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47.番外4(终极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

  虞瑶和沈烨一同申请了美国的博士, 两人每天忙得团团转, 时间倒是一致的很, 就是……

  每天一起回寝室,蹭蹭抱抱,然后就是各自回屋睡觉, 第二天一同起床吃早餐, 然后分开。

  虞瑶都觉得, 自己这辈子可能不会嫁给沈烨,但肯定会献身科研。

  终于赶在圣诞节放假之前做完实验, 虞瑶长叹一声, 出了实验室。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 差不多晚上五点来钟。

  只不过,天气略阴, 所以这会儿天色已经有些黑, 路灯都早早亮起来。

  抬步往租住的小别墅走去,今天早上和沈烨说好, 要一起吃饭。嗯……他说,会做好吃的。

  才进屋,像是掐算好时间似的, 手机就响了,低头一看, 是谢珊珊的号码。

  “喂, 珊珊, 怎么突然打电话过来?我刚做完实验,才进门。”屋里飘着肉香,厨房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应该是沈烨在忙碌。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儿虚弱,却满是欣喜:“瑶瑶,我家宝宝出生了,给你报个喜,之前不是说要做干妈的嘛!是个男孩,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记得给你干儿子包个红包!”

  虞瑶吓得差点儿把手机给扔地上,连忙去翻日历本。

  “生生生,生了?这么快的?我记得上次你说怀了,还是……还是……嗯??三月……三月到十二月……你已经怀孕这么久了吗!”

  然后,电话就被董恒接了过去:“肯定是怀胎十个月才生啊,都圣诞节了,你们有空回来不?珊珊想你们了。”

  虞瑶翻翻日历,还有几天就圣诞了,她本来和沈烨也没什么计划的……

  转头,看到沈烨已经从厨房出来,开口问:“珊珊生宝宝了,问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沈烨看看日历表,除了12月10号圈着一个截止日之外,整个十二月一片空白。

  “后天还有东西要交吗?那咱们,12月11号回北京?”

  沈烨摇摇头,揉揉她头发:“材料已经交上去了,没关系,接下来都没事了。”

  小姑娘一双眼睛瞬间亮起来,开心地转圈圈:“那我们去订机票吧!什么时候最近我们订什么时候的!”然后,又对着电话讲:“我们定了机票之后,和你们讲!”电话那头的董恒一声轻笑,然后挂了电话。

  *

  虞瑶和沈烨迅速定了后天的机票。

  吃过饭后,小丫头直接仰倒在沙发上,滚来滚去,充满怨气地自言自语:“珊珊和董恒都生娃了,天啊,我和沈烨却各自嫁给了自己的实验室!”

  声音大的,恨不得传到后面好几条街。

  沈烨洗好碗筷,坐到小丫头旁边,把她从沙发上拎起来:“不是说过,别吃饱就躺到沙发上,当心过劳肥。”

  小姑娘猛地从啥发生起身,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面前人:“我说,我们各自嫁给了自己的实验室,可是,珊珊都生宝宝了。”

  和他们两个不一样,谢珊珊和董恒两人研究生一年就回国了,回国之后各自在自家公司帮忙,没过多久就结了婚。结婚当天,伴娘还是虞瑶。她记得谢珊珊亲手把新娘捧花递到虞瑶手上,拉着虞瑶和沈烨的手,说希望他们也能早点结婚。

  结果呢?

  结果!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她和沈烨双双全额奖学金申上了美国前三的大学,到现在别说结婚了,感情几乎淡如水,俩人跟普通的合租人没什么差!

  “天啊,我男朋友嫁给了自己的实验室……我们就算赶不上人家的火箭速度,至少别把距离拉那么大行不行?”

  这就像跑一场马拉松,头一圈她和沈烨遥遥领先,可是……人家都到终点了,她和沈烨还在起点附近磨叽。

  “人生赢家,珊珊才是人生赢家!”

  沈烨看小姑娘一直在碎碎念,也是哭笑不得。

  坐下身来,把小丫头抱到自己腿上坐正:“你想怎样,嗯?”两个人都在读书,每天忙成狗,哪有时间生宝宝。

  别说生娃了,连怀孕的时间都没有。

  沈烨正胡思乱想着,怀里小丫头忽然转过头来,声音轻轻软软的,揪着他的衣袖,说:“至少……至少,先扯个证吧。你看……总不能让我一直像现在这样,没名没分的。”说完,又觉得有点儿丢人。

  “你看你,求婚都要我讲!不行,收回我刚才的话!不!扯!证!”

  沈烨噗嗤一声笑了。

  “好好好,我错了,不该每次都让你主动。”所以……

  他起身,牵起小姑娘的手,带她进了自己卧室。

  其实,虽然两人住在一起,但其实虞瑶进沈烨卧室的次数并没有多少。

  毕竟,毕竟!他俩各自嫁给了自己的实验室:)

  “去你卧室干嘛,难道是你突然想通了,想睡我了?我跟你说,没名没分,我也不给你睡!”

  沈烨:……

  扶额,这丫头一天天脑袋里不知道装的都是啥。

  把人拉进房间,让她先坐到椅子上,自己到抽屉里好一通翻。

  从最里层摸出一个红色的盒子,虞瑶看得眼睛都有点儿直,眼看着沈烨手里拿着盒子一步步走近,一下从椅子上跳起,说话都有点儿结巴:“你你你,你手里那个……不会是,不会是!是我想的那个……等下,肯定不是对不对!你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是项链?手镯?”

  不不……

  谁家项链手镯用这么小的礼盒,还是心形的!

  “本来想着,马上就圣诞节了,咱们也在同一所房子里住了半年,再没个名分,不就是非法同居了?所以,就像趁着这个圣诞节……先把关系给定下来。”沈烨一口气说完,自己都笑了:“谁知道你这么心急,连这么几天都等不了。”

  虞瑶红了脸,“我我我,我就是随口说一说!你……哇,哭了!所以,我的盛大求婚没有了是吗?我的惊喜也没有了吗?就只有一个简单的戒指,就要定了吗?天啊……我干了什么!”小姑娘要崩溃了,哭丧着脸,揪着沈烨袖子不放:“至,至少来个烛光晚餐吧……”

  等下……说到晚餐,虞瑶整个人定住。

  “刚刚,刚刚那是我单身时候的最后一餐吗……”

  这么随意的吗!

  沈烨笑着单膝跪地,把戒指托到虞瑶面前:“虽然没有想象中那么盛大,也没有那么的措不及防。但,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那就,干脆嫁给我吧?”

  简单的话语,一如当初在塞纳河的表白。

  彼时,少年说,以后的日子,也像现在这样,缓缓地过吧。

  而今,他说:你就干脆,嫁给我吧。

  嘛,如果真像当初董恒那样,摆开那么大的阵仗,恨不得被全世界知道那一场求婚,沈烨,也就不是沈烨了对不对。

  其实,不就是喜欢他这简简单单,不善言辞的样子嘛。

  假如生活中每一句话,都如同写在文学作品中那样精雕细琢,反倒失去了本真是不是。

  所以,不如就接受吧。

  接受这样一个简单的沈烨,这样默默付出的沈烨。

  鲜花红烛般的浪漫固然很好,柴米油盐的烟火气也是一种甜蜜啊。

  毕竟,婚姻,就是这样,在平淡的日子里,走完一生。

  所以,她笑着伸出手,说:“好啊。”

  然后,看着她喜欢了十年的少年,认真把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

  恍惚间,又回到了高中时候,初见的样子。

  少年手里抱着一叠试卷,声音清冷,双唇微抿,说“抱歉”。

  彼时年少,淡漠疏离。

  何曾想过,擦肩而过的刹那,转眼就过去十年。

  她终于长成可以嫁给他的样子,而他,为她亲手带上了婚戒。

  “沈烨。”

  她说。

  少年抬头,鼻尖发出一声疑问:“嗯?”

  “你想听歌吗?我唱给你听。”女孩说着,唇角是浅浅的笑。

  那一双可爱的小虎牙,一如十年前未经雕琢的样子。

  他也笑了,说:“好。”

  然后,就看到女孩从卧室拿来藏了很多年的吉他,轻轻拨了拨,坐在他面前,背对着窗外不知何时破云而出的月。

  “你是否记得那一天,独自默默许下的愿。你站在校园街道边,望着那夕阳西下的画面……”

  “那年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我也爱上你的笑……”

  “那年正当年少,无依无靠,我只看见你的好……我想用一把吉他,陪你到老,唱到生命中的天涯和海角。”

  弹完最后一个音调,坐在窗边的姑娘轻轻放下吉他,起身朝他伸手,无名指上,一轮婚戒在灯光下闪着明动的光。

  轻轻把人抱到怀里,吻上她的额头,她的耳廓,她的脸颊,在她身上每一寸都印上专属印记。

  从十七岁那年,女孩扎着马尾辫,坐在他身边。

  到大学时候,她一次次扑进他怀里,在塞纳河的河畔说“爱你”,再到后来一起走过山山水水。

  在他眼里,她是天上的月,是湖里的水,海里的浪花和夏天的风。

  是人间一切一切的,遥不可及。

  春风十里,怎敌她眉梢眼底,

  清浅的波,流转的光,和荡开来的,每一次笑意。

  (全文,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