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三十一章北国使者来访(中)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吩咐完之后,公仪澈抱着姬九梦朝寝殿的方向走去。

  “我去给公主那些干净的衣裳。”溪儿看着杏儿说道。

  “我去厨房给娘娘烧些热水。”杏儿看着杏儿说道。

  说罢两人便往不同的方向走去。

  公仪澈将姬九梦放在床上之后,便坐在床边望着她那苍白的脸拂手替她将黏在额间的碎发撩到脑后。

  彼时,溪儿拿着干净的衣裳走了过来,公仪澈起身对溪儿说道:“替她换衣服。”

  说罢不等溪儿回话,便朝门外走去。

  溪儿看着公仪澈走远便替姬九梦换衣服。

  公仪澈站在门口望着天空还在下雨,又想起姬九梦那张苍白的脸,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他心心呵护的人,就这样被冷冥熵这样糟蹋。

  这叫他,怎么能不心痛。

  良久之后,溪儿拿着姬九梦已经湿掉的衣服,出来看到公仪澈便对他说道:“公子,我家公主就摆脱你了。”

  公仪澈看了她一眼之后,应了一声之后,便朝寝殿的方向走去。

  溪儿看着公仪澈离开的方向,突然觉得自己或许错了,她家主子爱上了一个整日让她伤心难过的人。

  若不是她将冷冥熵的情况告诉她,她回去也不会……

  公仪澈坐在床边看着姬九梦熟睡的容颜,陷入了沉思。

  这时杏儿端着热水走了进来,看到公仪澈守在姬九梦的床边,将水放在一旁的架子上,然后看着公仪澈说道:“公子,水来了。”

  其实,她觉得公仪澈比皇上更加的适合姬九梦,至少姬九梦不会受伤,至少他的心里只有姬九梦一个人。

  “放在哪里吧,我来就好了,你先下去吧。”公仪澈没有朝身后的杏儿,淡淡的说道。

  他不想任何人来打扰他,他想要自己照顾好她,不想借他人之手。

  “诺。”杏儿听到公仪澈的话,虽然有些疑惑,可是却还是退了出去。

  只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床上的姬九梦,便离开了寝殿。

  公仪澈拿起旁边的毛巾放在水里,然后将它拧干,动作温柔的为姬九梦擦掉脸上的污渍。

  她似乎比以前更加的瘦了,是因为他吗?

  他恨自己放手了,恨自己不能告诉她,他其实并不想跟她做朋友,而是想与她在一起,看日出日落,云舒云卷。

  可是这些她都将它咽在喉咙里,不知道该如何说。

  他怕她知道这些时候,不会与自己做朋友。

  毕竟,她的性子就是这样,而他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谁叫他爱惨了眼前的女子呢?

  突然,躺在床上的姬九梦,嘴唇微微一张,嘴里不断低喃着:“阿熵……”二字。

  殊不知,这两个字深深的伤了公仪澈的心。

  公仪澈盯着她看了许久,也不知道隔了多久,他正打算起身离开的时候,指尖传来一阵温热,紧接着传来姬九梦那轻声地低喃声:“不要走……不要……”

  听到她的话,公仪澈的身子一愣,以为她醒了过来,转过头来看着睡得正熟的姬九梦,嘴边苦笑了一下。

  坐了下来,准备将她的手拿开,却不想自己她的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手,公仪澈的心有一丝丝的软了下来。

  便一直坐在床边守了她整整一夜,生怕她有什么意外。

  当姬九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望着眼前熟悉的情景,姬九梦回忆了一下昨日的事情。

  她明明记得自己正坐在月湖,然后其他的事情她就不记得了。

  正当她有些疑惑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公仪澈那温和的声音:“你醒了?身子有没有好一点?”

  姬九梦这时才知道自己的寝殿里,除了自己还有别人,看着公仪澈肯定地说道:“是你送我回来的吗?”

  公仪澈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你觉得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姬九梦听到公仪澈的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然后看着公仪澈没有说话。

  这个屋子里就只有公仪澈和自己,不是他救了自己,难道是鬼呀?

  姬九梦为自己的智商捏了一把汗。

  “你在这里守了一夜吗?”姬九梦想要转移话题,便看着公仪澈然后说道。

  她一直都觉得愧疚公仪澈,他对自己太好了,可是自己却无以为报。

  其实她一直希望公仪澈能够像对待普通人一样的对待自己,这样她就不会怎么愧疚。

  他越是对自己好,她就越愧疚。

  公仪澈听懂她的话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柔声的说道:“既然你没什么事情,我便回去了。”

  他出来了怎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了。

  说罢,不等姬九梦回答,便起身打算离开。只是刚走了几步,身后便传来姬九梦的声音:“等一下。”

  公仪澈听到她的声音,身子停了一下,只是没有回头。

  她不知道姬九梦为何会叫他,也不知道她要对自己说什么?

  面上一片平静,可谁知道他的心跳的有多厉害,他生怕她说出一些他不爱听的话,甚至害怕她会拒绝她对自己的好。

  良久之后,耳边传来姬九梦的声音:“谢谢你。”

  不知为何听到她这三个字,他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嘴角微微扬起,便离开了长门殿。

  “公主,你终于醒了,可担心死溪儿了。”溪儿端着水盆走了进来,看到姬九梦坐在床边,欣喜的说道。

  好在她没有什么事情,否则她这一辈都不会原谅自己,若不是自己将冷冥熵渡我情况告诉姬九梦,或许她就不会去凌霄殿,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

  虽然她不知道,姬九梦去凌霄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到姬九梦这样子,便也觉得并不是什么好事了。

  便也没有再问姬九梦,生怕不小心又扯到她的伤口。

  “嗯。”姬九梦朝溪儿点了点头,应道。

  接过溪儿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下脸,然后看着溪儿说道:“我睡着的时候可还有什么人来过?”

  溪儿听到姬九梦的话,想了一下,然后对姬九梦摇了摇头说道:“只有公仪公子守在这里照顾了公主一个晚上。”

  姬九梦听到溪儿的话,便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继续擦脸。

  明知道结局,可是她还是要问。

  她还对他抱着希望,或许那些日子是她做的一场梦,如今梦醒了,自己也该,醒了。

  凌霄殿。

  当冷冥熵醒来发现躺在自己身边的女子不是姬九梦的时候,他眼中的寒冷逐渐凝聚,像火山爆发一样。

  “贱人,怎么是你?”他掐住杜雨柔的脖子,然后恶狠狠的问道。

  她是不是以为她哥哥杜逸为朝廷立了大功,他就不会动她,所以她就可以胡作非为吗?

  “怎么皇上失望了?”杜雨柔一脸痛苦的看着冷冥熵,然后冷嘲道。

  她算是看透了眼前的男子,她那么喜欢他,为了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可是却他恨透了自己。

  她对他已经失望了,昨夜不过是抱着最后的希望罢了。只是他口中的那一句九九,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如今的她,只想要有一个孩子,可以陪伴自己,一切便不重要了。

  “你昨夜到底对本皇做了什么?”冷冥熵看着杜雨柔冷冷地说道。

  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他,利用他了。无疑,杜雨柔这两样都触碰了。

  “呵,做了什么难道皇上不知道吗?”杜雨柔看着冷冥熵暧昧的说道。

  哼,既然他不让她好过,那她也不会让他如意的。

  想要跟那个贱人在一起?做梦。只要她在的一天,他们两个就休想在一起。

  冷冥熵听到杜雨柔的话,将她推到在地上,然后吼道:“滚,不要再让本皇看到你。”

  若是杜雨柔再不走,他恐怕真的会杀了她……

  听到冷冥熵的话,杜雨柔拿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便离开了凌霄殿。

  待杜雨柔离开凌霄殿的时候,冷冥熵便朝门外唤道:“阿德。”

  阿德公公进来,看到脸色不太好的冷冥熵,有些疑惑这一大早的谁惹他不高兴了?

  “皇上。”

  “以后没有本皇的允许,不准柔妃踏进凌霄殿一步,违令者斩。”冷冥熵朝阿德公公吩咐道。

  “诺。”听到冷冥熵渡我话,阿德公公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让人将这屋里的被子全给本皇扔了。”冷冥熵看了一眼那凌乱的床,朝阿德公公说道。

  “诺,老奴现在就去办。”阿德公公应道。

  “去吧。”冷冥熵的脸色缓了一下,然后的说道。

  “老奴告退。”阿德公公朝冷冥熵行礼道。

  待阿德公公离开凌霄殿之后,本来想要去透透气的冷冥熵,走到门口发现一个食盒摔在地上。

  他不可置信的望着地上那个刻着姬字的食盒,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食盒是姬九梦的,而这个字则是她亲手刻上的。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的心很慌乱,甚至不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失去了一样。

  她昨夜来到这里是想给自己送吃的吗?那她是不是都看到了?也都知道了?

  一想到这,冷冥熵便有些害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