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冷冥烨番外(24)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药香味,跟落白身上传来的味道一模一样。

  姬九梦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她大概是没有想到落白的病情会怎么严重吧。

  半响,落白将手里的丝帕放在一旁,便朝站在一旁的小童子说道:“把帘子卷上来吧。”

  小童子接到落白的话,便伸手将原本挡住落白的帘子卷了上来。

  只见他嘴角干裂,眼睛无神,活生生病魔缠身的模样。

  “落白……”姬九梦见他那模样,有些心疼的喊道。

  落白抬起头来望着姬九梦,眼底带着惊讶,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早前,接到她的书信,他还以为是一场梦呢。

  “你来了?”落白朝姬九梦声音沙哑的说道。

  他靠在床边,望着正朝自己走过来的姬九梦,轻声的问道。

  随即他抬起头看见姬九梦身边的冷冥熵,眼底带着惊讶,随即便又恢复了平静。

  想来也是,他们两个人的佳话,在楼兰早已传遍。

  他为了她放弃皇位,甘愿与她游山玩水,做一个懒散平民。

  其实,他挺羡慕冷冥熵的,至少他还有机会。而他这一生怕是没有机会了吧。

  见冷冥熵和姬九梦坐在旁边,他便朝冷冥烨说道:“先生可否回避一下,我有话与姬姑娘有几句话说。”

  他想要问问姬九梦她的情况,所以才会……

  冷冥熵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姬九梦,两人四目相对。

  只见姬九梦朝她点了点头,示意他安心,冷冥熵见状便起身跟着小童子往后面走去。

  刚刚听到落白的话,姬九梦的心便悬着,真害怕冷冥熵会突然发怒。

  要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没有指使冷冥熵,若说有那也只有姬九梦。

  待冷冥熵走后,姬九梦便坐在床边,伸手便要帮他把脉。

  只见落白摆了摆手,然后说道:“不用了,我的身子我比任何人清楚了。”

  他的身体怕是挨不过冬天了,他想或许是她要来接他走了吧。

  姬九梦听到他的话,没有回答。

  也对,他的身体连身为医者,医术比她高明的他都没有办法,她又能这么样呢?

  “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我记得前几日你的身体还好好的。”姬九梦有些疑惑的问道。

  她真的弄不明白,落白怎么会变成这样。

  落白嘴角扬起一抹自嘲,便轻声的说道:“其实我应该在芍药离开的时候跟着她一起的,只是我答应了她,所以才没有离开。我能活到现在已经很满足了,这六年的时光是我偷来的,我已经别无所求。”

  闻言,姬九梦只觉得心口微微一疼。

  “你若是这样,半夏她知道了会难过的。”姬九梦望着他有些着急的说道。

  她的真的很害怕他会突然的消息。

  落白太傻了,明明知道事情的结果,却还是要努力……

  她会难过吗?她大概不会了吧。

  “咳咳……”落白捂着嘴轻声的咳嗽。

  良久才转过头来对姬九梦说道:“我若是离开了便将我与芍药葬在一起吧。”

  这是他对姬九梦的要求,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答应他的。

  而她也一定会等他。

  他对于半夏大概是执念,只是因为她和芍药长得有些相似,所以才会……

  这些日子他已经想清楚了,若是她能幸福,他一定会成全她的。

  他虽然不是什么圣人,但是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姬九梦听到他的话,有些惊讶,显然是没有想到落白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其实她很不喜欢他这样子,她总觉得他太消沉了,太容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若是她知道了,怕是会难过。她曾经多么渴望能够活下来,可是你却轻易的放弃。你真的不怕他难过吗?”并不是姬九梦不愿意答应他的请求,而是她真的不想他怎么放弃自己的生命。

  这些年来,她身边的朋友走得走,离开得离开。

  她都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

  落白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姬九梦轻声的说道:“映月有了身孕,你若是有时间便去襄城看看他们。”

  映月这个名字即熟悉又陌生,她好像在哪里听过,随后才想起来她好像就是秋山的夫人。

  姬九梦有些疑惑,不知道落白为何,这时候跟她说起秋山的事情。

  姬九梦朝落白点了点头,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边看着他说道:“秋大哥若是看到你这样,他会伤心的。”

  若是秋山能够让他有勇气的活下来,那她提一次秋山又有何妨呢?

  “怎么,你心疼秋山?”落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他可是记得当初姬九梦是如何的对待秋山的,怎么如今却反过来心疼他呢?

  姬九梦闻言,觉得落白有些不正经,便说道:“你难道不心疼他吗?”

  她也是记得他当初是怎么的心疼秋山,还为此有些讨厌自己呢?

  若不是发生这档事情,他这辈子怕是不会来找自己吧。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没想到怎么多年你还记得。”落白捂着嘴轻笑道。

  “我也没想到你居然也记得。”姬九梦不甘示弱的说道。

  落白的嘴角微微扬起,然后说道:“说实话,我挺怀念在桃花村的日子的。”

  那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亦是他最珍贵的回忆。

  姬九梦点了点头附和道:“那些日子是最纯粹美好的,虽然很普通,但是很踏实。”

  她曾经的愿望及时能与自己心爱的人过着最普通,踏实的生活,她已经实现来的。

  “咳咳……”许是说了很多话的缘故,落白觉得自己的声音越发的沙哑,瘙痒,忍不住轻轻的咳嗽。

  姬九梦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说道:“既然喜欢桃花村,等你的身子痊愈,我们相约在桃花村见面如何?”

  落白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知道姬九梦是在安慰他,而他也知道自己身体的情况,怕是到了风足残年的地步。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落白身子有些虚弱,便继续躺在床上休息。

  而姬九梦见他熟睡便走了出来,刚走了一段路程,身子便被一道强有力的手臂拦进怀里。

  鼻尖传来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姬九梦忍不住的吸了吸鼻子,多闻了一下。

  紧接着耳边传来冷冥熵那低沉有些委屈的声音:“娘子,你再不出来为夫要吃醋了。”

  她知不知道她在里面待了多久?虽然他知道他们两个人没有什么,可是他还是不允许她和别的男子走太近。

  她是他的,她怎么可以……

  姬九梦知道他的醋坛子打翻了,便撒娇道:“夫君,为妻知道错了,可是落白这不是特殊时期嘛?”

  她也没有办法,要不让半夏回来好了,反正冷冥烨四肢健全,后宫佳丽三千人,又不缺半夏一个人。

  “为夫也是特殊时期。”冷冥熵抱着姬九梦撒娇道。

  他不管,他就是要她陪在他的身边,哪里都不能去。

  姬九梦扶额,一阵无语。俨然没有想到冷冥熵会说出这样的话。

  “夫君,要不为妻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白菜煮面好不好?就当做是赔罪。”姬九梦轻声的说道。

  冷冥熵见状,便她点了点头说道:“一言为定。”

  姬九梦点了点头。

  彼时小童子走了过来朝姬九梦说道:“姑娘,小奴现在为您安排住处,请跟我来。”

  姬九梦和冷冥跟在小童子的身后,也不知道三人饶了几条路,才走到了客房。

  小童子将姬九梦和冷冥熵带到之后,便离开了,去忙自己事情。

  而姬九梦则打量了一下房间,便起为冷冥熵煮面。

  不到半会的功夫,只见姬九梦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走了进来,放在冷冥熵的面前说道:“夫君吃吧。”

  冷冥熵从她的手中接过筷子,便低头夹了面放在嘴里,慢慢的细嚼。

  姬九梦望着他那俊美的侧脸,有些犯花痴。

  突然,冷冥熵封住她的嘴,霸道而缠绵,他讲嘴里的面渡给姬九梦。

  两人有些忘情,姬九梦的脸色不由的一红,没有想到冷冥熵会突然来这一招。

  少顷,冷冥熵放开她的嘴,宠溺的看着她那布满红云的脸,轻笑道:“这是给你的惩罚。”

  姬九梦听罢,面色更加的红润,有些气恼道:“你……怎么……”

  支支吾吾的,却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模样倒也有几分可爱。

  “怎么你不服气?”冷冥熵继续夹了一口面放在嘴里,慢慢的嚼着,吞下去之后。挑眉看着姬九梦,声音清冷的问道。

  那模样明显带着挑衅,眼里似乎说着:“怎么你不服?不服来打我呀。”

  “你怎么欺负人呢?”姬九梦憋了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她总觉得这几年冷冥熵,越发得无耻了,动不动就用这个惩罚她。

  “就要欺负你。”冷冥熵朝姬九梦说道。

  他不紧要欺负她,还要将她绑在身边一辈子,哪里都不能去。

  她只能是他的。

  话刚落,姬九梦便觉得自己的脸色越来越红,似乎没有想到冷冥熵会如此的露骨,居然说出如此暧昧的话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