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七十四章回首往事萧瑟处(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彼时,阳朔往姬九梦的身边一看,才知道她身边带着一个人。

  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个人,不解的问道:“这位是?”

  他和姬九梦在一起怎么多年,可是从来都没有看到她身边出现任何人,如今她倒是有些好奇这位到底是谁?

  姬九梦见阳朔的目光放在溪儿的身上,连忙朝阳朔介绍道:“这位是溪儿,她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的好姐妹。”

  阳朔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然后便坐了下来吃饭。

  皓月山庄。

  夜晚,姬九梦往让人打了水,看着坐在一旁正在发呆的溪儿,走到她的身边轻声的说道:“溪儿,该沐浴了。”

  溪儿的脸色有些苍白,应该是这些日子来,身体有些不适的原因吧,所以才会……

  溪儿没有回话,只是神之键有些微微的颤抖,像是在害怕什么?

  姬九梦又连续唤了几声,她才反应过来,起身便往浴桶边走去。

  姬九梦为她褪去了衣裳,扶着她坐在浴桶里面,然后为她轻轻的搓着背。

  姬九梦望着躺在床上的溪儿,心微微抽疼,也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

  所以才会……

  彼时,阳朔正打算休息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姬九梦的声音:“阳朔,你睡了吗?”

  “有事?”阳朔听到姬九梦的声音,微微一愣,然后不解的问道。

  俨然不知道她怎么晚了来找自己,所为何事?

  “嗯。”姬九梦脑海中浮现出溪儿的脸,沉声应道。

  她想要问问他有没有有没有发现溪儿的举止有些不正常,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少顷,只见一身灰色的衣服的阳朔打开了房门,朝姬九梦说道:“进来吧。”

  姬九梦点了点头,随即便跟着阳朔走了进来,细细的打量着阳朔的房间,跟他的人一样简单,朴素。

  “怎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吗?”阳朔为姬九梦倒了一杯茶,然后放在他的面前,轻声的说道。

  “溪儿,你时不时也察觉到溪儿的不对劲了?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救她吗?”姬九梦握着杯子的手一紧,看着阳朔良久才说道。

  “心病还需心药医。”阳朔听到姬九梦的话,愣了一下,隔了半响才对他说道。

  突然,一道凄惨的声音在外面想起来,姬九梦一听,连忙起身放下杯子,与阳朔两人对视一眼便往溪儿的房间跑去。

  只见满地的狼藉,溪儿靠在床边上,身子瑟瑟发抖,嘴里不断地喊:“不要过来……不要……”

  她的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落在了床上。

  看到她这模样,姬九梦的心里猛的一疼。

  她一直以为当初让她留在楼兰是为了她好,可是如今看到她的模样,她才知道大错特错。

  溪儿见到阳朔正朝自己的身边靠近,便更加的疯狂的捶打着阳朔的身子,仿若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突然,溪儿抓着阳朔的手臂便狠狠地咬了一口,目光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想来她是遭受到了什么打击,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阳朔的眉头微蹙,虽然疼但是他却不敢做什么,怕会激起溪儿的兽性,所以也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姬九梦见状,便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银针,往溪儿的的头上扎了一针,只见她两眼一翻便昏了过去。

  “她如今这样,我们应该怎么救?”姬九梦看着溪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阳朔顿了顿,然后轻声的说道:“心病还需心药医。”

  “我知道,可是你也看到了她刚刚的情况,她才想起那个事情便已经反应怎么大了,要是……她会不会被自己逼疯了?”姬九梦有些怜惜的将披在溪儿脸上的碎发拨开,声音有些担忧的说道。

  她不知道自己若是再勾起那些令她痛苦的回忆,她会不会因此而疯了呢?毕竟任谁也不会接受自己被人玷污的事情吧。

  “溪儿,对不起……”姬九梦在心里暗道。

  阳朔知道她的顾虑,可是若不这样,那她一辈子都不会正视自己,一直活在欺骗自己的世界里,这样对她真的公平吗?

  “还有一个办法便是让她忘记那一段记忆,只是这样一来她的记忆便是残缺的。”隔了半响阳朔才对姬九梦轻声的说道。

  “让她忘记吧,如果这记着便是痛苦一生,与其如此不如忘记重新开始。”姬九梦看着溪儿良久,抬起头来看着阳朔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那好,你把这个给她喝下,明日醒来便不记得了。”阳朔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瓷瓶递给姬九梦,轻声的说道。

  “谢谢。”姬九梦接过小瓷瓶,然后朝他道了谢,便将要给溪儿喝下。

  原以为事情就应该是是这样结束,可是没有想到溪儿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怀有身孕,果然老天不会让人一帆风顺的过的。

  姬九梦每每一想到这里,便觉得心口有些疼。

  当然这些不过是后话罢了。

  翌日溪儿醒来,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环境,她才知道自己昨晚遇到了姬九梦,所以……

  “溪儿,你醒了?”姬九梦见到溪儿醒了过来,有些激动的说道。

  说起来,她真是担心死她了……

  “公主……”些二紧紧的抱着姬九梦的身子,高兴的喊道。

  天知道她找了她多久,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她了,谁知道……

  还能遇见她,真好。

  “我不再是公主了,你以后可以叫我梦儿,或者九儿。”姬九梦看着溪儿的脸,然后轻声地说道。

  早在她被赐死的那一刻,她便不再是公主,

  也不知道皇后,她只是姬九梦。

  “小姐。”溪儿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便唤姬九梦为小姐。

  姬九梦见状,便也就不在强求了,小姐总好过公主吧。

  “这些年来你去哪里了?溪儿一直都在找你。”溪儿看着姬九梦有些疑惑的问道。

  她找了她很久,可是一直都没有结果……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早到姬九梦了,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姬九梦将自己被公仪澈救起的时候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溪儿,当然她没有告诉她,她和公仪澈的前世,只是觉得无关紧要便也就没有说了。

  “溪儿,我不是让你待在楼兰吗?你为什么会到了这里呢?”姬九梦记得自己最后是将溪儿留在楼兰的,可是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莫不是姬御轩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呸呸呸,她怎么能怀疑自己的哥哥呢?

  “我听到公……小姐被问斩的消息,便从楼兰赶过来想要跟小姐一起去,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溪儿看着姬九梦眼中带着一丝丝的心疼,轻声的说道。

  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一直抱着溪儿拍了拍她的背,然后轻声的说道:“我皇兄?”

  虽说她是和亲公主,可是她当时犯得可是死罪,关系到两国的安危。

  “皇上他听到消息的时候,原本是想要派兵过来救小姐的,只是后来被朝中的大拦住了,说什么根基维稳不能轻举妄动。”溪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讲给姬九梦听。

  她其实觉得姬御轩其实很在意姬九梦的,只是他有太多的羁绊,太多的无奈,所以……

  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沉思了一下,然后轻声的说道:“他还好吗?”

  其实她没有怪他,若是当时他来了,后果真是不敢设想。

  “他很好,只是有些挂念小姐。”溪儿想起了自己曾经看到姬御轩在姬九梦的寝殿里哭泣,眼中带着一丝丝的愧疚,沉声的说道。

  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眼中闪过一抹落寞。

  若是当初他了,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呢?

  时光如梭,转眼间,一个月已经过去了。

  溪儿的身体越来越好,在姬九梦的指导下,她也懂得一些医术,她有时间都会在济仁堂里帮忙。

  只是近日来,济仁堂的病人似乎有点多,比平时整整多了好几倍,姬九梦和阳朔一直在为人看病把脉,而溪儿责为人抓药。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暴动,只见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晕倒在地上,闻言姬九梦和溪儿走了出来,将那人扶了起来。

  然后掐了掐她的人中,不久便看见他睁开眼睛看着姬九梦,眼底带着感激,道:“谢谢姑娘救命之恩。”

  姬九梦笑了笑,朝身后的溪儿拿过手里的水给他喝下,便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那人喝了一口水,之后看着姬九梦说道:“楼兰国和柔然要打仗了,我们要去菩提寺避难。”

  “为什么要打仗?他们两国不是还有联姻的盟约吗?”姬九梦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

  即便她当初真犯了错,可是他们有什么错呢?

  “唉,姑娘你说的是两年前那楼兰还没有死的时候吧,自从她死后,楼兰便与柔然国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了。”那人听到姬九梦的话,眼底闪过一抹哀痛,沉声的说道。

  每次打战苦的还是他们老百姓……

  姬九梦听到他的话,神色微微一变,显然是没有想到姬御轩居然是为了她,所以才发兵南下的。

  “你是说那楼兰的皇帝是因为公主的死,所以才发起战争的?”姬九梦看着那人惊讶的说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