告诉我只是想要离开容凛的话,我们现在的状况不就是离开了吗?何必要去牺牲自己的身体!”

  这是羽毛第一次这么严肃的对夙惜抱怨!

  之前都不忍心说她,但现在却也是彻底忍不住不了!

  “嗯,我知道错了!”

  “……”错,错了?

  原来夙惜也是会认错的?

  这一刻的夙惜,让羽毛有些哭笑不得!

  不想和她多说,只道:“你只要看清楚自己的心就好了,不爱容凛是你这辈子的福气!”

  “嗯,只可惜我的福气有点短了!”

  “……”还说!

  好生气啊!

  羽毛觉得自己真的很生气,但偏偏也是拿夙惜一点办法都没有。

  要是当时她知道的话,就算是豁出命也一定会阻止她的,可惜这世上没有早知道这回事。

  “那你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时光吧!”一颗肾的人,怎么看都觉得危险。

  指不准哪个时候就出了什么事儿!

  挂断羽毛的电话!

  夙惜整个人也更豁然开朗起来!

  “只是没有把柄了而已啊!”只要是容凛没有办法拿捏自己了,那她不就是自由了吗?

  可惜在你这明白这一切,已经太晚了!

  要是早点知道的话,那她……!“对不起,我自己!”

  是的,对不起自己!

  不过接下来的生活,她必定会好好珍惜!

  “小姐,我给你做了一些红薯!”

  “好!是烤的?”

  “嗯!”

  “谢谢!我很喜欢!”夙惜淡笑说道。

  来到这里后,这里的阿姨每天都会变着花样给她做吃的,而她也越来越喜欢这边的生活方式。

  或许最开始也有一些不习惯,但现在好了,兰台江的口味,她还当真是喜欢的很。

  接下来的时光!

  夙惜尽可能的不去想容凛,虽然知道他是真的要和木雪结婚了,可她一点也没有再去关注他的消息!

  如羽毛说的那样,她很是珍惜现在的生活。

  但容凛这边却不淡定了!

  “大少!”

  “说!”

  “夙惜小姐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容修面色凝重的禀报!

  他不知道大少想要做什么。

  去兰台江之前,就让人好好看紧了夙惜,现在从兰台江回来了,还是会让人好好看着夙惜!

  只是夙惜那边,真的什么也都没有!

  “没有吗?”嘴角,扬起一抹苦涩的笑!

  那个女人,到底是……!

  也是啊,她现在没有什么把柄被自己给拿捏着,所以也就为所欲为了。

  她……当真是没有心!

  “没有!”

  “……”没有!

  没有,算是一个好消息吧,但对他容凛来说……!

  “知道了!下去吧!”

  “那婚礼?”

  “照常!”自然是要举行的!

  他也想要看看,那个女人喜欢上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到现在为止,容凛依旧认为夙惜有喜欢的男人,而要让那个男人出来的办法,唯一就是要他结婚后。

  要让那个女人彻底的以为他不会再纠缠,那个男人才会出来!容凛就这样单方面的想着。

  婚礼,到底还是来了!

  木雪一身婚纱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容凛结婚了,全国多少人都在关注着这场婚礼。

  而容凛在想,夙惜现在看到了吗?

  看到了也好,看到了,她也就能无所顾忌的让那个男人出来了!

  “凛!”木雪挽着容凛的手臂,眉眼都笑的弯了!

  虽然知道这场婚礼到底是如何来的,但她不着急,只要人是自己的了,那么接下来的事儿也就好办多了!

  只要人在一起,就不担心没有在一起的那一天!

  “说!”

  “我很幸福!”

  “……”幸福!?

  竟然会感觉和他在一起很幸福!

  那么夙惜呢?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年,她觉得幸福吗?

  婚礼的场面很是盛大!

  虽然只是装样子,但容凛的婚礼必定不会寒酸!封黎出现在婚礼上,一时间有些苦涩的不知道该如何说!

  看着容凛,“凛,你确定了吗?”

  “母亲问的太多了!”

  “……”问的太多了吗?

  虽然这些年容凛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不好,但现在这样说,封黎到底还是有些挂不住面子!

  “既然是你的选择,就好!”只是可惜了夙惜!

  他们之间这辈子,大概是真的无缘吧。

  不过封黎想,夙惜离开容凛,一定会过的更好。

  毕竟容凛这么多年对她也真的算不上好,让她承受了那千万的滋味和痛苦,现在让她离开,其实也好!

  “但愿你以后不会后悔!”封黎感叹道。

  虽然在婚礼上作为母亲最好不要说这样的话,但她到底……!还是说了。

  夙惜那么好的孩子,当真是可惜了!

  容凛:“……”后悔吗?“母亲想太多了!”

  就算后悔,也一定不是他容凛后悔才对。

  羽毛和容毓也来了,虽然不看好这个大哥,但这样的场合要是不出现的话,也不太好。

  “恭喜!”羽毛很是僵硬的对容凛道。

  这个男人折磨了自己的姐姐这么多年,现在总算是摆脱了,也值得为夙惜高兴!

  没人知道夙惜当时为什么会将肾给了龙彦,若不是被这个男人给压制的绝望了,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命都不想要了。

  到底,夙惜那么坚强的人,还是被他给逼到了绝境,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逼迫人的本事,还真是强大!

  但不管如何,现在都已经过去了。

  “谢谢!”

  “不客气,我还要为姐姐替你说一声恭喜,她带给你的!”羽毛嘴巴有些时候也不饶人!

  而现场的气氛,因为她的这句话,凝固了!

  容毓将她往怀里一楼:“你呀,就是话多!”

  “恭喜了!”

  适时的化解了这一场尴尬。

  羽毛瞪容毓一眼,含沙射影的道:“你还嫌弃我话多是不是?果然男人都不是个东西!”

  “……”冤枉!

  容毓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个炮灰,为容凛挡的炮灰!

  而容凛,在羽毛这句话后,原本就不好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

  他和夙惜之间,到底谁不是个好东西?

  羽毛可不想管这么多,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在想,这容凛怎么就如此的不是个东西!

  “好了,走了!”

  “哼!”

  哼哼唧唧的就走了,不再和这个男人说话。

  容凛:“……”!

  一段小小的插曲,自然不会对在场的人有所影响,只是木雪看了看羽毛的背影,眼底一抹不屑闪过!

  就算不代价,她也是自己的弟媳妇了呢,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众人:“……”那也要看容毓答应不答应!

  不过羽毛这样强悍的性格,怕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拿捏的吧!?

  ……

  远在兰台江的夙惜!

  今天的心情有些低落,但也不影响她作画!这低落的原因,不言而喻……!那个男人要结婚了,原本是好事儿。

  但她心里还是难免会有些计较!

  “小姐!”

  “嗯!”

  “羽毛小姐的电话!”佣人将她的电话拿过来。

  夙惜将手上的东西放下,接过:“喂,羽毛!”

  “姐,你没事吧!”虽然夙惜不止一次的说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但羽毛还是担心她会一个人躲着偷偷的哭!

  对于羽毛这样的担忧,夙惜笑了!

  “我有什么事儿!”

  “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没有!”毫不犹豫的回答没有!

  她自然知道羽毛到底在问什么感觉,对于那个男人,她怎么可能没感觉呢?

  不过不管如何,今天之后,他们之间就真的彻底的完了!

  他有了他的家庭,而她,自然也有了她的生活,若是在这之后他们还纠缠在一起的话,那么……那个身份也会令她自己不耻!

  “那就好,那就好!”羽毛算是松了一口气。

  夙惜眼底闪过一抹苦涩!

  终究什么话都没说,“没事我先挂了,还在画画呢!”

  “哦,你画吧!”

  匆匆说完这句,羽毛就挂断了电话。

  而这边的夙惜,看着黑屏下去的电话,心绪久久的都无法平静下来。

  今天是容凛和木雪结婚的日子,原本应该是她最该庆祝的,可现在……却是沉重的有些喘息不得一般。

  “疯了!”甩甩头,继续作自己的画!

  不管如何说,那个麻烦的男人以后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必定是最好的。

  至于别的事儿,她也不该去想那么多!

  毕竟以后,她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容凛!”不知不觉,原本该画的画,却写上了容凛两个字。

  这耀眼的颜色,几乎刺痛了夙惜的双眸。

  胡乱的扯下画板上的画纸,狠狠的揉成一个团丢在垃圾桶里,再也不想去看一眼。

  ……

  容凛觉得,自己都结完婚了,那么那个女人的男人应该出现了吧。

  毕竟自己已经花了这么大的代价!

  可惜,得到的结果是:“没有!”

  “还是没出现?”

  “没有!”

  “……”还是没有!

  那么那个女人口中所爱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呢?

  即便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也都没出现,他都要怀疑,那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夙惜胡乱说的。

  “容修!”

  “是,大少!”

  “去查,立刻!”要找到那个男人是谁!

  容修:“……”又要查什么?

  显然,这段时间容修的神经已经被容凛给祸害的不知道什么样子了,以为现在一句话就能揣摩他的意思么?

  殊不知,容修也已经被这段时间的容凛搞的有些蒙圈,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查什么。

  容凛:“查她的那颗肾到底是给了哪个男人!”

  “……是!”原来,他是要知道这个!

  男人!

  不过那件事之前就已经被离御给压下来了,那么现在也应该不好查了吧?

  当然容修不敢说,毕竟在容凛身边这么多年他也知道,只要是这个男人想要知道的,那么他就算是费尽千帆也要将真实的答案带来他身边。

  容凛整个人都烦躁不安!

  心里一直都在想着,会不会是夙惜骗了自己,而他更不知道,若是真的骗了呢?

  真的骗了……!

  “总裁,夫人来了!”容修刚走,秘书就来通报!

  容凛眸色一暗:“她来做什么?”

  “这个!”

  “让她回去!”

  显然,容凛现在不想见木雪!

  从婚礼之后,他们之间就没有见过了,那场婚礼本来就只是一场交易,这一点木雪自己也知道。

  至于交易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让夙惜光明正大的让那个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可惜,时间过去这么久了,还是没有出来。

  “凛,你为什么不肯见我!”木雪见不到容凛,直接就闯了进来。

  秘书颤颤巍巍的跟在身后,额头上已经冒出细细冷汗:“总裁,我们拦不住夫人!”

  “下去!”

  “是!”

  得到这句话,秘书如获大赦一般,赶紧的就下去了。

  当办公室里就剩下容凛和木雪两个人的时候,男人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墨来,看到这样的容凛,木雪浑身都是一阵哆嗦!

  这个男人,好可怕!

  “说吧!”

  “我,我想要新剧的女主角!”

  “导演不答应你?”

  “我,我还没找过导演!”其实她是想要用这个借口来看看这个男人的。

  可谁知道,容凛却厌恶至极这样的借口。

  这么多年,有这样虚荣的借口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不少,也正是因为这样,夙惜才能在他身边更为长久!

  因为那个男人谋划的,甚至是一般男人都比不上的。

  “滚!”

  “容凛,你答应过我的!”木雪紧张的看着男人。

  虽然这时候说这些会将这个男人给惹毛,但她只是想要争取多一点时间和他在一起!

  而容凛:“以后要什么直接跟秘书说,不要忘记我们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不该出现的时候,最好不要出现!”

  “否则……!”

  “……”否则什么?难道这个男人还要杀人不成!?

  想到杀人两个字,木雪浑身更是一阵哆嗦,不敢多说,直接赶紧离开!

  不过不管如何,她现在都是容凛的夫人,在这段时间,她最好是利用这个身份争取得到更多的东西才好!

  至于别的,不是自己的,也最好不要多想。

  至少暂时不要想!

  先让自己走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至于别的,以后再说。

  ……

  当办公室就剩下容凛一个人的时候,嘴角上挂着淡淡的嘲弄,对女人的嘲弄!

  “都有目的!”包括夙惜当时接近他的时候也有目的!

  唯独她……没有!

  可惜,她死了!

  因为她的死,他不好过,自然也不会让害死她的人好过!可是现在为何心里如此不好过的,竟然是自己!?

  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夙惜,你这次的目的是什么呢?”容凛看着相框上的女人问!

  他很想知道,这个女人这次到底又是要为什么。

  虽然心底很是不愿意承认,但也不得不说的是,这次他是真的输了,心里似乎有一个什么样的声音!

  很不愿去承认,但也不得不去承认。

  “夙惜!”

  该死的女人!

  容修的动作虽然快,但毕竟是离御要想办法压下的事儿,所以这次想要知道,自然也没有那么容易。

  “大少!”

  “如何?”

  “离御封锁的很严密,不知道当时拿走肾的到底是谁!”

  “……”离御,封锁严密!

  当初是和杭少聂一起离开的,之后他去月歌山的时候,也见到杭少聂,所以那颗肾必定不是给杭少聂的!

  那么封锁如此严密,让离御如此大费周章的,会是谁呢?

  难道是:离御!

  “去查离御!”容凛语气很是沉冷的说道。

  离御……!

  容修:“应该不是离御!”

  “嗯?”

  “当年那个女人没有死!”所以一定不会是离御的。

  容凛:“……”

  那这件事就更奇怪了,是什么样的人,至于让容凛用这样的心思来封锁?那个人对离御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离御,夙惜!

  这两个名字在脑海里不断的充斥着,也在无限的撕扯着他的理智。

  “围绕离御,总是没错的!”

  “是!”容修点点头。

  既然是离御全方位封锁的消息,那么围绕在离御身边,总是没错的。

  容修出去,容凛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出神!

  眼底生出些许苦涩!

  好像,哪里错了……!

  但到底,“夙惜,要是你敢骗我……!”后面的话已经说不下去。

  即便是只有他一个人,也已经能说不下去。

  要是夙惜敢骗他的话,那他……还真是被她给骗了。

  也不得不说,跟在他身边的这些年,这个女人的脑子也有了那么几分,竟然能算计的他和木雪结婚了。

  ……

  比起夙惜和容凛的关系紧张!

  杭少聂和龙彦的关系现在是如胶一般,虽然求婚典礼让龙彦很遗憾,但婚礼却是让她这辈子都幸福的时刻!

  所有该来的人都来了,容毓,羽毛!甚至是连萧茜和慕一都来了。

  只是,“杭少聂!”

  “嗯!”

  “你说容凛知道这颗肾在我这里,会不会直接挖走?”那个男人,确实有可能做这样的事儿的!

  但杭少聂却道:“放心,他不能!”

  会是会恨不得挖走的,但这些都不是他们现在考虑的,毕竟就算是容凛想,也必定是做不到的。

  ……

  夙惜这段时间过的很好。

  羽毛给安排的生活很清静,她很喜欢!更重要的是,容凛自从结婚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虽有苦涩,但这也是她要的。

  “小姐,二小姐来了!”夙惜正在作画,佣人就匆匆来报。

  夙惜:“……”羽毛来了!

  听到是羽毛,就赶紧放下手中的画笔,然后跟着佣人去了主楼。

  看到羽毛的时候,夙惜笑了!

  “姐,你竟然笑了耶!”羽毛就好像看到新大陆一样新奇。

  不得不是,这些年和夙惜在一起,羽毛感受最大的就是,夙惜这么美好的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多笑笑呢?

  要是她也笑的话,那会很好的!

  现在,总算是笑了!

  夙惜:“很奇怪吗?”

  原来这些年她都不怎么笑,以至于这个回来的妹妹,大概也都觉得她是一个不会笑的人吧?

  羽毛:“当然奇怪,你都不知道,我回来这么多年,见你笑的次数绝对不要超过三次!”

  “……”三次!

  这都多少年了?竟然笑的还没有三次!

  不过不得不说,在容凛身边的她,确实是很少笑的!

  “现在好了,以后我会争取让自己多笑笑的。”

  “那就好了!”羽毛放心的点点头。

  像是想到什么,又对夙惜道:“多了,容凛最近在查一个叫霈老的人,你和那个人有什么牵扯吗?”

  “……”霈老?

  夙惜自然知道,容凛一度的认为她和霈老有什么牵扯,还因此出卖了他。

  那个男人啊,到底是从来都不曾相信过自己,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他相信不相信自己,也都无所谓了。

  “霈老找过我,让容凛认为,我背叛了他!”

  “他相信?”

  “相信!”

  “……”还真相信啊?“还真是个渣男!”

  现在好了,原本羽毛就认为容凛不是个好东西,现在因为夙惜的缘故,更认为那个男人不是个什么好人了。

  夙惜微微一笑,表示都过去了,所以不那么在意了。

  “姐。”

  “嗯?”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容凛并非真的想要娶木雪呢?”或许,有什么别的原因,但却又说不出来!

  羽毛一向想的就比较多。

  大概是因为和容毓在一起的缘故,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要知道,容毓这个男人以前为了一个叫岳小辛的女人,也是不折手段的伤害着她呢。

  夙惜看了看她,“你是在为他说好话吗?”

  “怎么可能!”羽毛想也没想的否认!

  除非她是疯了,才会为容凛那样的男人说好话,这世上可没有这么多人能让她巴巴的去说好话的,尤其还是容凛这样的人!

  夙惜:“那就不要提他了,明天给你做好吃的!”

  “你会做好吃的?”

  “嗯,所以我们一会要去买材料,嗯?”

  “哦哦,好!”羽毛乖巧的点点头。

  夙惜难得扮演一次好家长好姐姐,她自然要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

  和夙惜在一起,以前觉得她是个严肃的人,所以不知道该如何相处,但是现在……羽毛觉得她其实也有温和的一面!

  午饭后!

  夙惜穿上一条牛仔裤,上面穿着很随意的白衬衫,然后就带着羽毛一起出门了。

  超市里!

  “羽毛,你平时都喜欢吃些什么?”

  “我喜欢吃什么姐姐都可以做的出来?”

  “不一定的,毕竟我不擅长做吃的!”夙惜有些为难的说道。

  其实她说的也是实话!

  毕竟,她这么多年,这双手也不是拿来做饭的,所以要让她做一顿好吃的饭菜,肯定是非常艰难的!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羽毛笑笑:“那就做你擅长做的!”

  那样总还是能好吃一点吧?要是不擅长做的,到时候材料废了可就不那么好了。

  “好!”

  夙惜点头!

  两个人姐妹,看上去是那样和谐。

  原本说好了明天才做的。

  但回去后,夙惜和羽毛都进了厨房,羽毛帮夙惜打下手……!

  “没想到姐姐有有贤妻良母的潜质!”羽毛笑着对夙惜道。

  夙惜:“……”贤妻良母!?

  这四个字,让她的心口都狠狠撞击在一起。

  这对她来说是陌生的,更或者说,是……不太可能的!

  “那你好好学,要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嗯?”

  “啊?”不是在说姐姐吗?怎么就这样转到了自己的身上?

  羽毛对此表示有些崩溃。

  好吧,和这个高智商的姐姐在一起说话,她就没有占到过便宜。

  夙惜很会做蛋糕!

  羽毛以前对于这些都不知道。

  就在两人默默无言的做东西的时候,夙惜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容凛打来的!

  容凛……!

  “谁的?”羽毛问!

  夙惜利落的就挂断电话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摇摇头道:“没事!”

  “哦!”

  容凛为何会打电话来呢?

  夙惜不知道,当然她也不想知道,现在那个男人好不容易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她自然是能不招惹就尽量的不要去招惹。

  可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份逃避状态,却也在某种程度上将容凛给惹毛。

  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是容凛的短信!

  “夙惜!!”

  只是两个字,也让夙惜感觉到了电话那边男人的怒意。

  夙惜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点烤箱,我出去一下!”

  “哦,好!”羽毛点头!

  即便现在不去问,看夙惜的状态也知道电话那边的人到底是谁!心里对容凛也越发怨念起来。

  都已经和别的女人结婚了,竟然还要纠缠自己的姐姐。

  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心到底是如何长的……!

  夙惜出来后,就拨了容凛的号码出去,电话那边很快接起:“肯接电话了?”

  “容先生什么事?”

  “……”容先生?

  电话这边的容凛,显然没想到夙惜会这样生疏的称呼自己!虽然冷漠的喊他容凛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但现在这样,还是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那个人呢?”容凛冷着声音问。

  显然的,到了现在为止,他还是很执著那个人!

  夙惜:“容凛,我想,我已经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那个人到底如何,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好吗?”

  “没有关系?”

  “是,没有关系!”还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那种。

  深吸一口气,没等电话那边的人说话,就听夙惜继续道:“你已经和木雪结婚了,所以以后不要管我的事儿了!”

  要说以前,他们之间还有一些可以牵扯的理由和话题,但现在,真的已经没有必要了。

  什么样的必要,也都没有了不是吗?

  容凛:“哼,让我查到你要是骗我,夙惜,你知道的……我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吗?

  他还想要如何不放过自己呢?

  夙惜没多想,直接挂断了电话。

  而这边,容凛不敢相信的看着黑屏下去的手机,嘴角扬起一抹沉冷的笑:“呵,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竟然都已经嫩挂他的电话了!

  夙惜回到厨房!

  羽毛已经将烤好的饼干拿出来。

  “好了?”

  “嗯,我先尝尝!”羽毛兴奋的说道。

  她不是个贪吃的人,但若是夙惜做的,那她也会非常喜欢,毫不客气的就拿起一块咬下去。

  “唔,烫!”

  夙惜:“有你这么着急的吗?”

  “当然着急了,好不容易吃一次姐姐做的东西,我肯定着急啊!”

  夙惜:“……”说的好像她很委屈似的!

  不过仔细回想,羽毛也确实是该委屈的。

  别人家的孩子,回到家后,都是各种的受宠,那简直就是捧在手心里就担心的摔了的程度。

  可她……!在知道她是夙家的孩子时,她夙惜甚至都因为想要好好守护她,而不敢跟她相认,生怕她因为自己而受到什么伤害。

  如今回想起来,当真是……!

  “你慢点!”

  “很好吃!”

  “好吃?”

  “好吃!”羽毛点点头,是真的好吃!

  她平时也会给孩子做一些甜点,但每次做的都不满意,现在看来,夙惜在这上面还是有一定造诣的!

  看着羽毛喜欢,夙惜也笑了!

  这么多年来,她做的每一件事,可不是每件都可以让人满意的,显然,羽毛的反应让她很喜欢,真希望这样的生活能一直这样下去。

  ……

  这边!

  容修已经在用最快的速度去查!

  一般,一个人在很专注的做一件事的时候,那么那件事不管多麻烦,最终都一定会浮出水面!

  就比如夙惜的那颗肾……!

  “大少,有消息了!”容修匆匆进来,脸上的神色也稍微松懈不少。

  但随之,也为接下来的结果感到担忧,不知道容凛能不能承受的住。

  容凛:“什么样的消息?”

  “那颗肾……!”说到这里,容修有些欲言又止。

  显然,在调查的过程中,以至于在知道真相的时候,容修已经知道夙惜为什么要极力隐瞒,因为要是不隐瞒的话……!

  若是让容凛知道了,这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

  想了想,道:“不是给离御的!”

  容凛:“……”

  看向容修的目光也都多了几分凌冽!

  问:“那是给谁的!”

  既然不是给离御的,那是给谁了呢?

  要说,在这之前容凛还觉得要是夙惜爱上的是离御的话,他可能还有些服气!但既然不是离御,那么这世上还有谁值得她这样连肾都不要了?

  容修:“属下无能,还没查出来!”

  “容修!”

  “只是知道不是给离御的,至于到底是给谁的,属下还需要一些时间!”

  “多久!?”

  “一个月!”

  “那就去查!”一个月也好,一年也好,总之事情总还是有水落石出的那天!

  容修:“……”

  叹息一声退出办公室!

  也真不知道,让大少知道那颗肾是给了龙彦会如何,依照他的脾气,应该不管是给了谁,都会想尽办法拿回来!

  只是,龙家和杭家,也不是他们随意都可以撼动的,那个时候局面只会比现在更为糟糕。

  ……

  办公室里的容凛!

  显然已经看出容修的不对劲,他是个特别敏感的人,身边的人稍微有点什么动静,他都会有所察觉!

  所以容修的状态,他自然感觉到了!

  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总裁!”

  “让宇明进来!”

  “是!”

  挂断电话。

  秘书部的宇明很快进来,是一个很是斯文的小伙子,对容凛很是恭敬的道:“总裁!”

  “现在有一件事交给你去办,若是办好了,你知道的!”

  “是!”

  宇明恭敬点头!

  显然的,现在这是一个升职的机会。

  容凛看了看他,没有别的事儿,只是让他最近要盯紧容修,从而知道他想要知道的。

  今天容修对他有所隐瞒,这一点他是知道的,至于隐瞒了什么,相信很快就会知道了……!

  ……

  兰台江这边!

  看着夙惜的话,羽毛有些感叹的道:“你要是个画家,你不出名都会天理不容!”

  “是吗?”

  “是的!”

  “原来,我也这样有天赋呢!”

  夙惜很感叹的说道。

  这时候也才发现和容凛在一起的那些年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至少她可以追求的很多东西,也都这样失之交臂!

  羽毛:“现在好了,一切都可以从头来了!”

  虽然这份安慰有些苍白,但现在除了说这些外,也真的找不到任何来安慰她的话。

  十多年啊,那对一个女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而夙惜这么多年,都在那个男人身边没有任何自我的活着。

  “但是羽毛,你知道吗……!”忽然,夙惜语气有些酸涩的说道。

  看向羽毛的目光也多了几分苦涩的隐忍!

  这样的目光,羽毛看的一愣!

  曾几何时,她也曾有过这样的时候,那种痛苦绝望,但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

  上前,将夙惜抱了抱:“有什么都可以告诉我,好吗?”

  虽然解决不了,但至少可以吐出来,这样也能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不再那么痛苦。

  夙惜:“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听到那个男人娶了木雪,我心里有些难受!”

  “那你爱他吗?”

  “……”爱?

  这个字对夙惜来说是陌生的。

  或许吧!

  只是:“比起他爱他,我更希望现在这样好好的!”

  这句话,让羽毛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爱的非那个男人不可就好,要知道这世上很多的爱都会让一个人迷失自我,甚至掉入深渊再也无法爬起来。

  很庆幸,夙惜还能有一个清醒的选择。

  即便是知道自己已经爱了,但她依旧选择要离开,依旧选择去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

  “好,那就好好的!”

  “嗯!”

  好好的,以后没有他的生活,会平静的!

  这就是以前在容凛身边时,一直想要追求的生活,现在总算是可以好好的生活了,总算是可以了!

  有些真相!

  不管如何掩埋,都还是要出来的。

  这段时间,不管霈老那边到底有什么动静,容凛对夙惜都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夙惜丢了一颗肾的缘故!

  所以不管他多怒,在做任何事儿之前也都有了一定的考量。

  然而现在……!

  “都清楚了?”

  “是!”容修点点头!

  容凛:“……”那个老头子!

  浑身的气息,也都变的阴沉无比。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不曾相信夙惜,可让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切的根源就是个错误,竟然十多年前都跟那个老头子有关。

  霈老……呵呵!

  “原来,素是他的孙女,怪不得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霈老而起!

  容修点点头:“因为和夙家的一些渊源,所以也就将素小姐的死,和夙家牵扯在了一起!”

  也就……造成了这么多年的误会!

  原来夙惜说的都是真的!

  那个女人的死和她真的一点关系也都没有。

  而在那之前,他容凛,真的是丝毫也都不会相信,可现在,谁能告诉他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他,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大少,那现在?”

  “先不管这件事了!”

  “……”不管了吗?

  因为霈老和素小姐有关,所以也就暂时不要管了吗?

  到底,还是不忍的!

  只是,他和夙惜这十多年的恩怨牵扯到底该怎么算?又该算在谁的头上?

  “你先出去!”

  “是!”

  容修为容凛不平!

  但到底也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就下去了!

  当办公室就剩下容凛一个人的时候,男人脸上的烦躁尽数被展现出来,显然,现在他整个人都已经烦躁不安!

  夙惜倔强的小脸,还有她解释的样子一点一点的映出他脑海,整个人也都变的更是烦躁。

  宇明敲门进来:“总裁,事情清楚了!”

  “如何?”

  “夙惜小姐的肾是给了一个龙彦的女人!”

  “你说什么?”容凛陡然回神看向宇明,眼底闪烁着不可置信。

  而宇明却是没有隐瞒:“是龙家大小姐!”

  比起容修,宇明只是要告诉容凛结果,至于这个结果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不在他的关心里。

  而容凛,现在整个人已经无法反应!

  竟然是给了龙彦了!

  那么那个女人还真是欺骗了自己?

  该死,那个女人,当真该死……!

  ……

  兰台江这边!

  羽毛的电话急促的响起来,羽毛不明所以,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容毓打来的,接起:“喂!”

  “羽毛,大哥最近查到了一些事儿,你让夙惜小心点!”

  “是什么?”

  “霈老的事儿,还有龙彦的事儿,据我所知,他现在已经知道肾是给了龙彦,而且……!”

  “而且什么?”听到这些结果,羽毛的脸色都沉了沉!

  显然的,就算容毓不继续说下去,她而已知道,容凛知道这些后,现在必定是又要和夙惜纠缠不清了!

  但她也比任何人清楚,夙惜现在最不想的就是将自己现在的生活给打破。

  “而且他现在已经在拿航线准备来兰台江了,这次的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我知道了!”羽毛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不会那么简单吗?

  容凛和夙惜之间从来都不简单的,但他们之间……!就算不简单又如何,那十多年在夙惜心里留下的,早已是过不去的坎。

  羽毛去找夙惜!

  将容毓电话里说的话全部都告诉了夙惜!

  而整个画室的气氛也都变的凝重起来。

  “姐,你现在……!”

  “我知道了,羽毛,你先回去吧!”

  “那你!”

  “不用管了!”夙惜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

  显然没想到在容凛这么快就将这一切查到,原本以为只要他和木雪结婚,那么他们之间就彻底画上了句号!

  谁能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会如此的不甘心。

  只是她,对于那个男人,到底还是不能继续有所幻想的。

  “你要是想走的话,我可以帮你安排!”

  “羽毛!”

  “嗯!”

  “你已经做的够多了,接下来的路就让我自己走,可好?”夙惜温和的看向羽毛,那脸上的样子,似乎对容凛的举动丝毫都不在意。

  只是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也只有她自己才明白了。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在夙惜坚定的眼神下,羽毛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好,我知道了!”

  到底,羽毛还是必须要离开。

  至于夙惜接下来到底要如何处理和容凛之间的关系,她不知道……!当然,她也知道夙惜不会随便处理。

  而她不知道……!夙惜做了一个决定,一个让他们在后面的路上,痛苦不堪的决定。

  ……

  容凛已经在去兰台江的专机。

  容修也宇明都跟在身边。

  “容修!”

  “是,大少!”

  “木雪已经打发走了?”容凛语气有些阴沉的问。

  显然,在来之前,他就将自己在迦南的事儿处理的干干净净。

  容修:“大少放心,一切都处理好了!”

  “这次回来,自己去受罚!”

  “是!”

  受罚,自然说的是龙彦那颗肾的事儿。

  而现在容凛对于这一切都没有先处理,在知道这一切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夙惜!

  十多年……!虽然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但他现在就一个声音,那就是先见到那个女人再说!

  而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到底还是晚了。

  兰台江的天空,总是这样舒服!

  容凛一行人赶到庄园!

  然而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得到的消息竟然是:“对不起先生,夙惜小姐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

  “是,离开了,早上就已经走了!”

  “去哪里知道吗?”那个女人竟然走了!

  走了!

  她得到了什么消息?

  难道,知道他要来找她,所以又躲起来了?就像是当时知道他和木雪要结婚,也坦然的离开一样,那这一次呢?

  “对不起先生,夙惜小姐没有说,只说若是您来找她的话,就说……!”

  “就说什么?”一听夙惜知道自己要来找她所以离开,容凛就更是绷不住情绪。

  她知道,那她也必定是知道他是为何来找她了?

  佣人看了眼容凛,最终道:“她说,以后再也不会回来这里!”

  “……”再也不会回来这里,那她……!这是要彻底消失在他的世界吗?

  心,狠狠的往下沉着!

  眼底的暴风雨,一点一点的席卷起来。

  “容修!”

  “是,大少!”

  “追!”那个女人,竟然走了!

  跑了,不管她跑去哪里,都必定会被带回来,一定要带回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