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四十九章此行一去千里远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醒时折花寄相思,一点一滴染流年,两鬓如霜笑颜旧,最是昔年难回忆。

  “想要本皇答应你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答应本皇一个要求,本皇便答应你的请求。”冷冥熵看着姬九梦双手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神情有些认真的说道。

  “什么要求?”姬九梦有些疑惑的看着冷冥熵不解的说道。

  着实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冷冥熵走到姬九梦的身边,附在她的耳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只见姬九梦的脸像涂了一层胭脂似的,手中的丝帕紧紧的抓着,恨不得将它当做冷冥熵,以泄她心头之恨。

  她真没有想到冷冥熵居然会怎么不正经,居然让她取悦他,居然……真是衣冠禽兽……

  冷冥熵看着姬九梦那满脸气愤,却又不能做什么的模样,嘴角微微扬起,然后说道:“爱妃若是不愿意,可以选择放弃。”

  说完,也不等姬九梦会应,便打算朝门外喊阿德公公进来收拾的时候,姬九梦竟然朝他大声的说道:“希望皇后说到做到。”

  “本皇一言九鼎,决不食言。”冷冥熵看着姬九梦应道。

  姬九梦咬了咬牙看着冷冥熵思绪漂远,隔了半响,伸手勾住冷冥熵的脖子,像是做什么什么重要的决定似的。

  一夜温存,等到姬九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伸手摸了摸身边的位置,早已一片冰凉。

  想来他一惊离开很久了,姬九梦起身看着眼前的情景,脑海中浮现出昨夜里冷冥熵那张脸,姬九梦脸一阵滚热。

  姬九梦甩了甩头,起身收拾东西回到长门殿。

  “公主,你可算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担心死了溪儿了。”溪儿看着姬九梦毫发无伤的回到长门殿,有些欢喜的跑到她的身边,说道。

  “我没事,让你担心了。”姬九梦看着溪儿轻声的说道。

  于此同时,阿德公公走了进来,朝姬九梦行礼道:“老奴参见皇后娘娘。”

  “公公免礼。”姬九梦走过去将阿德公公扶起来,轻声的说道。

  “谢皇后娘娘。”

  姬九梦知道此时阿德公公为何会来,想来也是冷冥熵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看来他并没有耍她,如此便好。

  “老奉皇上口谕,准娘娘回楼兰省亲。”阿德公公将冷冥熵对自己说的话,朝姬九梦说道。

  “劳烦公公替我跟皇上说谢谢。”姬九梦听到阿德公公的话之后嘴角微微扬起,然后轻声地说道。

  他果然没有食言,她终于可以回去楼兰了。

  只要一想到她可以回去,她便觉得自己心里忍不住的一阵喜悦。

  “这是应该的。”

  随即姬九梦便让溪儿取了一些银子给阿德公公,顺便听他说,辛苦了。

  阿德公公本来不想接受的,可是后来在姬九梦的劝说下便也就接受了。

  她记得自己前些日子在花园,听到几个小太监说,他家中老母亲病重,正在四处借钱。

  “娘娘,若没有什么事情,老奴便先行告退。”阿德公公朝姬九梦轻声的说道。

  “溪儿,帮我送送公公。”姬九梦朝身边的溪儿轻声的说道。

  “诺,公主。”溪儿应道。

  “公公跟我来吧。”溪儿走到阿德公公的身边温和地说道。

  “有劳姑娘了。”

  阿德公公在溪儿的带领下离开了长门殿,姬九梦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半响,便回到自己的屋里。

  入夜,姬九梦正在园中散步,突然遇到月初。

  “娘娘,我家公子听说娘娘要回楼兰,特意让我来给娘娘送东西。”月初看着姬九梦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姬九梦轻声的说道。

  月初觉得他家主子,这辈子怕是会栽在她的手里了,恐怕这辈子都逃不开了。

  姬九梦接过他手里的青花瓷瓶,有些疑惑的看着月初问道:“这是?”

  说起来她好像没有见到公仪澈了,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他是她在这宫里唯一的朋友呢。

  “安胎药。公子说路途颠簸怕娘娘有些不适,特地制作了一些安胎药让娘娘随身携带,以防不便之时用。”月初将公仪澈交代自己的话,同姬九梦说道。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家主子很傻,有什么事情总是一个人承担,一人承受所有的痛苦。

  真是傻……

  听到月初的话,姬九梦久久不能回神,她一直都知道公仪澈对自己很好,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如此的细心。

  她总觉得她亏欠了他很多,怕是这辈子都无法还给他了吧。

  有时候他一直都在想,若是当初她,先遇见的人是他,那该多好呀。

  只是从来没有如果,命运齿轮早已经将他们的缘份撰写,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他还好吗?”姬九梦突然想起桃花树下那袭白衣,俊美的容颜带着一抹淡淡忧伤的男子,有些心疼。

  “公子他……很好。”月初的神情闪烁了一下,朝就姬九梦说道,只是说道那个他的时候,月初的声音有些停顿了一下。

  月初觉得只要还没有死,就一定是好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姬九梦的错觉,她总觉得月初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似的,只是她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清风苑。

  公仪澈坐在太师椅上目光一直注视着桌子上的画,突然觉得喉咙一阵痒,拿起桌上的手帕捂着嘴,轻声的咳嗽。

  许是情绪有些激动,原本苍白的脸有些红润。少顷,公仪澈将手帕拿下来,望着上面的几朵妖艳的红梅,眼眸低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公仪澈连忙将手帕藏进自己的衣袖里,望着门外轻声的说道:“进来吧。”

  得到公仪澈的回应,月初推开门,走了进来。只见公仪澈一袭月牙色的衣服坐在太师椅上,许是因为生病的原本脸色有些苍白,眼睛有些无神。

  “公子。”月初朝公仪澈喊道。

  只是他的眉头微蹙,若不是他的嗅觉灵敏,恐怕就闻不到空气中那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了。

  月初的眼神微暗,想来他的病情又加重了几步。

  “东西交给她了?”公仪澈将桌上的画收起来,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嗯。”月初朝公仪澈应声道。

  “她可有说什么?”公仪澈盯着桌上那副侍女图,思绪漂远,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

  月初听到公仪澈的话,神情恍惚,回忆了一下姬九梦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隔了半响才对公仪澈说道:“她让我替她向你问好。”

  公仪澈听到这话之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窗外,发呆。

  他以为她会对自己说什么吗?

  月初知道他的心情不好,本想说些安慰他的话,却不想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

  “她什么时候离开?”

  于此同时,公仪澈那沙哑的声音又在月初的耳边响起。

  月初想了一下,随即便对公仪澈说道:“明日便离开。”

  他知道公仪澈问出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他大概是想要去送她吧。

  公仪澈听到月初的话,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直盯着桌上的花像看得入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姬九梦站在门口望着林中开得正盛的桃花,抬手拢了拢身上红色的袭裘,伸手接住那落下的花瓣,思绪漂远。

  似乎是在等着谁来这里……

  溪儿看着姬九梦的背影,眼眸闪过一抹心疼,她总是有什么事情总是埋在心里,一个人默默承受那么多的事情。

  隔了半响,姬九梦才对不远处的溪儿说道:“溪儿,走吧。”

  谁也没有来,谁也不回来。

  溪儿点了点头,走过来扶着姬九梦的手,然后往门走去。

  虽说是一国的皇后回楼兰探亲,可是行程却是极其的简单,看着眼前的马车,姬九梦回头又望着身后的城门,然后附身上了马车。

  “皇上,既然惦记娘娘,为何不下去送送呢?”阿德公公看着站在城楼上的冷冥熵,有些疑惑的问道。

  明明很担心她,可是他却一直在强忍着什么似的。

  着实想不通这是为何……

  “如果她恨本皇,那就恨着吧。至少她的心里还有本皇。”冷冥熵的声音极其的落寞,荒凉,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他又何尝不想去送送她呢?只是他不能,因为他想要保护她。

  她走了也好,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没有牵挂了。

  阿德公公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心疼冷冥熵,他为姬九梦做了那么多事情,她却一点也不知道,甚至还恨他。

  突然,冷冥熵觉得自己的心口有些疼痛,抬手捂着胸口,一脸的痛苦,身子有些发软,若不是阿德公公反应过来将他扶住,冷冥熵恐怕就会摔倒在地上。

  “皇上,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阿德公公看着冷冥熵有些担心的问道。

  冷冥熵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抿着嘴,隔了半响,才对阿德公公说道:“回寝宫,拿药……”

  冷冥熵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便觉得眼前一阵黑暗,便晕了过去。

  冷冥熵晕过去的时候,耳边传来阿德公公的喊声:“皇上……”

  阿德公公喊了冷冥熵一声,发现他没有出声,便看着“快来人呀,传御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