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推荐

第一百三十章北国使者来访(上)

一秒记住【鸿博小说网 www.nafangx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碧儿听到杜雨柔的话,有些疑惑的看着她。

  明明昨天晚上打她的人就是杜雨柔,为什么她现在却说没有呢?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还是杜雨柔是在骗她?

  “可是娘娘,你昨天……”碧儿看着杜雨柔欲言又止。

  她被杜雨柔这模弄得有些懵了,也不知道到底那个一个才是她。

  “昨天?本宫记得在睡觉呀,有什么问题吗?”杜雨柔看着跪在地上的碧儿,疑惑的问道。

  碧儿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都没有听到碧儿的回话,杜雨柔看着她,然后说道:“昨夜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宫。”

  她想要知道昨天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碧儿听到杜雨柔的话抬起头来看着杜雨柔,脑海中浮现她昨夜的模样,身子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颤抖,良久才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朝杜雨柔说道。

  杜雨柔听后,坐在床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似乎不相信碧儿口中那个心狠手辣的女子,就是她。

  似乎不相信自己居然会变成这样。

  也不知道隔了多久,杜雨柔才朝地上的碧儿说道:“你先下去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诺。”碧儿应道。

  这一日,姬九梦的身子好些之后,便又在自己的菜园子里除草。

  荒废了好几日,菜园子的里杂草有些多,她已经在里面忙了一个早上,她偏偏又不让人帮忙,说什么让她忙一下,不然她都要发霉了。

  其实她就是让自己忙碌起来,这样就可以转移注意力,不会想起冷冥熵离开时那张冷峻带着厌恶的脸。

  从太医院回来的溪儿看到姬九梦还在菜园子里忙,便将自己刚刚从太医院拿的那些药放在厨房里,然后端着一壶桃花茶放在古树下的桌子上,然后朝姬九梦说道:“公主,歇一下吧,你都忙了一个早上了。”姬九梦听到溪儿的话,抬起头来朝溪儿一笑,突然觉得喉咙有些渴,便走到溪儿的身边接过她拿给他的杯子,饮了一口然后说道:“你这泡茶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好了。”

  她并不是在敷衍溪儿,而是很认真的说道。

  要知道溪儿以前的手艺,可真是不忍直视呀,真是苦了自己以前的胃口,每日要承受溪儿的折磨。

  好在这丫头学得快,做事情也认真……

  不然真真的可怜了,自己的胃呀。

  “公主。”溪儿知道她又想起以前自己泡的茶了,所以撒娇的喊道。

  每一次她都笑话自己的泡茶功夫,她真不是故意的。

  姬九梦饮了一杯茶之后,便看见溪儿衣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问道:“你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我刚刚太医院回来的时候看到了碧儿,她全身伤痕的,那样子看起来挺可怜的。”洗溪儿将自己看到碧儿渡我情况对姬九梦说道。

  虽说她不喜欢那碧儿仗势欺人,可是看到她那样子,她竟然觉得她有些可怜。

  听到溪儿的话,姬九梦的握着杯子的手一愣,脑海中浮现出碧儿的脸,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她好像是杜雨柔的丫鬟。

  良久,才对溪儿问道:“可知道是怎么回事?”

  “据说是被柔妃娘娘打的,那一夜守夜的太监和宫女都听到了韶华宫里传来碧儿的惨叫声。公主你,你说柔妃娘娘为什么要打她呢?她不是一向都很喜欢她的嘛?”溪儿将那夜的事情都告诉姬九梦,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便问道。

  她一直都很庆幸自己跟的是姬九梦,而不是别人。

  姬九梦听到溪儿的话,摇了摇头。

  其实她也不知道,只不过以她看宫剧的经验来说,八成是杜雨柔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拿她发脾气了吧。

  如今一想,姬九梦便觉得这个解释说通了。

  溪儿看到姬九梦也一脸不知道,便也没有在问什么。

  “公主,听说几日之后,北国使者带着议和书来柔然重修两国关系。皇上已经在凌霄殿忙了好几天了,都没有合眼。”溪儿想起刚刚自己在路上听到的消息对姬九梦说道。

  她只是不想看着自家主子每日看着门口,那失落的眼神,她真的很心疼。

  她想让她家主子与皇上两个人的误会,能够解释清楚,不要让自己后悔。

  听到溪儿的话,姬九梦愣了一下,随即看着远处淡淡的说道:“这些事情跟我没有关系,以后不用跟我说了。”

  他好不好与自己有什么关系?他不是觉得他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他不是觉得自己背叛了他吗?

  说罢,不等溪儿回话,便转身超自己的房间走去了。

  入夜,姬九梦的耳边一直回响着白天溪儿对她说的那些话,她很担心冷冥熵到底怎么了?

  最后还是起身披了一件衣裳,走到厨房,然后为了什么熬了鸡汤,装在食盒里往凌霄殿的方向送去。

  走到凌霄殿的时候发现门口一个人都没有,姬九梦有些疑惑,要知道平时凌霄殿门口都是守着两个人的。

  如今却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姬九梦有些疑惑的走进去一看,看着那半松开的门,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一种不安。

  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这种感觉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推开那半掩的门,走进去,看着地上凌乱的衣服,还有那轻纱后面两具交缠在一起的身影。

  “哐”的一声,手中的食盒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自己的嘴,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两个人。

  他没有想到他居然和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他居然……

  她一直以为他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可是如今想想,她真是大错特错。

  有谁会放弃整片花园,只守候一朵花呢?

  躺在床上的杜雨柔觉得不远处有一道光茫正在看着自己,转身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姬九梦,便朝她打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姬九梦眼底的泪水不断地控制下来,耳边传来的是杜雨柔的呻吟声和冷冥熵的喘息声。

  她的心里像有什么东西狠狠地割了一下,疼得无法呼吸。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离开凌霄殿的,明明才几分钟的时间,她却仿佛想过了一个世纪似的。

  姬九梦坐在湖边,望着不远处的湖面,不断地落泪。每每一想起他和别的女人交缠在一起,她的心就像被针扎了一下。

  原来,他曾经对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只有他把它当真了。

  天空突然打了一声闷雷,紧接着便下去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雨,打湿了姬九梦的衣裳,她觉得自己身上很冷,很冷。

  像是在冰窖里一样的冷,她抱着自己的身子,轻声地抽泣。

  突然,一道身影遮住了自己的视线,抬头望着来人,姬九梦突然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想要狠狠的发泄一场。

  她那么喜欢他,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呢?

  公仪澈看着姬九梦那伤心的模样,眼里里闪过一抹沉痛。

  以前她的喜怒哀乐都是因为他,可是如今却另一个人。

  梦儿,既然他不能让你幸福,就让我来守护你吧。

  他本来想要放手的时候,却发现其实冷冥熵并不适合姬九梦,所以他不打算放下了。

  既然,你不能给她幸福快乐,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公仪澈蹲下身子,抬手轻轻的为姬九梦擦掉脸上的泪水,然后柔声的说道:“哭吧,把所有的不快乐都哭出来。”

  似乎,老天跟他开了一个玩笑。

  每一次他和她相遇,她都是因为另一个男子伤心难过。

  说起来,自己真是可笑至极。

  明明她本该是自己的妻子,可是自己却不能告诉她,甚至不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她的面前守护她,只能在背后默默地守护她。

  姬九梦睁着一双红色的眼睛看着公仪澈,捂着自己的心口对公仪澈说道:“我该怎么办?我的好痛,好痛……只要一想起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的心就好像被人割了一刀似的,好痛……”

  公仪澈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落寞,没有说话,只是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他没有想到她爱他竟然爱得如此的深,她没有想到她对他的情居然怎么深,甚至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

  天知道,他有多嫉妒冷冥熵,他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自己这一辈最珍贵的东西,可是他居然不好好的珍惜。

  只要想到这里,他便恨不得杀了冷冥熵,以解心头之恨。

  不知道过了多久,姬九梦觉得自己眼皮有些重,忍不住的沉沉睡去。

  公仪澈望着怀里的姬九梦,闪过一抹心疼。

  良久,将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往长门殿的方向走去。

  当守门口的溪儿和杏儿看到公仪澈抱着姬九梦出现在长门殿,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湿哒哒的。

  而姬九梦那憔悴的脸,溪儿和杏儿着急的跑过去,担心的喊道:“公主,这是怎么了?”

  “娘娘,这是怎么了?”

  “去找几件干净的衣服,还有一些热水。”公仪澈看着他们两个人之后,吩咐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