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37.第三十七章 【开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琛琛……”

  柔软的指尖钳住他下巴, 一点点抬起,望着他眸光莹亮,白皙的眉眼里带着诱人的纯真, 无声地凝睇着她的眼睛,她目光一颤, 唇瓣轻柔地贴住他的唇,手转而伸入他头发里缓缓搓揉。

  唇间顿时溢出一声呜咽:“嗯……”

  小舌顺着他的唇形缓慢地舔舐, 本来想细细享用他,结果他急起来, 微张着嘴, 灼热的舌立刻急切地缠上她的,贪婪地全含了进去, 一触到她甜美的味道,猛然疯狂地汲取她舌上的甜蜜开始吞咽,双臂揽着她细腰往怀里收,那长腿跟着缠上她脚踝。

  领间的衣扣已经被她解开,露出一片瓷白肌肤, 锁骨薄透深邃。

  她的手落在他锁骨上反复轻抚,爱不释手, 脑子里忽然窜出狡黠的念头, 趁他不备, 飞快地离开他的唇, 转而咬住他的颈子, 就着那滑嫩的白肤深深地咬, 齿尖啃着他细致修长的肌理,逐渐游移。

  只听耳畔低低的喘息越来越急,忍不住叫出声,绵弱又轻,丝丝缕缕如同糖丝一般缠着四周的空气,黏稠着发起热来,身下的躯体细细地抽颤着,将她抱得更紧。

  最后她抬起脸,看着他锁骨间一抹一抹殷红的咬痕,白嫩的肤色衬着异样鲜艳,眸色不觉一深,舌尖又舔上去。

  他两颊也染了淡淡的红晕,水眸朦朦的望着她,轻声的喘息,真是又乖又软。

  她的唇灵活地滑上去,啜吻着他的下巴,他忽然一动,一张嘴重重地咬上她的唇。

  齿尖啃啮的唇瓣宛如在燃烧,漫开灼热的疼,她任由他胡乱地啃吮着,继续去揉他的头发,听他从嗓子里溢出一种黏腻的低呜声,显然爱极和她这样亲热,高兴坏了,发间隐形的狼犬耳朵也竖起来。

  阿青,阿青!我的阿青!

  空气黏绵着交缠在一起,蒸着微微湿意,突然间,门外响起清脆的敲门声,伴着温婉嗓音:“小青,阿琛?”

  陆夫人站在房门外,手指蜷着贴在门板上,门后没有一点声音,她迟疑地又敲了敲,接着便传来“咚”的一声巨响,门狠狠地震了震,夹着女孩焦急的轻哄:“乖,别闹……”

  半晌,门才被人拉开。

  陆夫人望着面前的女孩,脸庞雪白,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面清亮的透着一点心虚,抿着唇,这样一看,小巧的脸蛋衬得红唇分外显眼,长发略微凌乱,她眼中露出惊诧来,接着便笑了,温静的面容泛着柔意,道:“爷爷叫你们下来,有话要说。”

  余青红着脸,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好的,夫人。”

  陆夫人说完,视线却探向屋子里,发现陆璟琛端正地坐在床畔,两手平放在双膝,指骨修长,一身毛茸茸的睡衣也是略乱,衣扣虽然都系住了,却有些歪扭,再看他目光冰冷,森森的盯着她,白净的双脚则踩在地板上,脚踝处骨骼分明。

  她低头去看门边,果然堆着两只男式绵拖鞋,想来是自己打扰了他们亲热,她眼里笑意更浓,就转身走开了。

  余青这才回头,没好气的瞪着他,居然学会扔鞋了,他的眼里只剩下一片委屈,见她久久不过来,急得动了动身子,沙哑的低喘了一声。

  客厅里通亮宽敞,天花板垂下一盏水晶灯,光芒璀璨,茶几上摆着果盘和茶杯,新沏的热茶腾着团团的白气,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独独没有肖寻。

  余青带着陆璟琛走下来,他已经换成另一套正常的睡衣,脸色却很难看,气闷的不行。

  陆奶奶磕着瓜子,眯眼笑着,忽然听见身后临近的脚步声,便往手心里吐出瓜子壳,兴奋地转过脸,当看清他们身上的睡衣时,她表情瞬间失落,叹息着问:“小青啊,怎么不穿我买的睡衣呢?”

  余青的脸还是红红的,那睡衣可爱是可爱,有狗耳朵有尾巴,但也不可能穿到大家面前来吧,奶奶这乐趣也真奇怪,于是说:“一会我们再换上。”

  等他们都坐进沙发,陆天成才叫她:“小青。”

  他刚放下茶杯,神情严峻,凛冽的眉峰皱成淡淡的“川”字,说道:“最近公司发生了点事,是有关于阿琛的。”

  “现在有人恶意歪曲阿琛的病情,并且在网上大肆传播,昨天,我已经在公司召开了记者会,但这远远不够。”

  余青一怔,他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字紧密地落进她的耳中,敲打着心头,夜里的空气沁着秋凉,拂在肌肤上泛起点点的疙瘩,冰冷微麻,陆夫人又轻声说:“想要完全止住这些谣言,目前就有一个办法,就是下个月小琛堂哥的生日宴,我们邀请记者过来,让小琛露个面。”

  “但肖医生跟我们说,小琛现在依然排斥外人,生日宴上那么多人,他极有可能会出现无法预料的状况,所以,在生日宴之前,我希望你可以给他做做心理工作,劝劝他。”

  余青这才听明白,心下震惊的骤然掀起骇浪,撞着五脏六腑一震,“啊”了一声。

  她自然清楚陆璟琛的病,他何止是排斥外人,还非常抗拒噪声,如果真的出现在公众视野里,她完全不敢想,心底的不安转眼化为深冷的雾气,悄然地延伸开,寒冷入骨,不知不觉攥紧了他的手。

  而他的手心温热,紧紧地攥着她的,察觉到她的异样,纤长的指骨更加用力地收拢。

  清冽的呼吸拂在她的脸庞上,她看过去,面前是他清冷深邃的面容,每一寸轮廓都无声无息的,唯有映着她的一双黑眸里,兀自焚着灼热的光,有着她所熟悉的执拗和认真,仿佛根本没听他们说话,一心的凝视着她。

  陆爷爷靠在沙发背上,默默地望着面前的茶几,眼皮一垂,叹出一口气:“不用露面很久,几分钟就可以了,这也是为了他的未来作考虑,他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家里。”

  余青听他说的,立时想起他这两天一直在看书,他并没有停滞不前,而是有在好好的努力着,一颗心这才安定,乌黑的睫毛颤了颤,瞳仁里烁出温暖明媚的光亮,充满坚定:“嗯,爷爷,我知道该怎么做。”

  陆天成继续说:“之后还要给你们定制几套新衣服,一会回去你帮他量下尺寸,还有你自己的,明早告诉我。”

  “好的。”

  后面,陆天成也没有提及其他,简单的叮嘱几句就让他们先回房,毕竟已经临近陆璟琛睡觉的时间。

  卧室里静悄悄的。

  余青一进来就飞扑到床上,舒了一口气,接着床边猛沉了沉,腰上一紧,瞬间被有力的双臂狠狠地搂过去,抵在住他坚实的胸膛,温软的薄唇黏糊糊地蹭上来。

  她低着脸,两颊洇着柔柔的粉润,细密的长睫如蝶翅轻颤了一颤,沁着羞赧的气息,红唇饱满,他看得痴了,喉咙渴了似的一阵阵收紧,缓慢地贴近。

  四周寂静无声,她突地抬手捧住他的脸,叫道:“等等……”

  余青抵着他的脸往后推了推,认真注视着他,轻声说:“不久之后,我们就要去一个人多的地方,去吃饭。”

  他只是眨巴了下眼睛,她又说:“就是要离开这里,去参加你堂哥的生日会,那里会有很多人。”

  陆璟琛猛然惊怔住,脸上浮出忐忑不安的神色,摇了摇头,急急的“嗯”了好几声,把头用力撞上她的,又是焦灼又难受地蹭了蹭。

  她眼里的笑都漫了出来,见他的唇抿着渐直,她安抚地去摸他的脸,哄着:“小琛琛要听话,这次出去一趟,回来我送你一个礼物好不好?”

  陆璟琛听到这句,身子倏地一颤,眼底烁起两簇极耀眼的火花,像是亢奋起来,可不到一会,肩膀又垂下去,他并不想接触别人,只想看见她,只想和她待在一起,他犹豫的看了看她,把脸贴上她的脸,然后垂下眼帘,默默的不说话。

  她惊愕的睁大杏眸,看来诱惑的还不够,便故意板着脸,说:“不去也可以,我要和你分床。”便将手撒开,气鼓鼓地把头扭到一边。

  话音还未落,他本来紧紧抱着她,脸刷地变为煞白,猛然发狠地拗过她娇软的身体,疯狂地嵌进怀里,一低头咬住她的唇,死死抱着她,便是抱着唯一的浮木。

  她吃了一惊,全身的骨头被他挤压着生疼,嘴唇更是疼,呼吸都被他霸占过去,胸口堵着发慌,渐渐的涌上一阵窒息。

  余青不得不憋住气,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反咬住他的唇瓣汹汹地啃咬,再逐渐放柔力道。

  不知多久,他高瘦的身躯一点点舒展开,隐隐炸开的毛发都被摸顺了,彻底松软,身后无形的尾巴开始软软地拍着床单,带着一种满足的怠懒。

  余青吻了吻他的唇,抵住他鼻尖,温柔的说:“乖,有我陪着你,我们很快就能回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