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六十六章一梦千年,不过空恋(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萧琴声谁解意,梦里相思谁知?

  “夫君很想奴家原谅你吗?”姬九梦抬起头来望着公仪澈,挑眉问道。

  “娘子想让为夫怎么做?才肯原谅为夫呢?”公仪澈直接进入话题问道。

  姬九梦假装沉思了一会,然后看着公仪澈轻笑道:“那就罚夫君被我下山吧。”

  公仪澈听到姬九梦的话,忘了一眼那遥遥无期的路途,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娘子是在开玩笑吧。”

  “夫君瞧奴家的模样像是在开玩笑吗?”姬九梦看着公仪澈认真的说道。

  她才没有跟他开玩笑,她是认真的好不好。

  公仪澈见姬九梦那认真的模样,便也就蹲下身子示意姬九梦上来。

  “娘子最近又长胖了。”公仪澈朝背上的姬九梦说道。

  “夫君这是在嫌弃奴家吗?”姬九梦嘟着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哼,还不是他每日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他,所以她才会变胖的。

  “不管娘子变成什么样子,为夫都不会嫌弃你的。”公仪澈背着姬九梦一步一步的往山下走去,然后轻声的说道。

  近日来也不知道为何,姬九梦总觉得身子有些乏,甚至有些懒散。

  “娘娘,你怎么了?”小兰见姬九梦的面色不佳,便有些担忧的问道。

  姬九梦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小兰轻声的说道:“我休息一下便好了,不要告诉皇上,他政务繁忙,不应该再操心我的事情了。”

  他知道公仪澈是爱她的,只是她不想让她太忙,所以……

  “遵旨。”小兰应道。

  姬九梦见小兰答应了,便打算往床边走去。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着急的声音:“娘娘不好了……陛下遇刺了……”

  姬九梦听到来人的传话,身子愣了一下,有些惊讶的说道:“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他怎么会遇刺呢?他的武功不是一向很好吗?怎么会遇刺呢?

  “陛下在来凤栖宫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刺客,受了很严重的伤,御医说,怕是不行了……”传话的太监将自己刚刚在路上的看到的场景,全部告诉姬九梦。

  姬九梦没有再听下去了,只是转身朝凤栖宫的门跑去。

  公仪澈,你不能出事,你不可以,你若是出事了,那我怎么办?

  公仪澈,你要等我,一定要……

  当她赶到凌云殿的时候,看到公仪澈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澈,你醒醒……”姬九梦趴在公仪澈的床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明明昨日还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皇上,他怎么样了?”姬九梦握着公仪澈的手,朝跪在地上的御医门问道。

  跪在地上的四个御医,个个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个稍年长的御医,跪在地上对姬九梦说道:“请皇后娘娘恕罪,老臣无能为力。”

  公仪澈的伤口是伤在要害上,他也是无能为力,不知道该如何做。

  听到御医的话,姬九梦的眼中带着一丝丝的痛,朝御医们冷声呵斥道:“无能为力?皇家培养你们怎么多年,你们居然跟本宫说无能为力?”

  御医跪在地上不敢说话,他们知道她是担心公仪澈的伤口,所以才会……

  隔了半响,其中一个御医朝姬九梦说道:“国师或许有办法。”

  国师?姬九梦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想到了那个如天神一般存在的人,立马吩咐人去请阳朔来凌云殿。

  不久之后,姬九梦便看到一个身着灰色衣服长相俊美的男子走了进来,朝姬九梦行了礼之后便在床边为公仪澈把脉。

  不久之后,姬九梦看着公仪澈有些担心的问道:“他怎么样了?”

  阳朔摇了摇头,然后对姬九梦说道:“娘娘放心,微臣一定会尽力的。”

  隔了一会之后,阳朔对姬九梦轻声的说道:“只是劳烦娘娘回避一下,微臣救人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一旁打扰。”

  姬九梦听到阳朔的话,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只是一直看着公仪澈的脸陷入了沉思,随即便起身离开。

  只要他能好起来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姬九梦站在门外一直望着那禁闭的门,也不知道等了多少个时辰,才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的阳朔走了出来。

  “国师,他怎么样了?”姬九梦望着阳朔轻声的问道。

  只见阳朔点了点头,便从姬九梦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

  姬九梦没有理会,只是跑进凌云殿看着公仪澈那张脸色稍微红润的脸,心里松了一口气。

  “夫君,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姬九梦握着公仪澈的手,轻声低喃道。

  他真的很不负责,承诺了他那么多事情,转眼之间就变成这样,他以为这样他就可以逃避了吗?

  此后,姬九梦衣带不解的照顾了公仪澈整整三天三夜。

  无论旁人怎们劝说,姬九梦就是不肯去休息,她就是一直待在凌云殿照顾公仪澈。

  当公仪澈醒来的时候,发现趴在床边睡觉的姬九梦,心里一阵暖暖的。

  她终究还是爱他的,不然也不会这样……

  只要一想到这里她的嘴角便微微扬起。

  许是开心有些过了,公仪澈牵扯到了伤口,脸色有些痛苦的捂着胸口。

  “娘子,为夫这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公仪澈起身吻了姬九梦的脸,然后坚定的说道。

  翌日醒来,姬九梦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望着眼前的场景,姬九梦才知道自己是在凌云殿。

  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公仪澈的脸,姬九梦有些着急的想要起身,只是腰间传来一阵温暖。

  她望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子,眼中带着一丝丝的欣喜,他没有事情,他已经行了过来。

  抬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细细的打量着他,其实他熟睡的模样挺可爱的。

  突然,姬九梦的耳边传来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娘子对为夫的长相还满意吗?”

  姬九梦听到他的话,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偷看竟然被捉到。

  公仪澈睁开眼睛,看着姬九梦那因为害羞而红润的脸,轻笑一声:“娘子,这是害羞了吗?”

  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公仪澈,神情有些激动:“你的伤口好了吗?”

  “嗯,有娘子在为夫还舍不得死。”公仪澈捏着姬九梦的鼻子,然后轻声的说道。

  他才不会离开呢,他舍不得她……

  此后,公仪澈便将国事都交给阳朔,自己则在宫中安心的养病。

  一个月之后。

  姬九梦望着桌上那堆满奏折,看着公仪澈说道:“夫君在不上朝,大臣们怕是要说奴家是红颜祸水了。”

  “娘子放心,以娘子的美貌,怕是做不了红颜祸水。”公仪澈看着姬九梦轻笑道。

  姬九梦听到公仪澈的话,觉得额间一阵乌鸦飞过,挑眉看着公仪澈咬牙切齿的说道:“夫君这是觉得娘子不好看?”

  “哪里的话,娘子是这天底下最好看的人。”公仪澈捏着姬九梦的鼻子然后轻声的说道。

  姬九梦听到公仪澈的话,虽然脸上带着嫌弃,但是心里却有一丝丝的开心。

  毕竟,能被自己喜欢的人赞赏,那是一件美好的时间。

  “油嘴滑舌。”姬九梦嫌弃的说了一句话。

  “莫不是娘子尝过?所以才知道为夫油嘴滑舌?”公仪澈看着姬九梦暧昧的说道。

  姬九梦听到公仪澈的话,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色一红,没有想到公仪澈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怎么这么没正经呀?”姬九梦看着公仪澈有些害羞的说道。

  公仪澈只是看着姬九梦轻笑道:“莫不是娘子正经过?”

  “你……”姬九梦看着公仪澈气结道。

  这公仪澈真是越来越没有正经了,居然……

  这一日,姬九梦带着小兰出宫,想帮公仪澈寻找礼物。

  却不想遇到了虞锦,她似乎比以前更加的瘦,甚至有些憔悴。大概是因为小产的原因吧。

  只是她坐在轮椅上,看到姬九梦眼底明显带着一丝丝的害怕。

  姬九梦有些疑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害怕……

  姬九梦也没有多想,只是挑了几件玉器,便离开了玉铺子。

  今晚的夜色似乎有些苍凉,说不出的落寞。

  她一直以为会一直和公仪澈这样下去的,只是如今却发现……那是不可能的。

  他不可能这辈子只有她这一个妃子的,况且如今江山动荡,他是为江山所以才……她应该理解他才对。

  只是为什么她的心里有些难过呢?

  “娘娘该歇息了。”小兰见姬九梦一直望着大门口,像是在等着谁?有些担心的说道。

  姬九梦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看着不远处低喃:“小兰,你说他还会来吗?”

  她不是对公仪澈没有信心,她是对自己没有信心。毕竟那南郡的公主长得倾国倾城,年纪又轻轻的,任那个男子见了不心动呢?

  小兰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姬九梦的话,只是低下了头。

  毕竟主子的心思她实在是猜不透。

  姬九梦见小兰没有回话,便也就知道了答案,只是轻叹了一口气,便打算往自己的寝殿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