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18.第 18 章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他从漫长的梦境清醒,光鲜绚烂,寂静无声,或如深海般神秘,无数个梦境编织出不同的世界,如一个孤独的观测者从每个世界走过,生灵诞生的欢悦,世界毁灭的低鸣,每一个世界存在千万种未来。

  思维被逐渐放大,触到临界点时全部被打回,无数个世界的他回归本体。那双银眸缓缓睁开,恒古不变的世界在他眼底转动,过去,未来,现在。

  一声轻叹响起,神从御座缓缓起身,驻足俯视天堂。似乎醒来的时间正好,天堂在准备创世庆典。

  这个创世庆典会是什么样,神下意识想要观测未来,他对上路西菲尔眼中承载的星光,放弃了这个想法。像个孩子期待起自己的礼物。

  圣光之下,那张容颜完美无瑕,他立于众天使前,有与生俱来的高贵自信,璀璨夺目。

  这是他的造物,他的天使,他的路西。神的目光温柔,就如见证他的诞生之初。

  一个声音打破这片安宁,“就是他吗?”

  长廊的尽头站着一个人,浅金色长发披在胸前,瞳色接近天青,他望着神,脸庞上笑意浅浅。

  承载信仰之力的容器,神的分|身,极致感情的另一面,弥赛亚。

  “我很喜欢他。”弥赛亚说,“像你一样喜欢他。”

  撤去光辉的神身影孤独,圣光照不出他的倒影,因为他就是光的化身。“路西很优秀。”

  “你知道的,不是这个原因。”弥赛亚走到神身边,他伸出手来,勾勒路西菲尔的眉眼,他的表情很认真,就像对待最重要的人。

  这世间生灵都是一样的,他们美丽又脆弱,从出生起就走向死亡。

  弥赛亚重复了三遍,最后对神说,“你不该把这种感情交给我。”

  神博爱万物,众生平等,不该有私情存在。

  神闭上双眸,他见证了无数个世界的诞生与灭亡,他也曾惊叹生灵的美丽,惋惜世界的毁灭,无人能与之分享,他独自站在浩瀚星河中,等待着一个永远不会诞生的存在,与他同等高度的存在。“你可以离开了。”

  弥赛亚缓缓弯腰,“遵从您的命令。”

  大圣堂的门在他身后关闭,像是某种拒绝,弥赛亚没有停步,他从水晶天离去,走向恒星天,走向未来。

  他会喜欢天堂的日子。弥赛亚想,至少未来会过得很平静,直到那一天到来。

  弥赛亚的出现很快惊动了炽天使,他们发现在自己又多了一个同伴。

  准确来说,是天使的同伴。弥赛亚的气息和天使不同,他更为纯粹,更接近神,但又与神不同,就好像父与子,你知道他们流着一样的血,但他们两个独立的存在。

  乌利尔是最迟赶到的,他把萨麦尔从监狱里来出来,等他赶到恒星天时同伴已经把情况问的一清二楚。

  神的分|身,圣子弥赛亚。

  乌利尔的想法却是,弥赛亚没有翅膀,他怎么飞?

  这位圣子大人性格温柔,不会拒绝任何问题,乌利尔提出要摸弥赛亚后背时,弥赛亚笑着答应了。

  不过乌利尔的行为被制止了,他被路西菲尔勒令到一边思过,原因是他身为风纪委员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处置了活泼过头的乌利尔,路西菲尔把目光转向弥赛亚。他不喜欢弥赛亚看他的眼神,仿佛他们是相熟多年的故友,交往亲密。

  “神为何没有告知我们?”

  弥赛亚双手放在膝上,他的礼仪挑不出一丝错误,比在场每一个炽天使都要完美。

  “大概是生气了。”弥赛亚半开玩笑说,“毕竟我不打招呼就跑出来,有些过分。”

  乌利尔兴看弥赛亚的目光都不一样,“真的吗?”

  弥赛亚眨眼,“当然是假的。”

  乌利尔立刻萎了,他被萨麦尔按在桌上,乖乖听弥赛亚和路西菲尔的对话。

  “既然你是神的分|身,那神……”

  察觉到路西菲尔的紧张,弥赛亚语气缓和不少,“神苏醒了,不过他暂时不会召见你们。”

  路西菲尔脱口而出,“为什么?”

  似乎意识到自己反应过于强烈,路西菲尔别开视线,“大家都很想念神。”

  不是他一个搞特殊。

  弥赛亚望着路西菲尔,天青色的瞳孔中流淌着笑意,“我知道。”

  路西菲尔握紧拳头,他不喜欢这双眼睛,承载着与神相似的感情,和神天差地别。

  神就是神,无可替代。

  “神知道你们在准备创世庆典,所以他假装自己没有苏醒。他很期待这次创世庆典。”

  “真的吗?”乌利尔忍不住叫起来,“萨麦尔,你快掐我一下。”

  乌利尔的行为遭到萨麦尔鄙视,在场天使纷纷笑起来。不管如何,弥赛亚被炽天使接受了。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问题,恒星天没有弥赛亚的宫殿。

  “我住土星天就可以。”弥赛亚把头转向路西菲尔,“副君大人,可以吗?”

  这是一个怪异的称呼,路西菲尔虽然是天国副君,但天使不会用天国副君来称呼他。

  “叫我路西菲尔就可以。”

  弥赛亚便说,“好的路西,你亦可以直呼我的名字。”

  路西菲尔的脸色古怪,他即无法拒绝弥赛亚对自己的称呼,更不能拒绝弥赛亚的请求,弥赛亚身份特殊,住到下面有损圣子身份,恒星天又没有弥赛亚的宫殿,如果住木星天,就是他这个天国副君的过错。路西菲尔最后握住右手,“在你搬到新家之前。”

  弥赛亚笑容灿烂,“谢谢你,路西。”

  一天的工作结束,路西菲尔后面多了条尾巴。

  利维坦拉着米迦勒和路西菲尔告别,临走之前和弥赛亚讲,“弥赛亚不喜欢的话,可以来恒星天住。”

  她目前住在恒星天,鉴于利维坦的破坏能力,路西菲尔安排米迦勒和利维坦同住,免得自己的宫殿面目全非。

  “我会喜欢的。”弥赛亚和利维坦道别。

  他坐上路西菲尔的马车,马车内出奇的安静,路西菲尔忙着公务,弥赛亚浏览窗外的风景。

  经过一大片湖泊时,弥赛亚惊叹湖水的风光,“它是真的吗?”

  路西菲尔探头看了一眼,很快收回目光,“那是星辰之湖,所谓的星辰只是湖底的宝石。”

  “但也很美。”弥赛亚嘴角上扬,他注视路西菲尔,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路西,你见过神的真容吗?”

  路西菲尔语气算不上好,“你见过?”

  弥赛亚只是笑着说,“不过这不要紧,因为你与神极其相似。”

  他忽然凑近路西菲尔,鼻尖几乎要碰到路西菲尔的脸,天青色的瞳孔倒映路西菲尔的影子,因为过于模糊,逐渐扭曲成另一个样子。

  “像神的另一面。”

  就像星辰之湖的繁星,一个在水面之上,一个永眠湖底。

  路西菲尔冷冷推开弥赛亚,“弥赛亚,你越礼了。”

  马车停在大道上,路西菲尔带着几份公文离去。

  弥赛亚把手枕在窗边,看着那个身影最终消失,他才轻声说,“走吧。”

  突然多了个圣子弥赛亚,路西菲尔的心情不佳,他打定主意在办公室过上十天半个月,一心扑在创世庆典上。

  右手的焦灼感迫使路西菲尔放下手头工作,他从抽屉摸出一个水晶瓶,想要借它抑制伤口,发现最后一支信仰之水已经用尽。

  他必须回去一趟。

  路西菲尔握紧手中的水晶瓶,马上就是创世庆典,他不允许出一丝差错,包括自己。

  匆匆赶回住处,路西菲尔打算拿几支信仰之水就走。但放置信仰之水的房间空无一物。

  没有,没有。路西菲尔不可置信,所有的信仰之水都不见了。

  “你在找它吗?”弥赛亚站在门口,他的脸庞隐藏在大半阴影中,手心放着一支水晶瓶。

  “弥赛亚,这是我的房间!”

  “拥有神六分之五的力量还不满足吗!路西,你太让人失望了。”

  路西菲尔靠在桌边,没有信仰之水的压制,右手的灼烧感席卷全身,路西菲尔几乎站不稳。

  给他,他要它。

  这是无法压制的痛苦,它像一把尖利的小刀剥开每一寸肌肤,所有力量消失,只能任人宰割。

  桌边的炽天使眼神渐渐失去清明,目光迷离,望着弥赛亚,欲望驱使路西菲尔放下一切尊严,挣扎的双手不再犹豫,路西菲尔跌跌撞撞扑倒弥赛亚怀里,用仅存的理智吐出几字。

  “求求你……”

  不要告诉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