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四十一章昔年过往梦一场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只是冷冥熵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自责。

  他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怎么排斥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一日对她的打击会怎么大。

  或许,一开始他便错了,且错的离谱。

  姬九梦见冷冥熵无动于衷,便又朝他吼道:“走啊,冷冥熵你在不走,信不信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语音刚落,姬九梦便拿起插在头发里的银色簪子抵在自己的脖子,鲜红色的血液滴在床单上,像一朵朵盛开的寒梅。

  冷冥熵看到眼前的场景,走了几步的脚,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九九你不要伤害自己,我这就走,我这就走……”显然他是没有想到姬九梦的性子会怎么烈,或许他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姬九梦吧。

  姬九梦没有恢复冷冥熵的话,只是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心不由的一痛。

  她也不是恨冷冥熵,站在他的立场,或许她也会那样做,只是他要是危害道她的孩子那她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刚走出姬九梦寝殿的冷冥熵突然接到凤熙宫的消息,说纳兰青衣病重。

  等他赶到凤熙宫的时候,曾太医正在为纳兰青衣把脉,冷冥熵有些着急的问道:“太医怎么样了?”

  “禀皇上,若是还没有药引子,贵妃娘娘怕是活不过三天。”曾太医看着冷冥熵又看着纳兰青衣低下头朝冷冥熵说道。

  冷冥熵听到曾太医的话,心猛的一疼,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失去似的。

  只是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姬九梦那张坚决苍白的脸,心闪过一丝的心疼,看着曾太医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

  曾太医听到冷冥熵的话,随即又看了一眼床上的纳兰青衣,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纳兰青衣眼睛微眯,伸出手朝冷冥熵说道:“熵,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她那虚弱渡我声音在冷冥熵的耳朵里听起来,极其的刺耳,像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心口扎了一刀似的。

  他走道纳兰青衣的身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然后对她说道:“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冷冥熵想起了以前,自己受伤的那一段日子,她也是怎么下定决心将自己救活的,而如今无论如何他一定会治好她的。

  “可是……”

  纳兰青衣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被冷冥熵抬手捂住她的嘴,然后轻声的说道:“我不允许你说这些浑话,我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你相信我好吗?”

  纳兰青衣被冷冥熵的话惊到,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怎么认真。

  如果她没有遇到司空斐或许她真的会爱上冷冥熵,只是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司空斐一个人,所以……

  不过她也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自己怎么好,无非就是把自己当成了当年救她的小女孩吧。

  只是她一直很好奇若是他知道了真相,还会对她怎么好吗?

  呵,答案肯定是不会。

  自从冷冥熵离开之后,姬九梦便又躺在床上睡觉,她总觉得近日来有些犯困,或许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吧。

  突然,姬九梦觉得自己全身麻木,有些酥酥麻麻的,半张开眼睛只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即陌生又熟悉的感觉。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冷冥熵那一张俊美放大的脸,也不知道为何,姬九梦看着他的模样,心不由的害怕。

  她不知道她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醒来就会看到他,她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一场没有冷冥熵的梦。

  只要靠近他,她的心就会猛的一疼,想起那一日的狠厉。

  至今她的心仍有些颤抖。

  想要起身的时候,发现全身没有力气,姬九梦才知道他给自己下了麻醉药。

  她没有想到为了纳兰青衣,她他居然给她下了麻醉药,他知不知道这样子做会让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

  他是不是为了纳兰青衣谁也不要了?

  若是换做以前,姬九梦定然不会像现在怎么害怕,慌张,只是如今也不一样,他她不能让她肚子里的孩子出事。

  她想要阻止冷冥熵的举动,可是她却发现无能为力,望着冷冥熵那张俊逸冷漠的,大声的吼道:“冷冥熵,你是不是为了纳兰青衣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冷冥熵听到姬九梦的话,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怎么快就醒过来,他就是想要就纳兰青衣有什么错呢?

  我……”冷冥熵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无力的合上。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姬九梦。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出现的都是纳兰青衣那张惨白的脸,他的心猛的一疼,看着姬九梦眼中带着一丝丝的坚定,似乎已经下了什么决定似的。

  靠近姬九梦从腰间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低下丫头没有看姬九梦的神情,只是踏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朝她的身子靠近。

  “不要……不要……”姬九梦的身子不断地后退了几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对不起,九九……

  冷冥熵看着姬九梦那颤抖的身子,眼中闪过一抹自责,然后捂住姬九梦的眼睛,朝姬九梦的胸口刺去。

  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可是他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因为这是他欠她的。

  若是没有姬九梦的心头血,他怕他会就此失去她。他已经错过了那么多年,他不想让自己后悔一辈子。

  所以,只能对不起姬九梦。

  泪水划过脸上,落在床上,她突然觉得这一刻呼吸都是痛的,若是可以她真希望自己可以一睡不醒。

  这样是不是就不会再看到他,也不会想起这些如噩梦般的日子呢?

  不知过了多久,姬九梦的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她知道他已经离开了。

  她对于他来说到底算是什么?一个随手可弃的妃子,还还是一个药引子?

  或许对于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吧。

  她的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神情有些痛苦,泪水不断地落下来。

  待冷冥熵离开之后,公仪澈走了进来看到姬九梦躺在床上那苍白的脸,还有胸口盛开的红花,若不是鼻尖那若有若无的呼吸,他会以为她已经不在了。

  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放开她吧。

  若是没有放开她,或许她就不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即便他现在后悔了,也来不及了吧。

  姬九梦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有多久,她只知道自己到底心似乎已经麻木了。

  两个月之后,姬九梦终于踏出了长门殿,来到御花园散步。

  自从冷冥熵离开之后,变再也没有来长门殿,而姬九梦也没有再说起他。

  对她来说,或许他已经不重要了吧。

  毕竟,她并不是个什么大度的人,做不到将那些事情当做没有发生。

  如今已经是深秋,望着园中很多花草都已经开始凋零的花瓣,眼中闪过一抹落寞。

  她绝对不是触景伤情,只是有些感叹罢了。

  “公主,我们去那边走走吧。”溪儿见姬九梦那伤心的模样,便指着不远处的亭子,对姬九梦说道。

  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朝她轻轻的点了点头,便由溪儿扶着自己朝亭子的方向走去。

  她从未如此的疲惫,从未如此的想要离开一个地方,想要远离这一切。

  他不是爱她吗?那她放手好了。

  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怎么痛呢?

  她的脑海中浮现的是冷冥熵最后离开说的一句话:“九九,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只是青青我必须要救,如果她没有药引她会死的,可是你不会。”

  呵,流掉几滴血确实不会死,可是他不知道她的心却已经死了。

  为什么?她爱上的人都是这样……

  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如黄莺般的声音:“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眉头微蹙,良久才对身后的纳兰青衣淡淡的说道:“起吧。”

  她并不是圣人,在发生那些事情之后,可以当做没有发生,可以继续的伪装。

  或许,她这一点就不如她吧。

  纳兰青衣起身看着姬九梦,见她面色有些苍白,便疑惑的问道:“皇后娘娘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臣妾帮你请个太医瞧瞧?”

  “本宫的身体不劳贵妃娘娘操心。”姬九梦拉着溪儿的手朝纳兰青衣冷冷的说道。

  说罢,不等她反应过来便打算带着溪儿离开这里。

  只是走了几步之后,便发现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姬九梦回过头来望着纳兰青衣有些不明白她这是做什么。

  只是她还来不及思考,便看到纳兰青衣的身子往湖边坠落下去。

  她还来不及抓住她的衣裳,身边一道人影飞快的跳入湖里,姬九梦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那一抹身影,眼中有什么东西闪过。

  嘴角扬起一抹自嘲,原来这一切早就预算好了。

  “公主……”溪儿看到眼前的场景,有些着急的唤了姬九梦几声。

  她没有想到纳兰青衣不珍爱自己的身体,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最诱饵,以此来陷害姬九梦。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