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商业峰会上各大城市的商业精英云集,B市有名的企业主也都会收到邀请,顾承一毫不意外的在峰会上看到了顾席和朴洛晴。

  朴洛晴看到他们两人立马跟身边的人小声说了句话,端着酒杯优雅的走了过来。

  “两位顾总,别来无恙。”朴洛晴依旧美得惊人,只是面对顾承一和顾席时,眼底却带了诸多的焦急情绪。

  周围的人自动退开了一点距离,以防打扰两位顾总和美人说话,朴洛晴走近几步,看似与顾承一和顾席亲近无间,却是压低了声音小声道:“这回我真撑不下去了,两位,帮我一把如何?”

  “刚才和我站在一起的就是我父亲和我异母弟弟,也是我父亲属意的未来继承人,他若是上位,三方合作案只怕要无疾而终了。”

  顾承一和顾席默契的没有转头去看朴洛晴刚才站立的方向,对朴洛晴直白的求助,也有些哭笑不得。

  “洛晴,在商言商,我们帮你,可不能是无偿的。”顾席微笑着开口。

  “自然,我接受你们再增加资金入股,我三,你们七。”朴洛晴面色不改说道。

  若顾承一和顾席的分量太轻,也就帮不到她了,这点取舍她还是很清楚的。

  “朴总这是把我和顾总算作一人了?”顾承一开口,语气却不怎么好,“三方合作案我和顾总都只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你这是要我们先争一把不成?”

  朴洛晴诧异的望着顾承一,一段时间不见,顾承一不止对她称呼这么疏远,怎么态度也变了这么多?

  朴洛晴丝毫不知道,自从堂兄弟的关系被挑破,顾承一和顾席就是同穿一条裤子的进退关系,顾席扮白脸,顾承一则是扮红脸,怎么着,有利益也不能便宜了外人不是。

  再说了,朴洛晴到底追求过自己,顾承一觉得,自己还是不要一口一个“洛晴”的好,家庭和睦,比什么商场客套拉关系都要重要!

  “洛晴这可就是你不厚道了。”顾席笑容微微有些冷,他的东游集团还有其他的项目,对增加三方合作案的投资并没有兴趣,但堂弟想要,他便帮一把。

  朴洛晴挣扎了许久,咬牙道:“我再让百分之五,不能更多了!”

  “好,一言为定!”

  听到顾承一的许诺,朴洛晴看向顾席,见他也点头,这才重新恢复优雅得体的笑容,退开几步,保持正常的距离与他们二人商谈,说出口的,却是些无关重要的琐事。

  之前什么都没听到,好奇凑过来一点听的商人们听了半天,无趣的暗自撇撇嘴,面上带着笑容上前与三人进行攀谈,嘴里话说的极为漂亮,言语间尽是恭维。

  商业峰会在商人们的各种心思里飞快的过去一天又一天,眼看着峰会即将结束,瘪了许多天的李爵,也在去找白染,和担心自家大哥回来后惩罚自己之间,冲动的做出了决定。

  李爵早就知道白染带着青青投靠了顾承一,顾承一被赶下顾氏集团执行总裁的位置时,李爵就想将白染和青青带回来,只是还没出门,就被李总裁一顿揍,愣是给禁足在了家里。

  现在,李爵好不容易和他那个家里也是富商的妻子离了婚,揣着离婚证,便底气十足的开车到了言诺的花店。

  之前他没离婚,白染都能带着孩子等他,现在他离婚了,白染一定会很高兴!

  “先生,你到底要干什么?”小优跟着一进店就楼上楼下看到李爵转了许久,忍不住问了一句。

  再这么看下去,她就报警!这种不买东西到处看的人,一定是想抢劫!

  “白染呢?”李爵看都不看小优,高傲的看着一侧的盆栽问道。

  这么个小破地方,还得天天工作,真是委屈白染了,等白染嫁给他,白染就只用待在家里带孩子等他回来就够了。

  小优上下扫了眼李爵,无所谓地道:“白染姐很久没来了。”

  眼角余光瞧见言诺从外面进了店,小优立马叫了言诺一声。

  “你来干什么?”言诺一眼便认出了李爵,不禁庆幸白染因为照顾顾言还没回来上班。

  只是……

  言诺尚未想完,就听身后传来小孩子说话的声音,青青、妞妞和一宁,三人拿着三袋子冰淇淋推门走了进来。

  “一宁你们都出去!”言诺赶紧叫了一声,却抵不过李爵反应太快,几乎是在见到青青的下一秒,李爵就冲了过来。

  言诺伸手去拦,反而是被李爵狠狠推了一把,差点撞上一旁的桌子角。

  “青青,我是爸爸,你妈妈呢?”

  李爵抓青青胳膊的力道用的很重,青青眉头皱起,却是没喊疼,镇定的说道:“爸爸你要去找妈妈吗,你先放开我,我带你去。”

  说着,青青快速看了言诺一眼,转身便带着李爵走。

  “诶,怎么……”小优一句话没说完,就被言诺拦下,言诺脸色难看,快速吩咐了一句:“给白染打电话,让她报警!”

  阻止了想跟着去的一宁和妞妞,言诺也快速开车跟上了李爵的车子。

  等言诺赶到时,下车就看到顾言一拳打上李爵的脸,趁着他受疼下意识松了手劲,赶紧将青青抱在了怀里。

  顾言一后退,埋伏着的警察立马一拥而上,狠狠将李爵按在了地上。

  顾言脚伤还没好完全,这回打了一架,哪怕是想逞强,却也止不住突然席卷整条小腿的疼痛,瞬间白了脸。

  “赶紧上车。”言诺上前接过青青,将人放到地上拉着手,边示意一旁扶着顾言,满脸焦急的白染送人去医院。

  “言诺姐,多谢了。”去医院的路上,白染声音都在抖,反而是再度受伤的顾言在安慰她。

  “你们这是和好了?”言诺好奇的问了一句,话音刚落,她就看到青青双眼一亮,也扭头期待的望着后座的两人。

  白染沉默不语,顾言却是趁热打铁的握住白染的手,诚恳地道:“白染,你就答应我吧,我发誓我真的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白染脸色逐渐被羞涩染红,却依旧期期艾艾地道:“可是你家里人……”

  “我哥同意了啊。”顾言满脸委屈,“我早说了家里人你不用担心的,我家里我哥是大家长,他同意了我爸妈也坚持不了多久。”

  “你哥同意了?”白染双眼瞪大,明显是从未得知过这个消息。

  言诺听到这里,简直恨不得代替白染打顾言一顿,这么重要的消息都没告诉白染,还让人家放心,谁心那么大真能放下心!

  果然,后座白染冷哼一声,赌气说道:“言诺姐我要去国外进修,我都没上过大学,想去尝试一下大学生活。”

  言诺立马点头:“好,花店你也算是老板,只管拿分红,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这么蠢,活该顾言还追不到人。

  白染说是要走,但却也要等到言诺结婚后再走,以顾言那情商掉线的样子,想追到白染,日子可还长着呢。

  ……

  七月二十六,顾承一、言诺,以及慕尘、苏烟结婚的日子。

  两位准新娘一大早就被Linda带着她的助手从床上闹了起来,自睁开眼开始,言诺和苏烟听到耳里的,全都是吉祥话。

  Linda的团队里黑发黑眼的很少,但就是听着这些外国人说着撇脚的中国话,每一次开口之前,都想了又想,言诺与苏烟心里便都是满满的感动。

  因为之前就在订婚时给言诺化过妆,Linda一早便对言诺的造型设计有着十足的计算,一袭轻纱层层叠叠,色泽无比柔和的白色婚纱,便将言诺的年龄生生往下压了七八岁不止。

  Linda给言诺设计的妆容,让言诺格外的心慌,看着Linda的助手一件又一件柔和淡色系的饰品往Linda手里递,言诺便有种自己正在老黄瓜刷绿漆进行时的感觉。

  这话言诺也就只敢在心里腹诽一下,瞄了眼Linda下一步动作,言诺自觉的张开双手,任由Linda在她的腰上,绑了一条两指宽的大红色系带。

  大红的系带,在白色的婚纱上显得无比的惹眼,却也连带着将人的注意力,牢牢的吸附在言诺那柔韧而又盈盈不足一握的纤腰上。

  一旁等着的苏烟忍不住赞叹了两句,伸出手在言诺腰间比了比,再比了比自己腰间,一脸坚决的表示:“Linda,待会可不可以不要让别人的注意力在我的腰上。”

  末了,还一脸郁闷的单手撑着下巴,嘴里喃喃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觉得,我受到了暴击……呃,感觉更有减肥的动力了呢!”

  因为讲话没注意,而被一众外国友人投以“你居然不说吉祥话”的责备目光,苏烟吐了吐舌头,再不敢乱说话了。

  Linda一个人,给两位新娘化妆,两双手几乎要舞出残影,总算是在上午九点之前料理好了一切,刚停下手松一口气,就听到外面喧哗声四起。

  新郎来了。

  慕尘帅气随和,顾承一英俊沉稳,两位新郎大步走来,全然没去注意周围小姑娘大姑娘们发亮的双眼,对鼻端萦绕的各种香水味道甚至颇为嫌弃。

  时不时有大胆的女人仗着姿色,伸出手妄图吸引两位新郎的注意力,顾承一和慕尘对视一眼,干脆加快了速度。

  司仪口里的祝贺词还没念完一半,两位新郎已经在一众伴郎的护卫下,隔开凑热闹的伴娘,快步进了门。

  原本还想都讨两个红包的伴娘们被伴郎们拦住,气的脸上的笑容都要维持不住了,干脆两个一组,直接就去搜伴郎的身,将伴郎身上藏着的红包全给搜了出来。

  充当伴娘的是言诺花店的员工以及她和苏烟的一些朋友,而伴郎们却是慕家和顾家旁支的大小少爷们,这些少爷们身上藏的红包个顶个的分量大,算起来,伴娘们可是赚大了。

  外面的记者们费力的举高了相机,十分想拿刀把那群伴郎削去一截,长那么高,再加上伴娘们脚上穿的高跟鞋,他们拍到的全是背和胸!

  很快,紧闭的大门再度打开,两位新郎公主抱着新娘出来,记者们反应极快的一拥而上,途中挤到了好几位伴娘,一时间,伴娘们的惊呼,以及伴郎被高跟鞋踩了脚的闷哼声接连不断。

  这场意外的混乱,估计又要成就好几对姻缘了呢,今天果真是个大好日子!

  言诺窝在顾承一怀里,听着耳边吵闹的声音,眉眼都是笑意。

  “我也很高兴。”顾承一低头,眸子里的笑意,仿若万千星光汇聚,好看得言诺几乎想立马用嘴唇亲上去。

  言诺伸手,在顾承一脸颊上捏了一把,心情越发的好。

  ……

  不远处,从英国赶回来的言语,安静的看着自家姐姐被姐夫抱着朝轰隆隆直响的直升飞机上走,咧着嘴笑的极为开心。

  姐夫的母亲依旧不答应,甚至在反对无效还差点和儿子闹翻的情况下,不管不顾任性地跑去了国外旅游,以此表达自己对这个儿媳妇的不认同。

  这件事言语看到过相关的报导,可令她感到惊奇的是,所有的媒体竟然口径一致的表示:顾母已经先行去了儿子、儿媳将要度蜜月的地方,此行是去为两位新人安排好一切!

  可当言语亲眼看到姐夫如同抱着他的全世界一般抱着她的姐姐时,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经历了离别,也学会了怎么好好爱护心爱的家人的姐夫,怎么会任由一向喜欢口诛笔伐的媒体再伤害姐姐呢,而手握蒸蒸日上的顾氏的姐夫,也有的确足够的能力让全B市的媒体,闭上喜欢造谣的那张嘴!

  看了眼手里的礼物,她刚想找个人转交,自己静悄悄离开,刚转身,就撞入了一个带着冰冷气息的怀抱里。

  慕非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言语的视线里,在言语惊慌的目光注视下,慕非眉峰微皱:“让我喜欢上你了,你就想跑?”

  言语惊愕半晌,心头一酸,视线骤然被泪水模糊。

  ……

  前世千百次的回眸,方能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这个城市里,爱情随时都有可能会降临,你,遇见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