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冷冥烨番外(40)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见樱儿一身淡蓝色的广袖留仙裙,头上带了一支白玉刻着樱花纹路的簪子,踩着莲花步而来。

  看到半夏嘴角微微一扬,朝她亲切的唤道:“半夏姐姐。”

  半夏抬起头来朝她莞尔一笑,随后便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说道:“坐吧。”

  自从她搬进这别苑之后,樱儿每日便会来陪她聊天,她觉得应该是冷冥烨的注意。

  这些日子她一直控制自己不要去想他,也不要听到他淡淡任何消息。

  原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可惜不过是她自欺欺人罢了。

  “半夏姐姐,你看院子里的梅花开得甚好,要不你陪我出去摘一枝吧。”樱儿朝半夏眨了眨眼睛,笑道。

  虽说她已经嫁作人妇,但她被刘温保护得很好,依旧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女。

  与半夏那历经沧桑的眸子,身子里发出的气息,完全不一样。

  半夏见她如此认真,便也不好意思拂了她的意,朝她缓缓的点了点头,应道:“走吧。”

  其实,她有时候真的很羡慕樱儿,羡慕她和刘温的生活,羡慕他们两个人不用顾及旁人,只要自己开心便好的生活。

  她这辈子,大概是不可能了。

  樱儿听到半夏的回答,高兴的拉着半夏的手,便跑到园子里摘梅花。

  望着樱儿那开心的模样,半夏的心情也不由的一好。

  半夏望着满天的飞雪,思绪漂远,她恍然想起了王安石的一句诗:“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想来也不过如此吧。

  突然,胸口传来一道凉意,半夏低下头一看,才知道樱儿正往自己的身上扔雪。

  “半夏姐姐,我们一起玩雪仗好不好?”樱儿看着半夏边说边往她身上扔雪球。

  半夏有些无奈,朝樱儿说道:“那你可不要后悔哦。”

  她半夏玩雪仗可从来没有输给谁,那丫头她真怕她等一下哭鼻子。

  “不后悔,不后悔。”樱儿朝半夏轻笑道。

  她才不会后悔,只要能让半夏心情好起来,她做什么都不会后悔的。

  今日大概是半夏来到别苑如此开心的一日吧,只是到了晚上她那犹如风中断线的身子,竟然有些不争气的染上了风寒。

  她正靠在床边轻声咳嗽,手里捧着一本不知名的书细细品读。

  彼时,房里出现一道身影,半夏的眉头微蹙,抬起头来望着来人,然后不解的问道:“你来做什么?”

  身为一国之君,政务繁忙,他现在不在宫中,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她原以为她已经和他说得很清楚了,他不会来,才对……可是他却出现在这里……

  半夏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听说你病了,便来看看你。”冷冥烨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那依旧苍白的脸,轻声的说道。

  半夏将手中的书,放在一旁,嘴角扬起一抹自嘲,朝冷冥烨说道:“放心吧,死不了。”

  冷冥烨听到她的话,神情一愣,望着她轻声的问道:“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半夏眼眸低垂,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床上背对着冷冥烨,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更深露重,皇上还是离开吧。”

  她原不原谅重要吗?她的孩子也不会回来了。

  冷冥烨见她那模样,身子依旧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就静静地望着她熟悉的背影。

  也不知道隔了多久,才转身离开。

  后来,青儿总是会在半夏的耳边提起,冷冥烨今日做了什么事情,还有就是黎妃得了癫狂病,竟然跑到了城楼上跳了下来。

  临死前,居然还给冷冥烨留了一纸书信,说是宫中的那些事情都是她做的。

  而冷冥烨也知道了自己的嫉妒心,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那一夜,他抱着一坛酒靠在床边,嘴里不断地低喃着:“我错了……我错了……”

  若是他当初阻止,这些事情是不是就不会出现呢?

  再后来,冷冥烨不顾朝臣的反对将朝后宫遣散,只留了半夏这样的一个妃子。

  他总是来探望半夏,只是她却没有理会,他知道错了有什么用呢?

  她当初以为他是相信自己的,可是后来她才知道他其实一点不相信自己,他只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眼睛。

  这一日半夏醒来习惯性的望了一眼四周,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他终究还是走了,走了也好。

  这样他们就两不相欠了。

  青儿端水走了进来,看到半夏正在发呆,便说道:“娘娘,是在想皇上吗?”

  半夏没有回话,只是觉得青儿近日来越发的放肆,说话没有个轻重的。

  她抬起头来望着青儿,然后挑眉道:“青儿莫不是想要出嫁?”

  果然青儿一听这个话,吓得跪在地上连忙说道:“娘娘,青儿想要一辈子陪在娘娘的身边。”

  半夏捂了捂额头,叹了口气,说道:“罢了,你起来吧,我不过是与你开玩笑罢了。”

  听到这个话的时候,青儿刚刚悬着心,才稍稍放下。

  一个月后,半夏整整一个月没有来踏进别苑一步,半夏觉得他应该是放下了,应该是忘记了。

  所以才没有来别苑。

  雪落在衣袖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花擦过她的脸颊,留下一道淡淡的清香。

  半夏的耳边传来一道深沉沙哑的声音:“娘娘。”

  半夏转过头来望着突然出现在别苑里的楼一,有些疑惑的问道:“何事?”

  她实在想不通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一向守在冷冥烨的身边,从不离身吗?

  “娘娘,你去看看我家主子吧。”楼一跪在地上祈求道。

  若不是冷冥烨旧疾复发,不肯服用药物,他也不会这里打扰她。

  “是他让你来的吗?你回去告诉他吧,这一生不在相见。”半夏听到他的话,神情微微一愣,朝楼一说道。

  她和他已经没有瓜葛了,而她也不欠他了……

  “娘娘,你还记得你当初离开的时候吗?我家主子独自一个人出去寻了你整整七天,回来的时候带着满身的伤痕,可是却不肯医治,整日里就是抱着酒坛子喝酒,嘴里一直低喃着娘娘的名字。”

  “那一次娘娘自杀昏迷不醒,主子便一直陪在娘娘的身边,任谁劝也没有用,因此引起了旧疾。你总是说主子狠心,不爱你,可是他却为了娘娘甘愿下厨,你不知道那一次他将自己的十指割破,就为了给你做一顿好吃的。”

  “小轩的死,主子也是后来才知道,只是他却为了不让娘娘担心,所以才甘愿让你误会的。”

  楼一看着半夏一字一顿的说道。

  大概是看不下去了,他们两个因为误会总是伤害彼此,她大概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半夏听到楼一的话,微微一愣,俨然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也没有想到冷冥烨居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楼一见半夏一直没有说话,便沉声的说道:“娘娘,你就怎么狠心吗?你难道不知道主子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你为什么就不能去看看他呢?”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冰冷,夹杂着怒气。

  想来,她的耐心真的呗半夏磨灭了,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楼一离开的时候,半夏依旧没有任何的举动,她依旧站在梅花树下,她的眼眸带着淡淡的落寞。

  即便楼一刚刚说的那些是真的,他们两个还回得去吗?

  青儿见半夏一直站在那里发呆,便轻声的说道:“娘娘,你为何不去看看皇上呢?”

  半夏没有说话,只是望着不远处的,像是在盼着谁似的。

  “娘娘,您难道忘记了皇上的好了吗?你难道忘了皇上曾经为你做得那些事情吗?”青儿真的很看不起半夏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便朝她大声的说道。

  半夏听到她的话,脑海里浮现冷冥烨曾经为她做得那些事情,她身子不适,他便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

  她吃不下饭,他便亲自下厨为她做好吃的。

  这些她已经忘记了,她只记得他伤害了她的那些事情。

  当楼一回到皇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站在门口望着那熟悉的背影,眼底带着一丝丝的忧伤。

  原以为他可以将半夏带回来,可是发现却什么也做不了。

  刘公公望着站在门口的楼一,便有些疑惑的问道:“娘娘呢?”

  他记得他明明去别苑请半夏的,可是回来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她不会来了……”楼一的声音有些落寞的说道。

  半夏这辈子大概是不会来了,她那么恨冷冥烨,怎么会来呢?

  这里有着她太多的伤心回忆了……

  刘公公轻叹了一声,随后便望着刚刚睡下的冷冥烨,说道:“那皇上可怎么办?”

  他每嘴里总是念着半夏的名字,他心里明明那么在意她,为什么要……

  这些守在一旁的刘公公全部听在耳里。

  楼一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望着那紧闭的房门,眉头紧蹙。

  彼时,冷冥烨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沙哑低沉:“楼一……”

  他们两个人的话,他其实全部都听到了,只是觉得心口猛地一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