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20.第十九章 【生病】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陆璟琛却置若罔闻,不管不顾地冲到楼梯前飞跑下去,跑得太急,中间踉跄着险些摔倒,简直是失去方向的飞蛾一般茫乱。

  再次看到他这模样,肖寻只觉得胆战心惊,倒抽一口凉气,追到扶栏前大喊道:“她马上就回来了!!!”

  四下里蓦然沉寂。

  外面的雨簌簌地敲打着石阶,又密又急,缝隙里一株绿叶,纤细的叶片被雨水敲得摇摇晃晃,周围一片白茫茫的,只见砖砌的屋檐,密紧的雨水汇成水流不断地冲下,又在半空断成数颗晶莹的水珠砸在石阶间,溅开水花。

  门前的水门汀湿漉漉的,客厅一片昏暗,腾着细霏的雨雾,雾气里他苍白细致的双脚顿住,没有一分血色,骨节分明的仿佛是雕刻。

  陆璟琛抬起头,望向二楼扶杆,额前凌乱的碎发下,眉棱深邃又平静,可眼底猩红的狂戾暗涌着骇浪,深凝出噬人的空洞,延着丝丝死气。

  肖寻被他盯得头皮一紧,后背立即升腾起寒意,直窜上头皮,冻得毛孔僵冷的发麻,他喉咙吞咽了咽:“余小姐跟我说了,她去找张老师一趟……”这个时刻,门外“哒”的一声,像有人丢了雨伞,单脚蹦跳着越来越近,伴着女孩细弱的喘息:“璟琛……”

  不等他反应,陆璟琛已经扑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雨势滚滚的又下大起来,隐隐的雷鸣作响,一闪一闪的雷光炸开。

  肖寻急步下楼,便望见她柔弱地倚在陆璟琛的怀里,浑身淋得彻湿,脸色煞白,流淌下细密的雨珠,乌黑的长发被雨水浸的濡贴在后背,耳畔也贴着几绺发丝,勾勒出侧庞柔美的弧度,白的几近透明。

  他瞳孔顿时缩细,叫道:“快,把她抱起来,去卧室里!我去拿药!”说着,火急火燎的冲回房。

  陆璟琛也察觉到异样,她的身子实在太冰了,湿润的水汽隔着衬衫沁入他肌肤,冰冷的刺骨,低头观察起她的脸,望着她双眸紧闭,细软的唇瓣微有些发乌,再听到肖寻的话,怔了怔,两手才往她身下一抄打横抱起,发狂地向楼上冲。

  陪她看电视的时候,总会看见一个男人这样抱着女人,虽然并没有看懂,但他知道,这世界上他只在乎她,只要她在就好。

  余青昏沉着,一动也不能动,紧紧地抱着怀中的画本和铅笔盒,脸埋在他颈间,渐渐的,身上焚起灼烧般的热意,烧的皮肤干燥发疼,忍不住难受的喘息。

  他听了,面孔愈加苍白可怕,把脸贴上她的,一触上那骇人的滚烫,两颊的肌理瞬时绷紧,额角细密的青筋止不住暴跳着,双眼渗出血红来,像是被困住的野兽,从胸腔里震出泣血似紊乱的腔鸣,一声比一声沉,越发的急重。

  回到卧室,他小心翼翼地将她平放到床上,满心都在担忧她,根本顾不到她怀里的东西。

  没过一小会,肖寻跟着跑进来,手里攥着一瓶药,捏住他的手便往他掌心倒出两片,再打一杯温水递给他。

  “把这个药喂给她吃,她淋成这样,肯定会感冒的。”

  陆璟琛因为自闭症总要吃药,于是坐到床头,抚着她的唇,将她的唇瓣往下轻轻一拉,放进药片,再拿起杯子贴住她的唇,生怕她呛出来,细细地往里灌水,她迷迷糊糊的还有些意识,嘴唇微动,自觉地咽下了药。

  两人都守在床边,一时只有静默,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飘着,约莫两分钟,张老师提着医药箱急匆匆地进来。

  肖寻见状,走到他的身旁,嗓音温和:“小公子。”

  他没有反应,只目不转睛地凝望着床上的女孩,指腹摩挲着她的脸,眉眼间透着焦虑担忧,嘴唇抿的紧紧的,呼吸潮湿。

  她吃了药,还是难受的小声咳着,叫他听着心如刀割,最深的软肉翻绞起窒息的疼,疼的五脏六腑都不住揪紧,他弯下身,轻柔地去吻她的唇,眼眶已经红透了,濛濛的水意濡着睫毛似隔一层雾气,只一眨眼,冰冷的泪水一下子滑落,汹汹地铺满脸颊。

  四周深入骨髓的寒冷,如失了声,惟有胸腔里的一颗心兀自急跳,就要从喉咙脱跳出来,心慌到极点,他紧紧地攥着她的手,像攥着海中唯一的浮木,肩膀不由自主地发颤,整个人瑟瑟颤抖。

  肖寻则一脸惊愕,简直不敢相信刚刚看到的!

  他竟然主动亲了余青!

  或许在他的意识里,这是一种对她的安抚,可换成以前,别说是理睬人,但凡别人出现在他两米开外都会激怒他。

  知道他的病情改善许多,可没想他如今的自主意识这么强,肖寻心情复杂,打量着面前那张清隽苍白的脸,恍是骨瓷精致的雕刻,眉间隐约浮着孩子般的茫然。

  敛了敛神,肖寻伸手过去,想要拍拍他,结果他全身猛地一震,转过脸,充满戒备的怒瞪着他。

  他的手就讪讪地僵在半空,只得收回去,温声细语的哄:“她现在生病了,你看,她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这样下去会病的更严重,我们先让张老师给她身换干净的衣服,再让她看看病,好不好?”

  陆璟琛听他的话,通红的眼睛盯着他眨也不眨,仿佛陷入思考,再深深地看了一眼昏睡的余青,随即下定决心一样,起身走了出去。

  肖寻便朝张老师点点头,连忙跟着他,走了几步,蓦然惊觉他还没有穿鞋,又折回去拿上他的拖鞋,无奈的在他身后叫:“小公子,你还没穿鞋……”

  雨丝渐小,乌云沉压压地缓慢游移。

  肖寻本想让他进书房坐一坐,可喊了几声,他还是不理不睬,等到跟他下楼一路走进厨房,才悚然一惊,彻底呆愣住。

  他背对着门,竟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东西,最终从抽屉里找到半截生姜,拿到眼前看了看,然后拿起刀架上的菜刀,目光安静的往旁边一扫,落在砧板上,便将生姜按下去,执起菜刀,对着生姜笨拙地比划起来。

  以前爷爷咳嗽发热,他跟在奶奶身边,看见她就是这样做出药汤的。

  肖寻的眼睛被那刀刃的寒光一划,瞬间头发都炸了,急吼吼地冲去:“我的小祖宗!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