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月初番外(7)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紧接着她的耳边传来一道惨叫声,只见刚刚还一脸得意的猥琐男子,此刻正在地上痛苦的狼嚎。

  “滚……”傅西洲那那清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那男子一脸惊恐的望着傅西洲,连滚带爬的离开了。

  夏欢望着那个人离开的身影,随即便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傅西洲,朝他微微一笑,说道:“你是如何知晓我在这里的?”

  “咳咳,你猜。”傅西洲一脸神秘的看着夏欢问道。

  夏欢抬头望了他一眼,便起身往竹林小倌的方向走去,没有理会傅西洲。

  傅西洲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着急的喊道:“唉,别走呀……”

  他不过还想要跟她开个玩笑,她至于这样吗?

  傅西洲连忙追上夏欢的身影,然后说道:“你这丫头真是太没有良心了,我救了你,你不道谢就算了,居然还像流氓一样的犯着我。你真真的伤了我的心。”

  傅西洲一脸受伤的看着夏欢,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夏欢抬起头来望着傅西洲,细细的打量了一下他的身上,良久才说道:“你难道不是流氓吗?”

  要知道傅西洲耍起流氓来,若说他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说第一。

  闻言,傅西洲脸色一寒,有些伤心的说道:“你太伤我的心了,我耍流氓也只是对你呀,你不明白我一片苦心就算了,居然还这样误会人家。”

  夏欢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抬起头来瞄了他一眼,之后便有些嫌弃的说道:“咳咳,傅西洲你收起你那一脸的浮夸的演技,你说你不去当戏子真是可惜了。”

  傅西洲文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然后朝夏欢眨了眨眼睛,暧昧的说道:“欢儿,你这是在夸我吗?”

  夏欢只觉得傅西洲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来倒她的胃口,总是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眉头微蹙,浑身打了个寒颤,微风拂来,她只觉得身子些发冷,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傅西洲见状便将自己的外套拿下来,披在夏欢的身上,轻声的说道:“盖着吧,以免着凉了。”

  夏欢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傅西洲,本想要拿掉的,却不像被傅西洲给制止住道:“你身子弱,就不要逞能了,难道你想要让他担心吗?”

  果然一听到傅西洲口中的“他”夏欢便没有再做任何的举动,她确实不想要让月初担心……

  夏欢朝傅西洲点了点头,便让他送自己回去。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便走到了竹林小倌,望着里面灯火通明。

  夏欢站在竹林小倌的门口,忘了一眼里面的场景,随即便转过身来朝傅西洲说道:“今日谢谢你了。”

  若不是他她都不知道该如何了。

  傅西洲摇了摇头,轻笑道:“对我?你还是怎么见外吗?”

  只是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心疼,快得夏欢还没来得及捕捉,他便已经消失了。

  夏欢抬起来,望着傅西洲随即便笑了笑,没有说话。

  傅西洲见状,便也不在说什么,只是望着夏欢说道:“我想要看着你走进去。”

  闻言,半夏没有说话,只是朝他莞尔一笑,凝视他很久,才说道:“那我先进去了。”

  说罢,便也不在与傅西洲说话,而是往竹林小倌走去。

  傅西洲望着她离去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落寞。

  罢了,罢了就这样吧。

  当夏欢回到自己屋里的时候,突然发现月初坐在桌子上正望着自己,她的心猛的一跳。

  俨然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望着他那有些阴沉的脸,夏欢突然觉得周身有些冰冷,身子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她有些惊讶的说道:“阿初,你怎么在这里?”

  也不知道为何,夏欢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就好像她被人抓奸在床似的。

  月初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她良久,才缓缓的说道:“你去哪里了?为何这么晚才回来?”

  “你这是在质问我吗?”夏欢听到她的话,脸色苍白,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

  他居然不相信自己,他这是怀疑自己吗?

  一想到这里,夏欢便觉得心里有些凉凉的。

  月初见她神色闪过一抹忧伤,便走过去将她抱在怀里,然后轻声的说道:“阿欢,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夏欢没有说话,只是任由着月初抱着自己。

  她知道自己近日来,可能某个举动伤害了他,可是她不是故意的。

  她只是不想要让他担心罢了。

  “阿欢,你是不是心里已经有别的男子了,你是不是对我喜新厌旧,你是不是……”月初在夏欢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其实他很讨厌那个男子,很讨厌……他跟她走得很近……

  夏欢听到他的话,便已经知道了,他口中的男子到底是谁了。

  或许他已经知道了傅西洲的存再,所以……这些日子他才会那么的不安。

  “你都知道了?”夏欢有些惊讶的问道。

  月初松开她的怀抱,然后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都看到了,你和那个男子走得很近,你们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你们……”

  话未说完,便被夏欢堵住了嘴,她不想要听到月初口中说得那些话。

  她其实是喜欢他的,只是她却不能让她知道自己心中的想法。

  月初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夏欢似乎不相信夏欢会主动,他的心里有些欢喜。

  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真切的感受到夏欢其实是喜欢他的。

  他轻声的唤了一声:“阿欢。”

  便将被动转为主动,他深深的吻住她的嘴唇,霸道,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似的。

  他总觉得夏欢就是一株毒药,而他明知道结果是万劫不复,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往下跳。

  寒风凛凛,落花流水,到底还是无缘。

  若是可以重来,他当初一定不会答应她那个什么三个月之约。

  月初没有想到昨夜与他欢爱的女子,今日竟然会牵着别的男子走到他的面前,跟他说:“阿初,这是我的未婚夫傅西洲,我们一个月后就要成亲了。”

  月初死死的盯着夏欢,想要从她的眼中找到一丝丝的破绽。

  希望她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她其实夏欢的人是他月初,而不是那个叫什么傅西洲的男子。

  可是他等了许久,终归是失望了。

  她的眼眸平静,清澈见底不掺杂任何的污渍,仿若天空的明月一般。

  可是为什么?她要欺骗他呢?

  她那时候明明说喜欢他,明明说想要嫁给他,一辈子在一起……可是他为什么转过头,便翻脸不认人了?

  她把他当成什么了?

  难道在她的心里自己是可以随意践踏的吗?

  “阿欢,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只是骗我的对不对,你心里是爱我的对不对?你怎么会喜欢他呢?”月初指着夏欢声音有些沙哑,颤抖的问道。

  夏欢眼眸低垂,随后便对月初说道:“阿初,我其实是骗你的,我一直喜欢的人是傅西洲,我只是为了气他,所以才……”

  夏欢话还没有说话,便被月初打断:“闭嘴,不要叫我阿初,你不配。”

  他居然说她只是为了气那个男子,所以才……呵,原来自己的存在竟然是如此的可笑。

  一旁傅西洲没有说话,只是扶着夏欢,随后便看着眼前的月初,一脸的平静。

  月初望着两个人那亲密的举动,随即便大笑,扬起一抹自嘲说道:“滚,不要再出现我的面前,否则我一定不会饶了你们的。”

  夏欢望着眼前伤心的男子,心里猛的一疼,随后便咬了咬牙,然后跟着傅西洲离开了竹林小倌。

  阿初,对不起……原谅我的自私。

  若是有来生,我希望我们不要再见了,这样你就可以幸福的活着了。

  月初望着夏欢离开的身影,眼底竟留下了两汉泪水,声音轻喃道:“阿欢……”

  原以为遇到了真爱,却没有想到居然是一场骗局。

  她何其忍心,忍心这样伤害他……

  彼时,院子里的蔷薇花瓣落在他的身上,仿若是在同情他一般。

  刚踏出竹林小倌的夏欢,走了几步路,便蹲在地上哭泣。

  一旁的傅西洲望着她那有些落寞的身影,眼底带着一丝丝的落寞,或许这辈子他都只能将它藏在心里了。

  明明先遇见的是他,可是她却为别人流泪。

  傅西洲轻叹一声,走到夏欢的旁边,将她揽在怀里,然后轻声的安慰道:“欢儿,长痛不如短痛,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夏欢没有说话,只是趴在傅西洲的怀里大声的哭泣,仿若想要将这些日子的不幸都哭出来似的。

  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大方,口口声声说放下月初,可是心里却忍不住的难过。

  她知道她是个自私的女子,明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却偏偏还要去招惹月初。

  在他对自己动心的时候,却又将他抛弃。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若是这样他可以记住自己一辈子,这何尝不是另一种爱的方式呢?

  “傅西洲,我的心里好痛,好痛……”夏欢声音哽咽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