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冷冥烨番外(22)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夏朝冷冥烨笑了笑,也夹了一根青菜给冷冥烨,也算是回礼了。

  两人相视一笑,便继续用膳。

  樱儿见冷冥熵的举动,又看着冷冥烨的举动,她见刘温一直无动于衷,她突然有些委屈的喊道:“温郎……”

  刘温见她那有些委屈的模样,拿了一块糕点给她,轻声说道:“玫瑰花养颜美容,樱儿可以多吃一点。”

  樱儿见刘温的举动,心里一阵暖暖的,便朝他微微一笑。

  姬九梦见她们这模样,便打趣道:“瞧你们

  郎情蜜意的模样,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呢?”

  彼时,半夏和樱儿脸色羞红,不由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姬九梦的眼睛。

  大概是没有想到姬九梦会如此的豪放,居然直接说出这样的话。

  冷冥烨见半夏羞红的脸,便朝姬九梦说道:“皇嫂,半夏害羞,你就不要在逗她了。”

  冷冥烨见半夏那害羞的模样,便轻声的说道。

  姬九梦见此便也不在打趣他们,只是看着冷冥烨轻声的说道:“小烨,你比你皇兄可爱多了。”

  冷冥烨听到姬九梦的话,嘴角微微一扯,大概是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爱?他可爱?

  长怎么大,从来没有人说他可爱,她是第一个……

  “可爱……”冷冥烨修理轻声的低喃着。

  身为一国之君,他不应该是威严吗?

  姬九梦见大家用惊讶的目光望着自己,便连忙的改口道:“今日大家有幸在此相遇,我敬大家一杯。”

  说罢,她便拿着酒杯子在半空中,然后看着大家。

  大家见姬九梦这举动,不好拂掉她的好意,便也起身纷纷与她碰杯。

  一杯下肚,他们便坐在桌上安静的用膳。

  夜风戚戚,凉意入骨。

  许是因为刚刚有些兴奋,半夏喝了很多酒,她望着满园的海棠花,心里一阵欢喜。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月窟仙人缝缟袂,秋闺怨女拭啼痕。娇羞默默同谁诉,倦倚西风夜已昏。”半夏捏着海棠花轻声的低喃道。

  她素来就喜欢这海棠花坚强的意志,在寒冬时节不畏皇权,不畏寒冬,依旧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只是她太苦了,苦到了心里。

  哽咽惆怅,海棠倾诉。

  也不知道为何?她的眼角竟然留额一滴泪水,那晶莹的水珠落在花瓣上。

  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刺眼。

  冷冥烨听见她吟咏的诗句,望着她那瘦小的身影,他竟然觉得特别的心疼,忍不住像要将她拥在怀里。

  心里的想法他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真的将半夏拥在怀里,轻声的说道:“半夏,我一会对你好的。”

  他唯一能说出的话大概也只有这一句。

  半夏听到他的话,嘴角扬起一抹自嘲道:“冷冥烨,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脏了了,你还会爱我吗?”

  她不知道若是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还会爱她吗?

  冷冥烨的眉头微蹙,她是在指小轩吗?她当然知道她和别的男子有了孩子。

  她大概是会害怕自己会对小轩不好吧。

  只是他这些日子所做的难道还不足以让他相信自己吗?他对她的心日月可鉴,她难道还不明白吗?

  “不会,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放开你的。”冷冥烨将半夏抱在怀里轻声的说道。

  半夏听到他的话,心里微微一愣,大概是她多虑了吧。

  近日来,她总是梦见三年前的事情,她总觉得有些难受,不安。

  “冷冥烨,你是认真的吗?”半夏看着冷冥烨认真的问道。

  冷冥烨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她,捧着她的脸吻下去。

  大概还在告诉她,他对她的一片真心吧。

  半夏的眼睛带着迷离,她也回应着冷冥烨的举动。

  几日之后,也不知道冷冥烨使了什么手段,半夏居然答应嫁给他。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姬九梦高兴坏了,她立马派人着手操办冷冥烨和半夏的婚事。

  后来,她看着樱儿那羡慕的神情,便提议让刘温娶樱儿,两人后面的婚事和半夏和冷冥烨在同一天举行。

  可把两位新郎官高兴坏了,他们两个终于如愿以偿报得美娇娘了。

  半夏和樱儿一身大红色的喜服坐在镜前,姬九梦望着他们两个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真漂亮……”

  姬九梦看着他们满意的点了点头赞赏道。

  “梦姐姐,又取笑我了。”半夏害羞的低下了头,轻声的说道。

  能嫁给冷冥烨是她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只是当她实现的时候,她的心里隐隐不安。

  姬九梦见她有些不好意思,便轻笑道:“你呀,还不好意思了,若是你婚后能生个大胖孩子,那真是十全十美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半夏的脸色刷得一下子变得苍白,心口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住似的。

  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小轩的脸,她赶到有一丝丝的害怕……

  孩子?她和他会有孩子,他们真的可以嘛?

  姬九梦见半夏脸色有些难看,便有些疑惑的问道:“半夏,你怎么了?”

  她不知道自己刚刚说得那些话,到底哪里错了,她的表情居然会这样。

  姬九梦突然有些自责,自己刚刚多嘴。

  半夏缓了缓情绪,抬起头朝姬九梦笑了笑,说道:“我没事。”

  彼时,喜婆在门外喊道:“吉时已到,请各位新娘子出来拜堂。”

  姬九梦听到喜婆的话,连忙将喜帕盖在半夏和樱儿的头上,然后扶着他们走了出去。

  到了喜堂之后,姬九梦便牵着半夏走到了冷冥烨的身边交给他。

  而樱儿则被喜婆牵着手走到了刘温的面前,将洗娘子交给他。

  冷冥熵和姬九梦坐在高堂上,望着下面的两对新人,姬九梦朝冷冥熵莞尔一笑。

  彼时,楼一站在一旁喊道:“一拜天地……”

  话刚落便两对新人便转过身,身子微微一弯,行叩拜礼。

  “二拜兄嫂……”

  “送入洞房……”

  将两对新郎送走之后,姬九梦便和冷冥熵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

  望着眼前的场景,姬九梦想起了那时候她和冷冥熵的成婚的情景。

  大概也是如此的热闹吧。

  她的思绪漂远,眼底带着一丝丝的迷离。

  她抓着冷冥熵的手,然后说道:“冷冥熵,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喜堂离他们的房间不过几米的距离,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姬九梦,俨然是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要知道,姬九梦平日里总是很倔强,真没有想到醉酒的她,居然会如此的可爱。

  望着她那红扑扑的脸蛋,他的手忍不住的身后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宠溺的笑了笑。

  果然,他还是喜欢她醉酒的模样。

  “嗯,冷冥烨你就背我回房间,好不好?”姬九梦见冷冥熵迟迟没有举动,便扯着她的袖子,轻声的说道。

  姬九梦的模样有些小孩子。

  他看着姬九梦的举动心情一阵愉悦,便蹲下身子将姬九梦背上背。

  柔软的月光将她们的身影拉长。

  另一边,如愿以偿娶到半夏的冷冥烨,望着坐在床边的半夏,总觉得这一切像是梦一样。

  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会不是真的。

  若是梦他真希望,这场梦永远也不要醒来。

  “半夏,你终于是我的了。此生定不负卿。”冷冥烨将盖在半夏头上的喜帕掀开,声音温和的说道。

  如轮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放开她的手。

  半夏望着他那俊逸的脸,随即便也点了点头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不会后悔她今日的决定。

  少年时期,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与自己心爱的人成婚,如今实现了,她反而觉得自己心有不安。

  策剑山庄。

  当落白听到半夏成婚的消息的时候,他的心口猛的一疼,身子向前微微一倾吐了一口血。

  她终归还是如愿了,他应该开心才对,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难受呢?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应该知道这句话才对呀,为什么她还是不甘心呢?

  “大哥,你怎么了?”刚巧走进来的方既渊看到落白呕血,跑过去着急的问道。

  他刚刚离开的时候,明明好好的,转眼之间怎么就变成这样呢?

  落白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抬手将嘴角的血渍擦掉,轻声的低喃道:“她终会还是如愿了。”

  她大概不会回来了……

  而他也没有机会了。

  方既渊听到他的话,便知道他已经知道半夏成婚的消息,他一直以为自己隐瞒的很好,可是他发现自己错了。

  瞒的一时,瞒不了一世。

  他终会还是会知道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落白对半夏的感情会怎么深,他居然会为了她连命都不要。

  “大哥,天下不止半夏一个女子,你就忘了她吧。”方既渊见他怎么痛苦,便安慰道。

  却不想落白会说出哪样的话。

  只见他嘴角扬起,自嘲的说道:“是呀,天下不止半夏一个女子,可是半夏却是独一无二。”

  他也想要放下,只是当他想要放下的时候,总觉得心里有些难过,甚至带着一丝丝的遗憾。

  方既渊听到落白的话,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只是扶着落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若是可以他真的很想问问半夏,到底有没有心,落白这些年来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