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三十六章撞破奸情,割舍之痛(下)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躲在不远处的姬九梦看到纳兰青衣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一把匕首,朝杏儿的身子一步一步的靠近。打算起身的时候,发现身后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在她的耳边坐了一个禁止的声音。

  纳兰青衣看着杏儿那害怕的表情,冷冷地说道:“现在知道怕了?你刚刚不是很有骨气吗?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说罢,伸出右手张开杏儿的嘴巴,然后将她的舌头硬生生的割下来。

  血,顺着杏儿的嘴巴流了下来,滴在她的衣服上,有些沾染到纳兰青衣的手上。

  “啊……”杏儿发出一声惨叫,便昏了过去。

  “几日不见,你居然变得怎么狠?”司空斐看着纳兰青衣那沾满鲜血的双手,戏谑的说道。

  他真的想不到,她居然会变得如此的冷血,似乎这一切都他造成的,可是他却一点也不后悔。

  “怎么你心疼了?”纳兰青衣挑眉看着司空斐轻声的说道。

  “哼。”司空斐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冷哼了一声。

  他会心疼吗?若真如此,他恐怕就不会杀了她的丫鬟,也就不会让她难过了。

  显然他没有阻止纳兰青衣的举动,而是放任她将那个丫头的舌头割掉。

  彼时,司空斐朝空气弹了一个手指,不久便出现了一位身着黑色衣服的男子站在他的身边,朝司空斐说道:“主子……”

  “将她处理了,不要被人发现了。”司空斐指着地上的杏儿朝男子吩咐道。

  “遵命。”男子应道。

  看了一眼地上的杏儿,眼中闪过一抹心疼,随即便将她扛在肩上然后消失在司空斐和纳兰青衣的面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姬九梦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麻木了,而不远处的司空斐和纳兰青衣已经离开了这里。

  姬九梦将那双捂着自己的手拿下来看,脸上的泪水不断地往下掉,看着公仪澈问道:“你刚刚为什么要拦着我?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或许杏儿就不会死,你知不知道?”

  都是她害死了杏儿,若不是她杏儿就不会死……

  “你以为出去了,就可以救活她吗?”公仪澈看着姬九梦轻声地问道。

  姬九梦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蹲在地上痛哭。

  是啊,她出去能做什么?她出去他们就会放过杏儿吗?真是天真了,她们不但不会放过杏儿,甚至连她也不会放过。

  只是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意是她……

  “好了,别哭了,你这样子那个丫头她也不会回来,再说了,她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而不是……”公仪澈看着姬九梦安慰的说道。

  “可是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承担这些?明明该死的是我,为什么要她替我承受这些呢?”姬九梦不解的看着公仪澈问道。

  “或许这也是她的宿命吧。”公仪澈听到姬九梦的话,良久看着姬九梦才说出这一句话。

  宿命,每个人都有一个宿命,究竟是平淡无奇还是一路坎坷?怕是已经注定了,而我们不过是按着命运簿册的记载而走罢了。

  “宿命?”姬九梦听到公仪澈的话,嘴里一直低喃着这两个字。

  她向来都不相信宿命,更不相信她的命已经被注定,更不相信自己活不过双十年华。

  后来,当她身着红色嫁衣,踏上断头台的时候,她才相信了宿命。

  “你能帮我把杏儿救出来吗?”姬九梦睁着一双红色的眼眸看着公仪澈声音沙哑的问道。

  公仪澈没有回答姬九梦问题,而是沉思了一下然后朝她点了点头。

  只是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他刚刚看到那个丫头的样子,怕是熬不住今晚呀。

  只是他该如何帮她呢?公仪澈有些头大。

  当姬九梦回到长门殿的时候,已经夜深人静了,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自己的床上,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杏儿惨死的模样。

  这一整夜她都没有闭眼,只是一直望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她不知道司空斐到底将杏儿带到了哪里?只知道这几日无论司空斐怎么寻找,他都没有打听到杏儿的消息。

  姬九梦则将自己一直关在屋里,谁也不见,只是一直抱着杏儿的衣服,轻声的低喃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五天之后,有一位太监从井里捞到了一具宫女的尸体,只见她身体因为水的浸泡而变得臃肿,原本装着眼睛的眼眶变得空荡荡的,而她的舌头也被割掉了。

  围在一旁的宫女太监,看到言情的情景,忍不住反胃,捂着肚子在一旁干吐。

  也不知道是谁竟然怎么的心狠,竟然将她的眼睛挖掉了,还把她的舌头割掉,然后将她的手脚砍断,扔进这井里。

  一时,宫里的人议论纷纷,猜测这个丫头到底是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做什么事情,才会被人施以这样残酷的刑法。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姬九梦差点晕了过去,她知道所有人议论纷纷的宫女就是杏儿,那个可怜的丫头。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那个葬着杏儿的地方,望着那个身上盖着白色布帘的人儿,姬九梦觉得自己浑身瑟瑟发抖,明明才几步的路子,她却用尽了一生的勇气将它走完。

  跪在地上,伸出右手将盖在杏儿身上的布掀开,明明她已经知道她肯定会看到一张……可是她没有想到竟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恐怕,可怕。

  她不过是个孩子,她怎么下得了手?她怎么可以?

  姬九梦抱着杏儿的身子,眼底的泪水不断地流下来,痛苦的喊道:“杏儿……”

  对不起……

  原本随着姬九梦过来的溪儿,看到这个场景眼底的泪水不受控制地往下掉。

  似乎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局,不知道谁怎么残忍?居然伤害怎么一个……

  围在一旁的宫女太监看到姬九梦和溪儿哭的痛苦的模样,有些人也忍不住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而有些人却冷眼旁观。

  彼时,几位太监走了过来,朝姬九梦行礼,随后便看着她那痛苦的模样,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娘娘,奴才是来收敛这姑娘的尸体的。”

  他们是这个皇宫里专门为那些没有亲人的宫女太监收敛尸骨,将他们好好的安葬,死后有个落脚的地方。

  姬九梦没有回答他的话,也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紧紧的抱着杏儿的尸体,眼神迷茫不知道在想什么。

  仿若这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而她不过是个局外人罢了。

  站在一旁的太监,看到姬九梦没有理会自己有些为难,若是不能及时交差,恐怕他晚上又不能吃饭了。

  “娘娘,她已经死了,您就不要为难小的行不行?”几个太监跪在地上看着姬九梦祈求的说道。

  原以为姬九梦会跟刚才一样,不理会自己,可是却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的说话:“滚开,不要碰她,她没有死……”

  她才没有死,她怎么可能死呢?她不是说要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吗?怎么可以离开呢?

  不远处正陪着纳兰青衣散步的冷冥熵看到眼前有些混乱的场景,对身边的阿德公公说道:“阿德,你去看看前面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吵?”

  “诺,皇上。”阿德公公朝冷冥熵应道,便朝前面走去。

  站在不远处的纳兰青衣看到不远处的场景,眼里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茫。

  “熵,你陪我无那边看看好不好?”纳兰青衣走到冷冥熵的旁边,指着不远处的莲花,朝冷冥熵说道。

  “好。”冷冥熵看着纳兰青衣那一脸期待的模样,然后朝她点了点头说道。

  随即便带着纳兰青衣往湖边走去,望着湖面上开得正美的莲花,朝纳兰青衣轻笑道:“原来青青也喜欢这清水芙蓉?”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难道熵不喜欢吗?”纳兰青衣没有回答冷冥熵的话,而是抬起头来看着冷冥熵轻声的问道。

  “青青这是在说自己吗?”冷冥熵看着纳兰青衣打趣道。

  纳兰青衣脸色一红,害羞的喊了冷冥熵一声,便低下了头。

  于此同时,阿德公公面色有些沉重的望这里走了过来。

  冷冥熵看到阿德公公走了过来,然后沉声的问道:“可查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回皇上,据说是一个宫女投井,尸体被人打捞上来,已经发紫发肿,那面目全非,连老奴看了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宫里的阴司官派人来收敛尸体,却不想被那婢子的主人拦住了,正闹着呢。”阿德公公将自己打听到的事情同冷冥熵说道。

  也不知道谁怎么狠心?竟将一个妙龄的女孩杀死了……扔进井里。

  冷冥熵听到阿德公公的话,眉头微蹙,沉声的说道:“那婢子的主人是谁?”

  宫里的太监宫女,死后向来都是阴司官负责收敛尸骨的,这是宫里的规矩,也不知道谁竟然怎么大胆,敢阻拦。

  “回皇上,是皇后娘娘。”阿德公公应道。

  他刚刚看到姬九梦的时候也很惊讶,似乎没有想到居然是她……

  听到阿德公公的话,冷冥熵的心有什么东西扯了一下,有些生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