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六十二章 新的生活(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也许会看错,但这个传说级的人物可在九阴山整整镇压了他五十年,我想他是绝不会认错的。

  “他是来收你的吗?”在看到邪秦王的出现后,我心里的第一反应当然就是觉得他是来收服许逆天的,因为我记得他曾说过,他除了在九阴山外,是离不开别的地方的,所以我立即紧张的问了许逆天一句。

  不过许逆天并没有说话,而是双眼紧皱的看着邪秦王,于是我也把目光看向了他。

  而许艳似乎也认识这个人,她在情不自禁的收起天人合一的同时,也因害怕的本能而往后退却了两步,不过她嘴上还是对着邪秦王质问着:“你……你决不能插手人间的事,你别乱来。”

  “今天我就偏要插手,你有能力阻止我吗?”对于许艳的这个反问,邪秦王没有多做解释,在对她厉声中,直接抬起了他的右手,像当初对付我一样,席卷出了一道犹如黑洞般的气息。

  “啊…饶命,秦王饶命…我再也不敢了。”邪秦王的这股黑暗之气,瞬间将许艳给吞噬在了其中,我们的耳边也顿时传来了她的求饶声。

  “轰…轰………”可就在这时,漆黑的天空,瞬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雷声,包括我们在内,谢老他们也全都抬头看向了这异常的雷声。

  而许逆天认出了这雷的异样,他顿时就对我们喊道:“不好,这是天谴,我们快去帮邪秦王,否则我们不但功亏一篑,恐怕还会连累他。”

  许逆天的实力也果然够强,在经过这么短暂的休息后,他也已经恢复了不少,而我也跟他差不多,于是在带上小秦和风竹剑后就一同朝着那里飞了过去。

  “你呆在这里,不准过来。”我停在了稍微有点距离的地方,在对小秦交代了一句后,我还转而对风竹剑叮嘱道:“你在这里看着她,都不准过来,敢闯过来,我就回去就把你熔了。”

  我没给她们商量反驳的机会,而是在雷声之中跟许逆天一同来到了谢老他们那里。

  对于我们的到来,谢老也算是在预料之中,于是他也立即对我们吩咐道:“我们这是逆天之举,但也无可奈何,现在也只能靠运气了,我们六个一人一边抵御天雷,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天雷打中邪秦王。”

  “嗯。”在点头声后,我们就各自站在了其中一个方位,准备迎接这天谴之雷。

  “轰……”天空的雷声还在继续,我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种紧张,可就在我们准备出手之际,我们的耳边却响起了邪秦王制止我们的声音:“不必了!”

  “呼……”只见还没等我们反映过来时,天空中的雷声也随着邪秦王的话而消失了,见雷声消失后,小秦又一次不听话的带着风竹剑跑了过来,我除了无可奈何的看了她一眼外,我也不好说她点什么,就由她去了。

  在我们几个郁闷的窥视中,邪秦王就对我们解释道:“好了,用不着惊讶,这天谴的出现只是针对我的出手,但许艳已沦为了鬼体,所以天谴并不会降罚于我。”

  “鬼体?!”在听到邪秦王的说词后,我们几个也顿时感到诧异万分,倒是谢老和奶奶立马反应了过来,对我们带着怀疑的语气解释道:“难道她是因为吸纳了风竹剑的亡魂之力,而变成了鬼体?”

  对于这一点,邪秦王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摊开了手中的一抹灰烬,然后冷言道:“不管怎么样,她也已经彻底灰飞烟灭了。”

  看着许艳被一击秒杀,我们几个似乎还有点没能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眼神之中还是觉得有点很不可思议。

  邪秦王也没多做解释,他把目光看向了谢老,对他笑着说道:“谢天正,你们的忙我已经帮你们解决了,你答应我的,总该不会食言吧?”

  看来能千里迢迢请动邪秦王,他们之间果然有着某种协议,谢老当然不会失信于他,只见谢老轻轻的伸出手来,朝向了我的耳朵隔空一动。

  “叮铃……”在一阵熟悉的铃声中,我就看到凝心玉坠离开了我的耳朵,飞入了谢老的手中,然后谢老又交给了邪秦王,并说道:“这是答应给你的东西。”

  在将凝心玉坠拿到手中后,邪秦王忽然感慨了一句道:“五十年前,你父亲从我手中借走这个,企图用它来对付许逆天,没想到不但没有派上用场,此物也从我身边离去了五十年,现在也总算是物归原主了。”

  在听到这一话后,我心中也顿时是纳闷不已的对着邪秦王问惊呼道:“原来这东西就是您的,那当初在九阴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收回?”

  对于我的话,邪秦王也是淡淡的回了我一句:“如果我那时候强行收回了,也许就害死你这个七巧玲珑心了。”

  他话里的意思是,他肯定是发现了这凝心玉坠既然是谢老特意给我的,他当然是用意的,所以才没有贸然的收回去。

  “多谢秦王恩情,晚辈在此谢过。”谢老也明白了邪秦王的心意,于是赶紧鞠躬拜谢了一声。

  “不必多礼了,你们也算是阻止了一场人间的浩劫,我不能离开九阴山太久,我也该走了……”当邪秦王在说完这话时,他也并没有立即离去,而是扭过头来看了一眼许逆天并质问道:“你也不算是从我手底下逃出来的,现在你是继续跟我回去接受封印,还是我把你就地正法?”

  许逆天有傲骨,但在邪秦王是显得多么的渺小,所以他当然是低声下去的选择了第一条路,不过他还用祈求般的语气对着邪秦王恳请道:“能让我跟女儿道个别吗?”

  邪秦王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而我见状后,也是立即从小秦的手中把风竹剑递给了许逆天。

  许逆天轻轻的将风竹剑放入了怀中,慈爱的倾诉了一句:“傻女儿,爹要走了。”

  “嗡…嗡…”我不知道风竹剑对他说了什么,我只看到风竹剑依依不舍般的发出了一阵抖动。

  “好了,用不着生离死别的,想见的话就有空多来九阴山走走吧,我们走了……”邪秦王走了,就像来的时候那么突然的走了,不过他所留下来的话,却是给了风竹剑莫大的希望,因为这不但说明我们能去那里看他,也说明许逆天并不会遭到惩罚。

  而我们几个在等他们走后,也微微的楞了好久,在直到彻底没有了他们的身影后,我们才离开了这,回到了雪窦路。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是一年后……

  “喂,老婆,快过来啊,你把这些快递单处理一下啊。”一间快递站,一阵忙碌的景象,一个急促的催促生,说话的当然是我,被我叫喊的也自然就是小秦。

  可是回应我的却是她气呼呼的轻喝声:“你要死啊,你说话不会轻点,我好不容易把你儿子哄睡着,要是吵醒了,看我不扭断你脖子。”

  只见在她一边说着的同时,她一边推着个婴儿车从里屋走了出来,里面熟睡着的一个小宝宝就是我和她的结晶。

  在看到这一幕后,我当然就立马软下了脾气,然后就把枪头指向了另一旁在悠闲悠闲喝水的另一人:“秦欣丞,我们都快忙死了,你还在那里喝水,快把这些单子输进电脑单里。”

  “姐夫……我都忙了一整天了,你让我喝口水好不好,你跟宋哥先辛苦一下啊。”这丫头总是有借口,于是搞了半天,最后还是我跟宋哥累成狗。

  一旁的宋哥也早已习惯了这一幕,于是就对我无奈的催促道:“好了,别瞎叫了,你在这慢慢输,我先去把快递送了。”

  对于这样的工作分配,我和宋哥也早就习以为常了,于是两人在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后,我们就各自忙碌了。

  ……

  ……

  “好累啊姐…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雪窦路啊,这里实在是太辛苦了,一刻都不想待了……”当我们夜幕降临的时候,才是我们歇停休息的时候,但同时也是欣丞那丫头埋怨的时候。

  “行了,别老念叨这事,雪窦路现在在重建,你喜欢回雪窦路搬砖,那你就回去,我可不拦你。”对于欣丞的这般埋怨,小秦也不知是听到第几遍了。

  正常人都听得出,小秦这话的意思就是让她安心在这待着别想那么多,可这家伙听了后顿时就兴奋不已的一边拿出手机来,一边对着我们说道:“有道理,我赶紧给奶奶打个电话,问问他们那里什么时候能好。”

  小秦知道欣丞每次打电话都会大吼大叫的,于是她赶紧一一边把欣丞往屋外推,一边下着逐客令:“死丫头,要打回自己屋里去打,要是吵醒了我儿子,我皮都你撕了。”

  “略略略……不打扰你们甜蜜了,姐夫晚安……”欣丞还是一副爱调皮捣蛋的性情,在被小秦赶出去的同时,还不忘俏皮的挑逗我一下。

  而正在屋里擦拭着风竹剑的我,也已经对她免疫了,所以除了无奈的笑了一下外,我也没再说什么。

  “砰…”在轻轻的关上房门后,小秦也一下子淑女形象全无,直接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并疲倦的对我喊了一声:“老公,别擦那破剑了,快过来帮我按摩一下,我这一整天都酸死了。”

  其实小秦确实挺累的,又是一个人带小孩,又要帮我们处理快递的事,所以在听到她的话后,我也是轻轻的安抚了一下风竹剑柔声道:“我一会儿再过来,你等会儿。”

  “怎么样?舒服吗?”在揉捏了一会儿后,我也轻声的问了一声小秦,而小秦也是很享受的眯着眼睛回应了我一句:“嗯。”

  在享受了片刻的时光后,小秦也跟欣丞一样忽然埋怨起了奶奶他们:“这都怪谢老给奶奶出的馊主意,好好的雪窦路干嘛非要重建呢,不但搞得我们现在无家可归,还非要我们跑来这里体验一下生活。

  这些也都算了,居然还把我们的法术都给收走了,你说气不气人,要不是现在奶奶也点头同意,我真怀疑他是不是欲望之城弥留的奸细。”

  这个埋怨啊,我也是听到无数遍了,而我也是安抚劝说了无数遍了,于是我又一次的劝说着小秦:“这谢老也是为了我们的宝贝儿子着想啊,毕竟那地方阴气太重,不适合我们宝宝久待,当初你也不是同一点的吗?”

  “好啦,我也是随口一说,我去看看我们儿子怎么样了,你自己去忙吧。”自从有了这小宝宝后,我的地位感觉就成了苦力,不过看到小秦背对着喂奶时的那种亲和感,我心里也是感到很幸福的,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吧。

  “逸哥哥,我感觉差不多了,你也快去睡觉吧。”当我在继续擦拭了一会儿风竹剑后,风竹的声音就在我脑海里响了起来。

  其实我每天擦拭风竹剑,这是因为她有后遗症,其实这还是要从一年的那一战说起,那一战她被许艳吸取了力量后,她就受了重伤,每天都要用谢老给我的符咒擦拭她的剑身,否则剑身就会出现锈迹,直至最后碎裂。

  “嗯,你好好休息吧。”听到她的声音后,我也立即将风竹剑插回到了剑鞘,而这时候,楼下也传来了宋哥的声音:“楼上的,都快下来吃夜宵了。”

  “来咯……”每当这个时候,也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候,因为白天的时候由于要工作,所以我们用餐完全都是应付肚子,只有这时候才是我们真正享受团聚的时刻,尤其是憋屈了一整天的欣丞,每次更是首当其冲。

  “老公你先下去吃吧,我给儿子喂完奶就下来。”小秦知道我每次都会等她,不过在喂奶的时候她都让我先下去吃,于是我也没等她,在嗯了一声后,就先去享受了宋哥的美食了。

  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仍是以送快递为生存,忙碌而又充实,同时也很快乐,因为我们是一家人,虽然屋里的女人都是女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