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冷冥烨番外(32)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夏没有说话,只是她睁着一双红润的眼眸,望着远处,似乎是不愿意相信刚刚冷冥烨说的话。

  冷冥烨见她一直没有说话,心微微疼,紧紧的抱着她的身子,说道:“半夏,你还有我。”

  既然他说了那么多,半夏还是没有理会他。

  她的眼神空洞无神,像寒潭里的深水,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就在冷冥烨以为她会一直这样沉默下去的时候,她突然开口问道:“小轩,在哪里?我想要去看看他。”

  她想要去看看他,她到现在还是无法接受她离开她的现实。

  冷冥烨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眼底带着一丝丝的担忧。

  他其实很怕她会承受不住,所以有点担心……

  只是隔了良久,他轻叹了一口气,罢了早晚都是要面对的,那他又何必呢?

  半夏望着眼前这个被白布盖住的小轩,脸上的泪水忍不住有往下掉。

  “半夏,让小轩安心的走吧。”冷冥烨见她那痛苦的模样,便出声安慰道。

  他最害怕的就是看着她伤心的模样,看着她落泪了。

  半夏趴在冷冥烨的怀里,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声音沙哑的朝冷冥烨说道:“不,你就让我再见他最后一面吧。”

  她以后怕是再也不会见到小轩了,所以这是她的最后一面了。

  彼时,一旁的刘公公将裹在小轩身上的白布掀开,有些同情的看着半夏。

  只见半夏蹲下身子,手指细细的抚摸着小轩的脸,眼底带着一丝丝的忧伤,懊悔。

  若是她当初亲自送他去学堂,今日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七日之后,冷冥烨昭告天下,册封小轩为蕙懿太子,以储君的身份葬进皇陵。

  大概是想要让半夏安心,让她不要在担心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半夏会突然要求,在裕德宫的海棠花下,设置小轩的人衣冠冢。

  他知道她终究是还是放不下,她终究还是……

  罢了,罢了,只要她喜欢他一切都依她罢了。

  只是望着半夏站在海棠花下的身影,他的心里便闪过一抹心疼。

  御书房。

  冷冥烨坐在棋盘上细细的望着棋盘上的棋局,他的眼眸微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彼时,门外传来刘公公的声音:“皇上,黎妃娘娘求见。”

  “宣。”冷冥烨拿起白色的玉子,落在棋盘上冷冷的说道。

  只见黎妃穿着白色的衣裳,踩着莲花步,朝冷冥烨缓缓走来。

  “臣妾参见皇上。”黎妃身子微微一驱,朝冷冥烨行礼道。

  冷冥烨没有说话,只是依旧下着棋,也不知道隔了多久,他才缓缓的起身,朝黎妃说道:“过来,看看本皇的这盘棋如何?”

  黎妃接到冷冥烨的话,便起身朝冷冥烨的面前走去,望着眼前的棋盘,眼底闪过一丝的诧异。

  只见白子将黑子全部围住,连一点逃离的余地都没有。

  他这棋下得很绝,不给对方一丝丝的退路。

  黎妃的心瞬间有些害怕,他这是杀鸡儆猴吗?故意做给他看吗?

  冷冥烨见黎妃的神色苍白,甚至带着一丝丝的慌张,害怕。眼底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牵着他的手,便轻声的说道:“爱妃的手很凉,莫不是着凉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怪的,总让人听着有些不舒服。

  黎妃的手心里冒出了冷汗,不知道该如何对冷冥烨说。

  “爱妃难道没有什么话,要对本皇说吗?”冷冥烨的眼神有些冷漠,声音淡淡的说道。

  黎妃被冷冥烨的话,盯得有些害怕,她的身子忍不住的微微后退。

  莫不是她做的那些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她做的那么隐秘,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黎妃突然跪在地上,朝冷冥烨说道:“皇上,臣妾有罪。”

  冷冥烨没有将她扶起来,而是冷冷的说道:“哦?爱妃有什么罪呢?”

  他的语气带着无所谓,轻描淡写。

  说罢他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等着黎妃后面的话。

  “皇上,臣妾不该隐瞒皇上,臣妾善妒,昨日礼部尚书上交了选秀秀女的名单,臣妾偷偷的将他拦了下来。求皇上恕罪。”黎妃跪在地上朝冷冥烨轻声的说道。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颤抖,害怕。

  冷冥烨听到黎妃的话,微微一愣,俨然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冷冥烨的眼眸微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盯着跪在地上的黎妃。

  隔了许久,他才将黎妃扶起来,然后说道:“爱妃就因为这个事情?”

  黎妃点了点头,眼神带着一丝丝的胆怯。

  随后耳边又传来,冷冥烨那爽朗的笑声。

  黎妃有些疑惑的看着黎妃,似乎没有想到冷冥烨没有怪罪她,便有些疑惑的问道:“皇上不怪罪臣妾吗?”

  “爱妃如此关心本皇,本皇怎么会怪罪你呢?”冷冥烨轻声的说道。

  黎妃总觉今天的冷冥烨有些怪怪的,她总觉得他跟平日里不一样。

  突然,刘公公那着急的声音传了进来:“皇上,不好了……”

  冷冥烨听到刘公公的话,便知道肯定是半夏出事了,便朝黎妃说道:“爱妃,先回去吧,本皇有时间再去看你。”

  黎妃听到冷冥烨下了逐客令,便朝他轻轻的福了福身子朝冷冥烨行礼道:“臣妾告退。”

  只是冷冥烨不知道她离去的时候,她的眼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背后的她,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她的好呢?

  当冷冥烨赶到裕德宫的时候,便发现大殿里的气息有些阴沉,半夏正苍白的躺在床上。

  冷冥烨见到刘温正在为他把脉,便轻声的问道:“刘温,半夏怎么了?”

  刘温起身朝冷冥烨行礼,然后说道:“回皇上,娘娘这是喜脉。”

  冷冥烨听到刘温的话,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又看着躺在床上的半夏,激动的说道:“当真?”

  这是他和半夏的孩子,他们两个终于有孩子了。

  太好了……

  “千真万确。”刘温那坚定的声音在冷冥烨的耳边响起。

  说罢,刘温便有些担心的看着半夏,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实话。

  冷冥烨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便沉声的问道:“有什么话,尽管说,本皇承受得住。”

  冷冥烨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事情承受不住的,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刘温见到她的话,便说道:“娘娘近日身心疲惫,有些劳累,腹中的胎儿有些不稳。”

  冷冥烨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俨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握着半夏的手,朝刘温冷冷的说道:“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抱住她腹中的孩子。”

  半夏已经失去了小轩,他不能再让她失去另外一个孩子,他怕她会承受不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抱住半夏腹中的孩子。

  刘温朝冷冥烨行了礼,便说道:“臣定当竭尽全力。”

  他知道他们两个的感情来之不易,他一定会好好的护住自己的她腹中的孩子的。

  待刘温走后,冷冥烨便朝守在宫中的宫女冷冷的斥道:“本皇不是让你们好好照顾娘娘吗?为什么她还会受伤?”

  宫女青儿跪在地上,朝冷冥烨应道:“回皇上,昨夜娘娘在海棠花下陪了小轩公子整整一夜,任奴婢怎么劝都没有用,谁知道今日竟然浑身发烫,昏迷不醒。”

  她没有想到半夏的脾气会那么的倔强,竟然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其实她也很心疼他。

  “她不听话,你们就任由着她这样吗?”冷冥烨沉声的说道。

  青儿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冷冥烨的话,只是低下了头,眼底的泪水隐隐涌现。

  冷冥烨见她没有回话,便沉声的说道:“好在她没有事情,否则本皇饶不了你们。以后若有什么事情马上禀报给本皇。”

  青儿点了点头,应道:“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娘娘的。”

  皇宫某处。

  一个身着黑色衣服,脸上带着黑色网纱的女子,声音冷冷的朝身后的紫苏说道:“不要忘记了,你今日有这番荣辱,全靠本座的栽培,你可莫要忘记自己的使命。”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丝冷冷的,让人听了忍不住身子微微一颤。

  紫苏一身紫色的宫装跪在地上,望着眼前黑色的影子,随即便又低下了头,应道:“奴婢这辈子定当尽心尽力为主上办事。”

  若不是她救了眼前这个女子救了自己,她恐怕还是浣衣局的宫女宫女,哪有今日的融入呢?

  “这次的事情不错,好好努力。”黑色衣服的女子听到紫苏的话,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诺。”紫苏跪在地上应道。

  只要是他像要办的事情,她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办好的。

  只是她有些疑惑,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呢?

  而她究竟是谁?为何要这样针对裕德宫那位呢?她有些想不明白,她这样到底图什么呢?

  紫苏的心中有些疑惑,但是她却不敢问黑衣女子,因为即便她问了她也不会跟她说的。

  “按照这个信上写得,好好办。”黑衣女子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紫苏,沉声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